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古老的春节意味着什么?丰盛的年夜饭、风格日趋华丽但内容空洞的春节联欢晚会、忙碌了一年而收获的年终奖金还有小孩子手中沉甸甸的压岁钱。不过真正令普通的中国百姓感到幸喜的却是一个悠长的假期,对于一年以来终日为生活而奔走忙碌的中国人来,春节的七天长假虽然往往伴随着沉闷和无所事事,但毕竟他们可以停下来喘息一下,重温平静而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了。

从印度洋前线换防下来的中国人民国防军士兵成为了这个春节之中最受关注的人群,虽然此刻部署在海外的数以万计的中华健儿之中,可以有机会在这个中华民族最为神圣的古老节日回来与家人团聚的只是少数的幸运儿,但这并不影响媒体对他们的追捧,除了传统媒体的热炒之外,各大网站上面充斥着或真或假的前线日记以及对前线驻军生活的写真。这些新闻和帖子无一不成了点计的热门,毕竟这场战争很可能即将终止,而成为历史。

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从事金融投资的洪浩也同样热衷于战争,不过那更多的是缘于自己的职业操守,自中国政府介入印尼内战开始,每一个重要的战略决策,甚至是战场的一个局部战役的得失可能都会深远的影响着中国经济的走向。战争对一个国家股市的影响究竟多大,历史能够给中国从业者提供的答案并不多,惟一的经验都只能来自于别国的金融历史。

在印尼内战和此后的“中日爪哇海准战争”之中,洪浩都参照了1991年的海湾战争的金融历史,在那场战争之中美股先跌后涨,按照常例推断中国股市亦演绎相同行情。这样的行情无疑是金融投资者们有所斩获的最佳时机,按照常例来推断战争对股市的影响可能会更多的集中在某些板块上,尤其是大家所关注的石化板块。虽然在战争爆发之初,洪浩也对中国石化工业股有所动作,但当众多的投资机构开始行动之际,他却以外的选择了退出这个纷乱的战场。

因为战争永远都是一把双刃剑,油价的上涨能直接刺激石油板块的走势,也能在短期内刺激石化板块的股价。但是当中国为了南中国海而集结军事力量的同时,国际市场油价出现了大幅回落,却直接影响到石油板块的走势。他的判断很快得到了印证,很快中国国内的石油股都呈现了大幅度的调整,这与股市中“利好出尽是利空”的原则一致的。虽然油价还会随着战争的展开而有所反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战争带给石油板块的最大机会已经结束,在战争的进程中该板块一直呈现出震荡回落的走势。

战争给市场的影响还不止于此,金属、医药等个股的短线机会大量的存在着,通过这些个股的成功操作,使得洪浩在放弃了石油板块之后,依然在印尼内战和此后的“中日爪哇海准战争”之中为自己和所在金融投资公司获得丰厚的收益。不过当南中国海的硝烟刚刚散去之时,围绕着马六甲海峡的印—东(盟)争端却再次对中国乃至整个东南亚的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虽然印—东(盟)战争从一开始就表明这将是一次类似于上个世纪多次中东战争那样的局部战争。但是由于其战场所处位置的特殊性,使得这场战争的发展趋势变得难以预料。地缘政治和战略利益的双重影响必然会促使中国介入其中,使得这场战争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这必然使得中国金融体系乃至国民经济都临近非常严峻的考验,最悲观的预测是中国介入战争之后,很可能需3-5年才能初步弥补与印度之间的战争带来的负面影响,中国经济则大致丧失一个五年计划的经济成果。

局部战争与全面战争不同。在全面战争的情况下,国民经济必须绝对完全服从战争的需要,甚至向战时经济转化。在全面战争的条件下,生产战争物资是压倒一切的。而局部战争的情况则不同,国民经济尽管也要服从战争的需要,但却不必向战时经济转化,金融资产价格仍然相当重要,金融机构依然要发挥为经济融资和分散风险的作用。

事实的发展与洪浩此前的预测大致相同,在宣布介入印—东(盟)战争之后,中国国内的经济体系并非完全实行军事化管制,所以在中印战争持续进行的同时,国内的金融体系依旧正常运转。所以所有的迹象都表明这场战争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在3个月到本年的时间之内必然结束,但是由于战争所增加的国防仍然影响着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

最显著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经常项目的方面,由于国际交通枢纽—马六甲海峡处于战争状态,必然的导致中国国内的出口下降,另一方面由于企业生产减少,也会导致出口减少,而由于东南亚地区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全境受到战争波及,环南中国海的加工贸易供应链断裂,东南沿海的加工贸易体系出现停滞,使得贸易顺差下降,使得国际收支情况出现一度的恶化。

但是在资本项目方面。却没有出现较大规模的资本流出,由于中国本土远离战场,所以并非出现西方经济学者危言耸听的大规模资本外逃,相反活跃于东南亚地区的国际游资和东南亚各国的本国资产,为了规避战争风险而竞相进入中国市场,从一定的程度上增加了中国的外汇储备大幅度减少,减小了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压力。

