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凉的相亲:一个剩女血泪相亲史

南洋水师 收藏 43 19875
导读:冰凉的相亲:一个剩女血泪相亲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妈妈总是很愁苦地给她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哎,你们那儿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别忘了给我们家小江留一 个。什么?都是年龄小的?那大的还有没有,大个十来岁也可以。离婚的也可以啊。”(简直是饥不择食啊)听得我火大,塞上耳机听.


没会,老妈又一阵风似地冲到我面前,满脸喜色。“成了成了,(老妈总是这个开头),有个38岁的硕士,留校的,未婚单身,你星期六去见见。”(老妈从来不征求我的意见,总是自作主张)


我心想,都38了还没结婚,这人肯定不是有毛病就是特挑剔。我才不想去咧。


什么?!老妈简直明察秋毫,对我的心理活动了如指掌。她一下就掀掉我的耳机。“你说你都多大了,还这么无动于衷,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把你养大多不容易啊,你怎么就不懂得心疼我呢?我就是只想你领个男人回来给我看看,这很难吗?”


我嘀咕,您老不是非高校教师不嫁,非硕士以上不让进门吗。抬头一看老妈的怒容,我立刻点头如小鸡啄米,我去我去,一定去。


冬天的星期六。下午五点半。肯德基里人流涌动。在拒绝了无数个端着盘子来询问座位的食客后,我彻底对38男失去了信心。他不仅约在肯德基这种嘈杂的地方,而且居然还迟到了半个小时!


五点四十五分,我的对面终于坐上了一个眼镜男。不高,瘦,面目不清。第一眼的感觉就是,他是不是该用霸王防脱洗发水了。


他的表情呈惊诧状,说是跟介绍人约好的六点。(说他还提前来了,怒)


他也在打量我。鹅黄色的长袄,白色的高领羊绒衫,遵照老妈吩咐细细打了粉的脸。我自觉尚可,可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什么?


答案在他端来的食物里。两个中杯可乐,一大包薯条,仅此而已。没有鸡翅,没有圣代,没有飞燕虾,没有鸡腿堡,一样可以填满肚子的东西都没有!


按照我家的家教,别人没有问你饿不饿,你是不能主动要东西吃的。那就将就吃吧。


低头喝了一大口可乐。哦。真是透骨的冰凉!


薯条被谦恭地推来让去。你吃你吃。哦,还是你先请你先请。


38男低头吃薯条,在整整一个小时里,我们总共只说了十六句话。工作忙吗?嗯。忙。你是毕业留校的吗?是的。尽是废话。


我把手悄悄地伸向手机,按响了好友的键,一分钟以后,手机铃声终于适时而悦耳地响起了。我立马找了个理由告辞了。说再见的刹那,双方都如释重负。


一路咒骂着快步跑回家,一进家门我就迫不及待地大叫,快上菜啊,我饿死啦。


妈妈惊异地问,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指手画脚画蛇添足添油加醋地形容了这场冰凉的相亲,妈妈闻言,先是郁闷,一分钟以后,她大叫了起来,这个×××,我说她怎么给我介绍这样的人呢,果然是不安好心啊。


老妈愤怒地去打电话了,我跑进厨房狂吃猛喝。可还是浑身不舒服。看来那杯冰凉的可乐把我灌病了。


妈妈叫着叫着声音就变小了,变成了窃窃私语。没过一会,老妈又笑眯眯地来到我面前,我一看她那谄媚的笑就知道大事不妙。


这个38岁的的确不太好,可是你阿姨又给你介绍了一个啊。35岁的博士男。下个周末去见见吧。


我张着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个沉重的---阿嚏!


男人个个爱美女


我那二十年,诚恳按照老爸老妈的吩咐,兢兢业业心无旁骛学习工作,到了25岁,爸妈着急了,同意开始谈恋爱了,可是,恋爱的江湖却早已不是他们口中的江湖了。


开始轰轰烈烈地相亲,每次都满怀期望,每次又抱憾而归。不是我看不上对方,就是对方看不上我。那么多次居然没有一次是看对上眼的。


一直相信腹有诗书气自华,一直都是素面朝天,一直都不习惯往脸上涂涂抹抹。不是人常说“可爱的女人才是美丽的”、“男人喜欢有内涵的女人”,于是我深信,最真实和本色的自己才能吸引住他们。但是,后来我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他们喜欢美丽,喜欢外表,或者说,漂亮的外表才是走进他们内心的一块敲门砖。


等我明白这个道理时,我晕菜了。


一位阿姨曾经给我介绍过一个理工男。现在流行的相亲法是介绍人只分别介绍双方的情况,留QQ号码或是手机号,然后让相亲者先互相联系,聊聊天,熟了以后再见面。这样可以避免莽撞见面的尴尬。


我和理工男在QQ上聊得非常开心。


我们有着数不清的话题。我喜欢美剧,他也是;我喜欢研究电脑软件,他也是;我有许多许多的梦想,他的梦想居然和我一样:有钱了就四处旅游,看尽天下名山大川,盖一间小屋,透明的屋顶可以看清夜空里的星星……聊了三天,他迫不及待地提出要跟我见面,我同意了。


下班以后,我们在甜蜜蜜餐馆见了面。一天的工作下来,我很疲惫,但一想到要见他,我就充满了兴奋。


这顿饭吃得宾主尽欢。我们聊得非常开心。和QQ里一样,我们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回到家,我对妈妈讲了我们的相处,妈妈听了非常高兴。她把她收藏了许久的给我的嫁妆都拿出来,一样一样地清给我看,她甚至兴奋地憧憬起我未来婚后的幸福生活。真是美梦啊。


然而,接下来的三天里,理工男消失了。


给他的手机发短信,没人理,QQ上不断呼叫,没人理。这男人就像大海里的一滴露珠,蒸发啦。


我真不明白这样的男人,如果你觉得我不够优秀,根本就看不上,你可以直截了当地说明态度,玩失踪,不敢露脸,这算什么男人!


