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捣蛋兵公社]荒漠上的捣蛋兵们

少将一星 收藏 64 146
导读:[原创] [捣蛋兵公社]荒漠上的捣蛋兵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漫天黄沙、风大的使我睁不开眼,我眯着眼睛仰头看着眼前这一排营房,它们在漫天的黄沙下显的那么的沧桑。指导员看我愣着,推了我一下:“走,拿上行李,进去吧。”进营房后,昏暗的光线下我看到的是三个在玩“挖坑”的兵,准确的说他们已经不像兵了,头上贴着纸条,身上扛着行李袋乃至打包的被褥。看着有人进来,他们只是扫了一眼,继续玩他们的。指导员看着皱了下眉头:“怎么回事?还玩!”这几个一看是指导员,才懒懒散散的收拾桌子和他们自己。然后其中一个冲指导员敬礼喊了声“指导员好。”

“老马呢?你们班长呢?你看看你们几个像什么样子?”指导员问道。

冲指导员敬礼的那个兵嬉皮笑脸的给指导员递了一支烟,说道:“班长在做饭呢,今天该他做饭了。”

“不象话!你们班长做饭,你们玩,这地方还真‘好’啊。”指导员接过烟,点着,但脸色有点不好看了。那个兵看指导员脸色变了,连忙冲身后的兵使了个颜色,那兵会意,趁指导员不注意,溜出去喊班长去了。

“指导员,坐,坐。”剩下俩兵连忙招呼指导员和我。

指导员坐下了,嘴喏了一下,“喏,今年的新兵,给你们七班送来一个。”指导员说着。那俩兵脑袋歪向我看了下,我连忙站好,体现自己的军人色彩。

“哟,指导员来了, 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人还没见到,话先到了。只见门帘挑起来,进来一个身材不高,但魁梧,穿着作训服的人。光线不好,直到人走近了我才看清楚,他是典型的北方人形象。我正在注意呢,指导员说:“老马,你怎么当班长的?以前可不是这样啊,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还系着围裙!还像个‘优秀班长’的样吗?”班长笑了一下,大手在围裙上搓了俩下,不说话。指导员看了叹了口气:“老马,我这次过来是给你送个新兵来,顺道看看。”转身对我说:“小魏,这是七班长老马,以后你就在七班了。”“是!”我有点沮丧的回答道。“那好,我走了。”指导员拍了拍屁股,准备离开,“哦,老马,你过来一下。”

营房门外。

“老马啊,你看看你现在,是个班长样吗?我当初让你来这,你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吗?”指导员眯着眼睛,点着一支烟说道。

老马低着头,看着地上的黄沙,用脚将它们拢起堆,然后又一脚踩散了。抬头望着指导员:“指导员,我知道你想让我干什么。在连里,你看我什么时候没干好了,可这,除了黄沙,就是我们那几个人,我还能怎么办?我上次回趟连里,我看到人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说话了,和战友们说话我都磕巴,我看到咱连里我种的那棵白杨树,我抱着都哭了。您知道我心里感受吗?”

指导员叹气:“老马,这地方是苦了些,人稀了些,但是让你来,就是让你改变这种不像军营的形象,可你呢,唉~~~”

老马有点生气了:“这地方黄沙满天,你让我怎么改?”

“老马,你怎么学会顶嘴了?”指导员也生气了。

“我不是顶嘴,我。。。”老马说不下去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需要什么就给连里打电话,我派人给你们送过来。”指导员也不想提了,上了车,绝尘而去。

营房里。

“来来,坐啊。”冲指导员敬礼的兵喊我道。

“是!”我虽沮丧但还是拘谨的回答。

那兵见我有些拘谨,为了打破紧张气氛,就给我介绍班里人员:

班长 老马 三级士官

副班长 老黄 一级士官

刘洋 胡明 二等兵

“我就是老黄。”冲指导员敬礼的兵先介绍自己。“我刘洋!”“我胡明!”那俩兵也争先恐后的介绍自己。我冲他们笑了笑。

老黄看到:“你也介绍介绍你自己吧。”

我连忙站起来:“报告班副,我姓魏。。。”我还没说完,老黄先打断我的话,“坐,在这不用站着说啊。这里可没那么多讲究。”其他俩兵也笑的点头。

我又重新坐下,正准备介绍自己时,班长老马进来了,瞅了我一眼,“你就是指导员送过来的新兵吧?”

