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金戈铁马(我的越战回忆录.5.23更新至第四章)

宵汉 收藏 20 2556
导读:(原创)金戈铁马(我的越战回忆录.5.23更新至第四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戈铁马



本书是我及我许多战斗过的战友的经历写的。和他们在一起,我经历了血和热的考验和经历。虽然有一些已随着岁月的流失而逝去,但今天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岁月是人生的磨刀石,而战友则是人生的依靠,有了他们你就有了力量。虽然我增加了一些虚构成份,但他们基本上真实的。我想仅以此书献给我的父母及和我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们。




霄汉




第一章 挥泪告别


公历1979年2月16 日,夜。


月亮是那么的明亮却又是那么的静,在中国东部最大的城市的一角有一座全国闻名的军事院校。在院校的家属宿舍区内,有几栋两层的红色小楼,人称“将军楼”。在一号楼的书房里有两部电话机,一部红色,俗称保密电话,只有军队传达重要指示时该电话才能使用。


晚上20时,红色电话机发出嘟嘟的响声,绿色指示灯不断地闪烁。爸爸拿起了电话,只说了一句“喂”就静静地听着,脸上的表情越显越严肃。“不行!”十分钟后,爸爸轻轻地放了电话,神情凝重地走到了军队内部使用的全国地图面前,两眼仔细地看着中越两国接壤的边境线,不断地用红色的铅笔画出各种符号。十分钟后,他轻轻地放下了笔,回过身来。这时他才看到妈妈早已站在他身旁。妈妈问他,出什么事了?爸爸没有回答,只说:“去把小毛喊进来。”于是,妈妈走到了隔壁房间,推开了我的房门。那时,我正穿着军装在台灯下看托尔斯泰写的《战争与和平》。妈妈说:“爸爸叫你。”于是我习惯性地戴上了军帽,扣上了风纪扣,并随手整了整军装走进了爸爸的书房。


爸爸见我进来后,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说:“坐吧”。我看着爸爸紧锁的双眉及严肃的神情,坐下后便问到:“爸爸有什么事?”爸爸说:“打仗了。我国将在明天凌晨从广西和云南方向对越南进行自卫反击战。”


爸爸用一种探询的眼光看着我,他认为我听到此消息后一定会感到非常地惊讶,但没想到我非常轻松一笑,说:“爸爸,我早就知道两国要有一战,至于什么时间我无从知晓,但我猜测就在最近,只是不知道是明天。”


爸爸惊讶地问到:“你怎么猜的到?”我说:“非常简单,因为我们军在中原,78年的12月,A军已从我们军抽调了部分的人员和装备去广西方向,B军在今年的1月又抽调了部分的人员和装备去了广西方向,加上我原来在军里面听说的在云南和广西方向的几个野战军都已往中越方向靠拢。去年下半年许世友和杨得志分别从广州和武汉军区调任云南和广西。我国的新闻媒体已发出非常强烈的抗议,战争意图已非常明朗。所以,爸爸,这就是我不奇怪的理由。”


爸爸“噢”了一声,又问我:“你认为你们军会上吗?”我沉思了一会儿,说:“不会!”爸爸说:“为什么?”我说:“道理很简单:中原历来是战略要地,古代就有逐鹿中原之说,近代,蒋介石和冯玉祥在中原大战以蒋介石的胜利而告终,一举奠定了国民党的全国江山。共产党和国民党在中原大地上进行了一场生死决战,我军华北和华东两支野战军共60万人在粟裕的指挥下一举将国民党三大主力共80万人歼灭在中原大地上,从此奠定了共产党的江山。全国解放后,军委非常重视中原这个战略要地,在抗美援朝后专门成立了武汉军区,部署了三个野战军和空15军,这些部队都是非常有光荣传统的部队,都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有的军还参加过1962年的中印还击战;空15军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一举成名,被美国人称为“伤心岭”。这四支部队作为全国的战略预备队担负着随时向全国各个战略方向的机动,越南和苏联签定有军事同盟条约,我军在中越方向进行还击,为防止苏联对我国有所军事动作,靠近中苏边境的几大军区肯定也进入临战状态,而南京军区为了防止台湾有所动作肯定也有所军事准备;而武汉军区已投入前线两个军,而空15 军属机动作战部队,他的任务主要以空降形式在敌后执行军事任务,而我军因飞机的数量及飞机的载重等原因,空15军未装备重型武器。所以,空15军暂无法承担正面作战的任务。加上根据我掌握的越军资料,越军在靠近我国边境地区只有316A师等两至三个师也不是越军的主力师,越军的主力1军和2军都在柬埔寨方向;火力配备上,一个越军的甲级师只有我军同等师的火炮一半,而我军在广西和云南方向应该有5至7个军,加上军区的独立师,独立团及直属炮兵师,坦克团,不论是兵力和火力,越军都和我军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我认为,我们军不会上。即便要上,我们在人员和装备上都部分抽调给了A军和B军。现在处在缺人缺炮缺车,所以也无法上。


