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九节

zxxd 收藏 1 10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夜很静,静得空气都仿佛凝固了。只有夜风吹拂的树林里树叶的沙沙声还透露出这片土地上还有的一点点活力。

中国人营地里的篝火已经熄灭了,营地里一片寂静,月亮一直躲在云层中,蒙蒙胧胧的只是看到那些载重卡车的影子。

作为“唯一”有威胁的装甲吉普车,4辆车里面只有一辆车担任警戒,可是这个警戒也只是它上面的小探照灯有气无力地来回缓慢的扫动着,而为了维持探照灯的电力,吉普车隔上一会儿就发动一阵子。坐在车顶机枪旁边的哨兵好像也由于疲倦,身子已经几乎整个都趴了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吉勒发现除了这辆车子以外中国人好像没有布置其他的警卫。

由于是空投来的,部队没有什么重火力,就连那几门迫击炮都因为弹药用尽而被丢弃了,所以连长命令部队要尽量的靠近中国人的营地,如果没有被发觉,那么最好是对中国的营地完成包围之后再发动进攻。

现在,最讨厌的是那个不死不活的探照灯,虽然没有多大的威胁,可是,这迫使吉勒他们不能用低姿行走的方式靠近,只能用爬的方式潜行,长距离的匍匐前进让吉勒爬的很累,他觉得好像已经爬了一个世纪了,可是抬头看了一下,距离中国人的营地还有至少500米,

“再努一把力,到了前面的土沟里,就可以休息了,剩下就等2排的那些家伙完成包围圈,到时候驾起机枪一扫,然后冲过去用冲锋枪把那些睡梦中的中国人都给打死。战斗就结束了。”吉勒停了一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想着:“从东边来的车子,肯定载着补给品,搞掉他们,不但能搞到补充的武器弹药,也许还可以弄到一些中国的食物。”

把枪带在左手上绕了一圈,吉勒用左手托着自己的98K步枪,腾出的右手从腰带上取出了一颗39型手榴弹,越靠近目标,吉勒越是小心,这是他保命的原则之一,按照中国餐馆的老板的说法就是:“安全第一!”正是这句话,让他在转战整个欧洲的过程中仍然保住了小命。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天之内中餐馆老板那胖胖的脸已经好几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现在又要对他的同胞动手了,吉勒的心里有点点的异样。

刚才的停顿让吉勒落后了,本来在他身后的卡尔已经往前又爬出去了一段距离,超出了他大概有10多米了。

“这个家伙,爬这么快干什么,赶着去送死啊?”吉勒暗骂了一声,这个家伙爬得太快,弄出的声音有点大。

吉勒加快了速度,就在快要赶上卡尔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从面前大约百米距离的那道土沟里传了出来,声音很轻,可是夜很静,吉勒的耳朵也很好,在这寂静的夜里他听得很清楚,“咔”的一声,是什么开关被按下去的声音。

本就紧绷的神经使得吉勒立刻停止了爬行,把身体紧紧地贴近了地面,右手从身后向上猛地一抡,就要把手上的手榴弹投向发出声响的地方,虽然距离很远,不可能投得到,可是无论何时,进攻总比被动防御要好。

手榴弹的拉火绳在手榴弹刚被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拉出缠在了小指上了,现在只要把手榴弹甩出去,它就会在几秒钟之内爆炸。

几乎在同时,前面远处的一个草丛之后迸发出了一团火光,一颗中国造的定向地雷炸开了,爆炸声中,数千棵小小的钢珠,呈180度高速迸发出来,在它的有效杀伤范围里打击着还在小心爬行的德国人。

定向地雷距离吉勒还有一段距离,钢珠没有给吉勒以致命的杀伤,但是在他的手榴弹刚刚离开手掌的时候,手臂一热,两颗钢珠打中了他抡起的手臂,激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而刚刚出手的手榴弹也被那些小钢珠给砸到,向后翻滚了两圈掉在了离他不远的后方,来不及再对手榴弹做什么处理了,趁着它还没有爆炸,吉勒往旁边的一个小坑滚去。

“轰”,手榴弹炸了,它落在了一个正在吉勒身后爬行的德国士兵的身边,把他炸的翻滚了好几圈,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到上帝那里去报到了。

