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七章 离别

haoren5100 收藏 54 201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七章 离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饭吃的很丰盛,虽然准备的急了些,但我知道的猎物这桌子上都有,可这婚结的有点不是个味儿,简单的与其说是娶亲不如说是认亲还好些。

为了保险起见,少让人知道我明天动身的事,客人都没请几个,只有寨子里的十几个长辈和我娘家里的几个长辈,主要就是让这些长辈们知道小敏以后就是有男人的妇人,可以名正言顺的住在我家照顾我娘了。大慨是因为李超明天也要跟我出去吧,李超他爹和他娘也给请来坐正席(按规矩,长工是没资格和主子一起吃首席饭的),加上一些我也不认识的人,总共才三桌。

说实在的,我总觉得大家都是在强颜欢笑中吃了几口表示一下的,大家心里都有些不好受,包括我师傅也一样,只有小敏一句话也不说的和我一起给大家敬酒,吃完这顿饭就表示她以后生是我家人死是我家鬼了。

好不容易借酒装疯的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带着兴奋和好奇的心情,颤抖着双手去歇正在装睡的小敏地被子,我都已经看见那雪白带点红匀的脖子,也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清香味,有点像人奶水的味道,我正要在看下去时(别笑,因为主角还是处男),师傅在外面准时的叫我了,真是的,每次我要干什么师傅总能在关键时刻出现。

:“阿峰起床,有客人带重礼来了,快点去迎一下。”

:“彭师傅,阿峰说他醉了,不想起床。”小敏见我摇头马上替我答话,可内容却差点气死我,什么叫“阿峰说他醉了”,这小丫头妮子,平时最聪明,怎么这个关键时刻却这等蠢,简直是在找揍。

:“小兔崽子,我还不知道你的酒量,从小就爱偷我酒喝的人会这么容易醉,快起身,不要以为今天我就不能抽你。”果然师傅骂我了。

我一边怨恨的看着正吐舌头抱着被子躲在床角的小敏一边轻声说:“等着!师傅抽完我,回来我就揍你。”

小敏给了我一白眼,一点都不害怕。

我立即强行抱着她脑袋,在她嘴上亲了老长老长一口,她马上就红着脸捂着被子双脚乱踢就把我踢下床,我得意的开门而去。

来到院子门口往寨子中的大草坪一看,好家伙,整整三百多人,像军队一样,各个都是背着长枪,举着火把很有次序的站在那儿,最叫我吃惊的是最前面那一排,放着六把‘歪把子’轻机枪,这东西可不常见。

:“哈!哈!……恭喜,恭喜!贤侄今日大喜,我特来讨杯喜酒喝喝。”张平大叔一见我出来,立即不和我岳丈大人扯谈了,笑着对着我抱拳就恭喜,我注意到他敞着的衣服下面腰间,又插着两把‘铁盒子’短枪。

:“我正念叨着平叔怎么还没来呢,没想到平叔就来了。”我没得话说,只能找些客气的话来打圆场了。

:“小平头,你给我徒弟带什么好东西了?可别拿什么小孩子玩的东西又来送‘铁盒子’。”我师傅显然和张平很熟悉,不等大家说几句客气话就开口要礼物。

:“大哥说哪儿去了。上次我不是没带吗?这次我是专门找了好几天才弄到的,可是好东西。”张平不知怎么的,给我的感觉是他有点怕我师傅。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快让我见识一下。”师傅也被张平说的有点心动了。

:“抬上来!”张平笑着不说话,他手下一个脑袋很大还剔了个大光头的家伙,跑到门都对草坪上的人大叫一声。

只见十几个人抬着三个长箱子进来了。

:“打开!”