爸爸沉思了一会说:“我仔细看了中越边境地形图,在两国交界的地方,都是崇山峻岭,仅有的几条道路也都是当时我国抗美援越时的急修道路,在这种地形上作战,机械化部队和重型火炮及人员往往无法展开,加上我军在地形上不熟,文革十年,部队没有好好地训练,多年未打仗,团以下已几乎没有打过仗的干部,而越军先是和法国人打,又和美国人打,作战经验远远高于我们;加上人人皆兵,这么多年,我军抗美援越无偿地赠送了越南几百亿人民币的装备,所以这个仗肯定是我们胜。但我认为会打得比较艰苦。战争不是数学题,无法用一加一等于二衡量。战争有其独特的规律,如淮海战役,我军是以60万部队打败了国民党80万部队,除国民党腐败不得人心,部队人心涣散,战斗力不强,指挥不当的原因之外,但我军有深厚的群众基础,陈毅司令员说过:‘淮海战役从某种意义讲是山东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而我军的人员补充,就是从俘虏兵中补充。我们团打完碾庄以后,除了几百名干部和后勤兵之外,其余两千多人全牺牲和负伤。按照外军标准,这支部队应该撤回后方,进行人员装备的补充,休息以后在外作战,而在淮海战役中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我军根本无兵源补充,所有的区小队,县大队或者是男人基本上都参加部队了,这时只有将抓到的俘虏进行简单的教育,然后补充到部队,就参加战斗了。本土作战,有其的优越性,而这次反击战在突破越军的第一道防线以后,就异国作战,则人员补充,后勤保障,伤员后撤等都无法采用我军在国内战争中的办法了。则对第一线作战部队在质量和数量上都提出了新的要求。所以你认为你的部队不会上,是不准确的,而作为战略预备队是准确的。但这次我军对越军反击战,苏联是否会动作则很难说,因为一则苏联当时和越南签定军事友好协定是,越南和我国的关系也是同志加兄弟。现在苏联为了越南人的利益而公开和中国对抗,两个大国的公开对抗结果很可能演变成一场世界大战。苏联在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给本国造成了致命性伤害后,是否还有能力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我觉得苏联人不会那么傻。69年珍宝岛战役和苏联人公开对抗,双方动用了坦克,大炮,边境线上部队已陈兵百万,苏联人甚至准备动用原子弹,两国关系已经降到了最低点,但最后还是没有发动全面战争,苏军只是在新疆袭击我军一支巡逻队,造成我军一名连长及十几名战士的牺牲,为它在珍宝岛的失败挽回了一点面子。二则苏军作战的原则是利用它在技术兵器上的优势发动突然袭击,如45年对日作战,就是兵分三路突然对日本关东军发动袭击,造成关东军全线崩溃;67年对华沙的突然袭击,也是坦克和空降兵突然袭击,一举占领华沙全境。而这次我军北方二军区已进入预设阵地,在苏军可能发动攻击的区域从69年到79年的战场建设已经有能力对它的坦克部队进行迟滞,阻击,拦截,甚至消灭;而消耗战则是苏军最不愿意见到的,所以我认为苏联不会轻易发动战争,即使要打,也要看我军对越还击战的进程,如是局部占领还是攻占越南全国而定,这个问题很复杂,所以我认为你的部队上的可能性很大。你的部队是一支有光荣传统的部队,它的前身是一支红军部队,在解放战争期间是华东野战军的绝对主力之一,当时的许多将领,现在都在军委任重要职务,所以从锻炼部队的角度出发,你的部队上的可能性也很大。所以我建议你后天返回部队。”


