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六节蒋夫人赐婚

ddtt 收藏 5 16
导读: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六节蒋夫人赐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东西抬进来箱子打开,张学义拿出个军旗,“我听说十八师元旦前两天被打,我拿金条赎回军旗,这是代表军队荣誉的,我不舍得他落入敌手,还有张辉瓒师长的军刀、望远镜、打火机我也要回了,我跟他们要人他们答应了,我拿出钱后他们就给我拿出人头来着,这不都在么,另外还赎回被俘虏的军官和乡绅,他们都在外边呢。”

老蒋听完真的脑袋大了几圈,没想到十八师师长真死了,自己以为敌人要关押着交换在监狱里的共党大员呢,他看看死像恐怖的张辉瓒吓的脸儿都变了色了。

张学义哭着继续说:“都怪我带的钱少,没赎回几个活人,好多人都被砍了头了,连丢失的武器物资也没要回来,我对不起您呀。”他继续装样子甩大鼻涕哭。

老蒋一看他花钱很会花,花的值得,另外因为他的情报不足也就相信了张学义,“你辛苦了,先回南京休息几天,下去吧。”

老蒋打发他走了以后回头叫人又问了问被救的人,他们在苏区监狱里呆着什么也不知道,路上又被蒙的眼,因为吃不到东西饿得一直昏迷所以从苏区出来才知道没事了,从他们那什么也问不出来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放假以后张学义出南昌城坐快船赶奔南京,连企图跟着他的那两个女仆都没回去看,彻底甩掉俩个尾巴。

回到家他给自己那帮人放了假,大家都因为打土匪分了钱而高兴,各个都忙着出去吃喝玩乐,张学义也好在家里休息几天,因为没跟老娘过年,老娘有点不高兴,他没事就跟老娘说说话,毕竟她老人家就自己一个儿子,自己才是唯一的亲人。

每天早晚两请安之余张学义就是跟云玉以及自己救回来的丫头在一起呆着,反正闲的也没事,他就问丫头,“丫头,我还忙的没问你叫啥呢。”

“就叫丫头,挺好的。”

“不会吧,连大名都没有。”张学义喝着茶水跟丫头说话,不过发现着丫头似乎瘦了,难道在自己家吃不好么。

“要大名做啥,反正要嫁人要跟丈夫的姓,有大名也没啥用。”

“对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又瘦了,难道在我家不好么?”张学义很认真的过问。

“不是吃的好,是不想吃,因为大家都对我不好,老夫人喜欢我,但是她老人家听不懂我说啥,那些人也不给我翻译,我能听懂她说啥,可她听不懂我说啥。”丫头说完哭了。

“不哭不哭,原来这样那,那是因为她们看我妈喜欢你,怕我娶你才这么对付你的,你慢慢学不就行了,她们也是,怪无聊的。”张学义有点不愉快,看来家里人多也不好,女人多了争风吃醋是难免的,幸亏自己没娶妾,要娶了那不是激化她们内斗么,都娶她们还继续斗,娶一半那娶过门的妾要内斗,丫头们还继续争,另外娶过来的和没娶来的肯定也失和,但现在自己啥也没做也失和了,实在闹腾的过头自己全赶走,老实的听话的都留下,冒刺儿的自己一个不留,真是麻烦,惹出这么多事来。

“那你怎么懂我说的话,老夫人不懂?”丫头擦擦眼泪问。

“我娘一直在东三省呆着,最远去过山西直隶和关中,所以她不懂南方口音,那些人说啥她也只懂一半,我从小一直上学,家里请了很多教师,有英语、日语、德语、俄语老师,还有国文、地理、历史、数学、物理、化学、美术老师,我干爹钱多的是,希望我长本事就给我请一堆老师,另外我小时候比较淘气,没事气走不少老师,所以我身边的老师轮换的也快,他们不定是那的,天南海北的那都有,我们本省的很少,只要是南省人,我还会学广东话。”张学义站起来,学着孙中山的口音讲了几句,然后学老蒋的浙江话,“恩那,娘希屁。”接着他又学各地的口音,把丫头给逗乐了。

