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五章 商场精英 (下)

收藏 31 61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五章 商场精英 (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仝老板。身体欠安啦?”海三老板假惺惺的关心道。


天天被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折磨”,躲不敢躲,舍不敢舍;又被你海三老板摆了一道,一场心惊肉跳的惊吓不说,还损失了几千大洋,不“欠安”才怪呢。


“海三老板啊!”——听这说话的语气都有气无力了,“兄弟和那日本娘们儿...嗨!兄弟也是无奈啊!”——你瞧着可怜劲儿的。


“哎呀!仝老板,你怎么还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别人想有这艳福还没烧够香呢。得得,你不爱听奉承我就不说这个啦!”——这也叫“奉承”?——“仝老板,今天小弟登门是想找仝老板办一批汽油...”


“汽油?”仝全一愣,“兄弟没做过这种生意啊!”


“什么事儿不都有第一次嘛!”


“可兄弟手里确实没有这货啊!海三老板,您还是找别人吧,您要缺钱就说话...”


“仝老板,这事儿啊还非就您能办,别人有钱也办不成。”


“海三兄弟,老哥我确实没那本事,您还是饶了我吧!”


“哎哟!仝老板这是怎么说话呢?我给您支个招——我听说这宪兵司令谷口的老婆可是和飞机场的梅川少佐也有一腿呢,哎,如此看来,您和梅川少佐可就是连襟了,啊?哈哈哈哈......”


“我的海三爷啊!您就别拿我开涮啦!都什么时候啦?”


“唉!”海三老板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那好吧,既然仝老板不给面子,那我就自己想办法。哎呀,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啊,只能去师团司令部啊、旅团司令部啊、宪兵司令部啊去碰碰运气吧。”海三老板自言自语的站起来,对两个跟班儿说道:“一会儿去了这些司令部你们俩可不要多嘴多舌,别因为有几个朋友、认识几个日本人就乱串门子;也别喝酒,这万一酒后说漏了嘴,咱这生意砸了倒没什么,把-命-丢-了-可-就-亏-死-啦!”


“海三老板留步!”


“啊?难道仝老板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哎哟,这你可帮了兄弟大忙了!”


“海三老板能不能容兄弟两天,两天后兄弟给您答复好不好?”


“好啊。”海三老板换了一副冷漠的语气,对俩跟班儿说道:“你们俩都看到了,仝老板‘身体欠安’,这两天你们腿脚勤快着点,多上门替我打听着点,可别让仝老板有什么闪失!”


“海三老板不必挂念了,”仝全苦笑着,“我这一家老小三代人都在这儿呢,我就是想走也走不成啊!两天后,必然给您答复!”


两天后的一个早晨,阳光照样明媚。保定东郊飞机场外的大路上,“铃铃琅琅”得走过来几辆驴车,拉车的毛驴儿脖子上挂着铜铃,毛驴儿听到铃响,越发走的带劲儿;赶车的是几个庄稼汉子,一身的破衣烂衫;驴车的造型有点怪:没有车厢,在车厢的位置上,整个是一个大木桶的造型,顶上有盖,盖子上还有一个脸盆大的圆口,整个木桶形的车身上沥沥拉拉的挂满淡黄白色的东西,走近驴车的路人无不被这车上的东西熏得闭口掩鼻,远远的避开——谁见了拉大粪的车不多远点啊?


几辆驴车走到拉着铁丝网的飞机场大门口,站岗的日军哨兵早被那股异味呛得直捂鼻子,远远的就喊:“巴嘎!站住!什么地干活!”


第一辆驴车的主人赶紧拉住毛驴,上前紧走几步:“太君,我们地,附近地,种菜地老百姓的干活;你们地,茅房地,满地,我们地,替你们,掏茅坑地干活!”连说带比划的折腾半天,可小鬼子就是听不懂,这人又回身把车上挂的掏茅坑的大勺摘下来,在鬼子面前比划了一个“舀”的动作:“勺子地,舀!”


“哟西!”小鬼子好像明白了:“吃面条地干活?”——我操你姥姥!把这赶驴车的气得哭笑不得——你们他娘的小鬼子吃面条要用掏茅坑的大勺吗?


正因为语言不通闹笑话呢,海三老板和仝全掌柜的坐着黄包车过来了。离大远仝全就被熏得直捂鼻子。到了跟前,仝全没好气地从黄包车上下来:“滚,滚!赶紧滚远点儿!”