步枪已经被丢在了一边,吉勒在抱着右手从坑里探出半个脑袋,向外面看了看,他发现前面的卡尔捂着脸正在惨叫定向地雷炸倒了他的脸,距离远了点,卡尔没有被炸死,可是一定伤得很重,鲜血不停得从他的指缝间渗了出来,。

很奇怪,这个时候突然吉勒的脑海中闪现了一句中国话:“不把你打的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这句话是十年前,一伙小流氓砸了他常去的那间中餐馆,并且敲诈一番之后,在吉勒家的后巷里被一个蒙面的胖子给暴打了一顿,离开前,蒙面的胖子用中国话说了这么一句。那天站在窗口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吉勒觉得这个胖子的声音有点像中餐馆的老板的声音,可是那件事之后中餐馆就搬家了,而吉勒也当兵离开了柏林,所以,这事他已经几乎都忘记了,可是这个时候在他的脑海里却出现了这句中国话和说这句话的蒙面人那挺直的背影。

*************************************

“不把你打的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在距离战斗打响2个小时之前的时候,陈明嘴里也在念叨着这句话。

虽然估计德国人晚上肯定会发动袭击,并且也做了相应的布置,可是陈明的心里却并不轻松,就连他自己都发现,从晚饭后自己的话有点多,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想要通过这个来疏解自己逐渐紧张的情绪。

就在,吉勒他们从树林偷偷爬出来的时候,躲在猎豹车里,虽然嘴里还在同蔡伟斌闲聊着,可是陈明手上的望远镜却越握越紧。

“行了,连长,天这么黑,你拿个望远镜能看得到什么?”已经趴在车顶上装作快要睡着的蔡伟斌,脑袋几乎都伸进了车里面,同他手上的正半死不活的要着头的探照灯不同,他的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兴奋。

陈明没有说话,不过放下了望远镜,在车里张开手,挺了挺胸,用力伸展了一下酸痛的身体,骨节一阵脆响,舒服得感觉让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啊!”蔡伟斌,继续说道:“老这么‘守株待兔’,干等着‘兔子’自己撞上来,搞得我一点情绪都没有了!要不,我现在就带一排摸过去,估计3排这个时候也应该迂回到了侧面了,我们两个排从两个方向一个冲锋就结束战斗了。”

陈明轻轻笑到:“情绪?你小子以为你在追求军医院的那些小护士阿?知道不,咱们半数以上都是没有经过实战的新兵,对方有多少人又不知道,而且据狙击手白天报告,对方的警戒哨撒得很开,从这里过去,恐怕你还没有摸到树林边上,就在前面这块空地上就被人家像打兔子一样一个个的搞定了。”

“瞧不起我们排?”蔡伟斌瞪大眼睛对陈明表示着不满:“连长,咱们排可是你的老班底了,我们的训练、战术和作风,你就这么不放心?”

“不是不放心,你忘记了346高地的事情了?” 346高地陈明带人迂回被德国人压在土沟里的那件事让他产生了不小的心里阴影,说到这里,陈明停了一下,吸了一口气,他接着说道:“打冲锋是痛快,可是咱们新兵多,不小心一点,悲剧就会出现,这回咱们可是孤军作战,没有支援,出了问题可无法补救啊!”

“都快12点了,怎么德国人还不过来,他们不会是跑了吧?”自己是不能主动出击,蔡伟斌知道陈明是死了心的要“守株待兔”,他又不禁担心德国人不来,溜掉了,他担心的问道。

“不会,肯定不会,要不下午看到我们的时候他们就撤了,不会一直等到天黑都还在观察我们。”对于这点判断,陈明还是有自信的。

“连长,你们说的346高地是怎么回事啊?”坐在驾驶员位置的小石头,显然不知道陈明在346高地差点“走麦城”的事。

“没什么,就是一次普通的战斗。”蔡伟斌替陈明回答道,他知道那事在战场上不算什么,而且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可那是陈明第一次独立指挥战斗,所以它对陈明的影响始终难以消除,不想再刺激陈明,他转移话题道:“小石头,把车子发动起来,要不,电瓶的电就用完了。”说完他把头缩回了车外,不在继续说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