“那你会那么多外语那?”丫头很好奇。

“那可不,教过我的先生里上海人有十来个,平均每个省的人都有,学校开啥课干爹给我请啥老师,就怕我不学,怕我出去学着捣蛋,所以我接触的人多,我连陕西人唱戏我都听的懂,所以我跟你们说话一点力气不费,委员长还一口浙江话,我照样学浙江口音对答,这样他听的也省力气,另那帮兄弟们那都有,中原、四川、陕西、山西,跟他们在一起很快学会他们怎么说话的,要不说话不方便。”

“那你要去上班我又呆家怎么办?”丫头还是很发愁。

“要不我下次出门带上你吧,免得她们欺负你。”张学义目前也只能想出这么个办法。


张学义挺没出息的,在家一蹲就是一个来月,眼看都到了五月还什么事也没干在家蹲着,不是他不想出去,是上边没有差派,他正每天忙着跟俩女孩谈恋爱呢,过的很甜蜜,每天必定干的事就是去茶楼进戏院,去西餐厅喝咖啡吃牛排,还跟老外打网球台球,因为他会外语,遇到日本人俄国人美国人英国人甚至德国人他都能主动答话,而且没事还往上海跑。

上海离南京近,那可是好地方,遍地戏院、茶楼、酒店、酒楼,中的西的全有到处有各地风味美食还有很多看不完的新鲜,因为拿了青帮十万银远,所以张学义也不找人家麻烦,该干什么干什么,整天就是玩,不过一点不出格,上海的烟馆他不去,雪茄烟偶尔抽几口,洋酒也喝点但是很节制,没有一天喝一瓶酒的时候,每顿饭只喝一杯,另外赌场他不去,只去舞厅夜总会但是不跳舞,不跟舞女说话,身边就带丫头和云玉两人,在舞厅里找个位置一座喝点饮料,带她们俩出来开开心也就算了,绝对不像张学良那样娶完俩老婆还带着赵四小姐四处进舞厅,也不学张小六子开着进口汽车四处溜达。

张学义现在出门最多叫个出租车,坐出租汽车四处溜达,因为三个人出门坐黄包车不方便,还是汽车方便,出来进去一个电话车来了,比自己买汽车学开车方便的多。享受的生活一直过的不错,五月多点上海的天气也不热,南京暂时也不太像火炉,每天吃的很好玩的很好。

不过他淡出政治中心但是政客们没忘了他,老蒋在南京呆着每天那么忙还想起张学义,第二次围剿开打前,宋美龄,也就是蒋夫人经常在南京上海的官邸召开各种会,什么酒会宴会舞会之类的,这也是为促进商人们跟政客之间的交往,好互相借助,整天这些当官的做大买卖的开这个酒会那个舞会的。

某天下午蒋夫人和老蒋在上海的官邸内要举办酒会,也不知道要庆祝什么,老蒋听说张学义也在上海,马上派人派车接他来官邸参加社交活动,老蒋请了之后心想这小子会外语,跟老外说话交流行,估计也会跳舞,就是别出什么丑就行,毕竟当过土匪么。


路上无话,张学义坐豪华轿车来到上海一座超豪华的别墅里。把张学义请来以后,老蒋跟夫人专门一起请张学义一个人吃西餐,这是在那会的中国算是最高的款待,菜做的好吃自不必说,酒也是最贵的,反正老蒋不喝,他使劲喝。

饭桌上说话自然不是很拘束,宋美龄用带着广东口音的话问张学义,“你今年多大了?”

