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别伤害我

好人李查德 收藏 0 49
导读:爱我就别伤害我




许辉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小微还没有醒,光着身子手脚并用抱着许辉睡的正香,那样子像极了一只树袋熊。许辉蹑脚下了床,简单洗洗完了就开始穿上衣服。回屋到床上找手机时,发现小微也已经醒了,正坐被窝里抽烟呢。许辉拿好电话没好气儿的说了句:“傻孩子你就抽吧,早晚抽死你就消停了。”走到门外才听见小微从里屋喊出来的话“冰箱里有袋奶你拿着喝...”






看看表,时间还来得及,许辉买了份报纸往公交站走,能省则省是他的习惯,公交车虽然挤点,但总比地铁要便宜几块,他感觉自己是个对别人大方对自己却小抠的人,比如请朋友和客户吃饭时他比较大方,而自己吃饭时就基本不超过五块钱。这脾气尤其让小微不屑并经常拿出来调侃他,问他是不是急着存钱娶媳妇。认识小微很传奇性,那是许辉在一次陪客户腐败的时候,本来只想着拔个火罐,敲敲背就OK,结果碰巧给自己服务的小姐居然是个老乡,和他一样来自那个出产袜子和煤炭的东北小城。于是借着酒劲许辉就带她出了一次台,从那以后两人就会偶尔吃吃饭,睡睡觉什么的,当然了也从消费行为变成了无金钱交易的同乡‘聚会’。有一样大家都很默契,谁也不问谁太多过去和将来的事,许辉甚至不清楚她有没有男朋友,是不是像自己也是光杆司令,他有时也会想想自己和小微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呢?情人?绝对不是,没那么丰富的感情。女朋友?别闹了,我怎么可能找个小姐做女朋友。那么就是性伴侣,或者是自己需要时的“玩具”?太恶心了,我真这么卑鄙么,别瞎想了...许辉不知道小微心里是怎样给他们的关系定位的,但他们有一点是共同的:在一起时,谁也不提爱情...





到约好的餐厅才12点多点,找到之前订好的包厢,坐下没一会儿,金总就拖着他那曾志伟一样的肉身气喘吁吁走进来。放下手包就开始摆弄他那本就不多的几根头发,“要想事成,先有造型”是他的办事风格。“今天这位大爷是好哪一口的啊?”金总一边整理头型一边问许辉。“不清楚,随机应变呗,只要有爱好就行。”许辉看着菜谱上的图片回答老金。亿达集团在开发区新建的分厂,主体楼的内装修工程还没有确定给哪家公司做,许辉经过一段努力接触,今天才有了这么一个和亿达集团总裁助理单独吃饭的机会,由于极有可能在今天的饭局上决定许辉所在公司是否可以中标,所以金总特意陪许辉出席,并声明是帮他压阵。其实许辉明白,老金是怕他自己在给客户的回扣中做什么手脚而已。






就在两人对着菜谱商量等下都点什么菜的时候,亿达集团的总裁助理小周已经走进门来。小周年纪不大,戴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许辉知道他是从国外毕业的。小周跟屋里的两人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待三人落座了,门口的服务员就进来问都点什么菜,没等许辉和金总开口,小周向服务员挥挥手说:“不用了,我们说几句话就走,几分钟的事。”说罢从手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服务员:“你去把我们的茶水钱结了,剩下的送你。”许辉看那钱,少说也得有两千多。转回头看金总,老金正在皮笑肉不笑的陪着笑脸。服务员关上包厢的门出去,倒是小周先说话了:“我就爱跟爽快人交朋友,有什么想法小许你直接说就行。”许辉也假假得笑了笑,没想到对方能这么痛快,之前和金总商量的是如果事情能成就送小周十来万好处,但今天见了这阵势,这哥们也不是省油的灯。拿眼睛瞄老金,金总回了个自己作主的眼神,许辉于是硬着头皮压细嗓子用几乎可以称得上淫贱的声音说:“如果可以按我们的报价接下来,我们准备给周哥您搞一新款凯美瑞玩玩...”小周用他那镜片后面的眼睛看看许辉,又看了看老金,轻轻的也是带着不容拒绝的口吻说:“别弄那么多花样了,三十万。签好合同我等你们电话...”









