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2 摸鱼

天边的月 收藏 0 1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2 摸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2 摸鱼

浏阳离潭州已经没有几日的路程,这期间岳云一直想和李若虚等幕僚单独谈谈,却因为岳飞军纪甚严,竟是一直不得机会。好在来日方长,岳云倒也并不急于一时,安心的与自己手下五百人厮混在一起。


当初组队匆忙,虽然众人皆是岳云所亲拣,但是毕竟算不得十分的熟悉。这次长途行军,岳云趁机对五百人的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这些军士大都是北人或者西人,正青春年少,皆是武艺娴熟黯习战阵之辈。只是其中有些人,混迹军中的年头久了,难免有些油滑,譬如向来和岳云称兄道弟的李益、徐斌。其中李益更非徐斌能比,他的家境极是宽裕,乃叔李启现时更在鄂州城中经营着一个茶楼;平日里,他素以风流倜傥自命,常被岳云打趣为误入行阵。逢到这个时候,李益便会不高兴的瞪圆了双眼,“你堂堂一个衙内尚且在军中混饭,自家凭什么不能参军。”固然宋代流风是好男不当兵,好士人不从军,然而若有家国之痛身世之悲,亦不免别作打算另找出路。这五百人中,唯有孟安比较例外。他虽也是北人,却自幼生长在黄河之畔,祖上三代尽皆以打鱼为生,从小就习得家传的一身好本领,视风波犹如坦途。岳云私下考察,孟安竟是能在水下闭气半柱香的时分,尚且行动自如;当时旁观之人尽皆咋舌不已。岳云难免暗自筹划,此次讨伐水寇,当令此人立下大功。


这一日,军队抵达潭州。知州兼荆湖南路制置大使席益与转运判官薛弼等人已经在城东浏阳门外等候多时。席益曾在朝廷任参知政事,后因与宰执政见不和而自请外放;此次因岳飞为荆湖制置使,朝廷为了帅臣协济,特意增重席益事权,将其从安抚使升任制置大使。薛弼则与岳飞等人有过一面之交。此刻相见,彼此联想起当日宴席之事,虽然无语,却是心照不宣的升起几分亲切之感。


岳飞与席益相见既毕,即刻向席益介绍了自己军中几员主要将领以及幕僚。席益也向岳飞介绍了参与此次军事行动的其他人,如尚未谋面的江南西路安抚司统制祁超等人。这些临时拨付的部伍此回终于归属于岳飞。

按照席益的安排,岳飞军屯驻在潭州北城外,依傍浏阳水设寨。这安排也是薛弼的建议,因为扎营于浏阳水旁既可把守险要,亦方便一军人马补给。而岳飞的制置司衙门则临时设在城里的州衙,以示尊重。

岳飞当即婉言谢绝道:“下官已是烦扰席参政,况且身为主将自当与士卒同甘苦,制置司不如便设在营寨,以便措置军务。然而,闻得张都督已经早到潭州,下官理应先行拜会。”


席益露出一丝矜持的微笑:“下官曾听直老言道,岳太尉甚是知书明理,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毕竟席益曾是执政级的文官,文尊武卑的心理让他不愿岳飞占用自己的衙门,即刻顺水推舟:“然而岳太尉初到,一路鞍马劳顿,张相公原待太尉休息一日后,再行会面。”

“这如何使得!”岳飞本就因行军迟缓而懊恼不已,此时不禁面红耳赤:“下官已是误了约期此时方到,焉能再有片刻迟缓。烦请席参政通报张相公稍待片刻,下官将军中事务略作安排后,即行拜见。”

席益微笑着拱手率众离去。岳飞即将安营之事交付张宪,率领其余诸将、幕僚一干人等同去潭州府衙。


诸将还是首次见到这位名闻天下的大都督,尽皆对其恭敬有加;李若虚、黄纵、岳云三人却是记忆犹新,料得既有张浚这个自命为以文人而兼擅兵事的人在场,这次宴会指定是分外的无聊。果然,双方寒暄过后,张浚轻啜一口白瓷杯中橙黄色的木瓜汁,也不待谦虚一二句,便开始介绍敌情:“杨么水寇盘踞鼎州龙阳与沅江二县……”