爸爸说到这里,用不容置疑的眼光看着我。虽然我做爸爸的儿子这么多年,知道爸爸的秉性。他既然定了,就不可能改变了。但我也已24岁,也是堂堂军队中的排长了,我还是想“曲线救国”一下。我对爸爸说:“也许部队要上是你说的对。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收到部队的加急电报。而且我20天的未婚假只休了不到一半,部队在中原的一个小村庄里,小到县级地图上只是一个黑点,加上农村非常贫穷,营房周围除了几幢破屋子和农田之外几乎一无所有,我一年就盼着这二十天的休假回到家里来补充一点营养和温暖一下,加上我也想谈一个女朋友,营区里全是清一色的光头,周围乡里几个年轻的女人,不论从装饰、打扮还是面容上都像老太太。所以,从异性上我也希望能在上海谈一个喜欢我们大兵的女人,能够经常通通信,这是我精神的唯一慰藉,昨天卫生处的李阿姨安排我去见到学校图书馆的一名大学本科毕业的女军官。她爸爸是本市某区的区委书记,本人身高1.65,身材匀称,非常漂亮,是许多人追求的“馆花”。


我们相见后,大家谈的甚欢,她并没有嫌弃我人在外地,又在野战军。虽然我身高1.80,身材魁梧,长相不错,但野外的训练及中原的干燥气候,我还是显得有点黑。她并没有用霓虹灯下哨兵中的一句话“黑不溜秋的靠边稍息”来打发我。我对她也很有好感,象我们目前这种条件的人,只要有城市一个女孩来喜欢我们,我们跑的比什么都快,哪还有条件要求人家啊!更何况她的条件那么好,我们已经约好明天晚上在学校小花园的亭子里见面了。


我深怕爸爸把我赶走,心里想能够多赖一天是一天,我就把妈妈抬了出来,说:“妈妈也知道这回事,而且妈妈和姐姐已经偷偷摸摸地去见过人家,妈妈也挺满意的。我把头转了过去,对妈妈说:“是吧?”,并对着妈妈眨了眨眼睛。妈妈心领神会地对爸爸说:“老头子,儿子谈对象的是我是知道的。这个小姑娘长相不错,我也去图书馆王馆长那里了解过了,她是从外地大学生特招进来的,表现进步,已经准备让她入党了。现在他们双方已见了一面,大家也都有点意思,你现在马上让他走,不是儿子就谈不上对象了吗?我也是老干部了,我懂得在祖国需要儿子上战场时,我们作为父母的不仅不能阻拦,而且应该积极支持。所以只要儿子部队的电报到,我们马上把他送去。现在电报没来,让他休息和谈一下朋友,老头子你说行吗?”


爸爸看了看妈妈,脸上露出一丝愠色,对妈妈说:“你我都是几十年参加军队的老同志了,应该懂得国家需要就是我们的需要,我们老了,已经拿不起枪杆子了,不能上前线了,但咱们有孩子,应该让他们代替我们去好好教训一下越南小鬼子。一个区区的靠着中国人养活的小国,竟然连起码的感恩戴德的道理都不懂,以为抱着苏联人的大腿,就敢背信弃义倒过来驱赶我国的华侨,边境开枪开炮,侵占我国的国土,把中国不放在眼里。这种 ‘王八蛋’不教训一下它们就不知道中国人的厉害,中国人敢在刚建国期间、经济那么困难、部队装备还是三八式、汤姆枪、捷克造的条件下,面对着武装到牙齿的美国人,都打得它在三八线乖乖地签下了字,连艾森豪威尔将军都说‘在错误的地方、错误的时间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而我军现在在装备上已经比抗美援朝时好了许多,虽然和一些大国不好比,但比小越南还是强了许多,所以我是双手赞成军委对越南人的教训。你应该代表我们去出力、流血甚至牺牲,这是你的光荣也是我们全家的光荣。我可以给你几天去谈朋友,但是你想过没有,你们有感情了,你上了前线有了三长两短,你叫人家怎么办?你不应该只想着自己精神需要安慰,也应该想想你要负伤了,叫人家来照顾你一辈子,那样你就心安理得了?所以我认为你应该即刻断掉这种关系,做好精神准备,立即明天返回部队。”