阳光照在草坪上,没有风,湖面像镜子一样平静。在这样的周末坐在这样的公园里,人会有种懒洋洋的舒服。湖边的草坪上有各种石制的动物造型,还有几排休闲椅,许辉和小微两个人正坐在其中的一个上面吃着肯德基全家福。“没想到啊,原来你也是第一次吃肯德基啊?”小微边啃煮玉米边问许辉。“当然了,像今天这点东西就68块,够我吃两顿饺子了呢。”小微呵呵笑着说:“不过你们老板也真够赖,讲好给你五万奖金完事才给你一万...”



许辉:“是因为碰上了个狠角儿,原计划的回扣超支太多了。”

小微眨了下眼睛:“如果真给了你五万,你准备拿它做什么用呢?”

许辉仰脖把瓶子里的可乐喝光:“不知道,存起来吧...你呢?你有五万了怎么花啊?”

“要是我有了五万,就马上回家,跟亲戚们再借点钱,把我哥的手术做了,然后去学美容,或者美发也可以吧...”小微眼睛看着湖面,好象想起了老家的亲人。



许辉是第一次听她说起自己的家事,以前只是知道小微从小就没有了父亲,感觉这里面好象有太多他不了解的情况。抬头问小微:“原来你还有一个哥哥,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还要做手术?”



“是种血液病,都已经好几年了,非得动一次大手术才有可能治好,因为一直没有钱,所以这几年勉强靠几个月换一次血在维持着。我出来,就打算回去时能攒够做手术的钱...”小微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许辉的脑袋,柔柔的说:“你以为我天生就愿意给你们这帮臭男人按摩吗?”



原来是这样,许辉的心里突然像多了块石头一样堵得难受。是恍然大悟后,为当初错怪小微误入歧路而自责么?还是替这对苦命的母女埋怨老天?看来每个人做任何事都有可能有外人不理解不明白的苦衷,看来认识小微这段日子自己并没有过用心想了解她,那我究竟把小微当成了什么人了呢?难道我真是个流氓不成?一时间,许辉心乱如麻。




“快来看这里!”小微站在一尊小猪石雕造型前招呼许辉。

“这里还个小洞呢。”小微笑着冲走过来的许辉说。可不是么,在猪嘴巴那地方,一个手掌大的空隙,让这只石猪的嘴巴更立体更形象了。

“我的手太大了,猪嘴里面放不下,你的小手正合适看见了吗?这说明你的手天生就不是给人做按摩的,也不是将来给人做美容、剪头发用的...”许辉捏着她的手,看着小微说。

小微任他捏着自己的手,红着脸把目光对向许辉的眼睛小声问:“那你说是干什么用的?”

许辉刮了下她的鼻子大声喊:“笨蛋,当然是天生给猪吃的啦...”

“你混蛋!”

湖边的草坪上,两个人你追我躲,开始疯闹起来。







太阳在一点点往下掉,许辉坐在长椅抽着烟,看着这黄昏时公园里的美景,小微把头枕在他的腿上睡得正香。认识这么久,一起有过那些个夜晚,今天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把她看个清楚。细细的鼻子和眼睛,还有那连睡觉都翘着的嘴巴,许辉发现小微真的挺好看的。可能是因为今天才知道了她的家、她的事,好象现在才算真正是认识了这个女孩一样。许辉把烟头掐灭,从身上掏出金总给他的亿达集团工程的那一万块奖金,放进了小微的挎包。




