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要开车四处跑,所以马路上的奇人异事就见了不少。有有关行人的也有有关司机的。给大家说说。

最血腥的事故:

因为太血腥,所以此处跳过不写,但毕竟是我亲眼所见,印象极为深刻,就一句话:开车的,都是杀手。

最有诗意的建筑:

有一次开在上海到南通的204国道上,一晃而过间看到路边有个茅草屋,屋子的外墙上用黑漆刷着三个大字:补月台。于是我对身边同事感慨说,中华之大,到处藏龙卧虎啊!别看是在农村,却有人能给自己的茅草屋起这么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补月台。后来又往前开了几公里,才忽然恍然大悟,那哪里是三个字,明明只是两个字-----补胎。书法达到此等意境,不由人不佩服!

第一号不怕死的SB:

有一天我从源深路往浦东大道上开,远远看见前面在机动车道的路边有个行人正往前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那人并没有左顾右盼像是要过马路的样子,我还是提前减了速。但是让我没想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人在我的车将要超过他时,突然开始过马路,在此我强调一下,是“突然”,毫无征兆的,就好像他本来是在他家的院子里散步,突然想上厕所了,就那么头也不扭一下,开始过马路。

对于源深路,熟悉上海的朋友可能知道,不是一条繁华的街道,行人很少,很空旷,马路上的车辆速度很快。他就这么目不斜视的过马路了。乱穿马路的人我见多了,却从没见过像此人一样不扭头看的,他对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只当不存在。

我只好强自按下心中腾起的邪念,踩了急刹车。并对此人的行为表示极其极其极其的不理解,人竟然可以对自己的性命如此不当回事。完全把自己的小命交给别人处理,此人的生活一定波澜壮阔,充满了惊险与刺激,每日每时都要进行生与死的百分之五十的抉择,司机踩了急刹车,他就生,司机一个没注意,他就死,此人不除,必将有某个倒霉的司机毁在他手里。

第二号不怕死的SB,一个骑摩托的女的:

张扬路有一段在路的中央有段绿化隔离带,隔离带里有一些施工队的简易房屋,和施工车辆等。绿化带灌木丛开了一个口,供施工队的车辆和人员进出。问题在于,这个隔离带是在路的中央,它的两旁都是车流滚滚的机动车道,这个开口也正对着机动车道。

那天我开的是一辆面包车,座位较高,贴着隔离带向东行驶,眼睛的余光越过灌木丛看到隔离带里面露出一个头盔在和我同向前进,速度还不慢,我估计那是一个人在骑着摩托。我知道他(她)一定会从前面那个出口冲出来,于是提前减了速。但是我看见里面那个骑摩托的SB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

开在我前面的是一辆桑塔那,司机没我坐的高,他肯定没看见里面那个骑摩托的。现在叫喊鸣笛都没用了,就看他俩的运气吧。

说是迟那是快,骑摩托的人从隔离带垂直冲入了车流,并以一个优美的弧线,拐上了正常行驶的车道,绝尘而去,留在她身后的是一串急刹车的声音,我看清楚了,是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骑着一辆女士摩托。刚刚她几乎死于非命,居然连头都没回一下,唉!又是一个生活充满了惊险与刺激的,把小命随时交给别人处理的强人,简直佩服死了。

巧遇双胞胎车:

一日和公司的同事行驶在杨浦大桥上,忽然发现前面一辆车,车号跟我们的只差一个字母,我们的是沪AP8704,前面那辆是沪AG8704。车号相似倒不希奇,巧就巧在两辆车的车型,颜色都完全一样,这就有意思了,于是我们一加油,超了他,在他前面左一下,右一下,走了个S型,这是车的语言。那车也注意到了我们,马上也超到前面开了个S型,然后我们并排在一起,摇下玻璃,对方也是个年轻人,大家相视哈哈一笑,然后分道扬镳。

这是一段小插曲,却让人感觉生活充满了乐趣。

最没有趣味的司机:

有一次办完事走沪宁高速返回上海,在镇江段有一辆上海车号的警车“呼”的一声超了我,宝马的,车里坐着男男女女,一看就是公车私用。我当时心情甚好,又是轻车熟路,于是一踩油门就追了上去,反正都是回上海,大家做个伴----我开的是普桑。别的桑塔娜我不熟悉,我公司那辆普桑我可太了解了,时速一百是个共振点,这时车身抖的有点厉害,但是只要继续加速超过一百,就不抖了,开一百二是绵绵的,开一百四到一百五也是很好控制,但达到一百六就不行了,车身开始发飘,不敢再加速了。桑塔娜太轻了,不象别克,有一次开着老板的别克走在高速上,老板在低头看报,我一看一望无际的没有车,就悄悄把油门踩了下去,速度一点一点的提高,到了一百八,一点感觉都没有,老板偶尔一抬头,感觉不对劲,又低头一看迈速表,赶紧跟我说:“哎哎,慢点慢点。”好了,话扯远了。