岳云听得无趣,这些情况早就从任士安处了解过。他无聊之际,想不出别的法子,就学着张浚的样子,大拇指与食指圈住杯身,其余三指轻托杯底,张浚每说一句,他便轻啜一小口木瓜汁。不大功夫,一杯木瓜汁已经尽数喝光,自有吏胥另行满上。岳云见张浚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虽然果汁味道清香甜美,却也不敢再喝失礼。于是只好微笑着做出专注的样子,心中却在遐思张浚何以对杨么事如此了然。旁边于鹏觑到岳云的样貌,便知道他心中算盘,食指伸到岳云机案上轻扣,岳云报以一个无奈的叹息。而李若虚、黄纵虽然也已经从任士安及探报处详细了解了杨么一军情况,却依旧认真的聆听,每于关键处感叹张都督洞察秋毫,愈发助长了张浚的谈兴。

他也是郁郁已久了。十天之前张浚初到潭州,便欲进兵讨伐杨么,却被除了吕祗之外的其他一众幕僚苦苦劝下,都说是怕小有错失,徒招诸将耻笑。他不奈手下竟然置疑他的用兵之道,是以此次宴会,定要先声夺人。

然而岳飞始终若有所思的沉默不语,对他所言不作任何表示,张浚终于捺不住性子,捻须问道:“岳太尉既已备知杨么底细,又打算如何破敌立功呢?”

岳飞起立恭敬答道:“下官虽蒙相公介绍军情,然而初来乍到,还请诸官人畅所欲言以开茅塞。”


只听得张浚身畔吕祗一阵冷笑,以他看来,这话的意思太过鲜明,无非是不欲透露自己的军事行动。他看看张浚浑然不知的模样,不禁暗思日后当与张浚点明。

岳飞颇有几分不快的瞪视着吕祗,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吕祗放肆的笑声了。此人虽然也是书生,却全无半分李若虚、黄纵的诚恳平和。薛弼眼见得宴会气氛冷了许多,只好笑着站起道,“张相公、席相公、岳太尉,可曾见南人摸鱼之戏否?”


一干人等尽皆没有想到薛弼会在饮宴上表演摸鱼的戏法,无不略略吃惊的盯住了薛弼,就连百无聊赖的岳云也不例外。

薛弼伸臂一击掌,宽大的袍袖松松垂下。即有两名吏胥手捧瓷盆、木桶鱼贯而入,显然是早有准备。

“洞庭白鱼名闻天下,诸位相公今日可欲一饱口福?”薛弼问道。一名吏胥闻言挽起袖口伏下身子,蹲在盆边开始捉鱼。原来大瓷盆里面盛着的正是一尾洞庭白鱼。这吏胥的身手虽然迅速,无奈白鱼游动的更快,尾鳍击起的水花溅了吏胥满头满脸。旁观众人见得他的狼狈样子,无不大笑出声。


薛弼摇头走到大厅正中,轻拍吏胥后背,“如此焉能服侍好诸位相公?”就从桶中取出一个水瓢,将盆中的清水一瓢瓢舀入木桶。那白鱼初时尚不觉得大难将至,待得清水日渐稀少,呼吸窘促之时,方想奋起反抗逃命。尾鳍连击盆壁,便欲跃起入旁边的木桶,无奈大势已去,只蹦起寸余高,便摔了下来。鱼腮一开一合,鱼身无力的左右扭动,做着垂死的挣扎,看着甚是可怜。

“还愣着做甚?快快的将鱼送到厨下清蒸,再做上一碗上好的醒酒汤!”薛弼依旧面带微笑的吩咐道。

岳飞会意的直视着薛弼,“此鱼味道定然绝佳。”

薛弼拱手:“尚需太尉费心品尝。”

“这鱼的小名想必就是杨么!”王贵大声接道。

张浚此时方被王贵一言点醒,他以宰执之尊听后也不禁朗声大笑:“这个名字起的好,且看这个杨么滋味如何。”转头对席益道:“有好鱼不可无好酒,席参政可将潭州的佳酿一一说与诸太尉听。”

“张相公却是比我更加内行。”席益也笑道:“一事不烦二主,适才军情亦是张相公所言,这民风也有劳都督了。”

原本沉闷的宴会气氛陡然热烈起来。


注释:1、此节叙事参王曾瑜先生《岳飞新传》相关章节。

2、关于吕祗,此人岳飞评价为不习军旅,而淮西兵变也是他处置不当在先,故推论他身上有当时典型的文人轻视武将的习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