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狗蛋 第一章节 狗蛋出山 第一章节 狗蛋出山

豆瓣酱 收藏 0 0
导读:你不是狗蛋 第一章节 狗蛋出山 第一章节 狗蛋出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2/


(一)狗蛋


他妈妈生下他的时候,按照乡下的习惯,就叫他狗蛋了。


也可能是把孩子的名字叫得贱一点尔容易养大。大家都开始叫他狗蛋,直到他六岁那年开始有些不喜欢这个名字才有所变化。因为其他的小孩子在和他闹意见的时候,总是喜欢大声的叫他:蛋狗。他不是狗,更与蛋扯不上关系,虽然在那个偏僻的乡村,狗是很受人尊敬的动物,但是狗蛋他毕竟是一个渐渐长大的男人。


于是他涨红了脸,追打那些“侮辱”他的孩子,可惜没有人会被他弱小的身体抓住,他只好生气的跑回家,大声的和妈妈说:娘,我不要叫狗蛋了,我要个新名字。


狗蛋他娘看看委屈的孩子,拍拍他身上的泥尘,说:那就叫蛋吧,这个好听些。


那他就叫蛋了,不过因为要上学,加上谁也不清楚这个狗蛋的蛋是不是该那么写,于是他有了个新名字,也就是他的大号:丹。因为姓罗,所以全名叫罗丹了。


至于这个名字到底该如何写,也是他在出山前要照身份证,别人问他叫什么,他说罗蛋;别人问如何写,他也不知道,那个管户籍的人算是高知识水平的人了,她就替他写下了罗丹这个名字。狗蛋才第一真正的知道他的名字原来这样写的。对,我就叫罗丹。


不过当时他并不清楚。


所以在改了名字后,他走在村子的路上,若有人说:啊,狗蛋回来了哦!他就会揪着嘴大声的回应:我不叫狗蛋了,我叫罗蛋。


虽然他重复的纠正着大家的错误,但是村里的人叫顺口的习惯很难改,直到他要出山的那年才少见有人还在叫他“狗蛋”,不过有个人一直那样叫他,他虽然纠正过好多次,但是也只是在心里罢了,因为那个人就是他爷爷。




(二)狗蛋他爷爷


爷爷是村里的“老先生”,他在年轻的时期说是去了一趟县城,让整个村子里的人很是兴奋了一阵子,因为以前打仗他们从山外边搬进来已经很有几辈人了,就算是解放了,他们也很少见到外边的人能过来,也因为山里物产不少,也没有人想出去的意思。


狗蛋的爷爷也就是去了一趟传说中的县城吧,让大家对他的尊敬提升了很多,加上他从那个遥远的地方居然带回来一本书,那更是让村里的人对他钦佩,慢慢的他就成了当时新知识阶级的代表人物了,也因此成了“村巫”的不二人选。


后来老的“村巫”退休、去世了,狗蛋爷爷也就正式的成为了村里最具发言权的人物了,许多小辈的出生、取名还有婚嫁等都和他有了关联,还有那本神奇的书。


小孩子生下来,先得由家里人取得小名,用作平常的称呼,等待要上学了,或者要过十二岁了,或者还有更重大的事情,比如狗蛋要出山之类的事情,他们都会找狗蛋爷爷算上一算,好歹从狗蛋爷爷那里得个大号,也不管五行全不全,名字好不好听,反正爷爷的说得话那就行了。特别是最近些日子,像狗蛋爷爷这个年龄的老人都差不多去世了,狗蛋爷爷成为仅存硕果,小字辈的人都快成了他圈养的牲口了,他的时刻的照顾他们。


所以,平时大家一见他就马上停下来,弯个腰,恭敬的说:“爷爷好。”