小微还在睡,晚风轻轻吹动她长长的睫毛。许辉看着夕阳下她的脸,这一刻,怦然心动。








“你飘啊飘我摇啊摇...无根的野草,若不计较就...”头发染成“金毛狮王”一样的小姐站在卡拉OK机的屏幕前哼哼叽叽的终于把歌唱完。许辉随着包房里的其他人也假装的鼓了几下掌。曹主任停止了对桌上腰果和玉米花的研究,隔着桌子冲许辉喊:“小许你一晚上就光鼓掌玩了,是不是也给咱们大伙来一首啊,对不对杨校长?”边说边看着主位上坐着的杨校长。杨副校长刚接过一个“金毛狮王”喂给他的樱桃,嘴里腾不出地方说话,只是一边点头一边笑。旁边的老金也陪着起哄:“许辉,怎么样?表现的机会来了,我告诉你,咱们杨校长还是申大的企管函授班项目组长,你小子不是老惭愧自己是‘技院’毕业吗?今天你把歌唱好了,杨校长明天就给你发个正经八百的本科文凭!”这句话把陪客的几个小姐都逗乐了,杨校长呵呵的笑脸使腮帮子上的肥肉一上一下的乱颤:“不会吧,小许你真是技术学校出来的?哪念的书啊?”许辉笑着回答:“在XX,我家就是那儿的,小地方校长可能没听过,离四平很近。”杨副校长正色说:“当然听过的,你们家那里医院失火烧死了不少人的么,怎么没听过。你以为我们做老师的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么?”这句话说完“金毛狮王”抢着说:“几只耳朵闻什么事我不知道,我就听人家说你们当老师的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来的。”话毕满屋哄堂。许辉正因为家乡的尴尬新闻不知道怎么岔开话头,到是这金毛小姐替他解了围,于是暗想等会结帐时一定要金总多给她些台费,毕竟这孩子挺会调节气氛的。许辉站起身来,端起一瓶喜力向杨副校长说道:“我这人天生五音不全,我们金总其实也知道,歌就免了吧,但我敬杨校长您和曹主任一杯酒,还是那句话,改造工程交不交给我们公司做无所谓,但两位领导我小许是认定是我大哥了,祝二位大哥今天玩得开心,明天前程似锦了。”说完,嘴对嘴的就把啤酒灌了下去。




刚把啤酒喝完,手机就响了起来,许辉忙说不好意思出去接个电话,杨校长笑着说:“夜生活时间到了,花儿等着蜜蜂去采呢,看看等不及了。”众人又是哈哈大笑。许辉边跟着笑边走出包房来到走廊里,真不愧是缤纷年代啊,装修隔音绝对一流,走廊里很安静,全不象老家的乐够在大堂都能听见包房里的客人在鬼哭狼嚎。




接起电话,原来是小微。说是天气凉了,给许辉买了一套内衣让晚上过去她那取。许辉明白是因为上次那一万块钱,让小微一直感激,但是他不想让她总有欠自己什么的感觉,于是答应了办完事过去,顺便也想和她聊聊,不要因为自己帮助了点钱而有什么想法,毕竟大家算是“朋友”,也许自己或者是她已经把对方当成了 lover 。






返回房间里,一干人正嘻嘻哈哈的说笑,杨校长问到:“是周迅打来的吧?”周迅,哪里出来个周迅?许辉正莫名其妙,金总告诉他:“杨校长前几天在徐家汇看见你和一个长得像周迅的姑娘在一起,还一起买的肯德基呢?”

“哦,那是一个小老乡。”

“说实话,是老乡还是蜜?”曹主任跟着起哄。

“当然是老乡,哪有什么米啊蜜的...”许辉有点不自然。

“国内这些女演员,我就喜欢那个周迅。”杨校长冒出来这么一句...








腐败在凌晨一点结束,送领导们上车之后,金总要用车载许辉一段,因为答应了小微要去她那取衣服,也不知道在不在那里住还是回家,所以许辉告诉老金先走,自己一会坐出租回去。金总关上车门的一刻,好象心里有什么事,停顿了几秒,又什么也没说上了车。









坐在写字楼的11层,公司里,许辉眼睛看着窗外,远处的龙漕路地铁站像一张巨大的嘴,吞进去一帮人,然后再吐出来更多的人。每天这个时候许辉都爱琢磨这些人都在忙着什么或者都在想些什么呢?但是今天他心里却是在想着小微。昨天晚上去她那里是取衣服,但自己享受到的待遇却更像个男主人,不但有饺子和拍黄瓜吃,连洗澡水都已经给他准备好了。许辉不知道怎么和小微说才好,本来自己是最怕人家这样的,因为清楚感情这东西容易伤人。但昨晚享受的这些优待,很有点说不出的受用。






金总不知道什么时候端了两杯茶坐到了许辉的身后,许辉联想到昨天晚上老金的欲言又止,感觉他一定是有什么话想要跟自己说。果然是金总先开了口。


“许辉,你说人活一辈子为了啥呢?或者说,你大老远的从老家东北跑到这里,追求个什么...”老金表情诚恳的像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语气又有些像当大爷的和自己的侄子聊天。



