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二十六章 打到你服,揍到你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第二天一早,队里的气氛就怪怪的.王擎和刘健中午就听说了昨晚警卫连多处岗哨被偷袭,不少人被打伤的消息.所有人都是议论纷纷.但出乎意料的是,王文纪和其他教员都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丝毫都不关心.强调了一下队伍的纪律就匆匆了事.两人一琢磨,联系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也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选拔队重视的只是竞争意识.即便老兵们一来就无事生非,用半夜摸哨来打赌,队里也是不闻不问,睁只眼闭只眼,由着他们去闹.反正无关大局,说到底,这也算是一种独特的锻炼.

但这么一来警卫连就没面子了.好歹人家也都是侦察兵出身啊,于是就天天晚上下陷阱,背地里和老兵们斗上了.幸亏两人昨晚见机快,感觉到了危险,临时更改了路线,没有掉进去.可这样就反把后来的鲁正浩和猎鹰的人给坑了.也算他们了得,明哨暗哨密布,竟然丝毫无损.

除了这件事情,让全队还感到意外的是,鲁正浩从早上起脸就拉的老长,对于他这么难缠的人物,自然是没有人敢去招惹.自然也搞不清是发生了什么事.但野狼和猎鹰及一众老兵却都已经知道了.都是暗暗好笑,感觉出了口恶气.可苦了王擎和刘健,从早操起就躲着鲁正浩这尊活佛.生怕被找上门来.

躲了半天,不禁让王擎恼怒起来,骂道:‘你说咱俩TM的是不是也太窝囊了?他又不是长了两个脑袋,用得着整天操这份心?算了,豁出去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躲了!他要是找上门来,老子火了非他娘把他整趴下了不可.”

刘健笑道:‘整趴下倒容易,可往后呢?他要是不服气,死缠着你不放,你就是把他拆两半也不得整天跟着你?再说了,阴招多得是,每天晚上整盆凉水泼你Y的.你有个屁办法.”

王擎想想也是,MD!这小子要真死性子明刀干不过,暗枪总不停,除了杀了他好像也的的确确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不由苦笑道:‘这可怎么办好?...都怪你!都是你小子沉不住气,没出息的东西.”

刘健怒道:‘老子有出息也好,没出息也罢.反正等会他找得又不是我,我怕个屁.左右还不是找你拼命?”

王擎目瞪口呆,也不知说什么好,长叹道:‘唉!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啊.”

下午的训练过了大半,王擎坐在那儿休息却总感觉鲁正浩死死盯着自己,心里发毛,借口上厕所,拉了刘健就跑.

厕所里摩蹭了半天,估计快到训练开始了,两人这才走了出来.刚刚出来,外边站了一人,斜靠在墙边晒太阳,两人看了一楞,不由心里暗暗叫苦.

鲁正浩也不看他们,冷冷地说:‘跟我来,我有事找你!”

王擎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硬着头皮扯了一把刘健.刘健轻轻一甩,故做迷惑道:‘干吗?”

王擎眼睛一瞪:‘干吗?不是叫一块去吗?”

刘健一皱眉:‘是叫你去,又没叫我去.”

王擎脑袋一闷,去看鲁正浩.鲁正浩丢下六个字:‘是找你,不找他.”

刘健笑道:‘对吧?是找你,不是找我.那…我先走了.回头别着急,我会帮你们两个跟教员请假的.”

鲁正浩点点头,前边走了.王擎看着刘健嘻嘻一笑,拔腿就走.心里不禁骂道:你个孙子,算你Y狠!无可奈何跟在后面向前走去.

远远的只见刘健边走边口中念念有道:”关二爷见谅,不是我不够兄弟,不讲义气!实在是最近骨质疏松,唉!钙补少了.TMD,回去还是要多吃青菜的好.免得缺钙!”心里打定主意,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继续开溜.

一边陆风等一众老兵早等得不耐烦了.按照鲁正浩那小子的个性应该早就是按捺不住了.一大群人都等着看热闹呢.再说,他们心里也迫切地想知道是谁让鲁正浩昨晚栽了那么大个跟头.选拔队藏龙卧虎,早知道也好心里有数.等了半天,只见王擎跟着鲁正浩绕到后面的小树林了,个个不由得狐疑起来:难到那个神秘的人物竟然就是那小子?互相看一眼,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王擎跟着鲁正浩绕到后面,脱离了众人的视线,.两人沉默了片刻.王擎有些不耐烦了,问道:”说吧.什么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急着呢.”

鲁正浩冷笑一声,围着他慢慢走了两圈.

王擎怒道:”你TM有话倒是说啊,老子伺候不起.”

鲁正浩冷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昨天晚上的人竟然是你,哼哼…怎么样,给我个说法?”