我狂郁闷,老妈比我更郁闷。她唠叨着,愤懑着,简直就像一口吞了块肥肉,却又不得不马上吐出来。不但没尝到美味,还被搞得恶心透了。


这样的极品男能让我碰上,也算是我心理上承受能力强,我没有去找极品男理论,只是跟介绍人叫屈,弄得介绍人也非常尴尬。那个阿姨以前还来我家串串门,从那以后,她都不敢上我家来了。


交友行动大受打击


内向,羞怯,工作生活单纯,交往圈子小,凡是不能以正常姿态接触到异性的状态我都占全了。我非常想改变这样的状况,但效果不好。


后来我找了两家报纸登自己的交友信息。时间相隔了三个月,来应征的居然是同一批人。以我29岁的高龄,当然只能吸引那些离异有子,没有工作,不是本地人,年龄35岁以上的男人。可是这些人,并不是我理想的对象啊。


我做过心理测试,我的心理年龄还停留在22岁,还留在大学毕业那个阶段。对于爱情和婚姻,我还是抱有纯洁的幻想,不管如何,对于没有经历爱情的我来说,仍然向往着一份浪漫,温情和甜蜜,这有错吗?


可是,他们都笑我,说我不实际,说我已经这么大了,还这么充满幻想。他们都说婚姻就是搭伙过日子,他们质问:你凭什么对男人做出要求?你有什么资格挑剔?是你长得漂亮还是你家里有钱?还是你工作特别有前途?既然你并非高人一等,只是平凡小女人,凭什么追求什么优质帅哥、浪漫爱情?洗洗睡吧。


我就不洗洗睡。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人,和我心灵契合的人,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不甘心,顾不得羞怯,顾不上脸面,去参加什么万人相亲,去参加什么交友会。可是,来到现场的大多是女孩,还有那些如狼似虎的家长们。


他们包围着那些看上去长得不错,条件也还可以的男的,一迭声询问:“你多大了”、“家里还有谁”、“你单位效益如何”……就像是菜市场买菜,挑肥拣瘦,而那些男士的家长,被人潮簇拥,简直犹如狮王逡巡自己的领地,高傲不可一世,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让我不禁落荒而逃。


参加交友会则更有意思。那一次,好不容易进来一个高大而气质不俗的帅哥,他居然带着两个美女来应征,那两个女孩是真的漂亮,让我等与会之女深感自卑。旁人嫉妒他有艳福,他居然嗯啊两声说正在考虑是否要与她们其中之一确定关系。既然早已有了意中人,真不知道他来参加这样的交友会是什么意思。


都是些什么人啊。简直饱受打击。


从此,我断了这条社交之路。社会大相亲并不适合我这样内向敏感的人。


我成了单身公害?


于是,我再次跨入相亲者的行列。亲朋好友们都介绍遍了,也得罪光了。连邻居婆婆都没有幸免。

那个邻居婆婆介绍的技术员,35岁,不修边幅,衣着邋遢,脸上的胡子几乎要跟眉毛连成一片了。他把我的祖宗三代都查了个清清楚楚,自己的家事却半点不肯吐露。勉强同意与他再见一面,没想到再见第二面,他就把我带到他家,和他的妈妈一起吃饭。他家的实际情况也真是够戗,四处是灰,墙角有蜘蛛网,整个家都显出一种风雨飘摇的晦暗。看得出,他的家急需一位女主人来支撑,来改头换面。


我被吓跑了。被爸妈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我,虽然算不上是娇骄公主,但也是心肝宝贝,突然要我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更何况又没有爱情让我心甘情愿地奉献,我承担不起,那就只有拒绝这样的生活。


这次是我甩了这个技术员。邻居婆婆非常不满。找到我爸妈,说你家姑娘太娇气啦。都已经这么大了,好不容易有人看上她,她居然还挑?!婆婆气愤而失望地走了。而且,再也不到我家里来串门了。


一个相亲机会,也是一次对亲朋好友面子的考验。相亲不成,脸皮薄的,不再来往,脸皮厚的,也不免心存芥蒂。怪不得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婚不嫁,就是公害了。


我不知道我还要在孤单的路上走多久,我也不知道我心目中的那个他何时才能来到,在我身边,像我这样到了年龄却还没有解决问题的女朋友还有好几个。也许这就是媒体中常说的新一代“单身潮”吧。可我哪里想单身呢。


我只能选择相亲。现在,不光是老妈,我自己也会厚着脸皮给同学朋友们打电话:哎,你们那儿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别忘了给我小江留一个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