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巴格达 第二部风生水起 第十章开始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检查完武器,四个人走出掩体。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像。拉多已经守候在外面,他的笑容此时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灿烂:“走吧,先生们,S上校正在办公室等你们。”

四名海豹队员并他并没有什么好感,但出于礼貌,大家还是点了点头。S上校此时坐在办公室里,他看起来有些难过地问:“先生们,你们对它还满意吧?”

欧文点点头:“是的先生,非常感谢您给我们提供的帮助。”

“这没什么,”S上校叹了口气说,“现在我们应该商量一下怎么把它们运走了,这是我最后一个任务,最后一个任务。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我想如果可能的话,尽快吧,”欧文说。

“小伙子们,我知道你们此次责任重大,否则,单以破坏基地电台,你们就会被军法从事啊。总部不但没这样做,我却被免职了,真是难以想像,S上校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你们尽快提供一个方案,告诉我应该怎么做。”S上校说。

“不,长官,我想您在此地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这件事如何来做应该由你说了算。”

“如果,如果你们盯信一名马上就要退役的老兵的话,我愿意为你们来安排这件事。”S的眼睛有些激动,他站起身来:“你们需要我把它运到哪里呢小伙子们?”

说着,他背手对着墙上的地图看着。

欧文走上来看了看地图。他指向巴什拉南部一个小镇说:“长官,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在那里会合。我们四个人携带一些简单的设备先期到达那里。”

欧文之所以选择这个村庄,一是因为它距离巴什拉很近,随时能够进入巴什拉展开行动,二是因为潜伏在当地的小镇上也并非不安全。

“好吧,我尽快来安排这件事。小伙子,告诉我,你们需要我们什么时候把它运到?”

“长官,我们计划今天下午出发。我想,您最好在明天天黑之前运到。我们会在那里等你们。”

“好吧,愿一切顺利。”S上校微微一笑。他对拉多说:“马上将特种排集合起来,下达我的命令,进入战斗状态。”

拉多敬了个礼走了出去。

“我想你们四个人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今天你们还有行动。”S上校说。

“谢谢您,长官。”

“这是一个军人应该做的,你不用谢。做好你们应该做的事,小伙子。我保证会准时将它们运到那里,愿你们此行顺利。不过,”说着,他望了望汤姆,“小伙子,尽管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还是愿意跟您比试一下枪法。”

汤姆摇了遥头笑了:“上校先生,在枪法上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提出比试枪法只不过是疑兵之计。我们四个人里面,枪法最好的是他,”说着,他指了指欧文,“他是……”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他差点犯了一个特种人员的大忌,好在他及时的意识到了。在任何场合下,他们绝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

“对不起,长官先生,恕我不能向你公开我们的身份,”汤姆说。

“我理解你们,”S上校叹了口气,“答应我,小伙子,这是S上校退役前最后一个要求。”

“还是你来吧,”汤姆对欧文说。

欧文也只好答应了。他们陪S上校走出来,迎面正遇上拉多和A中校。S上校一笑:“很高兴你又遇上一件开心的事,拉多,来来来,这件事同样缺不了你”。

拉多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摆摆手:“不,不,长官,我可是再也不敢了,请您原谅我。”

S上校脸色一沉:“拉多!”

拉多慌忙躲到A中校身后,他慌乱地说:“中校先生,快救救救我。”

A中校一笑,“我很愿意看到这样拉多,人人都说你是一个胆心鬼,可是我愿意亲眼看一下子弹贴着你的头皮飞过去的情形。”看来,他对拉多也没有什么好感。

拉多似乎有些恼怒似地看了看S上校,“上校先生,请您体谅拉多此刻的心情。那对我来说是个噩梦,我不想那样了。”

“走吧!”S上校一推他,几个人来到靶场。没有得到A中校的支持,拉多有些气馁。他是一个善于见风驶舵的人,自从得知A中校要接替S上校成为多哈基地的最高长官之后 ,他开始形影不离地跟在A中校身边。

还是相同的地点,还是相同的比法,只是主角不同了。S上校再次准确地命中八百米远处拉多头上的烟头。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欧文身上,不知他如何表现。

欧文不慌不忙地校了一下枪,他也同样伏在地上,沉了口气扣动了扳击。枪响过后,拉多顶在头上的烟头同样被他一枪打飞。当他拍了拍手从地上爬起来,S上校已经来到他身边。他向欧文伸出一只手,两个人握了握手,S上校叹道:“好枪法,能在这种情况下准确击中目标的人,在美国军中并不多见。你是我见过的最年轻最可怕的年轻人。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一定是一名专业狙击手。”