“还能有啥追求啊,也就是多攒点钱,我这样的还允许有什么崇高理想吗?”许辉拿套话应付着,心里寻思老中医到底要给自己开什么方子。




老金不接他的话,自顾拿眼睛看着窗外。“过了春节,总部好象要把我调广州去了,有可能是做华南区销售副总监,也没准能直接全面负责主管华南区的业务也不一定,这事你先别跟其他同事讲。当然,申大这一单业务能不能签下来,多半要起绝对作用。”




“是么,那我先祝贺你高升。舍不得你啊金总。”许辉这话是发自肺腑的。


金总扭头看着许辉,“我已经跟上面推荐你来接我的位置了,估计正在研究。下半年你的工作业绩应该是重要考核依据。说老实话,弟兄们跟我这么多年,我不喜欢自己走了,上面再从北京派一个来压着你们。”




“我明白申大的业务很重要,可是这杨副校长好象不缺钱,昨天晚上你也看见了,稍微往回扣上提一提,人家就把话给你岔开...”




老金像下了多大决心一样,用特正式特严肃的语气跟许辉说:“小许,其实工作以外的事我没必要说什么,但我觉着咱们的感情除了同事关系,还应该有一份兄弟情在里面。起码我是一直当你做小弟的...”看着许辉在那茫然的听,老金继续说:“年轻嘛,爱玩爱耍很正常,我也年轻过风流过,但我现在要告诉你这世界是没有爱情的,你应该谈对你有帮助和利益的感情,寻找可以改变你地位和身份的婚姻,逢场做戏可以,但是不能入戏太深啊兄弟...你是聪明人,应该可以理解我这当大哥的苦心。”




许辉听出来了,金总说得是自己和小微,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可是这和工作有什么关系?原来老金真的是老大哥关心小弟了,临走还放心不下自己的生活问题。但老金接下来的话像炸弹一样响在耳边,老金用比平时低了二度的声音说:“杨校长挑明了话,他有生之年就想和周迅亲近一回...愿意出十万...”这下他是全听明白了,许辉尽量想让自己别表现出太大的反映,以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从金总的眼睛里给出的答案显然证明刚才说得就是事实。许辉终于发现自己一直把老金比做像曾志伟是不正确的,眼前的老金越看越像电视“纪晓岚”里的和绅...







十万块,不是个大数目,即便在老家也未必可以买下一套房子。但是对一个等待手术的病人来说,无疑就是救命钱。何况交易还涉及到一单大项目的业务,何况还牵扯到自己的仕途,何况小微“原本”做的“工作”性质就是那个,何况自己和小微本来就没有什么...



两打啤酒,三包烟,许辉整夜无眠...











打电话之前,许辉还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比较婉转的把事情说清楚,谁知道小微是那么的聪明,回答的那么干脆。这样避免了很多的尴尬,但是丝毫没有降低许辉心里的罪恶感,就算是自己见过了这世界太多的阴暗,就算小微可能经过了太多这样的事情,就算这一次能帮着把她哥哥的手术费凑齐,许辉仍然觉得自己是见不得人的,甚至是自私的,尤其是当小微打扮的美艳照人来到酒店门口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在今晚,这应该也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小微,只是没有了往日对自己的甜美笑容,那神情,像极了一个陌生人。许辉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不是合适的,除了把客房钥匙递给她还能说些什么呢?看着小微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如果再过几分钟天知道还会不会让她再走进去。当小微快要踏进玻璃门的时候回头问许辉:“许辉,你给我说实话,我今天漂亮吗?”还能怎么说呢?许辉强笑着冲着她点头。



“那你告诉我,是只有今天晚上是漂亮的,还是我们认识的每一天都是?”小微终于又找回了那让人心疼的笑脸,只是此时此刻是那么的不应今晚的景。



“当然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最漂亮的。”



一袭白裙的小微进了酒店的时候,许辉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只有喝酒,拼命的喝酒才能捱得过去了。小微,我的好妹妹,原谅我,哥哥发誓,过了今晚再不让你受委屈,做你不喜欢做的事了,明天就送你回老家,我要帮你找一个真正爱你疼你的老公,给你准备最好最多的嫁妆...








