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五章 我要报仇

haoren5100 收藏 51 119
导读: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五章 我要报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湘西地区是一个有着千年土匪历史的山区,山多-洞多-河流多,就是土地少,自古也就成了当权者三不管地带。我们这儿民风彪汉,好勇斗狠,打家劫舍,杀人放火那是常规表现,抢劫商旅那是应该的,谁叫他们从我们这过了,不留下点路费怎么成,当然我们这儿两大支柱产业就是抢劫和鸦片了。

‘十万枪支十万匪,十万好汉上梁山,官兵来了干他娘,商人来了抢精光。回家把钱给娘递,娘定夸我好儿郎。’这是我们这儿的一个顺口溜。当时我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每次当权者来剿匪时,我们这的老百姓都举家的往山里躲,男人们都拿起枪专门打官兵的冷枪,势力大的还和官兵对着打仗,在我眼里这些官兵屁本事没有,就只知道欺负老百姓,经常被我们这的好汉赶的哭天叫地。一个人随便在哪个山头打个冷枪,那些官兵几百人都会卧倒在地,半天不敢起身,看得人好笑。

我们这儿的人都很团结,很难出现叛徒,因为当叛徒后是要受到酷刑的“开堂(破肚)(五马)分尸点天灯”这三种就是常见的刑罚。如果你被抓了没当叛徒而死,所有的人都会很尊敬你家里人,走到哪儿都没人敢动你家人一下,而且过年过节时或者抢得大财物时,都会有人专门给你家里送一份,这种带着奖赏性质的规矩绝对没人敢犯众怒违背的。这也是我们这的规矩。

而我所在的龙山县(《乌龙山剿匪记》中乌龙山的简称),更是周围的匪中之匪了。如果说湘西别的地方是十户五匪,那我们这儿可能就达到了十户八匪的地步,因为穷,交通也不方便,所以做土匪的人很多。不过说来好笑,我们是最团结的一个土匪窝,我们遵循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所以我们专门抢四川和湖北两个地方的东西,而且一出动都是一窝风的上,吃亏后更是全县宣传的发动报仇。

现在我们这个大县是由两家势力控制的,一是我们李姓家族,一是王姓家族。两个家族为了争夺县城的地盘,年年互斗,死伤无数。现在是王家的势力大些,因为他们有个叫王猛子的家伙,听说是从国军下来的,现在在城里当了保安团团长,加上原来的‘王姓保安队’,真是人多势重。还好我们李家有个叫李国明的人物在省里当了大官罩着,大家才互相和平了这段难得的时间。

我所在的‘红岩李家寨’位于龙山县和四川省的交界处(其实两地中间隔着个重庆,但是两边之间多是山区,所以我直接说两地相连,请大家见谅),地理位置很重要。四川的陈姓大土匪‘陈麻子’,仗着他亲哥是四川的某个团长有钱有势,在离我们一百多公里地的黑风山称王称霸,也经常欺负我们山寨。

只用了半个多小时,我就跑回了山寨。

看见山寨中的那个大草坪上有人正在摆桌子,也有人正在抬棺材,而我家门口站了好多人,当看到我时都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没有人象平时那样对我笑,都苦着个脸,我心理油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把枪向身后满脸着急的阿超一丢,急忙推开众人进了屋里,只见爹趟在一扇门板上,穿着新衣裤,脸色有些青,娘和小敏都头戴孝帕腰捆孝布手绑着一根稻草,边烧纸钱边哭泣,旁边还有几个妇女在劝着我娘,一屋子的长辈都在陪哭(我们这的风俗,人死后其亲友(主要指女性)要陪哭)。

“爹!你怎么样了啊?爹~!”我连忙扑到爹身前抱着爹的尸体就哭泣起来。

“峰儿,别让泪水滴到你爹的脸上,会让你爹走的不安心。”娘一边和几个长辈拉我一边提醒我要注意的事项,可我哪管得了这些啊,只知道抱着爹哭泣。

大慨过了十几分钟,我有些哭累了,却突然想到:爹好好地怎么就没了,刚才的枪声,难道——。小敏正从我身边小心的帮我戴孝帕,我一擦眼泪,一手就抢过小敏手中孝帕扔在地上,问娘:“娘,是谁干的?”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平静了,也可能是我的语气问的太柔和了,娘一看到我这样子,立即扑过来抱住我,再用颤抖的双手抚摩着我的脸,那通红的双眼闪出的是关切和着急的意思:“我的儿,你怎么呢?你可别吓娘啊?娘受不了了。”

