[原创]川端和老高

豆瓣酱 收藏 2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还是忍不住买了川端康成的一本小说集合本,包括了《千鹤》《雪国》《古都》,译林出版,叶渭渠、唐月梅夫妇合译。


早先在上学的时候就很在意川端的书籍,当时的想法有点像现在的追星族,那就是他毕竟是邻里中最出名的文人了。许多时候诺贝尔奖的评选结果都会引起一些争议,尤其是在文学奖项,像文学大国美国出现的那些得奖作家,值得让我记住可能只有福克纳、海明威;而英法得奖的作家中优秀人物很多,想说来听听都觉得麻烦。而川端作为第一个获得此奖的日本人,我当然得好好的看看,至少那个时候中国人,或者华人还没有一个人得过奖(后来出了一个高行健,后面再讲)。


我不是做文学研究的,对日本的文学史也不大了解,更加没有看过学者们关于川端的一些研究。我只是知道川端的文学是日本文学传统的一种典范,一班人在评点他的作品的时候好像经常用一个和评点张爱玲的作品一样的词眼“冷艳”。


老张的作品,我至今没有看过一部,她是台湾人。台湾人写小说比较出名的还有三毛、琼瑶,我都没有看过,当然若细论起来,我在初中的时候从人缝里偷瞟过琼瑶的作品。因为大家都围着看,我又不喜欢打热闹,就从外边拿了半页破损的文字看了看,当时我就想这个家伙的文字写的很好啊,一定是很顶尖的人才,所以有一问,清楚了,原来是琼瑶,我就赶忙逃开了,因为瑶瑶在80年代被作为台湾的公害,我是知道的,也担心自己不学好。


言归正传,冷艳这样的词语其实在日本文学中是很常见的评价。日本人生活在一个地壳活动频繁的地带,很早的时候就形成一种民族心理,那就一种不安全感,进而希望抗争命运,希望存活的更长远,但是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他们虽然很勤勉的和中国、朝鲜学习,但是地壳还在运动,他们无能为力;中国文化还在进步,他们更加拍马也追不上,可能因此产生一种感叹:先天不足尚可,后天还是落后,淡淡的一种地理型的忧伤就显示出来,这种忧伤也慢慢的转变成一种文化上的审美。


另外,在最初文化初发的时候,邪马台族逐渐统一的日本,很喜欢中国的一个诗人那就是白居易。老白在日本的名气应该是所有的中国人中最大的。也不知道是那个日本人在唐朝的时候,偏偏的带回个《白氏长庆集》还有老白和元稹的合集,让日本人很是一段兴奋,从天皇老儿开始全民族的从白氏文学中汲起营养,也出了一些不少的自写的好诗。而老白本人的作品中让日本最喜欢的又当属《长恨歌》和《琵琶行》,这两篇同样的都属于乐府中写悲事儿的。而老白这个人一生的命运也多波折,哀叹人生和民间疾苦的诗篇很多,这多少也应和和日本人那种“多愁善感”的心理需求。


在天皇的提倡下,把学习白氏文学当作一种中的职责,搞了一场持续数百年的文化运动,到后来紫式部写《源氏物语》的时候,也多有引用和唱和。


这个民族性的情绪一直延续,虽然日本在一战、二战的时候有点亢奋,以为来了个克服哀伤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很可惜也是很快的失败。川端作为经历国那个时候的人物,更能感受到战后日本民族的那种哀伤。


川端作为古典文化精神的继承者,很容易的把个人还有民族的情绪写进作品里。他的这三部代表作,我更加喜欢的是《千鹤》。


《千鹤》中能够透露的是一种尝麦芽式的清甜感。我很不容易的进入他的描述中,但也很容易的被那种谈谈哀伤的情绪给带出来,我甚至有些怀疑他当时写作这部作品时的状态,是不是有些烦躁,是不是有些失落,就像我有时候要伪装成诗人,强迫一个没有任何的情绪的大脑杜撰些东西出来?


所以读完《千鹤》我只是很清楚的记得那种暗中时隐时现的情绪,而不是它的情节。这也是我还要重新阅读的动机。


(二)高行健


老高这个人吧,我不了解,因为那天我正在武汉的书店里转悠,店主就和我推荐说中国人得了诺贝尔,要我买本看看,也就是那本《灵山》。不好意思,我虽然吓了一跳,但是囊中羞涩,而且谁知道店主是不是骗我。我当时随手拿了一本翻阅了一下,书籍装帧的很差,内容也很繁杂,看不下去,当然也想和老师交流一下,求证一番。


老师一听也挺来劲,就跑进自己的故纸堆,总算拿出了一本和高行健有关的老书,好像是北大那个时候出版的“先锋文学话剧集”。老师说,我就知道他这回事情,后来他好像出国了,没了音信。


他的话剧我也没有时间看,我还是决定借钱买书。可惜真要动手的时候,我听见我们伟大的文联和作协说了:像高行健这样的作家,中国大陆好几百个,你凭啥就给了他?


然后就是查封,书再也不见了。


我个悔啊。那可是难得一见被封禁的书啊,还是第一版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