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殇(章邯传) 引子 引子四

xujh26 收藏 0 27
导读:秦殇(章邯传) 引子 引子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原来我已处身在一个二十见方的地下墓室的角落里,四周和顶部都是用平整的大理石砌成。离我大约两米远的地方,一块厚约十厘米的石板刺着断裂的痕迹斜搭在墙壁上,旁边还有几块已经朽了的木段。墓室的正中央是高约一米的石台,石台上陈列着一具精制的棺椁,棺椁四周镶嵌着金色和银色的金属花边,一幅幅极其精美的花鸟浮雕在繁杂而好看的花边间透发着迷人的魅力。棺椁的正前方的供桌上,摆放着两个银色的小箱子,箱子前一块大红色丝绸上还放着一个精美的玉制印章。石台周围零零散散的堆了些丝绸和泥瓷罐,瓷罐里放满了五谷。

看到这一切,我的大脑急速的运转起来。一定是连绵的大雨湿润了泥土和在泥土下已经埋藏了两千多年的木制结构,再加上刚才的雷击震动,使本已有了裂纹的石板顶断裂,这才造成了土木坍塌。

惊喜中,我仔细盯着棺椁打量起来。微弱的光线使的视觉特别灵敏,余光中我发现我棺椁后墙壁上有什么东西。于是我微微抬起手电筒,棺椁后的墙壁上,一幅色彩斑斓的丹青人物画像映入我的眼帘。画像上,一位身着胄甲,英姿飒爽的将军拔剑伫立,他两道微微皱起的剑眉下,一双微微睁开的单凤眼显得英气十足,高挺的鼻梁在威风粼粼的“八字”胡须衬托下,尤为醒目。只是这样的组合却给人一种哀伤,忧郁的感觉,使人有一种想了解他内心世界的冲动。画像中的人物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就像一块磁石深深的吸引住了我。

我转动眼珠,向画像的左上角望去,上面以标准的秦朝文字书写着:雍王章将军邯立肖。

“是章邯!原来是秦末名将章邯!”我望着精美的棺椁高兴的失声叫了起来。“我终于知道你是谁了!”。

就在这时,这幅画的中心几处突然开始发黑,并开始向四周扩散。不久,最先发黑的中心,便开始溃烂,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最后随着金属丝绳的断裂掉在地上。我连忙转身望向周围的陪葬品,摆放在石台周围的十几匹丝绸也已经开始腐烂,原本秀美的织锦在一瞬间灰飞湮灭,顷刻就变成灰白色的残渣。瓷罐中的五谷也跟着霉变,很快就成为一堆青黑色的碳化物。

看着这些珍贵的文物在我前迅速质变,我心头涌上一阵说不出的酸痛。面对着发生在面前的化学反应,我手足无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其实我心知肚明,无论我现在做什么,即使把最好的防护设备拿来,也都已经无济于事了。空气中的氧气此刻已经深入他们的体内,并开始氧化反应,现在谁也阻挡不了可恶的氧分子做任何事情了。

我急忙跑到坍塌的洞口用手电筒把光线照到外边不停的晃动,然后撤开嗓子喊道:“救命啊!有没有人,快来啊!”我大喊救命其实并不是为自己而喊,我内心真正想拯救的是我身后的这一大堆国宝级的文物。

不一会儿,老陈带着两名武警跑到洞口向我喊道:“是小和吧,你没事吧。这是怎么了?”

我连忙道:“刚才山体滑坡,我从这里路过就刚好掉下来了!你们快,这里有新发现… …”

“你大半夜的到这里来干什么?”还没等我说完,老陈打断了我开始盘问。

我急忙道:“先别说这个,你们带防腐剂了吗?这里有新发现!我找到章邯的棺椁了!”

老陈从事考古工作已经有几十年了,他知道,任何考古发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都是不能妄下结论的。而次时,我张嘴就肯定的说发现的是秦末名将章邯的棺椁,这另他不得不重视起来。他立刻对身边的一位武警道:“快,你去到前面的帐篷里找几罐防腐剂来!”那名武警战士转身跑了开去,老陈又望了一眼地洞然后对另一名武警道:“你快去找些绳子来,顺便告诉戴教授一声,要快!”

老陈安排完后稍微迟疑了一下,而后对我道:“你在里边发现棺椁了?你怎么就肯定章邯的呢… …”


窗外边无情的大雨仍在随心所欲的蹂躏着这里每一寸大地。在忙活了一整夜之后,我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用一个白色的大毛巾裹着柔软舒适的干衣走出房间,戴教授关怀的为我递过来了一杯刚倒好的热茶。我连忙接过道谢。整个屋子里就我和戴教授、老陈三个人。戴教授拉着我坐到硬木沙发上微笑着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在见到我用力的摇了摇头后,戴教授继续道:“来!给我们说说你发现这个墓室的过程!”

我详细的叙述了我发现墓室的过程,只是提着酒想去干什么,我却只字未提。相信戴教授和老陈他们也能猜到,只是不愿意明说罢了。当戴教授和老陈他们听到字画上所书:“雍王章将军邯立肖”时,都不约而同的道:“果然是章邯!”老陈抢在戴教授前面道:“现在更可以肯定,这个墓穴就是雍王章邯的了!那么所有的迷团也都可以解开了!”

“什么?”我看着老陈和戴教授道:“原来你们早就知道这个墓穴的主人了?”

戴教授微笑不语,他拉着我走到老陈的办公桌前,拿了一张传真递给我看。这份传真是北京科学研究院发来的,上面写着一大堆文字,都是激光扫描原理和过程之类的科学性文章,传真的最后才写明:对秦陵东古墓出土的秦代虎符文字扫描结果为,“楚王兵信,右居于王,左收废丘”。以上鉴定,正确率93%。

“废丘?!废丘正是章邯被项羽封为雍王时的都城!”我激动的几乎是喊着说:“没错,这更证明,这个古墓就是雍王章邯的!”我几乎手舞足蹈起来。

戴教授看着我笑了笑继续道:“我们以前之所以没搞清楚墓主,主要是我们都钻进了一个死胡同。大家都在研究战国时的楚国人物,都没想到,在秦朝灭亡之后,还有一个短暂的,在项羽统治下的楚国。”

老陈道:“这也不能怪我们,想想那个楚国的虎符吧,他锈迹斑斑,谁会知道他比那秦符制造的还要晚?”

戴教授“恩”了一声道:“照如此说法,秦朝先进的防氧化技术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失传了!”

接着他又回过头来给老陈使了个眼色,老陈得意的微笑着带上手套,打开了一个黑色的布囊中,从中取出了一块玉制印章。不错,这枚印章就是我在墓室里发现的那块。这枚印章明显是用蓝田玉雕制而成,石面温润有佳,色泽微淡,橄榄绿色的细细蛇龙条纹贯穿整个印体。印章上部雕刻着一个精巧的麒麟,张着血盆大口,形象甚是威武。它此刻和我在墓室里见到他相比,在日光灯的照耀下他显得更加清透,只是玉印底部的一道黄色瑕疵也就更加明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