“仝老板!”海三娃赶紧拉住他,小声说道,“贩卖航空汽油可是会掉脑袋的!你就想这么大摇大摆的拉出来?”


“什么意思啊?”


“呶!”海三老板冲那几辆啦粪的驴车一努嘴,“这车要是把里面洗干净了,装汽油正好。外边的臭味儿正好能掩盖住汽油的味儿。你说呢?”


仝全看了粪车,又看了看海三老板,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唉!看来这又是海三老板特意安排得了?”


“呵呵!”海三老板不置可否的笑笑:“心照不宣!”


两个多小时以后,几辆拉粪的驴车从飞机场“满载而出”,赶车的把式们哼着小调,直奔保定府的东门——可能在这个环境里能够畅通无阻、不受警察和宪兵管制的也就这种交通工具了。反正这几两粪车从东门进城,穿城而过,又直奔西门出去,在这个行程当中,除了毛驴累点之外,基本没遇到阻截和搜查。


还是在装棉花的小树林里,粪车里的汽油正咕嘟咕嘟的往油桶里灌着。这回孟云霄没来,来接货的是任义汉。


“二营长,大队长还有什么任务交待下来吗?”


“没有!”任义汉摇摇头,“不过我们几个兄弟有件事儿想麻烦你。”


“你就别客气了,二营长。有事儿你就直说。”


“是这么个事儿:这回新加入咱们独立旅的廖天时兄弟啊,给咱们带来一份‘厚礼’——国军的一个弹药库。这次各营包括炮营所需要的装备都在那个弹药库呢。可那个弹药库在井陉呢,离咱们几百里,这不大队长派人运了一次吗?来回七八天,背回来的东西都给了修械所了——全是炸药。你说要照这速度搬运的话,咱们各营需要的装备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又不能像打狼似的都去——要过好几道鬼子的封锁线。——所以各营营长都托我问问你,谁都知道兄弟你...”


“打住打住!”海三娃知道自己和任义汉不是一个级别,“二营长你也别给我戴高帽子,我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我看这样吧,您和几位营长商量商量,看看这批军火运到哪儿好搬运,我给您想想办法。”


“我就知道海兄弟你能干!”任义汉用力拍了一下海三娃的肩膀,拍的海三老板直咧嘴,“海兄弟你看着安排吧,我们也不知道你打算走哪条路不是?”


“我走铁路!”


“铁路?”任义汉吃惊得瞪大眼睛,“铁路可是小鬼子控制着呢!”


“这您就甭操心了。于家庄怎么样?你们在于家庄接货没问题吧?”


“行!”任义汉点头,海三老板赶紧向后躲,他怕任义汉再拍他。


一听说海三娃打算用日军控制下的铁路运送井陉那批军火,孟云霄也是大吃了一惊:“这小子疯了吧?不行不行,我不同意!”那可是一个旅的装备,这万一要是出了差错,可就鸡飞蛋打了。这海三娃也是,刚干了两件漂亮事儿就以为自己是孙悟空了。


“大队长,您就让他试试吧。”任义汉求情,“咱们各营等那几门迫击炮可都等的黄花菜都凉啦!”任义汉一边说一边发动群众——一个劲儿的给各营长官递眼色。各营长官纷纷开口,就连孙尚尉也打帮言。


“哎?孙四哥,你怎么也跟着起哄啊?”孟大虾觉得真是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嗨!直说了吧,大队长,我是惦记上那十几门榴弹炮了!”


“开什么玩笑?”孟大虾又一次吃惊,“咱们这可是大山里,那些榴弹炮可都是实实在在的铁疙瘩!没有汽车托拽,根本不适合山地作战!”


“这个我有办法。”孙尚尉道,“只要你能给我把它弄回来,我就能让它在战斗中使用——我刚挑的那个迟大海少尉就是榴弹炮连的连长,这人才可不能闲着啊!”


“你要是想上我运输连的那几辆汽车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忙别的去——我就这几辆汽车,谁也不给!没得商量。”


在一旁的霍凤凰“噗嗤”一下被逗笑了:“我看你们几个怎么像是在集市上卖菜的,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弄得跟奸商似的。大队长,孙营长没看上你的汽车,他是看上那些个汽车轱辘啦!”


“什么汽车轱辘?”