王擎一怔:”给你个说法?我还想要个说法呢.昨天夜里你明明认出是我,怎么还打?”

鲁正浩摇摇头:”谁叫你们坏了老子的好事,不找你找谁?”

王擎摸摸脑袋.有些好笑:”先到先得,那又不是你的东西,凭什么我们不能去?再说了,你想必也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人吧?”

鲁正浩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怒道:”欢不欢迎我那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废话.”

王擎冷笑一声:”既然都是不受欢迎的人,你就没资格说我们.废话也别让你一个人说全了,我也说一句:你TM是不是逻辑思维能力缺乏,怎么说话都向来没个谱?”

鲁正浩脸色一变:‘操!用你多管闲事.”

王擎再不多话,转身就走,说道:‘谁TM爱管你闲事,老子不奉陪了”.

鲁正浩重重哼了一声,一脚照他后心踢了过去.王擎回身一避,心里明白已经是躲不开了,索性就做个了结吧.反手就是一拳.

鲁正浩不闪不避,快步紧上,挨他一拳就好像没什么一样,反手就打.王擎打在他身上见没有反应,楞了一下.这才想起这家伙还有一身硬功夫呢.匆忙一闪,差点就被打中.

两人又是一番拳来脚往,打的好不热闹.只是鲁正浩打在身上不知道疼,步步为营,步步紧逼.王擎只能一味的躲闪,偶尔回手.一时间倒被搞得手忙脚乱,已然落了下风.

打了片刻,王擎这才看出鲁正浩竟然是一身的横练,硬气功已经很是了得.居然是铁布衫金钟罩.不由放了心.

铁布衫金钟罩,也就是所谓的硬气功.俗话说: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讲的就是丹田含紧一口气,外皮坚硬似铁,刀枪不入.一般铁布衫练成便就可以再练金钟罩了.两者实质上是没有区别的.只是后者比起前者来说功夫又更精深了一步.层次不一样了.但一切也像电影小说里讲的那样,这类硬功夫也是有破绽的.就是常说的罩门,一般都集中在身体柔软比较难练的地方,比如小腹.

现代医学和武术认为,所谓的硬气功就是超强的抗击打能力,取决与人体的肌肉强度.而不是其他那些个神神秘秘的东西.当然了,硬气功在本质上已经能够算是内家功夫的一种了.只是还比较肤浅.

王擎既然已经摸清了对手的家底,自然放心了不少.更何况自己的师门当年可是真正的外家功夫出身,鲁正浩练得这些也未免太小儿科了.想克制住他,有的是办法.

打定主意,王擎又是左手成拳,中指指节突起.没命的戳.鲁正浩半天也在担心他的这一手.昨晚挨了两下,自己就不明不白的晕了.在武术的招法中,中指指节外突是有说法的,也比较常见.是一种很有效的攻击手段.但在鲁正浩的记忆里,自己的父亲好像提到过传说中的点穴就有这样的用法,只是不太清楚.估计也已经失传了.但现在看王擎的手法和威力,他本能地就认为这肯定是很高深的功夫.是点穴手法也不一定.但偏偏自己又对自身的硬功比较自信,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试下再说.于是硬接硬挡,再没了顾忌.

两人又斗了几十回合,鲁正浩开始还感觉被戳中的地方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但越到后面,越是感觉胸口开始隐隐作痛,呼吸越发的艰难.王擎每戳中一下,胸口肌肉便不自主地抖两下,受到的力道和痛楚是越发的清晰,疼的要命.渐渐地身子开始不自觉地躲闪,想要避开对方的攻击,情势一时间陡转急下,变得处处被动.

王擎此时也是越打越是火大,想到昨天晚上不清不楚就被那小子打了一拳,吃了个大亏.更是心头怒火冲天.自己的功夫恰巧就是克制外家功夫的手法,说什么都要出了这口恶气.

武术自古就是活手死手的说法,很多师傅教徒弟都有收徒看三年,出师看三年的习惯.往往都会留个死手,以便将来清理门户.活手死手顾名思义就是轻重手大的区别.常言说得好:留情不出手,出手不留情.既然不留情了,也不用顾忌什么死手活手的区别.便是处处不留情了.活手还有旋转的余地,死手就没有了.招招都是要人命.至于点穴,那讲究的是四个法门:点推封破.也有活手死手的区别.只是由于禁忌太多,死手的限制更多,久而久之便也看不到了.成了镜中花水中月,似是而非.

王擎的手法,也可以看做是点穴的一种.近似于破穴手.招招阴力十足.力分内外,拳分阴阳.每打在鲁正浩身上,便是一处内伤.鲁正浩开始是躲,渐渐躲无可躲.周身像被无数个小针扎一样,又酸又痛,肿了老高.

