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十一章 大胡子旅长的故事

haoren5100 收藏 39 110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十一章 大胡子旅长的故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嘣!”

又一个躲在树后的土匪被子弹头破头而过,被子弹的威力带着,飞快的向后飞起身倒地,和第一个有点不同的是,这个土匪在地上强烈的动弹了几下,鲜血流了一地,仿佛不舍这个花花世界,也像生命礼花在最后结束时总要展现自己最后的绚丽一样,又一个生命到此结束。

“嘣!”

“嘣!”

“嘣!”

随着三声脆响,代表着三个土匪与世界诀别了。

毛八枪的枪声和一般的步枪声有些不一样,特别脆,声音有点长。战场双方都开始注意船上了,因为每一次那不同的枪声响起时,就有一个土匪倒下,这样的场面这样的枪法是很难见到的,于是土匪对于船上之人也用子弹特别的关照起来。

一时,子弹在船上钻洞的声音格外多了起来,还好这条走私船的船板厚,一般的长枪子弹很难在几百米外,还能穿透两层每层三厘米厚的木版。可是子弹射在船外水面上带起的那一点又一点的小水花,让正在兴奋中的我火气特别大,就好像有人在对我挑战一样,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场面让我兴奋到了直喊:“万岁!”的地步。

毛八枪的弹匣只能安五发子弹,也就是说开完五枪后就要换一个弹匣,正打到兴奋的顶上,我也正处于享受子弹乱飞敌人鲜血四溅,享受与死神交流的时候,竟然没有子弹了,这怎么能不让我生气呢?我想都没想的就要爬上船去找装子弹的长枪盒。

:“峰少!你干什么?想死么,冷静点。”阿超一见我要冒着子弹漫天飞舞的危险上船,吓了一跳,急忙拉我对我大吼道。

我愤怒有人打扰我的行动,用力一挣没挣掉,怒火冲天的一看,阿超正冷冷地看着我,我所有的怒火瞬间熄灭。

:“怎么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在说废话。

:“算了。和他们又没有这么大的仇恨,还是不要杀绝了吧!”阿超放心的吐了口气,然后把枪放在船板上开始往后拉船,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照着阿超的做了。

等我们四人好不容易把船拉到岸边时,枪声早就没了。

我一屁股坐到岸边一块好大的石头上,没有一丝力气的就要躺下睡觉,可老觉得有什么东西和碍眼,往右边在另一块石头上正要躺下的阿超身上一看,原来他左臂上那个被子弹刮了一下的伤口正流血,也许是刚才太紧张了,又或者是河水泡的没有知觉了,阿超现在是一点也没有发觉那伤口正流血。

我连忙挣扎起来,正要用力撤内衣好帮他包扎,一只大而肥厚的手掌出现在我眼前,不过吸引我的却是他手掌中放着的那瓶云南白药和一团白纱布。

抬头一看,一个有点发胖,大慨有三十五六岁的军官,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对我笑,浓密的大胡子下面那两排牙齿有点黄黑色格外吸引人的眼球(一般是抽鸦片才会让牙齿这样的)。不过他那平和而有力的声音和语气让人觉得很舒服:“小兄弟,给!去帮他包扎一下吧,我是累的要死要躺一下,这狗日的土匪。”

我不等他说完就一把抓起药和纱布,踩在大而乱的石头顶上猛跳几步就到了阿超身边,什么也不说的给正在吃惊看我乱跳而来的阿超包扎。

五分钟后。

:“谢了!”我躺在原来的地方,看着阿超和大叔三人都躺在石头上,对身边同样躺着骂土匪娘的大胡子说。

:“谢什么!出门在外靠的就是朋友嘛!不过话又说回来,小兄弟,你俩的枪法真他娘的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哪的人啊?”大胡子一边睁着牛眼般大的眼睛看我一边对我竖起大拇指。

:“龙山的。”我觉得大胡子人不错就老实的回答。

:“哦!难怪了,那地方可是个出人才的好地方(因该是个出土匪的好地方,因为土匪打枪都是在搏命,枪法自然要比一般当兵的要好。)。”大胡子这次是笑着看着我回答。

:“我叫胡兵,叫我大胡子就成,小兄弟贵姓?”大胡子自来热的自我介绍。

:“我叫李峰他叫李超。”

为了不给自己再次被盘问的机会,我开口说了自己名字后立即问他:“大哥这次是?——”

:“别说了,说起来真他妈的气死人……”大胡子一听就坐起来,骂娘翻天的就开始对我说起了这事。

好家伙,眼前这个有点胖,铜铃大的眼睛上没几根眉毛,光着个脑袋,两瞥浓密的大胡子,叫胡兵的家伙是国民党湖南省直属独立旅旅长,湖南省共有一个军两个独立旅。这个大胡子的官位可大呢,按照师傅说的‘三进一’的算法:一个班十人,一个排三十人,一个连一百人,一个营三百人,一个团一千人,那他就是三千多人的头头了。这还是说正规军对的,这家伙还兼任‘湘西州保安司令’,我估摸着全州十县一市的保安团,人数绝对超过一万人,那可比一个师的兵力还要多,不过战斗力也一定比不过一个正规师。

官兵和土匪打仗在别的地方也许常见,但在我们湘西就很难见到如此真枪实弹的干仗。

原来这个大胡子司令是从吉首市旁的花县出来的,在外面混了十多年终于有了今日的成就,而胡姓人家本来就是花县第一大姓,大胡子当了司令后对胡姓是照顾有加,这样一来双方都很满意,可坏就坏在一个‘色’字上。

前年他路过花县有点急事到外地去,路上看中了一个女子,不仅当场抢人还打死了两个护兵,还当场就让那女子成了自己的三姨太,后来从那女子口中才知道坏事了,这个女子是胡姓族长的小儿子地小老婆,那两个护卫兵也是另两位长老的儿子,还没等他亲自道歉就开始出事了,先是开除了他的族籍,然后就三天两头的在吉首市里闹事。大胡子都忍了,但这两年族长的小儿子每年都要打他的黑枪,而且他的四姨太在结婚当天还差点被抢了,他也忍了。可昨天他娶五姨太,那个族长小儿子亲自带人来捣乱,还差点把他五姨太给先睡了,他这次是忍不住了,亲自带领着警卫营三四百人一路追杀下来,最终在此地大打了一仗。

:“想笑就笑吧,你也不是第一个笑我的。我胡兵就好这口,这辈子都改不了咯。不过你给我评评理,我他妈的还忍就真不是个男人了,是不是?”大胡子司令见我和阿超等人忍的肚皮乱抖,没好气的对我说。

:“哈!哈!……”我带头放声大笑,大胡子却一点也不介意的摸着大光头等我评理。

等了好久我才笑完,大胡子已经开始叫队伍集合了,我也给‘水鸭子’十块大洋,叫他以后知道我的地址后一定要来找我玩,等水鸭子离开后,我和阿超站在大石头上看大胡子叫队伍集合的场面。

我虽然没见过正规军队的集合是怎么样的,但觉得大胡子的警卫营还是不错地,集合的很快很整齐,毕竟是他保命的班底马虎不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