“就是原来那些车况不好、被拆毁的汽车拆下来的轱辘。”孙尚尉解释道:“我把榴弹炮的木头轱辘换上拆下来的汽车橡胶轱辘,那榴弹炮不就不用汽车照样也能拉动吗?”


“噢!”孟大虾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


“哎哎,你们说了半天大炮、轱辘的,到底海三娃的计划批准不批准啊?”任义汉着急了。


“好!”孟云霄一咬牙——丢就丢吧,反正有老丈人给留下的那批军火垫底,丢点儿也不在乎,毕竟孙尚尉的“换橡胶轱辘的榴弹炮”想法还是有相当诱惑力的——“同意!”


“那好!那咱们赶紧分头准备——”一直默不作声的陆子宇说话了,看样子他早就同意了海三娃的计划。“——一部分人去井陉,把军火从洞里搬出来,搬到井陉煤矿附近,准备装车;另一部分人在于家庄准备接货!”


而此时的海三老板正在一座按日式布局装修的寓所里,和一位身穿和服的日本商人在洽谈着这笔生意——


“酒井先生就不要拿军方来吓唬我啦!”海三老板呵呵笑着,满脸的不在乎,“我们中国有句老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有一句土语——‘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既然想赚钱,不担点风险能行吗?人活着就是在赌,不敢下注的人注定没有飞黄腾达、出人头地的机会。话又说回来:酒井先生在中日战争爆发之前就远渡重洋来到中国,苦心经营。为的什么啊?无非就是利益!商人嘛,永远都是利益第一,政治第二。贵国发动战争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也是利益!我就说这么多,酒井先生愿不愿意合作,我等您一句话!”


“呃...”酒井太郎迟疑着,过了一会儿问道:“对方到底能出多少钱?”


“酒井先生听没听说灵寿金矿的事?”


“听说了。”


“那金矿损失了多少矿产您知道吗?”


“据说是两百多斤金砂。这和咱们谈的生意有关系吗?”


“当然有!对方的出价就是这两百斤金砂!条件是将货物运到徐水和定兴之间的固城车站。”


“这么说这批货的货主是这个了?”酒井说着话,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个“八”字。


“哈哈哈,”海三娃笑道,“货主是谁我不关心,我只关心谁给我钱。”一副活脱脱的商人嘴脸。


“好!”酒井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这笔生意我接!但是...对方的预付费用是?”


“哈哈哈,酒井先生,怎么也糊涂了?这批货物的自身价值远远高于两百斤金砂。只有对方不放心我们的运送能力,我们有必要怀疑对方的支付诚意吗?您放心,从货物装车,一直到交易完毕,我都一直会跟在您身边,您看行吗?”


“对对,”酒井好像如梦方醒,“看来我是紧张了。好,就按你说的。我接!”


从酒井的寓所出来,海三娃的两个助手有些不放心:“老板,看这老王八好像并不是担心鬼子会为难他,而是另有心事的样子啊!”


“他当然有心事了——特高科的人嘛。”


“什么特高科?”


“就是鬼子的一个特务机关。专门化装成各种身份混入民间,通过各种可能的手段,为他们的军队刺探情报——操,就和咱们一样。”


孟云霄派出了以廖天时率领的整整一个连队和‘蓝狐’小队共计三百余名大兵去搬运地下军火库的军火。按照海三娃的通知,这批军火要从井陉的虎头山搬到井陉煤矿附近的岩峰,然后装上运煤的火车皮。三百多名大兵像蚂蚁搬家一样辛勤的劳动着,可是酒井还是嫌慢,最后酒井干脆派出了几辆煤矿的汽车帮助去拉运,这样一直折腾了整整一天,直到天黑,才把准备的三个火车皮装满。


过了没多久,在井陉煤矿拉煤的火车经过岩峰的时候,特意停留了一下,将车皮挂上煤车,然后拉往石家庄方向。到了列车的编组站正定,三个车皮又被摘下来,煤车顺着石德线开往山东渤海,装军火的车皮则被挂上了一列开往北平方向的票车。


自始至终,海三老板都带着那两个助手一直跟在酒井的身边。酒井先生可比海三老板气派多了,到了上票车的时候,酒井身边的“保镖”已经达到六位之多。


海三娃是带着两个助手,抬着一口大箱子上了票车。这口箱子一直让酒井的眼睛发亮。虽然海三老板不说,酒井也明白:那口箱子里是他这一次的“报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