刘洋嬉皮笑脸的说:“班长,一直是咱们这些人,多出来一个新人,你还用问吗?”

老马瞪了他一眼,刘洋还是笑嘻嘻的,就没有害怕的样子。我看着,回想在新兵连的那段时间,班长一瞪眼,很多人都能尿裤子了。

“老马~~~”老黄拿出他副班长样,和稀泥道:“行了,刘洋,你小子不捣下蛋,就过不得啊,去,过去!”

刘洋嘻嘻哈哈的躲一边去了。

“胡明!”老马喊道。

“啊,啥事?”

“你会不会?喊你答‘到’!”老马不满的说。

“班长,在这这么久了,早不会了。”胡明边说边朝我挤眼睛。我看着想乐不敢乐,只能憋着。

“你带那新兵熟悉下环境。”老马吩咐到。

“哦,知道了。”胡明一听,脑袋就耷下来了,嘴里嘟囔道,“我还以为让我把他送回连里呢。”

“你说什么?”老马脸色难看了。

“没什么,小魏,这么叫你,可以吧?走,我带你熟悉环境去。”胡明连忙带我离开。“刘洋,你小子等着,害我!”胡明走的时候冲刘洋扔下句话,刘洋靠在他的铺上照旧嬉皮笑脸样。

营房外

“喏,这是咱们营房,这是食堂,这是仓库,这是抽水房,。。。我们的任务,喏,就是守那个该死仓库!”胡明漫不经心走着,给我介绍着。突然,胡明转过身,走在他后面的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会到这来呢?在新兵连时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啊。被关禁闭算不算干什么了?”我试探的问道。

“嗬,刚进新兵连就被关禁闭了,行啊你,典型的捣蛋兵!”胡明笑着带我走到一块山坡上,山坡是光秃秃的,只有几棵草在风中瑟瑟发抖。胡明一屁股坐到地上,“说说,怎么被关禁闭的?”

我也坐下了,叹了口气:“别提了,就是跟连长顶嘴了,又打人了。所以被关禁闭了。”

胡明揪了根草,放在嘴里嚼着:“嗯嗯,可以啊,跟连长顶嘴还打人,行,我只不过打了班长而已!不过,没把你开除回家还是幸运的。”

我仰头看了下黄天:“呵呵,也是哦,最后我写了份特深刻的检讨才通过的。”

“送你来这,是领导们的英明决策,呵呵,这里是捣蛋兵的天堂!”胡明将嘴里的草吐出来,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是恨恨的。“环境你熟悉了吧?地形熟悉了吧?不会走丢吧?行,那咱们回去!”

营房内

“老马,指导员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打算调你回去啊?”老黄坐在老马身边问道。

“回去个屁,我不指望回去,你也就别指望了。”老马叹气说。

“没希望了,咱们就在这接受退伍吧。”老黄也叹气了,“奶奶的,我要不是来这,我绝对不是你们这帮捣蛋兵的同壕战友!”

“嗯?”老马斜眼望了老黄一眼,“呵呵,不愿意了?找指导员去啊,要求回去啊。”

“就他那样”一直不说话的刘洋说话了,“回去了,指导员还不知道把他安排哪呢?没地方安排,骡子太大了!”

老黄一听,脸色一下变了:“刘洋你说什么?老子是骡子,你他娘的不是?”

“够了!”老马吼道,“胡明带那小子回来了,你们俩少他妈的给新兵灌输这个思想!”

话音刚落,我和胡明进屋了,老黄要打刘洋那势立马就消失了。恢复到平静的样子。

“行了,指导员来一趟就把咱们的作息打乱了。准备吃饭!”老马将围裙解下来,去了食堂,走时,回头看了我一下,“你。。哦,对,小魏,你收拾下你的行李,整理下内务,准备吃饭!”

“是!”我答道,并很快的整理好内务。

食堂里。饭菜很简单,一人一碗面条,一盘大酱和一盘葱就成了整个班的伙食。老黄、刘洋、胡明或坐或蹲吃着面条就大葱,我盛了碗面条后,靠在食堂门框上,听着老黄他们说些不知所云的话。

老马看我吃的很慢,问道:“小魏,怎么了?吃不惯了吧?呵呵,新兵连的饭比这儿的好吃吧?这儿条件就这样,将就着吃吧。”

我望了望老马,又看了看面条,没说话,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了。

当天晚上,七班就出事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