除了师傅外,一屋子的人眼睛都直了,各个都把眼睛瞪的跟个灯泡似的。这都是什么啊:五把‘歪把子’轻机枪,一箱子机枪子弹,半箱子长雷(木柄手榴弹),还有半箱子我没见过,但听师傅说过的东西叫手雷,圆圆地,顶上有个小铁环,我知道这是一种新式手雷,威力很大而且携带很方便。

:“贤侄别客气,我张平吃的就是这碗饭,所以只能拿这东西送人。”张平边说边对我笑,深怕我拒绝似的,我很想要,可是又不好意思开口。

:“这还不错,我收下,谢了。来啊!杀猪宰牛,到草坪中摆酒开席,我要和我兄弟好好喝几杯。”师傅很懂得我心思的就替我答应了。

:“大哥说这话就重了,当年要不是你多方照应着,我现在恐怕还……”

:“说这些干什么,走!喝酒去,以后想做什么的给我说一声就成,关系我来找。”师傅边打断张平的话边拉着受宠若惊的张平走了出去,我看见张平脸上的麻子都在发光,心里想着:还是有权有势的好啊,这么好的东西亲自送上门还得看人脸色,师傅虽然只是一个人,但他身后的势力恐怕大的很,连一统我县军火的张平见了他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真是羡慕师傅。

我们这方的人都很兴奋,这些东西有钱也难买到,更别说让人家送上门来了,有了这些就不怕有人再攻打山寨,山寨的实力那是大大地增加了。

半个小时后我是真的带着七分醉意三分清醒给扶回房的。

躺在床上,眯着眼看小敏忙碌着,先是小声的关门,然后拖着大椅子顶在门栓上,再用力的扶起我喝交杯酒(这肯定是她娘教她的),接下来是给我脱鞋洗脚,最后是帮我脱衣服。

说句不中听的话,我这婆娘长的平凡:鼻子有些扁,嘴有些大而且还微微地往上翘着,皮肤好点——很滑可有点黑,而且脸上还有几颗青春豆横行着,总之两个字“平凡”,可我就是喜欢她,因为她是真心的对我好对我娘也很好,很听我的话,她的家人对我也好,最主要的是我从小就对她知根知底,心里放心。

:“小敏!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用三桌酒席换来的婆娘了,现在没法只能摆几桌表示一下,等我以后有钱有势了,一定给你补上,请全城全县的人都来热闹,成不?”我迷糊的看她为我忙碌着,有些感动的说。

:“听你的。只要你以后不忘记我就成,出门在外要多加小心,心里要老想着我和娘,还要常给我写信。成不?”小敏一边给我脱衣服一边顺口回答。

:“成!”说完我就忍不住抱起小敏来了,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乱摸。

……

:“等一下!我先要在屁股下面掂一块小手绢。”小敏衣服都被我脱光了,精光着身子,关键时刻却拉住我挣扎的说。(掂手绢主要是表明她和我睡觉时是处女的意思)

:“床单中间是白色的,明天你叫娘来看就成。”此时此刻是个男人都不回管那该死的‘处女规矩’,先办了再说。

头次办这种事情,我没进对地方,这可以理解,但是我进去才一点,小敏就痛的要命,我也是急的要命,一狠心,进去了,全进去了,整个世界都清净起来,美好起来,美妙起来。

可惜,我还是头次,所以时间不长,但是我的频率高啊,这样多来几次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的耐用时间是越来越长了,而那种兴奋和刺激的场面也开始体现出来,小敏的轻声呼唤也变成了强烈尖叫。她的身体张牙舞爪的紧紧缠着我,和我一样,她也不停的扭动着,快乐着,很快,第一次舒服的感觉同时到来。

……

第二天一大早,小敏果然瞒着我拉着我娘去看床单。娘给她个红包后终于露出了笑脸,自从爹走后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娘真心的笑,她是为我的终身大事有了安定而笑的,我知道。

师傅和阿超一大早就来了,师傅看见脸红的小敏后给了她一根金条。然后师傅说要给我俩上最后一课。

起先师傅主要是给我俩讲了当前他所知道的天下形式,还有一些江湖规矩和黑话什么的,然后他就说起了正事。

:“我想你俩个小兔崽子也猜到我说的猎人规矩不是猎人的规定吧?”