“小敏,告诉我?”我依旧用柔和的语气问,不过目光却对准了站在娘身边,边扶娘边摸泪边用红红的双眼看我的小敏。虽然问的柔和,但是我自己都感觉到我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狂风暴雨的爆发。

“阿峰哥,是黑风山的大土匪陈麻子干的。他替他儿子向我家提亲,被我娘拒绝后就带着手下走了,哪知道还没一袋烟的工夫,他就带着四百多人来抢山寨,阿叔在打枪时就——”听到我的问话,也许是感觉到我的怒火,小敏有些害怕的低头就答话。

我一把抢过阿超手里的枪就向门口跑,阿超一下子就抱住我阻止道:“少爷,不行!你家就你一根独苗,你不能去,要去我去。”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只是哀求的看着阿超。阿超看了我一会儿叹了口起,提起枪就拉着我:“就象你说的,一世人两兄弟,没说的,走!”

娘哭着叫着的一下子坐到地上,指着我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小敏也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不说话,一屋子的长辈不说话,只是哭声不断。是啊!说什么呢?我去给父亲报仇,这个天大的事情,是谁也不能阻止的。

我心一硬,转身给娘恭恭敬敬地就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低头就往门口走。阿超向后看了一眼,那儿坐着他爹和他娘,他娘捂着嘴不说话,他爹也蹲在地上抽着汗烟看着阿超不说话。

阿超叹了口气跟着出来了。

刚低着头走出大门口,身子都还没出大门,一双了无声息的大手,闪电般的在我和阿超头上一拉一转,我就顺着大门口的门拄打了个转,然后我就感觉到屁股被人狠狠地给揣了一脚,我和阿超都来了个很正宗的‘狗啃屎’。

我像狼一样的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咕咕!”声,飞快的爬起来,一边转身一边拉枪栓,对着大门口那个黑影子就要抠动板极,突然觉得很熟悉这身影。

“哟!翅膀硬了,敢用枪打师傅了,厉害啊!”一个让我畏惧了十年的声音,一个让我讨厌了十年的身影,正慢慢地向我走来,光线一明我终于看清楚了——师傅。

“开枪啊!怎么?怕了?跟我学了十年就这点本事。嘿!嘿!还不把枪给我放下!反了你啊?”师傅一身黑衣,脚穿长筒黑色皮鞋,右手拿着一根马鞭,左手夹着根燃着的雪茄烟,就这么站着对我说,最后的一句话几乎把屋顶都给震翻了。

本能的把枪一丢,阿超也一样,双双跪在那儿,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边给师傅磕头边哭喊道:“师傅,我要去报仇,他们杀了我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要报仇,师傅,你放我过去吧!我要去杀了他全家……”

师傅慢慢地走过来,看着不断磕头的我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走到我爹身前,接过下人递的香,慢慢地给爹鞠了三个躬,然后又看了我娘和小敏一眼,再快速的走到我身前,猛地举起马鞭对着我身体就抽了三鞭子,边抽还边骂:“叫你报仇,不孝的东西,叫你报仇……”

抽完我后又反手抽了阿超三鞭子,也是边抽边骂:“你到长进,兄弟义气,你到长进……”

我和阿超都忍着没有出声。说实在的,于突然失去亲人的精神痛苦相比,肉体的疼痛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我到是还希望师傅抽的更狠些,好让我的精神痛苦好受些。

师傅打完阿超后大声问我俩:“两个小畜生,知道为什么抽你俩不?”

我和阿超都茫然的摇头,我压根就没想为什么,因为训练时一个不好他就打我俩,我都习以为常了。

“嫂子,借你家楼上一用。”师傅见我俩不回答,更是生气的看着我俩,对正在吃惊的我娘说。

娘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看了我一下就狠下心的点头。

“两个小畜生还不上来,要我请你啊!”师傅见我娘点头后,看也不看我俩,自己就先上楼梯了。

我和阿超急忙拿起枪,不敢有丝毫犹豫的就跑上楼梯。

老师的威望果然不是吹的,一屋子的长辈没有一个人出声,更别说求情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