欧文未置可否地笑了笑:“我是身份并不重要,长官,我同样对您佩服有加。你的枪法同样让我感到震惊。因为你的年龄让你的眼力受到了很大限制,可以想像,您年轻的时候会是一个多么出色的狙击手。”

欧文这句话似乎很受用,S上校得意地笑了:“在十年前那场战争中,我曾经一个人狙击了敌人一个营的进攻。一个狙击手的价值体现在战场上,而不是训练场上,小伙子,我有一个预言,你是一个天生的狙击手,因为你长了一双狙击手的眼睛。你将成为全美最好的狙击手,不过,你今后需要走的路还很长,谢谢你跟我比枪法,S上校直到今天才相信世界还有枪法比我好的人。”

“我一直是在训练,而您显然不是,”欧文说,“我没有赢,您也并没有输。”

S上校沉吟了一会儿,又像想起什么似地笑了。

这时,A中校说:“长官就要离开多哈了,我们的朋友们也要走,我们准备了一个欢送活动,请大家一起参加。”

S上校冷冷地看了看他:“你是在赶我走吗A中校?现在我还是多哈基地的最高长官,至少现在还是!在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A中校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他没有反驳他。任何一个人面临当前的情形,他的心情一定都是不会平静的。

这时,拉多却开口了:“我想您说的不对上校先生,中校先生这是一番好意。”

“你这么快就投靠了你的新主人?拉多,你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我同样有一个预言,即使我离开这里,你也不会受到重用,A中校不是一个喜欢奉承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军人,我们两个人的事是我们之间的事,不需要你插嘴!”说着,S上校白了拉多一眼。

拉多悻悻地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时间过得很快。

他们在多哈基地参加了欢送A中校准备的午宴。这是一个送行酒会。是为海豹送行,更是为S上校送行。大家似乎都可以真切地感知这个老兵内心深处的悲哀。四名海豹队员喝了一点香槟酒,他们很快从宴会上撤了下来。

因为晚上还有行动。

他们睡了整整一天下午,天快黑的时候大家开始为晚上的行动做准备。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再顾忌什么身份,四个人尽可能地将自己最得心应手的武器带在身上。每人一部突击步枪、一枚手榴弹、一把M9刺刀和足够的子弹。他们要在天黑之后泅渡波斯湾。

队员们和多哈基地的官兵告别。临行时S上校紧紧握着欧文的手:“小伙子,好好干。当有一天你回到美国去,咱们还会有一场比试。”

欧文点点头。A中校的汽车一直将他们送到海边。在茫茫夜色中,他们简单地休息了一下,检查了一下随身装备,然后在脸上涂上油彩。欧文用夜视镜认真地观察了一下水面以及对面乌姆盖斯尔的情况,以寻找最合适的泅渡机会。

四个黑影在海滩上迅速移动着。

夜色下的波斯湾正是海豹队员们大展身手的地方。四个人靠近岸边,选择了一个距离较短的路线,四个人悄无声息地下水了。

微弱的星光下,一团乌团乌云在天空飘过。静静的海平面上,谁也不会想到有人在活动。对岸乌姆盖斯尔的灯塔闪着血红的光,武装泅渡是每一名海豹队员最擅长的技能之一。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靠近了乌姆盖斯尔港口。

军方的探照灯不时在水面扫过,但这对他们构不成威胁。重要的是选择一个合适的登陆点。作为前哨,欧文不时露出水面观察着前面的动静。很快,他选择了一个理想的登陆点。那是离岸边不远是一个小灌木丛,在夜色笼罩下,小灌木丛是他们理想的藏身之所。在小灌木丛后面,有隐隐的灯光,那里应该是一个村庄。他们必须在天亮之前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作为据点,潜伏起来并准备晚上的行动。

大家紧张而小心地行动着。谁也没有注意到阿文此刻的心情。因为他在进入科威特的时候悄悄地将赛义德交给他的跟踪器扔掉了,只要他在伊拉克一露面,肯定会被赛义德发现,到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办呢?他转念一想,也许,接下来海豹所有的行动都会是秘密行动,他们不会在白天露面,那样就避免了跟赛义德的人正面接触的机会。但不知为什么,阿文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也许是因为阿玛尼吧?想到阿玛尼,阿文心里不由得一阵慌乱。尽管他知道这注定会是一场错误,可是他实在太想见到这个让自己心旌神摇的女孩子了。

如果自己不是一名军人那该多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