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四章 巨变的开始

haoren5100 收藏 61 65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四章 巨变的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不!是少爷一个人杀的,我只是帮忙,可忙没帮上反道是给少爷添乱,要不是……”阿超的农民诚实本分又开始发挥作用了。

“说什么呢?一世人两兄弟,说这些干什么。”我一口打断阿超的话。

“哈!……真是少年英雄,我张平在江湖上闯荡一生,还没见过如此少年英雄,如此重义轻利的少年人物。好!两位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成为万人仰慕的侠义英雄。”中年人一听到我和阿超的对话,就笑着祝福我。

“借你吉言,谢谢!”我连忙高兴回话,按我们这儿的老风俗:今天对我说祝福之类的话,我都要毫不客气的接受,而说话的人说完后一定会给我一样礼物,一般是一块银圆。我接受礼物就表示承认对方是我的长辈,那以后就得尊重,所以送礼的和收礼的都很高兴。

那中年人等我谢完后,看着我手里那把带瞄准器的‘毛八枪’,很是奇怪的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叫李超,我叫李峰。都是前面不远处‘红岩李家寨’的,等一下还要请大叔和诸位长辈到山寨中参加我的成年礼。”我更恭敬的回答,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送我礼物的。

“李家寨?那有个叫李天明和一个叫彭天程的你认识吗?”

“李天明是我爹,彭天程是我俩师傅。”

“真是巧了,我说这枪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好友之子啊。我叫张平,你们叫我平叔就成,今天出门赶山没带什么礼物,就这两把‘铁盒子’还算是勉强拿得出手的,就给你当个见面礼吧。”张平边说边抽出那两把短枪塞给我。

我急忙拒绝:“你认识我师傅?”

“当然!你师傅前两月还托我买了两把枪,是进口货,因该就是这两把。”

我这才接枪,然后恭恭敬敬地给张平磕了三个头,他也是等我磕完头后才扶起我。(这都是我们这儿的规矩)

“平叔,这有两只老虎,你抬一只吧。留下一只我好给我爹泡酒。”我收了人家这么重的礼物(当时有钱也很难买到这么好的短枪),也不好回绝,更不能显得我小气,所以就指着地上的老虎叫张平选。

:“好。这可是好东西,尤其是这虎鞭,城里有钱也买不到这么大的。”看着那头满身是血的老虎,张平眼睛里闪烁的是狼在半夜找猎物时才有的绿光,很是吓人。不过从平叔的嘴角却可以看见一点晶莹的涎水。

左边的枪声越来越近了。

“好了,今天我还有点事,有机会到你家去和酒。回去告诉你师傅,我在城里开了个客店叫‘新龙门客店’,有空到我那去玩几天。哦!对了,回去告诉你老子,就说我说的:他屁本事没有,没想到下的种却如此了得,比老子强多了,不过也就只有这点比老子强。”张平看了那边一眼,然后一边指挥手下抬老虎,一边对我抱拳告别,然后一行人抬着那几口大箱子又往小树林走去。

我笑着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只能依照晚辈送长辈的礼节弯腰做揖送别。

等张平走入小树林消失不见后我才转身,见阿超很羡慕的对着我手上那两把铁盒子直瞄,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就递给他一把。阿超手动了一下刚要接住枪,却又飞快的缩了回去:“少爷,这是你的成年礼物,和别的不同,我不能要。”

“说什么呢,一世人两兄弟,我的就是你的,一把枪算什么。拿着!”

“哎!”阿超很高兴的就接过枪,一边小心的抚摩着一边傻笑,看得我真想揍他,可是我空手打不过他,想想还是算了。

“大哥,我就想不明白,我侄儿要了一年多你都不肯给的东西,现在怎么一下子都给了那两个娃儿呢?”张平的一个心腹问正在想事情的张平。

“你懂个屁!先不说那两个娃的师傅这些年对我们的关照,让我们赚了多少银子,你也知道他师傅是个什么人物,关系如何了得。就说那两个娃的本事,只凭两人两把枪就能搏狮杀虎的本事你有这胆子吗?凭这点,就值得交往,他俩将来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要是再加上他师傅的关系那还了得。现在打好关系,将来用人的时候才好开口,你懂么?”张平没好气的骂道。

左边的“哟呵!”声越来越近了,终于出现在山腰处,有四五十人。

“阿峰,你没事吧?”

“阿超,你怎么样?”

“好大的野猪和老虎啊!多少年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了。”

……

“没事,我们打死的是两头老虎。”我得意的对下面人喊。

“哈!……不愧是我的好女婿,好样的!大家说是不是啊?”达叔是现任山寨寨主,也是李姓大族七大长老之一,为人很是和气。看见地上的猎物他很是自豪的就对大家叫道,仿佛那是他打的一样。

“达哥,话可不能这么说。万一这小子将来也看我家小女儿顺眼,那他也是我的女婿了,大家说对不对啊?”一个和达叔关系很好的汉子也开着达叔的玩笑。

众人一阵大笑的都开始开起我的玩笑。

“狗蛋子。滚你娘的蛋!就你家那现在只有两岁的女娃儿?做梦吧你。”达叔也不生气的同样笑骂道。

达叔家有三个男娃一个女娃,最小的那个女娃叫李敏,比我小一岁,自从我九岁那年当着她的面把他三哥给狠揍了一顿后,她就整天的缠着我。因为她娘说过:一个男人只有打架狠的才算男子汉,将来才有出息,才有饭吃,才有好衣服穿,才有钱用。所以她就追着我不放,整天“阿峰哥哥,阿峰哥哥”满寨子里乱叫,她爹见如此,就和我爹一商量给我俩定了个‘娃娃亲’,这可就把我给祸害了,因为小敏现在都开始不回家了,正大光明的住在我家里,整天的就知道哄我爹娘开心,要是我让她不高兴了,她准在我爹面前说我坏话,而我爹一定当着她的面揍我。这两天要不是她上城里给我买礼物去了,一定会跟着来的。

现在想想真是背时运啊!可谁叫我长的这么帅了,没法子啊!

刚想吹嘘自己的经历,可这时:

“嘣!嘣!嗒!嗒!……”一阵急促的枪声打破了我们的谈话,这绝对不会是打猎的声音,因为没有谁用机枪来打猎。

达叔今年刚四十岁,可他是我们寨子里的老猎手了,一听这种枪声就知道不对劲了:“不好!枪声好象是从山寨传过来的,大家快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