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10节 罗店失守

里臣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5/


上回说到新编的59轰炸机中队在杭州笕桥机场的机库里诞生,言归正传,继续肖勉抗日之旅程。

一。浙西山区。

一抹乳白色的曙光从云隙中散射出,幽暗的山谷也发亮起来。星星在轻墨般的天空中闪烁,但慢慢暗淡了。虽是八月,拂晓的高空却依旧是阴冷的。肖勉不禁哆嗦了一下,随即镇定下来,低头看一下手中航图,又仔细辨认机下山谷,说道:“航向75,速度200。”“是,航向75,速度200。”

5908号,哦不,是5903号,Ju52在曙光中向左划出一道弧形,朝山谷深处飞去。

飞机嗡嗡嗡飞行中,肖勉克制出忽然闪出的睡意,“王学长,家中还有些什么人?”问向正驾驶,中央航校5期生王大凯。聊天正是抵御睡意的良药。

“报告机长,家乡还有老母亲,还有一兄弟,在陆军11师。”肖勉的新搭档回答道。

“别叫我机长,真别扭,叫得我汗毛凛凛都竖起来了。”也是啊,肖勉除了在向阳小学四年级当选过手工课课代表,还真没当过小干部呢,“以后,就叫我老肖。”

想想肖勉比自己还小一岁,却自称老肖,王大凯不免微笑。此时的肖勉已转头大喊:“各位兄弟,知道没?以后就称呼我老肖!”

“是,机长!”2名投弹员,3名机枪射手齐声回答。

“他大姨妈的,还叫机长!”肖勉嘟哝一句,不再理睬他们,继续和王大凯聊起家常:“你叫王大凯,那么你兄弟是叫王二凯了?怎么在陆军,不和你一样考航校?”

“我兄弟叫王大捷,当年我们兄弟俩一起投考了中央陆军学校,后来我被选来航校,他没有。他学成后就到了11师,现在是排长了。”谈起兄弟,王大凯语气中带着豪情。

“那家中只有令慈一人了吗?谁照料呢?”

“父亲早逝,家母含辛茹苦抚养大我二人,原本我俩兄弟是准备一人投军一人在家侍奉,但母亲说,男儿当以报效国家为重,国不安家不宁,她自己可以照料好自己。。。”王大凯仿佛已然看见老母正背起竹篓,掩上门扉,顶着星光下地的苍老背影。

肖勉此时也想到了自己的老妈,母亲,但此时的肖勉已学会控制自己,虽然每提及母亲二字,心头总似有千斤,但已不会如从前般黯然泪流了。

“老肖,别说我了,你家里呢?”

肖勉低声轻叹:“还有老母,可是失散了,也不知她如今是否安好。”

双双无语片刻。

“老肖,那条河在前方了。”

肖勉定睛看去,山谷间,银链般,微光鳞鳞。

肖勉定了定神,“校正方向,高度1500。”

王大凯重述着命令,操纵着Ju52向下飞去。看指示针指到1500米,迅即报告:“已到1500高度。”

“投弹员准备。”

“是,”后舱的2名投弹员迅速打开弹仓,风瞬即呼呼窜入机舱,“准备完毕。”

“高度1100,速度240。”肖勉冷冷看着面前泛着银光的河流,继续命令。

“是!”

“投弹员!目标:河面中心点。全仓。”

“是,河面中心点。全仓。”

Ju52俯冲而下,刺破的气浪划破天际,伴随着飞机轰鸣发出震耳呼啸,气浪声的音调越来越尖细越来越高亢,这长长的异音惊起了河边,树丛,草堆里的各种飞鸟,四下腾起,飞散开去;许是也惊动了林间走兽,山林间的树林也开始摇曳晃动。

“哔”“哔”“哔”,弹仓撞针声此起彼伏,“投弹完毕”,“投弹完毕。”2名投弹员高声呼喊。

“高度1500!”

