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9节 三个片段

里臣 收藏 0 0
导读: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9节 三个片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5/


(一)话接上回,杭州笕桥机场。

22日中午时分。

三层红砖瓦房,掩映在绿树从中。

从瓦房最高层望下,过树梢,可以望得见围墙外中央航空学校的操练场。凇沪战事一起,因屡有敌机袭击,学校师生在一周前业已内迁,往日生机勃勃的操练场如今是沉寂的,没有了学员列队的身影,没有了教员指示的哨声,只落得几只鸟闲庭散步。

马达轰鸣声渐近,那几只鸟逃散开去,飞机从上方划过。

肖勉收回眺望的目光,那是Gotha教练机,黄少校回来了。

黄少校是上午接到南京航空委员会的电话,立即飞去南京的,“看来新组建的59中队入选队员应该是定下来了。”肖勉自言自语。

自从Ju52被牵引入工作车间,改装就在封闭中进行。机库门外还加派了宪兵警卫哨。非机械人员没有高志航、黄少校的批条不允许进入。毕竟是战时,在笕桥机场附近,当地军民已经抓捕到过2名倭国特务。

没有了飞机的肖勉感到手足无措,原本开不上霍克开不上B—10,至少能坐在运输机里过过干瘾,可现在呢,没有了飞行任务,只能在宿舍窗口望望风景,若是有台电视看看欧冠,或是弄台电脑,当当作家都比现在有趣啊。

“不知道会不会让我参加这59中队,这改装的主意可是我出的啊。”想到这里稍稍定了下心,“那黄少校我虽然看着不顺眼,整天走路鼻子朝天眼睛里没人的样子,可那些2大队的老外听说个个骄横跋扈,千万别刚脱虎穴又入狼口了。”肖勉正胡思考乱想法,就听得老区在楼下喊:“削面、削面、出来!”

肖勉探出头去,老区还在喊:“快下来,削面。”

“拉面要下来吗?”

机场指挥塔会议室。

肖勉和老区双双步入。

见已端坐三人,正中是吊着膀子的高志航,左边的是刚飞回来的黄少校,右边一位微微发福的上尉,肖勉没见过不认识。

“长官,空9大队中尉区彦博,”“少尉肖勉”

“前来报到。”区肖二人齐声喊到。经过周家口那段清洁工作磨练后的肖勉,对这些切口已然成竹在胸。

“坐。”

“面试?”肖勉立即对三位露出尊敬的笑容。哎,面试的多了就自然而然了嘛。

“时间紧迫,高大队长尚要指挥驱逐机出动,就问你们几个问题。”黄少校发言了。

“是。长官。”

“肖勉,愿意到新编的59中队吗?”那上尉发问。

“愿意。”肖勉答到。怎么感觉像西式婚礼。。。。。。

“愿意继续留在9大队吗?”这是黄少校发问。

这可是你自己问我的哦,“不愿意。”

“好了。肖勉你可以出去了。”

这就完了?面试也太简单了吧,肖勉只得立正,敬礼,向后转,正步出门。刚出门口立马趴在墙上听了起来。

“区彦博,愿意到新编的59中队吗?”依旧是那上尉发问。

“听候长官调遣。”

“愿意继续留在9大队吗?”这依旧是黄少校在发问。

“听候长官调遣。”

这个老糨糊,肖勉只能愤愤然。

面试结束。老区出来就对肖勉说:“看来我俩都去59了。”肖勉横了老糨糊一眼,自顾自就走,差点与过来的医务官撞个满怀。

“削面,小心点。”医务官端着医疗盆走过。

“怎么就都开始叫我削面了?”

“智能ABC啊。”笔者回答。

会议室。

医务官剪开纱布,“创口有些化脓,”对高志航说道:“这样不行,你应该去总院,可能还有弹片上次没有清创干净。”

“这几天鬼子飞机很猖狂,我怎么走得了,离不开啊。有没有其他办法?”

“那只有请总院医生到这里来了。”

(二)工作车间门口,肖勉张望着里面改装的身影。什么都看不清。看看宪兵一本正经的脸。肖勉悻悻离去。

已是黄昏时分。所有的战机都还出发未回,1400米长的跑道上静悄悄的,只有停靠在跑道边的车辆在落日照射下熠熠升晖。跑道边,肖勉拔起草丛中的阔叶草,放在嘴边吹了起来,吹出的声音如诗如歌听得人如痴如醉那是不可能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出的是什么声音。

“肖勉。”如梦中栀子花香,肖勉一震。

回身望。

苏。

“果然是你,你怎么在这?”苏惊讶大于惊喜。奔跑过来,离肖勉2步远,停住了脚步。

肖勉呆呆望着,“你怎么来了。”

“随主任给高长官换药来的,看见样子像,没想到真是你。”

“没想到能和你在这里遇到。”

“走了那么久,为什么不写信给我?”苏道。

“信没收到?”肖勉算来已写出月余了,“可能战事紧,还在途中。”

“你写了?写了些什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想起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肖勉情不自禁,“没写什么,只是,只是想告诉你,在医院的那段日子,我很快乐。”

“就这些?还有呢。”一朵红晕悄悄上了苏的脸。

“真想再回到医院去。”

“不要这么说,我可不愿意在那里再看见你。”

“当时没怎么感觉到,离开之后才发觉,你其实很可爱的。”肖勉回想起刚睁开眼睛时看见的那仙女摸样、恶狠狠地打针、整根整根的喂吃人参、还有擦身时候打翻的水盆。。。。。。

许是苏也想到此处,粉拳已捶在肖勉胸口,“是你不好。”

粉拳在身,心中只是甜蜜。

望着面前半是羞涩半是甜蜜的脸,肖勉不禁痴了。现代男女何时见得过羞涩。

一架霍克3轰鸣着从上方飞过。有飞机返航了。

“486,当机了?”