对中国国内股市的影响则更是利好多于利空,由于战场上不断传来的捷报,使得中国股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沪深股市之内甚至一度传出“国防工业股就是最好的战争债券”的口号,而出现买盘不断。中国的股市不仅没有出现大幅下滑、崩盘的危险。相反却是一路上扬,引导着香港、台湾的股市在战争期间也是“一路长红”。众多的中小型通过股市的融资才顺利的度过了战争期间的出口锐减的难关。

而随着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最终易手,标志着中国军队已经彻底打破了马六甲海峡的封锁状态。这条昔日繁忙的水域将再次畅通起来,以及从各个渠道传来的中印停战的小道消息更是令中国的股市再度出现全线的上涨。人们更多的开始关注起东南亚的战后重建和印度的赔款问题。而在战争之中,一直谨慎操作的洪浩此刻也开始着眼于下一个阶段的中国经济全面复苏和腾飞,不过这一切全都要在春节长假结束之后。

此刻的洪浩刚刚从自己故乡回到北京,探望过父母之后他的心情显然不错,在三环附近自己和女友共同购买的高档小区内享受着温馨的两人世界。来自台湾的李欣是洪浩生命中最为珍贵的礼物。热情、大方的性格加上一点点不属于这个现实的年代的天真,令洪浩总能在她的身边,感受到一份发自内心的快乐和欢娱。在这几天里他们两个人最多的娱乐节目,除了放纵的男欢女爱之外,竟是一起在《魔兽世界》里下各种新的副本,与自己所在工会里的其他玩家共同努力,通过合理消灭一个又一个高等级的NPC怪兽获取极品的装备。

此刻一条巨大的火龙正在数十名玩家的围攻之攻,顾此失彼。“现在是第一阶段,主坦克上去……。”在从共用频道出来的指示之下,一个身上闪烁着各种奇异光芒的人类战士挥舞着手中的双手重剑独自冲出战争,与庞大的火龙正面交锋。这种具有强大攻防属性的战士往往在工会之中被称为“主坦克”,虽然他本身的能力和装备已经是工会之中的翘楚,但是要单挑强大的火龙也无疑是痴人说梦,他的真正作用仅仅是吸引这个怪兽的注意和攻击,以使身后的战友有机会攻击火龙空虚的侧后。

随着愤怒的火龙被“主坦克”吸引着向战场的中央走去,其他的玩家开始从各个方向开始了围攻,各种魔法攻击和箭雨从各个角度飞向目标,近身格斗的战士也蜂拥而上,在火龙的背后挥砍着手中的利刃。在众人共同的努力之下,代表着火龙生命值的血槽不断锐减着。“第二阶段,大家快散开,飞龙在天……。”随着共用频道传来的紧张呼啸,玩家们如受惊的鸟兽一般四面散开,在屏幕的中央,愤怒的火龙正咆哮着扇动着自己巨大的肉翅,飞向天空喷吐出致命的“龙之吐息”,此刻所有可以进行远程攻击的玩家都开始对着这个悬停在空中的死神进行射击。而方才在近身战斗中伤痕累累的战士们则利用这个间隙,在角落里接受着牧师的医治,以准备最后的决战。

激烈的对射持续了数分钟,在这个过程之中不断有玩家倒在巨龙灼热的吐息之下,但是巨龙也终于被各种魔法和箭石的轰击之下最终重重的陨落在战场的中央。“第三阶段了!大家上啊……。”此刻战斗已经到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在恢复体力的“主坦克”的带领下,所有的战士再度冲向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巨龙……。

“真是糟糕!今天的‘主坦克’发挥的真烂。”一场浴血的苦战最终以众玩家的惨败而告终。李欣一边抱怨着,一边和洪浩品味着手中的KFC全家桶,这是两个不愿出门的年轻人今天的晚餐。“再试一次!”洪浩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鸡肉,一边跃跃欲试,毕竟杀死巨龙之后众多的极品装备正在吸引着他。但就在此刻一阵熟悉的铃声打断了他的兴奋。他拿起自己的手机,阅读着这条突出其来的短消息,一个陌生的号码传递过来的讯息简单而神秘,但却刹那间打断了洪浩所有的正常生活,这条短信上只有两个中文字符—“应 龙”。

“我有些事情,你自己先玩吧!这几天不用找我,事情办完了我会找你的。” 洪浩放下手上吃了一半的烤翅,拿起自己挂在门上的大衣,在李欣惊异的目光之中开门出去。房间里只留下门锁轻微闭合的声音。以最快的速度走下楼去,洪浩以最快的速度搭上一部的士,前往北京郊外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网吧,这是一个破落的地方,几个滞留在北京的打工着此刻正在幽暗的房间里与远在另一个城市的女孩聊着视频。懒散的老板看了一眼走进门来的洪浩,有心无力的招待。但是当“应 龙”两个字从洪浩的嘴里念出之时,网吧老板却突然来了精神,他立刻引着洪浩走进了网吧大厅后面的一个独立的房间之内。“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饭菜会每天准时送来。”老板将洪浩领进了房间之后,便转身出去了。在这个不大房间里,洗手间、淋浴设备一应俱全,一张整洁的单人床位于房间的中央位置,在床的一侧三台顶级配置的台式电脑和一台外型结实的军用笔记本正在默默等待着。洪浩走进房间之后就关上了自己的手机从这一刻开始,他的一切对外联络都将依靠网络。而这个房间的网络系统也绝不属于中国电信之类的民用网络,而是中国人民国防军的军用网络系统,虽然这里没有醒目的“国防光缆”的标记。