爸爸说完,也没有再征求我和妈妈的意见,拿起一个黑色的内部电话机,说:“接校办王秘书。王秘书啊,给我立即买一张明天晚上去中原的快车卧铺票。如果没有就开我们学校的介绍信买一张软卧。”“哪个首长要!”“不是,是我儿子要回部队。”“不是刚回来吗?”“部队来电报叫他回去。”“是,我明白了。”


紧接着爸爸又拿起电话:“是小车班吗?我是xx,明天晚上要一辆最好的车,我要送人去火车站。”爸爸挂上电话以后,对我说:“儿子,不要怪爸爸心狠,不讲道理。天底下哪个父母不知道疼爱自己的儿子?更何况你九岁多文化大革命就开始,爸爸被关了起来,整天被人家批斗。打倒爸爸的大字报贴到几十里外的地方。你在学校里被人家骂成狗崽子,在路上还经常被人家追打。不是因为有你哥哥姐姐的保护,你苦吃的还要多;我听妈妈讲,你晚上放学回家以后,一看妈妈不在你就心神不定,深怕你妈妈想不开,自寻短见,甚至用你稚嫩的嗓音流着眼泪全村到处喊,直到把妈妈找到。学业也荒芜了,15岁初中毕业,实际上还是小学五年级的水平,没地方去,正好爸爸老部队来了一封信,同意原部队首长的孩子可以去一人参军,你15岁一人拿着小板凳,怀揣着十元钱,跑到部队去参加了军队。虽然你做为一个城市的孩子,从没干过什么体力活,但在部队不仅能克服农垦农场、军事训练、人际关系等各种困难,积极进步。但在入党提干等问题上,因我这个老头子当时没有平反而让你受到了影响,我作为爸爸心中是有深深的愧疚的,但在国家和人民利益面前我们个人就没有选择了。所以你要勇敢去面对。明天抓紧时间让你妈妈把准备工作做一下,晚上我亲自送你上车。”


说完爸爸就起身回卧室去了。妈妈看了我一眼,也跟着进了卧室,并把门关了起来。紧接着我在门外听到爸爸妈妈争吵的声音。我知道妈妈是希望我多留几天,我毕竟是她的儿子啊!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推开爸妈的卧室,只见爸爸妈妈的脸上都有一些不快,我知道爸爸妈妈结婚几十年从没红过脸,这次因为我的去留真动了气。我对爸爸说:“爸爸我已经明白你的心情,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你不用担心。”我又对妈妈说:“妈妈也别吵了。妈妈,你爱儿子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爸爸说的对,不论我们家庭背景如何,我们都是祖国的,这是最根本的,不论部队是否上,但部队都会有所动作,我都应该回去。谈对象,休假明年还有机会,毕竟还年轻,对于中原的艰苦条件,9年下来我已经能够承受了。妈妈你帮我买一些好吃的,让我带到部队去补一下吧。”说完,我就简单地洗涮了一下,回到房间,脱掉军装,按照穿衣顺序,整齐地放在我枕头旁边,关了台灯,闭上了眼睛。我知道妈妈担心我,一定会再来看我的。


果然,不到一会,房门被轻轻地推开,妈妈轻手轻脚地走到床旁边,坐在我床边的凳子上,静静地看着我。我知道妈妈在儿子出征前,心情肯定是非常复杂的。当时我多么想扑到妈妈怀里大哭一场:儿子常年在外,也担心母亲啊!但我强忍着自己。妈妈把手放在我被子上,我能感觉到妈妈的手在微微颤抖。一会妈妈轻轻地起身,走到门外,把门轻轻关上。这时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下,真理解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带着一丝伤心,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到半夜,突然梦见我和曹来根,丁一敏,付雷几位连队上最好的战友,在一个小高地上被越军一挺重机枪喷出的子弹的压在地上,无法起来,更无法还击,形势非常紧张。这时,我只听到付雷对我大喊一声:“老谢,赶快叫大炮来压制!”我说我没有对讲机,无法联络。他拿出两颗手榴弹,说:“我掩护你,你快去。”


说完,他直起身,甩出两颗手榴弹。这时他胸口被射出的子弹打穿,胸后的血液飞溅。人如同电影里的慢镜头,慢慢倒下……我顿时被惊呆了,向他扑去并大喊一声:“不行!”我一下子被喊醒,这才发现我人和被子都掉在了地上,全身是汗。