5903机头拉起,缓缓升高。

“太棒了,各位弟兄,试飞训练结束,返回笕桥。”肖勉高呼。

Ju52轰鸣着,沿着山脊渐渐飞远。

山谷间恢复宁静。

此时,一轮红日陡地跃出云床,霞光四射。

二。上海北郊罗店。

霞光四射。那片流云顿时被染成紫红色,像一湾凝聚的碧血。巨大如灯的启明星在熄灭前最后凝视了这惨烈的战地。

1937年8月24日凌晨,鬼子第六联队21大队长池田良平兴高采烈地取过话机,向联队长报告:“联队长,我是池田大队!我的机枪已经架在罗店了。”

鬼子第三,八师团及第四旅团陆续抵达吴淞口外海面,23日在吴淞口至川沙口一线突破守军阵地强行登陆,经过1日1夜的攻击,冲破了二道防线突进了重镇罗店。

“吆西,机枪让别人去架,”联队长同样用兴高采烈的声调说,“我命令你把大倭国蝗军的旗帜插到罗店最高点,让我在指挥部看到它,让所有蝗军部队看到我们联队的旗帜。”

池田良平执旗在手,旗帜是军人的荣誉,团队的象征,他感觉自己无比荣耀,感觉自己处在军事生涯的顶峰,他要亲手把旗帜插在罗店的最高处。透过被炮火蹂躏后的残垣断壁,它发现了一幢未被炮火击碎的三层小楼。

三层小楼,红墙绿瓦,也许在原先罗店“三弯九弄十八街”的建筑中毫不起眼,但激战之后,却唯有他在硝烟弥漫的凌晨还伫立着。

他向小楼大步跨去,方刚血气与超常的敏捷,使三四个随从不得不小跑起来,身上的水壶,钢盔不时发出叮叮当当的撞击声。一路上,到处是死去的中国军人和鬼子粗矮的尸体,那一张张中国军人凝固的脸上都是愤怒的,在鬼子100多门山炮的轰击中,国军11师仅有4门大炮的还击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中国军人只能用血肉之躯来抵御飞来的炮弹,但他们是不屈的,罗店的守军在被炮火覆盖后连续打退了鬼子池田大队的三次冲击,直到凌晨,全部倒下。

临近长江与黄浦江交界处的罗店,被鬼子攻克后,鬼子从海面而来的增援部队暂时有了一个落脚点,通过这个落脚点,它们将修建起简易码头,临时机场,登陆舰只、运输船源源不断将增援兵力运上陆地。鬼子可以继续向西,攻击宝山攻击大场攻击上海市区,从陆上支援被围困的海军陆战队;向南切断宁沪线,切断中国军队对市区的支援。

从江面吹来的晨风,吹过五里长的田野,将池田良平手中的旗帜吹得哗哗作响,使旗帜仿佛凭添了几倍重量,使他踉跄几乎跌倒。他仰望那三层小楼,楼顶有老虎窗可以攀上屋顶。他推开过来搀扶的随从,跨过断墙,踩着瓦砾,跑进小楼。

屋顶可有插旗帜的地方?池田良平不在乎,他可以站在屋顶,高踞于罗店最高处,将膏药旗帜挥舞,在他的俯视下,树木如草,人如蝼蚁,那是何等豪气。

拐上二楼,破碎的家具物什散落一地,池田良平寻找落脚之处,他突然一愣,这楼板上有斑斑血迹,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上,这几点血算得了什么,他不容迟疑地踏上了去三楼的楼梯。

池田良平看见楼梯上血迹更浓,更深。仰头一望,那瞬间清晰得可怕,人影,黑色人影,他心中一怔,一串火花飞起,胸口如重锤撞击,他站着愣住,想看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明白,他想抗拒,想询问身后的随从们发生了什么,看见了什么,但他跟随着那面膏药旗帜,翻跌了下去,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正离他而去,他身子挺起如爬行中的蚯蚓,双手捂住胸部,痉挛着,缓缓摊平,他瞪着眼睛,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天旋地转,他猛然有了意识:中国伤兵,他为什么不撤退。。。

