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 第一章 本章无名 第二节 暂无名

青铜人头 收藏 0 6
导读:天火 第一章 本章无名 第二节 暂无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7/


突然静了下来,耳边的喧闹好象离得很远。朦胧得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

周围的民夫早就逃之夭夭。两百人都没有说话,沉闷的呼吸声声在耳朵。没有人朝身后看。大旗下,丙乙高举右手,微躬着腰,着力看着远方。

雨后的原野升起薄雾,月光下,似乎有点蓝。

这样的遭遇战是他最讨厌的。以一个步兵方队对付为数不明的敌袭,未战先已弱了三分。正统的阵地战对付骑兵,陷阱、鹿砦、壕沟都来不及准备,所凭借的不过是一腔热血和求生欲望。

夜光中,身边那个士兵脸上长着淡淡的绒毛,丙乙一时没记起他的名字。只依稀晓得,他刚满十八,家中有个十六岁的妻子。他是性命可比自己有价值多了,至少还有个目标!

但是,没有目标难道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吗?

要活!

作为一个代理初级指挥员,战略上的东西可以不考虑。战术上却不能出问题。现在的关键是,先顶住敌人的第一波攻击。挺过去,就有希望。

獍族是一个游牧民族,他们的作战方式早就被丙乙这个曾经的牧民摸透了。如果一切顺利,他有信心把部分战士带离战场。

现在,只好求上天保佑了。

雾中隐约传来阵阵马蹄声和脚步声,整齐划一。偷袭者既不呐喊,也不莽撞,哑然无声地挺进。沉闷的压力让人透不过气来。

突然,一声马的嘶鸣。一个人影从雾中透了出来。黑衣黑甲,手拿一把新月弯刀,仿佛从天而降的神魔,直扑过来。

然后,一大群骑兵也从雾中透了出来。总数约百人,这样的战斗力抵得上一个步兵千人队。丙乙背心都是汗。

双方不过两百步,转瞬就到。

“后排弓弩手准备,听我命令。弩手第一队,放!”丙乙右手狠狠下切。

蹲成三排的六十个弓弩手站起身,扣动强弩的牙机。

“咻咻”声中,无数亮点布满整个天空。当头那个獍族骑兵顿时被刺成了蜂窝。强弩的箭矢都是三棱钢刺,长约两尺,尾部挂着三只羽毛定风翼。被机括中粗如筷子的弹簧推动,力大势沉,很多獍族骑兵被钢矢直接穿透。同样有着这般强劲穿透力的武器恐怕只有火枪。不过,火枪因为造价昂贵,操作复杂而被军队所抛弃。

夜幕中不断有人倒下。马凄厉地长嘶,蓬蓬倒地,堆在阵地前沿。形成一道障碍。后面的骑兵一撞上去乱成一团。

“弩手第二队,准备!”丙乙又举起手来。

“有埋伏,有埋伏!”一个未曾中箭的獍族人从马堆里跳出来。

“放!”

第二队弩手出手了。箭支穿越那人的身体继续飞行,落都后面的人群当中。

血腥味在雨后湿润的空气中漂浮。奇怪的是,不管是死亡的或者受伤的獍族人都没有叫。好象天生聋哑,只懂得默默向前。

初战,未损一兵一卒便干掉了十个獍族骑兵,这样的战果也值得骄傲了。但这种无声的压力让战士们慌乱起来。前面,依旧是疯狂进攻的敌骑。

第三丛箭雨过去了。

这一回,所有的獍族人都把身体低低地伏在马背上,只三人落马。

强弩三段射是步兵操典上的科目,军士们都练得纯熟。但机括要用脚撑才能张开,虽然威力极大,但射速迟缓。况,临敌不过三发。转眼间,敌人就冲到了方阵之前。距离近得可以闻到他们嘴巴里的羊奶臭味。

这时,丙乙才看清传说中獍族人的模样。

这是一队獍族的骑兵,个头不高,只五官略微有点扁平,双眉间距也宽些。很有特点的单眼皮。全身被一层黑色的盔甲覆盖,包括脑袋在内,只留一对闪亮而冷漠的眼神。那眼神看得久了,居然感觉一种微微的刺痛。

“长枪手,平举。稳住。”丙乙大喝,“听我号令……刺!”

一排骑兵像糖葫芦一样串在枪尖,巨大的力量撞击过来,放倒一大片士兵。

跟在后面的骑兵一拉马头,高高跃起,对着方阵砸了下来。

转眼,阵破。

丙乙大吃一惊,獍族人的悍勇他早有预料,但万万没想到对方的马术如此精湛。

阵中,士兵们发出绝望的惨叫。对上骑兵的弯刀,密集阵型的步卒无疑只是一群笨拙的绵羊。血雾状散开,和着被马蹄刨起的泥点四下飞溅。

“长枪手左右散开。两翼中段合拢!”丙乙的心都提到嗓子上了。两翼的短刀手是他的预备部队。这么早投放战场大大出乎他的预计。

幸好,长期的训练打造出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得令,所有的枪手左右散开,留出一条宽阔的通道。

对面,是早已经上好弦的强弩手。

“强弩手,放箭!”

“唰!”一排金属的暴雨对着獍族骑兵当头淋去。强劲的穿透力在夺去骑兵的生命同时继续飞行,射到还来不及撤退的人族士兵身上。死亡同一时间不加选择地肆虐过去,犁出一道鲜血的沟壑。无论是帝国军人、马匹还是獍族。

这样的阵型是最后的冒险。射击后的强弩手如同被剥光衣服的妇女,只能静静等待厄运的降临。

几骑侥幸躲过死神关照的骑兵扑进人群,弯刀连连挥动。士兵们秋草般默默无声地倒下。异族之间的战斗没有呼叫、没有痛苦的呻吟、没有俘虏,惨烈而血腥,只有一方完全倒下,战斗才能结束。

两翼的短刀手已经冲进失去冲击力的骑兵当中,双方交织在一起,乱成一团。惨叫声、咒骂声、兵器的撞击声这时才传来。刺激得人头皮发麻。

丙乙站在队伍背后,身边,红旗猎猎迎风。现在,指挥员的意志和战术完全无用。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只看胜利女神的天平朝哪一方倾斜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