这时爸爸妈妈和阿姨听到喊声都冲进了我的屋子,忙问怎么了,我木木地站了起来说:“没事,就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妈妈赶紧让我躺到床铺上,叫阿姨用干毛巾拿来给我擦了擦,并轻声说:“儿子没事,妈妈在呢,好好休息。”爸爸也关切地对我说:“有点紧张正常,要好好休息。” 我忙劝他们回房,说我没事。早上6:00我准时起床,穿好军装,戴好帽子,跑到院校的操场上。7:00操场的广播开始,播放早新闻:“我军已于今日凌晨对越南进行自卫还击战……”这时操场上的几百名学员没有命令突然都全部停了下来,全神贯注地听着广播,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情,惟独我还围着操场绕圈子……


吃过午饭,我把门关上,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桌前,铺开信纸,提起笔,想给“馆花”写一封“断交信”。但几欲提笔,几次放下。违背自己意愿写信是如此之难。但最后还是提起笔来,写到:


“xx你好,初次见面大家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你的美丽和真诚深深地打动了我,但回头想想,我只是一个在野战军而且在外地服役的大兵,脸又那么黑,没有文凭;你家境好,本人又在上海,工作单位又不错,加上你又是那么漂亮,在学院里有许多本科毕业的留校生在追求着你。所以我还是考虑再三,决定退出竞争。但我会在遥远的部队里面真诚地希望你幸福!


一个大兵 谢军


1979.2.17上午于家中”


装好信封后,我骑自行车到了卫生处,进了卫生处大门,我碰到的医生,都叫叔叔阿姨,他们是看着我们这些孩子长大的。李阿姨看到我,笑眯眯地对我说:“小毛怎么样?阿姨的眼光没有问题吧?”李阿姨在卫生处一直分管我们家的医疗,跟我们所有人都象一家人一样,所以她从来直呼我小名。我脸上硬挤出一点笑容,对李阿姨说:“请把这封信转交给XX。”李阿姨诧异地说:“你们不是直接约好了吗?怎么还要我交什么信呢?小姑娘给我打过电话,说对你印象非常不错。说你没有干部子女那种骄气,非常真诚,喜欢和你交往下去。”我把李阿姨拉到办公室外边,对李阿姨说这是一封断交信。李阿姨一愣,说:“你脑子进水了,这么好的姑娘你都不要,你要什么样的?”我看着李阿姨就像看到我第二个母亲一样,没办法撒谎。我只好把准备上前线的事情说了,不想耽误了人家好姑娘。李阿姨沉默了许久,说:“那好吧,李阿姨成全你,如果你打仗回来,阿姨再给你介绍,放心去吧,阿姨希望你安全返回。”我道声谢谢,扭头就回到了家。


提前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提上妈妈给我准备好的旅行袋,坐上爸爸叫来的一辆白色的“伏尔加”轿车,和爸爸妈妈直奔火车站。汽车一直开到火车站的边门。王秘书下来出示了一张特别通行证,汽车一直开到三号站台,五号车厢门口。


一辆轿车开到站台上,顿时吸引了许多旅客的和火车工作人员的目光。王秘书把我的行李直接送到车上。爸爸用温暖的眼光看着我,只轻轻地说了一句:“好好干!”


这么多年以来,我南来北往,爸爸不仅从来没送过我,我走时爸爸也只是点点头:“路上多加小心”就没话了。我有时都怀疑爸爸所有的情感是否都是钢铁做的,怎么从来没有儿女情长?今天我从爸爸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温情,是一种父子之情。我顿时感到一种温暖传遍我的全身,一种激动让眼睛都红了起来。我赶紧抑制住自己的感情,我一定不能在父母面前流泪。还没打仗就开始流泪,这还像一个士兵吗?我握了一下妈妈的手:“妈妈,儿子要走了,您多保重!”妈妈非常镇定地握住我的手说:“儿子你要小心,但也绝不能怕死。我等着你早日归来。”我点点头:“爸妈你们就放心吧,你们的儿子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说完,我就对爸妈说:“你们回去吧,我要上车了。”我扭头对王秘书说:“王秘书叫爸爸妈妈走吧。”王秘书看看我,说:“多保重!”然后对爸妈说:“首长,阿姨,我们回去吧,要不然你儿子会更伤心的。”爸爸妈妈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上了车,离我慢慢远去。我一直看到车看不见为止,才慢慢转过身,上了火车。


(第一章完)




本文内容于 2007-5-23 19:38:01 被宵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