“好吧!开始吧!”洪浩脱下自己身上厚重的大衣,逐一启动他面前的电脑,面对着弹出的一个个深蓝色的界面,洪浩的肾脏腺激素开始加速分泌起来,当他在其中一台的界面上输出只属于的登陆ID和密码之后,界面上缓慢的弹出一排红色的字体:欢迎你回来!应龙-浩。

随着欢迎的字体逐渐隐去,界面出现了一个类似于聊天室的平台,在这个平台的左侧有一连串代表不同的登陆ID的名字,唯一的共同之处在于所有的名字之前都会有两个共同的字符—应 龙。不用去细数,洪浩也知道这里一共有12个名字,虽然有些时候这些名字会发生变化,但自从他加入这个组织以来,每一次的行动都会有12个ID参加。

在这个聊天平台上,永远只有一个人在发布讯息,他的ID是应龙—角,无论成员如何变化,但是组织者永远都是他。他所发布的讯息及其简单,不过是交给每一个应龙成员一组组由数字和字符组成的ID号码和密码,每一个应龙成员都会得到最少9个以上的ID和密码,在外人看来这些机选的数字除了给人以晕眩的感觉之外毫无意义,但是洪浩却知道除了第一组数字将带他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之外,剩下的每一个数字都代表着一个可以动用十亿美元以上的帐户。当用心记下属于自己的12组数字之后,反复比对数次之后,他最终谨慎在在聊天界面输入:“应龙-浩,OK!”的字眼。随后界面自动关闭,他有10分钟的准备时间,在这10分钟之内,系统将自动下载一个近1G的说明文件,这个文件将告诉他本次行动将登陆的网站地址和每一组数字所对应的银行。这一个经过多重加密的文件,在阅读完之后将自动删除。仔细阅读3遍以上之后,洪浩才最终完成了这次行动的准备工作。

他所需要登陆的网站的服务器位于世界另一端的前南斯拉夫的黑山共和国,网站的内容空前的无聊,几乎全是用拙劣的英语向人们宣传东正教的教义,即便是真正的东正教教徒都没有耐性将他用心读完,但是当洪浩将刚才获得的登陆ID和密码输入之后,一切却豁然开朗起来。拥有诸多功能强大的窗口的界面上清晰写着“皇家赌场”的字眼。

是的,洪浩此刻进入的一个网络游戏的界面,不过这是一个由全世界最顶级的金融操盘手为玩家,以整个世界金融市场为舞台的网络游戏,在这里每天有数以百亿计的美元在流转着,而游戏的主题就是摧毁或维护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地区的金融体系。此刻在这个名为“皇家赌场”的界面上有超过20个玩家正在准备着从今天开始将持续数天的猎杀活动。此刻他们手中一个一个帐号的资金正在注入系统,然后有系统自动分配到上万个遍布全球的股票、期货、房地产、保险的经纪人手中。每一个从“皇家赌场”赌场发出的指令都将在数分钟之内影响到全世界的任何地方。

洪浩早已习惯了这种游戏模式,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之内,他的主要任务是将每一个帐户的资金完成转帐,随后分配给自己控制的几十个主要股票经纪,建立稳定的联系方式,这几十个陌生的同行将操作他手中2/3的资金,剩下的1/3将分给其他数千个帐号,那些只是佯攻的烟雾而已。“我们今天的目标是—印度”随着布局的完成,“皇家赌场”赌场的系统上最终亮出了今天的猎物。“皇家赌场”绝不是随机抽取目标国家,每天收取数千万佣金的这个平台每次都会为参与者挑选最为合适的战场。洪浩并不知道在以往的猎杀中中国是否被选中过,但他希望自己的祖国永远不要被选中。因为自从加入应龙这个组织以来,他便知道他所在玩的是一个什么类型的游戏,和这个游戏真正的可怕之处。

在中国古代的传说之中有翼的龙称为应龙。而根据清康熙年间东轩主人在其所著《述异记》中记述:“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角龙千年方为应龙。”也就是说应龙是中国龙型生物进化链中的究极形态,称得上是龙中之神,故长出了双翼。在中国的远古神话之中,应龙是黄帝麾下的神龙,它曾奉黄帝之令讨伐过蚩尤,“应龙攻蚩尤,战虎、豹、熊、罴四兽之力。”而在禹治水时,应龙也曾出现以以尾扫地,帮助大禹疏导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