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殇(章邯传) 引子 引子三

xujh26 收藏 1 7
导读:秦殇(章邯传) 引子 引子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戴教授却仍然非常理智,他沉着的说道:“不过这都是猜测,要想知道真正的结果,就只有继续挖掘,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才能知道!恩,那另一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戴教授放着异彩的眼光又盯上了另一个金属盒。

老陈连忙取出了那个仍在木箱里的金属盒,回答道:“这个就更奇怪了,里边是另一个虎符,和前面的那块整齐的摆放在一起。不过不是秦国的,看造型、颜色和文字应该是楚国的,而且只有一半!”

“什么?!”戴教授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好容易才有了刚才的推断,现在居然又冒出了一个楚国的虎符。这等于我们俩刚才的推断全部被推翻,把我们拉进了无底的历史迷团中。

老陈打开了盒子,里边果然放着半个红色的虎符,这虎符只有左半边,没有刚才那个秦虎符制作精细,上面的铭文也不像刚才那个那么清晰,只有上半部分的几个文字可以辨认。上面书写的是:楚王兵信,右居于王,左… …

我和戴教授看到这个虎符,都被惊得目瞪口呆。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强秦灭七国之前后,楚人对秦国的憎恨日渐加深,楚国民间还传唱:楚虽三户,忘秦必楚。秦始皇怎么能容忍楚国虎符的存在,更不可能把它放在一个王公贵族的墓穴里作陪葬。即使是作为某位将军的战利品,秦始皇也会立刻将这虎符收缴,然后销毁的。但是虎符上,“楚王兵信”的字样却清晰的摆在那里,这根本不合逻辑。

大家都是一头雾水,在我们依依不舍的目光陪同下,老陈把这两件国宝级的文物放回保险箱里。我们从看到楚国虎符直到走出这间屋子,被武警战士们执行例行搜身,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大家都陷入了无尽的沉思。

当晚,我和戴教授就住进了老陈的办公室,准备第二天开始正式参与这次挖掘工作。吃完晚饭时候,老陈才告诉我们,这两个虎符已经申报给了国家文物局。文物局来电要求,立刻封存这两件虎符,并于第二天派专人送往北京进行研究。国家文物局希望利用激光扫描等先进技术,尽快恢复楚国虎符上已经模糊、不能识别的字样。

晚饭后,我独自躺在床上,努力回忆自己所有有关的秦的历史知识,可对这两个虎符的同时出现,却始终找不到答案。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全程参与这次挖掘,对这两个虎符的来历一定要搞清楚。

凌晨两点钟,淅淅沥沥的小雨开始突然降临关中地区,经过了一夜奋战,我们终于在挖掘坑上搭建起了一座“宏伟”的帐篷。接下来一个月的日子,就是无休止的在挖掘坑旁挖渠排雨水,添加干燥剂。由于湿度过高,再加上担心雨水渗透,挖掘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我们一直在这里等待着,等待着似乎永无止境的雨季离去,等待着揭开这个令人费解的历史迷团早日真相大白。直到我在长期的等待中精神面临崩溃,再也忍无可忍了。

一阵凉风加着泥土腥味迎面扑来,撩动着手中香烟冒出的青蓝色烟柱。我狠狠地把手上的半支香烟撵碎,然后用力的摔在地上,肚子里那股积压了很久的怒气徒然而升。我来来回回在仅九平方的房间里度起了方步,这间破屋子已经“关”了一个多月了,我一定要冲出这房子。

忽然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我脑中闪过,我在墙上的镜子里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脸上划过了一道得意的笑容。

我从床下拿出了上周在临潼区买的那瓶“剑南春”酒。这本来是我打算在漫长的雨季结束的那一天,邀请戴教授和老陈一起庆祝时畅饮的。可是,永无休止的雨水一直没有停止过从天上滑落的步伐。我决定,把他用作他途。

没有任何月光的农间小道上,我独自一人,身着雨衣,提着那瓶“剑南春”,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向挖掘坑摸索。早已泥泞不堪的道路,无情的摧残着我下了很久的决心才买的那双新皮鞋。但是这一切,我都已经不在乎,我要是,再下挖掘坑,去查看一下那个挖掘出两个虎符的陪葬坑,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以弥补我这一个多月来,苦苦等候的创伤。虽然挖掘坑在下雨那夜的当晚就被禁止进入,虽然看守着挖掘坑武警战士都是真枪实弹,但折磨了一个多月的强烈好奇心和这些天来内心对天气的愤怒,已经使我无法再这样等待下去了。我几乎就要发疯了。

无情的天气似乎在专门和我作对,在这段不算很长的泥滑小路上,我还没走到一半,原本飘然而下的小雨就已经带着电闪雷鸣变成了倾盆大雨,道路也越来越泥泞难走。

忽然,我感觉到浑身汗毛扎立,所有头发都竖了起来,接着眼前亮光一闪,天空中一条巨大的蓝色火龙直扑而下,震撼天际的巨响随即震得我耳朵隐隐作痛。前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眼前挖掘坑那边依稀的灯光全部暗了下来。我暗叫“不好!”这个时候挖掘现场遭到雷击,对我们的挖掘工作将是致命的。在这样的大雨天里,如果帐篷被毁,雨水将对还没有出土的文物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所幸的是,潮湿的帐篷并没有起火,否则,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我赶忙加紧脚步,迅速向发掘坑跑去,但是泥滑的道路使我根本跑不起来。好不容易才来到离挖掘坑只有不到三十米远的地方,可脚下开始慢慢移动的泥土却迫使我不得不停下来。整个大地仿佛是一瞬间活了一样,在隐隐的轰隆声中向左侧移动起来,而且越来越快。我身下的两只脚也在跟着土地缓缓地移动,差点把我摔倒。我慢慢蹲下身来,想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我脚下一空,眼前一黑,随着一声巨响,我整个人失去了克服万有引力的支撑,直向下坠去。应该坠得不是很深,短短的几秒钟,我的身体便重重的摔在湿软、沉厚的泥浆里。即使是这样,我也被摔得浑身疼痛不已。

我无力的平躺在泥浆里,任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砸下来,敲打在我的面颊上。喘息中,我休息了片刻就努力挣扎着爬起身来,拖着浑身往下不断滴着泥浆的衣服,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泥浆里四下摸索。很快就找到了那瓶“剑南春”酒,但是我此刻寻找的目的却不这瓶酒,而是我刚才还捏在手里的手电筒。

我继续把手插进淤泥中,尽力的向下摸,很快就触摸到了泥土底层,在那厚约一尺的泥土覆盖下是一层坚硬地面。我心中暗自惊奇,手摸到的地面不但坚硬,而且特别平整光滑,似乎是人工雕琢过的大理石。黑暗中,我来不及多想,快速的在泥中继续寻找。不一会儿,我就找到了可爱的手电筒,随着一道光亮从手中放出,我才发现,自己完全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