“嗯。”狗蛋爷爷通常是这样的口气回应着。


由于爷爷是村里的大人物,狗蛋虽然在小时候被人叫“蛋狗”经常差点被叫到哭,但是大家心里还是多少对他有些关爱的。


不过有个人,狗蛋爷爷也惹不起,那就是狗蛋的太爷爷。




(三)太爷爷的来历


村里有种说法就是长房份大,小房辈大。也就说过去的时候排家谱,一家几个兄弟,老大算是大房,往下面的兄弟都算是小房。老大和老幺经常的有些年纪差异,有的家庭,大哥和小弟可能相差20多岁,经过这么几代,甚至几十代的繁衍,小房的孩子就算刚生下来,长房的后代就算七老八十了,也可能毕恭毕敬的得叫那个“小毛孩”为“叔叔”,甚至爷爷的,最不济的小毛孩也能和白发苍苍的老家伙称兄道弟。


狗蛋家本来算是三房的,不过老祖宗逃难的时候,前面几房都走散了,就剩下他们家这房,还有就是他太爷爷那房。至于这个太爷爷算是哪房的,狗蛋爷爷也说不上来,反正狗蛋的爷爷的太爷爷就已经这么叫着了,谁也弄不清楚,不过大家毕竟还是姓罗的。这就好办,没有乱了家谱。


太爷爷是个和狗蛋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小时候是狗蛋的死党,山上偷果子,掏鸟窝,砍柴都是两个人形影不离的。太爷爷起初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狗蛋老是叫他太爷爷,他也不清楚什么意思,私下狗蛋叫他的小名豹子,太爷爷也不在乎。


不过有一次他和狗蛋闹生分,打了一架,狗蛋身体差打得有些气急败坏,边哭边叫:“你敢打老子……”


太爷爷比狗蛋懂事,看他真的恼了,就住了手准备安慰狗蛋几句,还没有上前,结果狗蛋他爷爷早就窜到狗蛋身边,把太爷爷吓了一跳,心里暗叫完了。没有想到,狗蛋他爷爷一把揪住狗蛋的耳朵,又往狗蛋脸上赏了几巴掌,嘴里还大声的哼哼:“你敢给谁称老子?你敢给谁称老子?这是你太爷爷!你是他的老子,我是你谁?”


啪啪,又是几巴掌。这下子最懵的还是豹子,还没有弄清楚什么事情。狗蛋早就屈服了,爷爷说的话还有错?


打那以后,豹子算是有头脸了,以前隐隐的感受到,但是这次事情,他可完全的认识到自己该是什么地位了,趾高气昂了好一阵子。回了家脸上还挂着光彩,好像从山上挖了一个宝。


一进门就和他娘说:“娘,你看我高兴不?”


“高兴。为啥?”


“我真是狗蛋他太爷爷!”豹子幸福的叫道。


“是啊。”


豹子不高兴了,心里想自己这么高兴,娘怎么就说得好像没劲似的?


豹子娘看出他的不高兴,就又说道:“你一生下来就是狗蛋的太爷爷啦,今天才知道?你还是狗蛋爷爷的叔呢。看你高兴的。”


“啊!”豹子很吃惊。当了狗蛋的太爷爷已经很不错了,居然还“莫名”的成了狗蛋爷爷的叔,那更威风了啊!呵呵!


不过还有疑问。


“我不是没狗蛋爷爷老嘛,怎么能当他叔?”


“命中注定的,谁叫你生在我们家。”


既然是命运的安排那就接受吧,生活嘛,不就得这样。


豹子慢慢的讲究起身份来,见了狗蛋没叫太爷爷就狠狠骂,着实风光。不过好日子不长,狗蛋16岁的时候要出山,这个豹子万万没有想到,要是狗蛋出了山,不仅以后没有人叫他太爷爷了,连在一起掏鸟窝的机会都会没了。多可怜啊。不过他自己掰着指头算算,刨去在那次打架后狗蛋有一段时间躲着他没有叫外,狗蛋叫他“太爷爷”也有了9年左右了。够本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