金总把支票放在许辉桌子上的时候,还多了把汽车钥匙。拍着许辉的肩膀说:“上次客户顶帐要回来的那辆桑塔那,不打算卖了,留着你用吧。先对付开着,等我走了,你就换我的那辆。”看许辉呆呆的坐在那里没反映,又说:“不行你就休息几天吧,到哪散散心也行。”末了补了一句:“别想那么多了,过去了。”




已经几天没有小微的消息了,刚开始是自己不敢,不好意思联系,等想打电话时已经无法接通。许辉今天决定去她家里一次,哪怕最后一次见面也好,总得把钱给人家送去。到了门口,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正在往里面搬东西,问她们是怎么回事,人家告诉是新搬来的租户。那小微到哪里去了呢?许辉感觉天都要黑了一样。






开着车在路上漫无目的的找,这样子怎么能找到人呢?许辉怪自己没能早点给小微打电话,早点联系,自己还认为没接到钱呢,她不能就不声不响的这么消失了。妈的,又是钱,自己拿钱当命还想当然的以为别人跟自己一样,许辉这时候真想狠狠的抽自己几嘴巴。商场上的心眼老用来琢磨身边的人,不是走火入魔又是什么。老天爷,求你把小微送回来,我错了,我是人渣也好流氓也好,只求让我把钱给她,让她回去帮她的哥哥治病。治病?哦对了,那天在公园里,小微曾经开玩笑的说如果有一天惹她生气,她就会再也不理我,如果想找她,答案就在小猪的嘴巴里。想到这儿,许辉加大油门把车向公园开去。








湖边的草坪上,能放得下小微的手的石刻小猪的嘴里,真的有张日记本上撕下的硬纸。许辉把它打开,小微那不太工整的字写在上面,当初自己还笑话过她写字不好看,现在这些字在许辉眼里无异于变得跟小微的人一样值得珍惜:







许辉,对不起没跟你打声招呼就这么的走了。虽然我多想永远的留在你身边。

有多少个日子,我抱怨我自己的命怎么会这么苦,老天为什么对我和我的家这样狠心?

我以为我这辈子没有力气和自己的命扛争了,可是感谢老天让我认识了你。

你借给我的那一万块钱,让我明白了你是个好人,在我眼里就是。

我真想快点跟从前的我一刀两断,给自己也是给你一个新的人生。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你会让我做这样的一件事,这些话会从你的嘴里讲给我。

没有哪个男人会和自己爱的人有这样的想法的,我明白的。

你帮助我,应该也是可怜和同情吧,是吗?

我太天真了,还想着要和你将来一起回老家,一起生活,一起努力,一起生个孩子。

这一次,我不知道会不会帮到你多大的忙。

祝你将来会过得幸福快乐,找到你真正爱的人。

那十万块钱我不会要的,哪怕一百万我也不会要。

我答应了你,不是因为钱,是想给你的工作给你的事业帮上一点忙就行。

不要提我哥哥的病,那是我家的事,我会自己想办法了。

如果你不提钱的事,我也是会帮你这个忙的,不是么?

因为我爱你...







许辉看完小微写给他的信已经泪流满面,感觉这世上应该没有比自己更傻的人了。因为那些俗不可耐的面子、钱,因为曾经自己的那些狗屁追求、事业,竟然辜负了这样的一个女孩的心意。人啊人,怎么总是被花花世界晃得看不清身边的人,更看不清自己了呢?身体肮脏了,洗个澡就能干净,灵魂如果肮脏了,再怎样洗也不会还回清白!可惜这道理许辉明白得太晚了,太晚了。






黑色的云彩越聚越多,好象随时就会大雨倾盆。许辉慢慢把兜里的支票拿出来,一下一下撕成碎片,连同那把车钥匙,用力抛向湖中......








走在冷冷的大街

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雪

好想和你见面

可你何时出现

我在爱的边缘

想起和你分手的那天

泪水一点一点

一遍一遍

我们的爱情

就像风筝断了线

感情的世界我无法改变

泪水留在天亮以前

如果你爱我就别伤害我

这不是我犯下的错

如果你爱我就别伤害我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你爱我就别伤害我

这不是我犯下的错

如果你爱我就别伤害我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






(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