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六章 准备

haoren5100 收藏 50 74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六章 准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我师傅叫彭天程,是十年前到我们这儿来的,他雇人在离我们山寨十里的地方盖了个两层楼的吊角楼,谁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

在我们龙山县他可是很有名地,主要有六点:第一是他婆娘(老婆)是个金发绿眼的女洋鬼子。第二点是他学问很高:全县没一个人会说叽里咕噜的洋话,就他和他婆娘会说,这学问不高哪成。当然现在我和阿超也会说洋话了,还是两种(德语和英语)。第三点是他的枪法十分了得:在山上比老猎人还行,别人打的大多是山鸡-兔子什么的温和性动物,他却专打老虎-狗熊之类的食肉性王者动物,每月打两次,没一次落空的。第四点是他朋友特多:这不仅是当时是省主席亲自送他来,而且时不时的还有江湖人物来看他,没有一个土匪敢抢他家的羊,敢抢的土匪现在都被人莫名其妙的杀了,头就挂在县城的大门上。因为这几十只羊是他那洋婆娘专门养着玩的。第五点就是他特怕他那洋婆娘,我和阿超亲眼看见过他婆娘拿着他经常抽我的那根马鞭,把他赶的满羊圈乱跑,他还一个劲的求饶,看得我俩特过瘾解气,也为师傅怕婆娘而觉得特丢人。第六点就是他为人特仗义:对谁都好,谁找他借钱都借,还从不找人家还,我没见过他拿异样的眼光看人,也没见过他跟人吵架打架,当然我和阿超两个倒霉蛋是个例外,他老拿那马鞭抽我俩。

说大家都很敬畏他还不如说大家都很畏惧他吧(我认为)。

“两个不争气的东西,跪下!”师傅一见到我和阿超拿着枪进来又生气的骂道,不过没打我们。

我和阿超连忙跪下。

“知道为什么打你们不?”师傅用他那特粗的马鞭在我俩头上来回指着。

我和阿超摇头,眼睛却盯着马鞭,就看谁先挨第一下。

“我……”那鞭子猛的往上一仰,我都做好了思想准备,低头闭眼咬牙硬挨,可那鞭子并没有落下来,而是收了回去。

“今天我也讲讲民主,让你俩挨打也挨得心服口服。”

‘老天开眼!这老东西终于知道和我俩讲理了。’

“猎人第一条准则是什么?”

“永远沉着冷静。”我和阿超齐声回答。

“恩!记得就好,这就是我打你俩的原因。”接着他又站起来,把马鞭往我面前一扔:“要是我说得不对,你俩可以用它抽我。”

‘天啊!可有机会报仇了……可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用行动来表示心意。’

“第一,阿峰,你就这么去杀陈麻子,先不说对方有没有准备,你们杀不杀得了他,就说你俩杀了他,又成功的逃脱,那你娘怎么办?对方要是用你娘来威胁你,你又怎么办?第二,你死后谁现在给你爹送终,谁将来给你娘养老送终。第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一死你家就绝香火了,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么?第四,这其中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什么陈麻子敢在今天来打山寨。虽然他和王家走的很近,但他就不怕李家报复?还有很多我一时也想不到,不过你现在说我说的有没有理,打的应不应该?”

“师傅打的应该。”我脸色惨白浑身直冒虚汗的连忙答话。

“不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个仇不报那还是人么?阿峰,是你亲自报仇了还是我递个话找人把他给灭了,你自己拿主意?但有一点,你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你爹养你十多年,现在就去给你爹当七天的孝子。”师傅转身坐下,脸色显得很气愤,我想这大慨是因为我是他徒弟的原因吧,在我们这儿杀个把人很平常,但是我师傅是大人物,那就不一样了,那叫打了他的脸。

“我亲自报,不过,师傅,我今后该怎么办,还要你给我拿个主意。”

“恩!这才是我的徒弟,是个男人。我都想好了,等把你爹送上山(埋葬)后,先在家好好的陪陪你娘,然后你和阿超两个人就到外面去闯闯。现在世道很乱,听说国民党现在真心的要和共产党一起联合所有人打日本鬼子,就凭你俩跟我学了十年的这身本事,定能混出个名堂的,等你俩混出了名堂后,自己带人回来报仇,到时候谁敢对你不敬,谁敢违背你的意思你就可轻易的灭了他。你娘那儿你就放心,我照应着。”师傅说完想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混不出名堂不准说是我的学生,也不准打我的旗号拉关系,不然我打断你俩的狗腿。”

我和阿超急忙点头,我心想:出去后不拉关系那是假的,有师傅这么好的一棵大树不靠靠,那就是有病。

当下又和我俩说了些细节,然后就叫我俩下楼为爹敬孝。

七天后,爹就埋在我家屋后的那个二三十米高的小山坡上。

等客人和帮忙的人都走后,我被小敏红着脸拉到了她家那大屋子里,因为他爹也就是我未来的岳丈大人要对我训话。

坐好后喝着茶,大厅中只有我两。

“阿峰,我听你师傅说你明天就要到外面去了?”我的未来岳丈对我依旧很关心。

我点着头回答:“请人看过日子了,明天正午是个好吉日。”

“唉~!可惜我那老哥哥就这么去了,不然——不然!”

看着达叔有些红了的眼睛,我也有点想哭,但我坚强的苦笑:“达叔,我爹走了,还有我!我定要报这个仇,只不过我走后我娘哪儿——?”

“我就是为这事找你的,你看,你和小敏都大了,她一个女孩子家的,老是这样也不好,我看你还是在走之前把你俩的婚事给办了吧,你看如何?”

“全听您老的。”我感觉有些晕忽忽的,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你同意就好,你娘那边我已经说过了,就等着你这句话。那就今天吧!”

“我……”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外面到是响起了声音:“你个小妮子,知道害臊么?还在这儿偷听,看我不撕烂你的耳朵。走!跟我做饭去。”

“娘!娘!你轻点儿,轻点儿!刚才你也偷听了。啊!娘,娘!轻点儿!……”

我脸红的能跟猴子屁股相比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