那个宝马警车很快发现了我的追赶,也开始提速,在车少的路段他把我落下很远,没办法,人家是宝马。不过到了车多的路段,就轮到我超他了,普桑虽然档次低一点儿,但胜在车身轻,乘客少(就我一个),提速快,最关键的是,司机技术好,嘿嘿,小吹一下。

就这样,我们你超我,我超你的飚到了上海,进入市区第一个红灯,并排停住了。我摇下车窗朝对面看过去,我的意思是,大家赛了一路了,怎么的都有点惺惺相惜吧,可是对面的司机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K!就算你的宝马没有赢过我的普桑,也不用瞪我吧,于是我马上把那个司机评为该年度最没意思的司机。

大侠风范:

有一次,从南通回上海的204国道上,见识了司机中的大侠。

那是两辆崭新的东风大货,空车,上海车号,一前一后,车速很快,不断超车,但是很守规矩,从不利用自身的强壮优势欺凌弱小。

超车,打方向灯,再并回慢车道,做的一丝不苟,并没有因为自己速度快就占着快车道不放。技术老到而熟练,又如同新手一样谨守规则,秋毫无犯,真乃大侠风范。

新手追尾:

某天中午,在汶水东路上,交通拥挤,道路狭窄,我急着赶回公司吃午饭,开在我前面的是一辆凯迪拉克,一辆破旧的凯迪拉克,司机的技术让人极为窝火,该加油不加油,该抢道不抢道,畏首畏尾,能过不敢过。新手,一看就是新手。后面被他堵了一条龙,喇叭声声催,新手肯定急,偏偏开的还是这种美国车,体积大,新手对车身没有概念,非出事不可。

果然,这个司机很配合我的猜想,我只看见开在凯迪拉克前面的那辆车因为行人穿马路一个急刹,我于是嘴里轻轻喊了一声“咣”,仿佛配音一样,那辆凯迪拉克一头就杵在了前面的车尾上。

行人乱穿马路造成了大事故:

这次事故不是我亲身经历的,却是由我事后处理的。

我们公司有一辆运送化工品的槽罐车,就是那种后面拖着个圆圆的大罐子的大货车,如果装满液体,超过十吨重。

该车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行驶是在镇江到句容的路上,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忽然横穿马路,满载的重车想要立刻停下来,根本不可能,如果踩急刹车,那纯粹是自寻死路,于是货车司机只好打方向盘想避过那骑车人,货车向着对面的逆行车道冲过去,偏偏巧的很,对面开来了一辆轿车,于是货车司机只好再把方向盘打回来,就这么一左一右的一拧,后面满载的槽罐失去了平衡,翻了,并凭着惯性一路把车头顶到了马路对面的一间茅厕上才停下来。茅厕塌了,幸亏里面没有人。车头也挤扁了,村民纷纷围上来,说:“完了,司机肯定挤死在里面了。”没想到把车门撬开,我们的货车司机毫发无伤。原来他是在撞上茅厕的那一刹那,扑倒在了驾驶室的地板上。侥幸啊侥幸。

这件事故够大吧,没想到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槽罐翻了,里面的化工品象小水龙头一样开始往外流。110来了,一看,这是化工品啊,是不是易燃易爆啊?立马通知消防队,消防队来了,二话不说,先架起水龙头浇,这下麻烦大了。

这种化工品名为苯酚,是制作耐燃材料的原料之一,根本不易燃易爆,却是毒性与腐蚀性极强,还有一个重要的特性,低于44摄氏度就会凝固成固体,但极易融于水。正确的做法,用破布或者沙土,堵住泄漏口,等待凝固即可。

我们的司机在消防队后面跳着喊:“不能用水冲啊不能用水冲”,消防队哪管那套,大水哗哗的冲,南方遍布河流鱼塘,于是被大水溶解的苯酚顺着路边的沟渠就流啊流,结果是第二天发现沿途及下游几公里的鱼塘,全都漂满了鱼的尸体,惨不忍睹啊。

最惨的还是我,后来被老板推出来代表公司跟着交警队的去村里了解损失情况,看着村民吃人的眼光,我都吓死了,一步都不敢离开交警。

面对当地大片土壤污染,饮用水源污染,几十吨鲜鱼死亡,数名村民出现头晕恶心症状,以及下游自来水厂的水源污染等超级严重的问题,罪魁祸首的消防队当然是一推了之,全部损失全部得由我公司来负责,此时我们的老板表现出了惊人的商业手段。用不可思议的极小代价摆平了此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