我点头。

:“也对也不对。我们是猎人没错,但我们这一行所猎取的猎物不是狮子老虎之类的动物,而是人命。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狙击手。我们这行才兴起二十多年,是个新行业。当年,我才十岁就被保送到德国,因为我从小就练习家传的气功心法,所以很不服气西洋人对我们的藐视,选了这个大家都不选的行业,没想到还打出些名堂。我和所有回国的华侨一样,都是带着振兴祖国的美好志愿而回的,可是国内却内战连连,民不聊生贪官横行,我在江湖上闯荡几年,又在军阀呆了几年,心是彻底的死了,只是不想这一身本事埋没了,所以见你俩根基不错就收了你俩为徒,多少年了,这个国家还是这样,想想真叫人心痛。——唉!”师傅一口气说完这些后,也许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经历,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眼睛红红的。

:“我教给你俩的气功心法教给谁我都没意见,哪怕是个杀手都行,但是要是让我知道你俩谁教给外国人,那就别怪我不讲师徒情谊,我定会清理门户。”师傅突然双眼猛睁,杀气腾腾地对我们吼道。看样子他是有些恨外国人了,当年在外国定是受了很大的气,但他婆娘为什么又是洋人呢?想不明白。

我和阿超急忙跪下发誓。

师傅等我俩发完誓言后又恢复了平时的表情,先给我和阿超一人一根布带,里面有五个长方型的金属物,看到我俩不解师傅有些生气的说:“我没啥送的,每人送五根金条,自己好好保管,不要让人偷了……阿超你这都摸不出来,看来是没抽好。”

我和阿超急忙把布带捆在肉腰上最里层,这样师傅就不好抽我们了。

:“师傅!听你这么说,我们和杀手有什么区别啊?”我坐下后没话找话的问师傅。

:“当然有,一个杀手一般都是为钱而杀人,但狙击手不一样,一般都是为国家卖命,绝大不分时间都是在战场上暗杀敌军,思想境界不一样,动机也就不一样,懂么?”师傅很冷静的回答后,又补充了一下:“一个好的狙击手在战场的作用可抵挡一百人的作用,知道么?”

:“还有,出去后你俩做什么事情都要摸摸自己的良心,要是觉得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不管是什么事,都可以放胆去做。但绝对不能做汉奸,师傅这辈子最恨人做汉奸,以后看见汉奸定要都杀了,记住了么?”

:“全杀了?”阿超有些傻气的问。

师傅果然给了他一鞭子,然后站起来看着远方咬牙切齿的说:“全杀了,一个不留,不然就是对不起我。”

我和阿超急忙点头。

师傅还让我们以后要多加练习气功,表示我们已经具备了一个狙击手起码的基本功,但经验尚浅,要多向别人学习,多加磨练才可成大器,可心高气傲认为‘天下师傅第一老子第二’的我那听得进去,表面上很诚实的答应着心里跟刮了一阵小风似的又没了。

中午分别时母亲送了一程又一程,我真的深深地体会到“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意思了。看着母亲脸上开始有皱纹了,头发仿佛一夜间就变了一个样,都有几根白发顺着脸轻轻漂浮,因为我们这儿送人不能当面哭,那不吉利,所以母亲红着双眼不舍的看着我,拉着我的手不断地要我注意身体什么的交代着。

我只能不断的给母亲下跪,要母亲不要送了,到是小敏给了我好大的一个惊喜。

:“阿峰哥,这给你。”小敏悄悄地背着人从怀里拿出两个手雷塞给我,还吩咐道:“在外面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用这个,听我爹说威力很大。别怕,大不了回来,咋们爹保着谁能拿咋们怎么样?要是敢到湘西龙山来,我就叫人打死他。这个——这个——我留着一颗,要是有人欺负我,我就拉这东西炸死他,然后我就跳河,定给你守贞洁。”小敏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一颗,飞快的在我眼前一晃又放回怀里。

我愣了老半天没回过味来。“真是我的好婆娘——带种!”

我抱了小敏一下,小敏本来还是眼泪汪汪地给我一张银票,是他爹专门给的路费五百大洋,现在立即就脸红的躲到娘身后不敢抬头。

终于在众人的劝说下娘才不舍的对我挥手,小敏见我下山了,止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

:“小敏。你这辈子都是我婆娘,好好照顾娘,五年之内我一定回来接你,等着我!”我听见小敏的哭声,想到娘也一定在哭,忍不住回头对山上的小敏挥手呼喊道。

哭声更大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