池田良平身后的随从们抬枪乱射,乒乓乱做,交替掩护着冲上三楼。

伴随着“轰”的最后一声巨响,血肉碎块四溅狂飞,接着便是死亡的宁静。硝烟渐渐飘散,一片殷红的胸章从空中缓缓飘落在血迹斑斑的楼板上,字体依稀可辨:国民革命军11师少尉王大捷。

罗店平静,如同没有战事发生一样,只有一幢红砖绿瓦的三层小楼孤独伫立在浩渺无垠的蓝天下。

三。杭州笕桥机场。

蓝天,浩渺无垠。

刚结束试飞飞行的肖勉踏下悬梯,就听见紧急集合的笛声响起,短促而又悠扬。

南京军事委员会航空委员会电令:杭州笕桥。紧急。特密。2,4大队所属限24日1300前转场南京大校场机场,候令。

肖勉跑回宿处,那幢树木掩映中的三层红砖瓦房,整理行装。

正装,便装件件塞入皮箱,那三封家书自是不忘,从皮箱底处却俨然发现寻找已久的一张照片,那是肖勉在杭州军医总院的一张留影,照片上三人坐在病床上,

居中纱布满头,只露出双眼的自是自己肖勉,左边张大嘴巴一脸惊讶的是梁添成。而右边面带微微笑意的则是已经逝去的阎海文。

“我怎么没有向苏要张像片?”肖勉暗自责备。

“老肖,准备好了吗?”王大凯提着皮箱站在门口。

“准备好了。”

20分钟后,机场忙碌,油料车穿梭,信号旗飞舞,战鹰一架架拉起,冲上蓝天。4大队余下的15架霍克3和4架Ju52改装的轰炸机组成隆隆编队,向北飞去。

那大片大片的碧绿就是西湖,西湖边那座山就该是灵隐了吧,杭州城啊,此时飞离,何时才能回来?苏啊苏,你是否在西湖边,感觉得到飞过天际,有人思念。

八月的西子,平湖望不见秋月,断桥也未曾落下残雪。虽是夏季,翠绿群山环抱中的西湖依然是美丽的,仍有游舟画舫划破湖水,激起层层涟漪,层层涟漪漂荡开,湖边荷花也跟随着上下起伏,连天的荷叶仅仅遮住了西湖湖水,但朵朵荷花香味却飘洒开去,跃上苏堤,沁入树林,漫过围墙,飞进了阁楼上的窗,飞进阁楼的花香怎么竟有了一丝淡淡的离愁?

轰鸣而过的机群,令阁楼中苏的目光移向空中。

四。军列。

同样把目光移向空中的还有张令甫。

驶向凇沪的军列自苏州站后便不时有鬼子飞机前来骚扰,开开停停。自汉中开出已10多天了,200多号人吃喝撒拉睡都在大棚车厢里,使车厢里有股所不出的异味。张令甫把头探出透气窗,贪婪地呼吸起新鲜的田野气息,天空,10余架国军的飞行编队飞过,张令甫仰望,“那肖兄弟此时在何处了?”但还没继续想下去,就被王要武一把拉了进来,“换我透气了。”

车到安亭,停了。凇沪战场到了。

五。南京。

火车汽笛响起,巨大的火车头车轮缓慢移动。

大部分文职已陆续登上前去江城的列车。连续两天,鬼子的侦察机飞到了南京上空,南京政府不得不进行西迁。鬼子海军第一编队的到来,已经使南京进入了96舰战的攻击范围。所有能战斗的空军飞机现在正陆陆续续飞向南京,拱卫南京的天空。

委员长没有登上西去的列车,他反而来到了昆山一线。

因为他接到了前线传来的军情:罗店失守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