肖勉缓过神来,想起了些什么:“接到我信后,你要照我说得做,知道吗?”

苏迟疑,“什么?”

“我的飞机现在正在改装,我可能将要调动到轰炸机大队,不会再象以前那样只在后方机场飞来飞去的,”肖勉跨步上前,牵过苏双手,“我以后可能要飞到最前沿去,说不定哪天什么时候就——”

手猛地挣脱开来,捂住肖勉嘴唇,“不可以,不能这么说。”

肖勉此时能感觉到温柔,温暖的手,柔柔的手,但肖勉却轻轻移开了,一把扶住苏的削肩:“你我本无缘一见,但天公作弄偏让我识得了你,前方战事正起,我既然是一名军人了,自然要冲锋过去。世事难料,如果有一天我倒下了,过了70年你还会记得我么?”

苏轻声说来:“我知道你又在气我,但,你不可以,”苏仰起头,“你说过的,将来,要带我去旗舰买旗袍的。”

一行珠泪玉盘划落。

肖勉胸中如翻江如倒海,正欲揽苏入怀,“护士小姐,主任找你过去。”

二名警备宪兵不知何时已站在肖苏二人身边。

苏挣脱开来,转身擦去泪痕。

“走开!”肖勉怒言。

“抱歉,高大队长要做手术。职责所在,抱歉,小姐请。”

“肖勉,我会等着你。”苏说完,便径直走了。

肖勉呆呆怔住,二位宪兵又向肖勉轻声说了声抱歉,急急跟了过去。只留下肖勉痴痴凝望。

轰鸣声又起,战鹰在上方划过。

肖勉等待在指挥塔下,等待着手术结束,等待着苏的出现。尽管他不知道到时候该向她说些什么。

总院医务主任检查下来,高大队长伤口已有恶化趋势,立即电告南京,在航空委员会的命令下,高志航被总院医务主任和护士带离笕桥。

肖勉没能和苏说上话。只是互相对望一眼。

(三)次日凌晨。

机库。

肖勉已认不出来原先的Ju52。

4架Ju52改装的轰炸机整齐一列,崭新的美制Wright775发动机闪耀着金属光芒,8个挂弹器可携航空炸弹2000kg,机背、机尾、机身两侧、机头5管自卫机枪。

“油箱也改装了,航行距离在1200km,装弹升空高度在6000米,3发发动机极速在320km/h左右。”陈勇天正向大家介绍数据。

新编59轰炸机中队的建队仪式正在进行,肖勉老区一班人正装一列。

“诸位弟兄,得知你们划归2大队,我实在放心不下,但得知将由徐焕生上尉出任你们的中队长,我啊,才放下心来。”黄少校正对着这些昔日部下做训词,“焕生原是委座航空侍从官,被委派到这里,表明对你们、对焕生是充满希冀的。我和焕生早年同在德、法、意留学,即已相识,你们在他麾下,就当如在我麾下。现在有请你们的新长官徐焕生上尉。”

徐焕生,黄埔6期,中央航校一期,昨天那肖勉见得的微微发福上尉,快步走到队列中央:“各位,焕生今日以后就是你们的兄弟了。某虽经历万里流洋,但实无空战经验,此次到任,自是将与诸位弟兄同心协力,为我部队添铸辉煌。话不多说,在其位谋其职,我等弟兄今后当奋勇向前,不辱空军使命。现在仪式开始。”说罢,取过勤务捧着的笔,跑向第一架Ju52,在“590”后重重写下一个大大的“1”。

“5902号机长,区彦博。”黄少校宣读起任命书。

老区正步上前,郑重地取过徐焕生递来的笔,跑向第二架,5902诞生。

“画的像只鸭子。”肖勉暗暗笑。

“5903号机长,肖勉。”

怀疑、迟疑以及可疑的肖勉被拉出人群,“该你去画了。”

肖勉望去,黄少校、老区、徐焕生以及一旁观礼的乐以琴、梁添成等等许许多多熟悉和不熟悉的一张张脸,肖勉看到了期望和鼓励。

跨上悬梯,在墨绿色的机身上肖勉留下了印记。

毕竟小时候没练好毛笔,3画得如8。

“38是一家。”肖勉自己打哈哈。

夜深,肖勉还在凌空练习3的笔划。大概是阿Q看多了。

但一支作战部队并不是一纸任命和一个简单仪式就可以诞生的,肖勉和他的战友们将如何开始空中丢炸弹了的征程呢?请看下回什么和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