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十六章 离开北京

而山 收藏 0 4
导读: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十六章 离开北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整个下午,胡南安一直在打呼睡觉,陈若恪没事照顾着他,楚寒则被菲丽尔叫了出去。

“楚寒!明天你就走了,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吗?”菲丽尔眨着美丽的大眼睛期待地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将要被分派到哪里!”楚寒如实说。

“楚寒!你想出国吗?我可以为你提供担保,并可以为你申请奖学金!”菲丽尔说。

“菲丽尔!谢谢你!我不需要这些!我只想留在中国!”楚寒颇感意外,他认真审视菲丽尔,从菲丽尔眼中他读到一种不一般的东西。

“几年后,你同样可以回来,这并不影响你什么!”菲丽尔失望。

楚寒忧虑:“许多事情你不明白,世界风云变幻,科技进步日新月异,我的祖国——中国还落后很多,我需要时间!”

菲丽尔有许多地方看不懂楚寒,楚寒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诱惑他。楚寒又好像什么都懂,许多思想即使是出生在美国的她也自叹不如。谜一样的楚寒深深地吸引着她,楚寒身上的谜也深深地吸引着她。

“楚寒!我还要在北京学习一年,不管你到哪里,我都希望你能到时写封信给我,让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菲丽尔动情道,她的手在颤抖,几次欲去拉楚寒。

楚寒适时地拉开距离,转身走几步,道:“有了具体的落脚处,我会写信给你!我会永远记住我们的友谊,菲丽尔!”

跟在后面的菲丽尔复杂地盯一眼楚寒,暗恨:“真是一个木头人!什么都懂,就是男女之事不懂!”

楚寒离开学校的那一天,校方再一次邀请他留校任教,他婉言谢绝了。真是有人削尖脑袋要出国,有人挖空心思想留京,可楚寒却对此视若沙泥。

楚寒回到国务院,他被告之已被中组部干部选拔选上,但具体的工作分配还需一段时间,楚寒欢天喜地自不计较再等一等。田秘书遵首长之意安排楚寒下去走走,顺便休息休息。

到了基层,从别人称呼他“楚处长”中,楚寒才知道他又被上调了半级,已是副处长级了。真是学一学,调一调;跑一跑,升一升哪!

7月28日,楚寒终于接到中组部通知,他被分配到海南儋县任县革命委员会主任(相当于现在的县长)。因中央机关干部到地方锻炼,生活条件等方面均有所变差,为照顾情绪,提高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所有下派干部行政级别均升半级。所以,楚寒行政级别不到一个月,连升两下,已是正处级了。在中国这个极讲究资历的国家,在短短的八九个月里,楚寒由一个无身份之人一跃而为“县太爷”,上升速度就像坐火箭一样!

明天就要离开北京了,楚寒坐在窗前望着外面随风摇曳的树叶出神,他正犹豫着是否要去北大向陈诗嫣与菲丽尔告别一声,这时,一阵“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请进!”楚寒扭过头。

门被轻轻推开,楚寒十分惊讶:“田秘书!”

“楚寒!首长知道你明天要走,他想见你一面!”田秘书现在越来越笃信首长与楚寒的关系非同一般。

楚寒高兴:“什么时候?我也正想向首长告个别呢!可又怕扰了他!”

“就现在!”田秘书道。

“现在?”墙上的时针已指向十一点,楚寒疑惑。

“对!就现在!”田秘书催促。

“好!我们走!”楚寒不再犹豫。

首长接见的地方居然在中央食堂的贵宾包厢里,楚寒大感意外。

“楚寒!快来坐!”首长指着身旁的座位。

“首长好!”楚寒恭恭敬敬向首长问好后,落落大方坐下。

“楚寒!明天你要走,今天中午我为你饯行,明天我就不送你了!”首长和蔼可亲。

楚寒大为感动:“首长!楚寒何德何能令首长如此看重?”

首长爽朗一笑:“不是我看重你,而是国家看重你!今后就看你自己了!”

楚寒肃然:“楚寒一定尽心尽力为国为民!”

菜一一上来,只是简单的三菜一汤,两荤一素!首长为楚寒斟好一杯白酒递过去,楚寒起身双手接过,心里却暗暗叫苦:“这么大一杯,一杯就倒了!”但他知道首长是海量!

“来!我们碰杯,明天祝你一顺风!”首长举杯。

楚寒递杯轻碰,道:“我祝首长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他一口而尽,然后痛苦地闭上眼睛。

首长讶然望着楚寒,道:“小伙子看不出,还是好酒量嘛!”他只是轻轻吮一口。

楚寒怔然,不是干杯吗?发现首长手中的杯还是满满一杯,才发现自己太冒失了!

首长指着楚寒笑道:“你这个小同志啊!真是有趣,我只是说碰杯,可没有说干杯哦!”

楚寒脸已慢显红色,首长指着菜盘:“来!吃点菜,喝点汤!”他现在已知道楚寒不胜酒力。

不一会儿,楚寒已满脸通红,但还不至于醉。

两人边吃边聊,“楚寒!如你所愿下到基层,希望你好好干,有什么困难你找我,找田秘书也可以,他会告诉我!”首长放下筷子关切道。

楚寒知道这一切一半以上是首长的安排,被分到海南,说明首长也部分接受了自己当初的建议,海南将来很有可能会被列为最大特区,最后到底会不会成为现实,就得看自己的了。

“多谢首长的关怀!我一定好好干!”楚寒醉意慢慢上涌,满嘴喷出的都是熏天的酒气。

首长本欲与楚寒多聊聊,但见楚寒这样,只好作罢,暗后悔不该上白酒!但他想也不至于一杯就倒吧?年轻人就是凭身体也应三杯不倒啊?想当年自己……唉!他摇摇头,现在酒量上涨了,可身体却不行了。

首长吩咐田秘书把楚寒带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他觉得很不好意,为人饯送,却把人家给灌醉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以老欺小呢!

第二天,楚寒背着简单的行李去北京火车站,临剪票上车时,田秘书匆匆赶来递给他一张纸条及一袋水果,说了几句道别的话,然后又匆匆走了。

艳阳高照,暖风扑扑而过,楚寒躺在软卧上打开纸条,上面是一个电话号码。顿时,楚寒双眼湿润,首长不是说客套话,原来是当真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