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盗到海军 海盗 第四节 古代的海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古代的海盗


张清在岛上修养了1个多月,身体也慢慢的恢复了,因为不是什么重伤,除了愈合的伤口颜色比较深以外其他没什么不同,平时没事情做就和会“官话”的海盗们聊天,同时也可以学习一下粤语----也就是广东人说的白话,有道是学会广东话走遍天下都不怕,就是到了21世纪所谓的“华侨通用语言”还是广东话,不管怎么说,张清在广东也当了两年的海军,虽然不会广东话可是说的慢点再加上身体语言大体意思还是可以知道,主要是部队里不准许用地方语言----都是用普通话,加上部队上假期很少,几个星期天能请一次假上街一次就不错了,绝对没有什么双休的事情,星期天出部队玩一下也要请假,六点不回来就违反纪律了要蹲“小号”的,所以两年也没学到多少,还不如这一个月修养学的多。

通过闲聊,张清终于弄明白了现在是道光十二年(也就是1832年,不过这个历史盲不知道应该是公元几年)。这群海盗已经落草了八年了(从道光皇四年开始)。而这一群海盗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认识字!!当时的教育普及的也太差了吧!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就是当时最先进的英国也还没有普及教育呢----1850年才开始,直到1891年英国才对大部分初等学校进行免费教育,1834年美国也只有宾西法尼亚州才开始免除公立学校的学费(公立学校就一所!嘿嘿!),一直到了20世纪初美国才在各个州进行义务制教育,海盗不认识字是天经地义的。他们主要是被骗或者是被偷卖到南洋的“猪仔”(这是当时广东满族官员捞钱的一条重要法门,汉族官员手上没兵动这个“发财”门路的话就死翘翘了),陈大牙和马老四领头打死了船员和人口贩子,夺下了船也就是现在的“飞鱼号”。就流落海上做起了海盗,去年抢了一艘外国商船----现在的黄花鱼号。

陈大牙是广州的“旦家”,虽然不是什么小康人家吧,日子也还过的去,没想到妹妹因为长的漂亮被旗人看上了,强拉到“旗城”里做丫鬟----虽然不能满汉通婚,可是“用”你几个汉人做同床丫鬟没问题吧!陈大牙疯了一样满世界的找,找了两天终于有看的的人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他什么也不管的冲进“旗城”(在清朝一说有27座一说有32座旗城,文章里说的“旗城”与历史文献里说的不是一样,这里指的是当时每个城市里的满族聚居区域,有点类似于外国人在中国的“租界”没有城墙,但是不允许汉人随便进出),才到那旗人家门口就被几十个官兵抓了,押到大堂定了“擅闯旗城,寻衅肇事,以下犯上”的罪丢进牢房,然后就再有没见他的妹妹和父母了,一直等造了反重见天日的时候已经是在现在西沙附近了。

这里只是陈大牙的一个“水寨”,在西沙那里才是总寨,在海南也有落脚点,抢到的货物一般是在海口、广州、河内三个地方出手,要不小小一个太平岛也不可能养活这样大的一股势力。

可以说每个海盗都有说不完的辛酸泪啊!不是没有活头了谁会走上绝路?现在有了个“大师”总算有了点底,就是死了也不怕-----大不了18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只要有人给超度,下辈子就有了依靠!有没有依靠张清可是比他们清楚,只是不敢乱说罢了。

张清心想:这愚昧真是害死人啊!!可也不敢对他们说,要是让他们看出来自己不是个“真大师”那就死的难看了,不过也不能老顶着“和尚”的头衔啊,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了借口:理由很简单,这里没有蔬菜,吃的都是海鲜,不吃就要饿死,光吃荤的也做不成什么和尚。通过一个多星期的游说,总算是说服了各位海盗兄弟,不过在海盗的一致推举下竟然成了海盗里的三把子,原因是兄弟挂了都要有张清去为他们念一通“咒”(其实就是随军牧师),听到这个决定他也是搞的哭笑不得。由于没有第三艘海船了,张清就是跟在陈大牙的船上,任务是多念咒(保平安)。

又经过一个月的相处,他现在基本可以听的懂白话了,也慢慢的容入了海盗们的生活,还经常跟着船出去“工作”,不过这两个月的运气不是很好,都没见开张,可能是那时候的航运还远没有现代发达,几个月开不了张也很正常,不是说几个月都没有商船,而是有商船你也不一定可以开张-----有护航舰队不能开张、几艘商船结队不能开张、没看见不能开张----废话!(在海上只要有10海里就看不到了----具体看自己和对方的桅杆高度),做为海盗最喜欢的就是落单的商船,哪怕商船的火力很强,只要不是军舰都不怕。

一般人都以为海盗可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殊不知这是光见了贼吃肉没见贼挨打了,要是做海盗都是这样好,谁都去做海盗了,做为海盗最常见的手法还是接舷战,其实现代的海盗也是玩的接舷战,(要是没接舷就开打,以现代的通讯技术,商船不会等你上船早就通知全世界了,就是抢到了也跑不掉,所以现代海盗也是偷偷的上船!开抢的不要!)在那时候的火炮远没有现代厉害,只要船老大的技术好,两艘船对一艘商船进行夹攻,还是很容易靠上去进行接舷战的。

船长是一艘船上的真正的主宰,他的每一个命令都决定着全船人员的生死,陈大牙和马老四以前都是旦家对水对船都非常的熟悉,所有海盗对他两也很服气,不过在船上不管你服气不服气都要听船长的,就象军队里一样执行命令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