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真假师父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真假师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沉默。

烛花轻微爆响,隐玉一抖。

赫子修见隐玉吓得实在可怜,便走到她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口气缓和下来,道:“玉儿,为师明白这也不能全怪你,你在清幽草堂长大,本就没见过多少人,哪里知道人世间的险恶?!”

隐玉闻听此言,暗中松了口气,师父似乎原谅了自己。但她却突然想到自己会鸟语,师父为什么没有告诉过她?

赫子修把手从隐玉肩膀上移开,坐在椅子上,问道:“你是不是在想你会鸟语,为师为何没告诉你?”

隐玉头都没抬,她害怕看见师父严厉的眼神,但又不敢在师父面前撒谎,便轻轻点点头。

赫子修叹了口气,道:“为师原本打算在你报了杀父之仇后再告诉你,因为为师担心你知道后会影响你练武,从而没有能力报仇。”

隐玉偷偷抬眼看了看师父,师父此时脸上的表现甚为悲伤。

只见他又叹了口气,接着道:“为师对你隐瞒宝藏的事,也是因为等你报仇后再告诉你。那些宝藏都属于你,只有你才能开启宝藏的大门,所以为师也不担心别人会先找到,它早晚是你的。你还年轻,也不急于这一时。”

听到此处,隐玉才敢开口说上一句话,她道:“师父,玉儿错了,玉儿愚钝,没能理解师父的苦心。”

赫子修忽然露出笑脸,温和地说道:“没关系,玉儿,我们师徒二十年,为师早就视你为己出,更何况你父靖南王又是为师的挚友。”

“很多人都知道我会鸟语,可以招唤出藏宝图,现在我该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有为师在,你会很安全。目前最要紧的是你得尽早练成驾驭鸟类的本领。”

隐玉点点头,道:“可我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练成。”

“为师知道有个众多鸟类聚集地,我们先去那里。”

隐玉点头,在师父面前她完全没有主意,仿佛连思维都变得迟钝。

赫子修起身走到东方珊瑚面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对隐玉道:“玉儿,你过来。”

隐玉乖乖地走过去。

赫子修道:“东方珊瑚诡计多端,留着她终将是个祸患,你现在杀了她。”说完向后退了几步站定。

隐玉稍稍平稳的心此刻又开始狂跳,她从来没有杀过人,像这样已经被封住穴道毫无反抗能力的人更是下不了手。

她犹豫着,师父的命令不敢不从,而东方珊瑚虽然骗她,但也是奉叔父之命,似乎罪不当死。她握紧双拳,手心全是汗。

东方珊瑚正大睁着眼睛紧盯着她。

赫子修有点不耐烦,催促道:“快点动手。”

隐玉仍然站着没动,但她突然听到利刃刺破空气的声音。

紧接着“叮”的一声脆响,一柄小巧的尖刀落在东方珊瑚的头边。

隐玉吓出一身冷汗,当她看见东方珊瑚还活着时,暗中松了一口气。她虽不喜欢东方珊瑚,但也不愿看到她惨死。

与此同时,传来赫子修的一声怒喝:“是谁?出来。”

果然,话音未落,房门打开,走进一位身材修长,风度优雅的公子。

此人一进屋,东方珊瑚立即惊呼道:“吉福马。”说着她已坐起身下得床来。

隐玉不禁问道:“你穴道什么时候解开的?”

“就在你师父赫子修出刀的同时,吉福马用一颗石子击飞短刀,两颗石子解开穴道。”她眼波流动、温柔似水地看向吉福马,“谢谢你,又救我一命。”

吉福马笑道:“我对你说过的,我最看不惯男人欺负女人。”

赫子修冷声道:“你可以带着东方珊瑚走,但请你不要妨碍我们师徒做事。”

吉福马道:“你真是赫子修吗?”

隐玉一惊,不禁转头看着师父。

赫子修面如寒霜,道:“你也为宝藏而来吧?”

吉福马笑道:“我为何而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冒充赫子修,欺骗隐玉,妄图得到宝藏。”

隐玉脑中嗡嗡作响,几乎站立不稳,她盯住师父不放,嘴唇哆嗦得说不出一句话。

赫子修突然大笑道:“我徒弟就在这里,她跟我生活二十年,难道还分辨不出真假?”

吉福马道:“她在惊恐的状态下,当然不会去注意细节,一时没分辨出也在情理之中。”

“你少在这里挑拨我们师徒关系,否则别怪对你不客气。”赫子修转向隐玉,“玉儿,跟为师走。”说着就要伸手去拉她。

但隐玉却避开了,边向后退边说道:“不,你不是我师父。”

“你说什么,你疯了。”

“你不是我师父,你是骗子!”她疯狂地大叫道。

赫子修眯起眼睛,突然返身攻向吉福马,吉福马移步接招。

但还没等隐玉和东方珊瑚看清双方的招式,战斗已经结束。

赫子修手捂胸口躺在地上,吉福马从他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向隐玉扬了扬。

隐玉一阵摇晃,好不容易站稳身体。

这时,只听“赫子修”问道:“隐玉,我哪点还不像赫子修。”

隐玉哆嗦着嘴唇,半天才回答道:“我师父虽可为别人医治病痛,但对自己身上的怪病却毫无办法,所以他那病态的身躯是你模仿不像的。”

“赫子修”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再言语了。

东方珊瑚走到吉福马身边,拉住他的手,柔声道:“福马,谢谢你。”

吉福马冲她微微一笑,道:“珊瑚,我特地赶来救你,跟我走吧。”

东方珊瑚笑得更加妩媚,摇着他的手,撒娇道:“可人家还有任务没完成呢。”

吉福马看了隐玉一眼,道:“她还没有练成驭鸟术,有你这个敌人在身边她更练不成了。放心吧,最后我会帮你。”

东方珊瑚盯着隐玉看了一会儿,终于点头道:“好吧,我跟你走。”

吉福马始终没跟隐玉说一句话,仿佛他的眼中只有东方珊瑚。而此时,他正与东方珊瑚手挽着手走出门口消失在夜色中。

隐玉站在房中,了无心思,她大脑一片混沌,什么都想不清楚。

她像个游魂一样走出房间,走进梅林,完全不知该往何处去。

猛然间她看见一条人影笔直地站在前方,仿佛已在那里站立了千年。

隐玉停住,盯着人影。

良久,她突然向人影跑去,扑进第五长醉的怀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