“虚岁二十了,我是一九一二年出生的。”张学义边回答边动刀叉,西餐才多大一点,他几口就把牛排什么的全吃进去,吃大餐时候他要吃一个肘子、一条一斤的鱼还有半只鸡半只鸭子,西餐小平盘那点东西那能够他呢,他面前的几个盘子他用十分钟全扫荡完了,吃的很快但是很熟练,在家学过西餐,王永江那会没事还亲自请人教他礼仪,张学义学的好,吃西餐也会吃,一点都不出丑。

宋美龄很崇洋媚外,对特别西化的人比较喜欢,因为她感觉什么都是洋的好,你拿筷子好会品茶懂中国菜那个好吃那她看不上你,你连号都排不上,根本不理这样的人,她喜欢跟会外语的人打交道,最好是会外语会外国人那套的,她跟张学义说话都没问中文,直接那很流利的英语问话,老蒋都不知道夫人说点啥。

张学义也真会买弄,他是买弄本事的行家,依仗家里请的起先生知道的东西多,还真跟蒋夫人买弄起来,他拿英文跟蒋夫人说话有问必答,而且英文发音十分标准,这让蒋夫人十分吃惊,以为土匪出身什么都不会呢,所以一下就看重他了,认为他是可造之才以后可以发展成自己的人,不就二十岁么,他还小还可以送国外好好深造,以后是国家栋梁,外国先进学外国才能有本事,她脑袋里的观念就是如此。张学义怕委员长不懂,每用英语说一段话就再拿日语给老蒋说一遍,免得蒋夫人给老蒋翻译,这可让老蒋很高兴,因为老蒋十分亲日,他在日本士官学校上过,日语那是说的呱呱叫,但他很少说所以别人不知道,可听能听懂,这也让他大为震惊,以前只以为小小土匪依仗张小六子当后台了不起,打仗也还行,没想到他文的还有一手。

吃饭时候张学义可劲买弄,当土匪两年他都没好好读书,以前学的也没时间抖搂,因为其他人不懂,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今中外什么都懂,说的高兴他还拿并不熟练的法语背段法国小说或者诗歌之类的,谈到各国地理历史都没问题,讲的老蒋夫妻大瞪眼,他们俩想这小子行呀,放出去当个外交官都行,对他更加佩服。

张学义表演一流马屁一流,谈的高兴了,他背了一段司马相如的《上林赋》,这可不是拿中文背,是拿英文日文背下来的,本来文章就是给汉武帝歌功颂德的吹牛捧脚的,他背这段就是变相歌颂老蒋是汉武皇帝似的大人物,老蒋看他借古比今感觉他马屁拍的高,不当面赞扬老蒋拐弯给老蒋拍马屁,把老蒋拍的很舒服还多喝了几杯水,因为他不喝酒不喝茶不抽烟,饭也吃不多只好喝水,所以心里十分高兴,更加决定重用这个人才。

但是蒋夫人另有打算,她也希望多收拢人才巩固宋家在中国的地位,为了拉拢张学义,宋美龄计划通过老办法也就是联姻手段把他拉进自己的家族,就问张学义,“你娶妻子没有?”

张学义说:“娶了,是包办婚姻,父母之命难违。”

宋美龄一想很好,结婚了可以离婚么,老蒋找自己前有妻有妾,那小妾陈小姐十五岁就被老蒋娶走,老蒋的岁数比那小丫头当时大出去一倍,自己都没太介意,估计自己本家的侄女也不在意。

宋家身后边还有帮人呢,有自己远亲朋友,都是很西化的人家,也都是大买卖人,自己拉他一把他肯定愿意。所以她决心拉拢有下这个小子以后好为自己所用,她就继续问话,因为怕老蒋知道就继续用英文说:“婚姻不能凑合,要找好好找一个,我倒有不少认识人,今天晚上就来参加酒会,你既然博学多才我给你介绍个跟你差不多的,保证你满意,也跟你的身份相称,你看如何?”蒋夫人早想好给他安排谁了。