王擎心里憋着火,越打越是心火难抑.心想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打便打了.只是难免又被这家伙死缠上,从今后多了个眼中钉肉中刺.不由怒喊道:”说!你TM服不服?服,老子就饶了你.”

鲁正浩已经是处处被动,处处挨打.吼道:”服个屁!老子就是不服!”

王擎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靠!不服就打到你服,左右是背了个大包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今天不打得你小子从今后见了我就哆唆,我就王字倒过来写.围着鲁正浩一阵猛戳.鲁正浩咬着牙含紧丹田那口气只能是硬扛.只是全身越来越疼,身体颤栗,几乎都要站不稳了.那口气再也含不住,气散功散,只能是一味地挨打还不了手.

王擎怒到了极点,索性一挽袖子,也不管什么招数,早没了章法,把他摁在地上劈头盖脑一顿猛揍.两人一个打人,一个挨打,都是全神贯注,呲牙咧嘴.

打了半天,鲁正浩也不求饶,更不言语,死不投降.王擎直感觉手都打酸了,两臂沉得都要抬不起来了.从小到大,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么委屈,打人都打得这么难受.心里也不知是喜是悲,就要哭出来了.正无可奈何就要放弃.却听到拳脚下鲁正浩突然带着哭腔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服了我服了.我是真服了.呜呜….”

王擎一楞.鲁正浩趴在地上哭道:别打了,我真服你了.TM我老子打我都没你这么狠……

王擎哭笑不得,的的确确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几时想过像他这么难缠的家伙也会有被人打的这么惨,居然都被打哭了的时候.再看双手,都已经肿了.鲁正浩趴在地上,头脸都埋在土里,只是抱头痛哭.身上衣服也不知道几时被挂的四分五裂,说不出的狼狈.头脸更是地上蹭的都是土,连模样也看不出来了.王擎苦笑一声,伸手去拉他,他却不动.此时心里也后怕起来.靠!差点就打死这小子,气又上来,也不管他死活了.转身走出树林.一边走一边擦着头上的汗,全身都有点昏昏沉沉,打的都有些用力过度虚脱了.也幸亏是鲁正浩那家伙皮糙肉厚,这要是换了别人,估计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走出树林转过这边训练场,奇怪的是训练还没开始.所有老兵都坐在那里.陆风等人一直在兴高采烈地互相打赌究竟是谁能从里面走着出来,见是他,不由得楞在那里.

刘健迎上来满脸惊讶地道:”靠!我以为你TM让那小子给打死了,怎么这么久?”

王擎奇道:”怎么还没开始训练?”

刘健嘻嘻一笑:”听说你和鲁正浩去单挑,教员们也没心思练了.都打赌说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你小子是肯定走不出来.我说放屁,怎么可能呢.”

王擎一拍他肩膀笑道:”果然是兄弟,处处为我着想.”

刘健笑道:”那是,你怎么可能是走出来的,我说肯定是爬出来的.”

王擎:……….

两人正在说笑.刘健忽然一楞,死死盯着他背后说不出话来,表情似哭似笑,说不出的诡异.所有人望着那边都是一副诧异的神情.

王擎心里一动,回过头去.瞬间倒吸口凉气,自言自语道:”这…谁啊?”

刘健苦笑道:”你怎么搞得,好好的人怎么让你打成个鬼一样?”

远远的,鲁正浩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全身衣服破破烂烂,头发上沾满了土.鼻青脸肿,走一下人都哆唆一下,上上下下几乎没个人样.陆风等人也不知是该笑还是哭,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王擎心里不免内疚起来.想上去说点什么,却迟疑着没动.刘健见他为难,也动了侧隐之心,上去帮他拍了下身上的土.鲁正浩脸上泥土被泪冲开,也看不清红了没有,感觉丢死人了.拦了一下,自己走了.

王擎叹口气,刘健和他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是不忍.

就在所有人的迷惑和不解,猜忌和怀疑中,下午的训练草草收场.王擎晚上琢磨着想去看鲁正浩一下,刘健苦笑着摇摇头,说我已经帮你去看过了,全身多处软组织和肌肉挫伤,但没大碍,过段时间就好了.

王擎默默地点点头,晚上却再也睡不着了.

坐在办公室里,王文纪听完值班教员关于白天两人打架的报告,也是苦笑着摇摇头:算了,别管他们了.一人给一个警告好了.没点挫折人怎么能成长起来.再说了,按鲁正浩那小子的个性,恶人还要恶人磨,由他们去吧.

教员听得目瞪口呆,想想却还是不明白.但自此以后,说不清是什么缘故,老兵们半夜去摸哨的活动竟然再也无声无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