“谢夫人,我是一万个愿意,这样的事天底下有几个好运气人遇的到,那是百年不遇的。”张学义是奉承,不是真心想多捞个老婆在这,他不是那种花花心的人,他要是有花花心,云玉早就被他娶过来了。

他的奉承让蒋夫人也很高兴,晚餐一结束管家报告酒会准备好了客人都来了,从窗户外一看高级轿车把官邸外的停车场都停满。

老蒋夫妻二人起身离坐带着张学义出了餐厅从二楼下来,顺着客厅的楼梯往一楼走,客厅装修的极其奢华,比后来萨达姆的行宫都漂亮,比伊朗皇帝的宫殿里边都装修的好看,这可是民脂民膏堆积起来的富贵,都是人的血。

客人们坐着喝茶一看委员长夫妇到了集体起立热烈鼓掌欢迎,客厅站了一片达官显贵,都穿的是进口名牌衣服,皮鞋擦的可以当镜子用,各个油头粉面的,手上身上戴的东西除了金的就是钻石的。

面对大家的欢迎委员长和夫人频频向众人招手,走下楼梯才开始说几句客套的开场话宣布酒会开始,音乐一响爱跳舞的去旁边宽大的舞池跳舞,喜欢坐着聊天结交朋友的去另一边坐在进口小牛皮沙发上喝名酒聊天,总之大的像篮球场一样的客厅人虽多但是一点不拥挤。


“小兰,你过来一下。”蒋夫人先把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叫过来,小女孩穿着一身进口洋装,打扮的跟公主一样,马上面带微笑的走过来给宋美龄问好。

蒋夫人坐在沙发上,拉着小兰的手小声的说:“今天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好不好,你要看着好就先跟他来往着,要不好你跟我说。”

小女孩跟蒋夫人是远亲自然不见外,很从容的答对着,然后问:“是那个呀?”

“你看窗户边那一个人站着看窗户外的小伙子就是,先看看中意不?中意我就叫他过来。”蒋夫人给远房侄女介绍着。

小兰不好意思的向那看看,发现一个穿着军装的小伙子侧着身对着她,领子上的军衔在豪华的大吊灯的照耀下闪闪冒金光,一身军装干净整齐,下身的马靴擦的十分干净都带反光的,这小伙不跟人说话一个人站窗户边上也不抽烟不喝酒,只是拿杯水慢慢喝着,距离不算远,相貌也看的十分清楚,给她留下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他十分英俊潇洒,身材魁梧不瘦不胖显得百倍的威风千倍的精神。

蒋夫人一看孩子的表情就知道她乐意,“要不我叫过他陪你说说话,他知道的很多,可以说是国内少有的博学之才,可以进了军界,日后他前途很好的,今年才不到二十。”

小兰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你不反对那我叫他了。”蒋夫人叫过身边的仆人让仆人把张学义叫过来。

“夫人,您有什么吩咐?”张学义过来毕恭毕敬的打招呼。

蒋夫人笑了笑,“这是我的侄女,这里都是些岁数比较大的客人,没人陪这孩子说话,你帮我陪她坐一会好不好?”

“愿意为夫人效劳。”张学义演技太好了,谁都没看出来他不愿意结交这些人。

蒋夫人安顿几句忙别的去了,就把俩年轻人撩到这里。

尴尬的坐了几分钟仆人摆上茶水点心咖啡之类的东西离开,尴尬的坐了一会彼此开始问过姓名就开始聊天。张学义第一次见到广东女孩,发现这女孩十分漂亮,跟苏州杭州的女孩不同,好看跟好看也是有区别的,他真感叹自己怎么结婚那么早,娶这么个好看的老婆多好呀。

俩人就开始随便聊,越聊越开心,毕竟都是年轻人,受的教育也差不多,自然聊的热乎,张学义不敢买弄其他的才学,只是痛说了一段民国历史,一开始从笑话逸闻趣事聊到人物上了,他知道很多大人物的缺点以及他们栽跟头的事,把宋小兰逗的十分开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