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五卷,崛起之路,征战之路 第一一章,结果2(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countersign……”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口气里却充满了不耐烦。


“老大,你快告诉他啊。”彭铮也明白了其中的危险,立刻小声的催促道。


“靠,我又不是阿三,我哪知道。”听到彭铮的话,屈俊杰小声骂了一句,然后继续嘱咐道:“一会跟我学,记得,千万别弄差了。”


“countersign~~!”身后的印度士兵显然已经特别不耐烦了,在第三声询问的时候,他已经从暗哨里走了出来,抬起枪口瞄准了两人的后背。


“啊~~~~~~~~~!”伴随着一声怪异的惨叫,屈俊杰忽然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造型奇怪的双脚不住的痉挛着,样子向足了抽羊角风。


“老……!”看到如此反应的屈俊杰,彭铮刚想询问,不过很快又将到嘴边的话硬声声的压了回去,“我也啊~~~~~~~~~~~~~!”回想起刚才的交代,彭铮立刻也照猫画虎的啊了一声,然后一个铁板桥倒了下去。


“一会,一刀给我结果了他。”彭铮这小子太坏,摔倒都要找个软和的地方摔,刚才那一下子差点没把屈俊杰砸出屁来,不过此时可不是和他计较的时候,彭铮刚倒在自己的身上,屈俊杰立刻小声嘱咐道。


“恩,我知道了,对了,老大,用不用我说几句英语把他引过来?”小心的把头凑上去,彭铮小声的对屈俊杰建议道。


“操,那人家用印度话问你咋整?”一边痛苦的继续抽搐着自己的双腿,屈俊杰一边小声的骂道。



对面,印度的哨兵显然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刚才那两人到底怎么了?自己仅仅问了几声,两个人怎么就忽然死掉了?阿三低头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枪,发现并没有走火的痕迹,可是眼前这一切显然除了走火以外根本无法解释,哎,英萨斯突击步枪的质量实在是太靠不住了,平时在战场上打不响,现在却活跃起来。


“hey ~~!”一边小心的向两人接近着,阿三一边仔细的左右看着,可是当他把头再次转回到两人身上时,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压在第一具‘尸体’上面的那具‘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不但如此他竟然还神奇的对自己眨了眨。


“you……ah~~~~~~~~~!”还没等他的话出口,一道寒光忽然如同天空中的闪电一般,瞬间向他袭了过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寒光已经深深刺入他的心脏。


心脏剧烈的跳了几下以后,忽然停了下来,全身上下一下子冒出了冷冷的汗水,身上的力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本想扣动扳机,可是却忽然发现连拿枪的力气都没有了,英萨斯突击步枪无力的划过手指,掉在他的脚旁。


“看看,还是人家叫的专业。”一脚踢开对方的步枪,彭铮不放心的走过去看了一眼后,笑着回头说道。


“少在那里贫了,对了,刚才那塞什么的话,你记住没有?”揉了揉被砸的酸痛的腰骨,屈俊杰坐起来问道。


“countersign,口令的意思,幸好印度人说英语,要是真说印度语,我还真听不懂了。”彭铮流利的重复一句后,走过来一把拉起屈俊杰。


“印度好几百个民族,说印度语,他同意,别人也不干啊。好了,把这家伙塞回去,弄个诡雷,我们俩也别老在房上转悠了,还有,刚才那个什么塞的,记得见到阿三的时候,你先问他,别弄的我们这么被动。”屈俊杰一边向尸体走过去,一边交代道。



孟麟鸿此刻坐在师部的临时会议室里,眼皮却跳个不停,人家说,左眼财,右眼祸,可是这一会左眼,一会右眼代表什么?该不会自己那里出了什么事吧,不行,一会抽空得问问,屈俊杰和彭铮这俩小子是不是还安分的在家里待着。



“countersign。”阴暗的小巷里,一队正在巡逻的印度士兵忽然被前面两个黑影拦住。


“white elephant(白象)~!”领头的少尉很奇怪到底是那个白痴在这里设了路卡,正当他准备出言询问的时候,对面两个黑影端着的武器忽然闪过一道火光,加装了消音器的两支95突击步枪一瞬间喷出的子弹将整个小队的印度士兵打成了筛子。


“哪个笨蛋想的这个口令,多不吉利。”当看到巡逻队的人都倒下去后,彭铮两人悠哉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把他们衣服扒下来,记得,多抹点血在脸上。”屈俊杰没有接彭铮的话,而是蹲在地上,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以后,立刻麻利的动起手来。


“老大,你估计市政大楼里,应该是个什么作战单位?我估计指定不能比那个连部差,最起码也应该是个团部。”看着正在动手的屈俊杰,彭铮继续叨咕着。


“管他是什么部,到我们手里,全让他变太平间~!”屈俊杰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少有的一丝冷酷。



市政大厅门口,哨兵正警惕的四下张望着,忽然,从街角出转来两个互相搀扶的士兵,迎着月亮柔和的光芒,哨兵发现两人的身上全是鲜血。


“countersign~!”哨兵的大喊同时引来了探照灯的照射。


“white ,…white elephant~!”回答声虚弱而不连贯,对方好象受了很重的伤一般。


听到口令,哨兵收起手中的武器,连忙跑了过去,可是刚到伤兵身边,忽然一把不知道从哪里刺出来的匕首一下子贯穿了他的肋侧,冰冷的刀刃刺穿了他的腹隔膜,顿时让哨兵丧失了说话的功能,正当哨兵委顿的向地上软瘫下去的时候,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却忽然一把扶住了他。


伤员仍然保持着虚弱的神态,但是强壮的大手却显示对方非常健康,哨兵最后听见的声音是段陌生的对话:“别迟疑,一步步往前走,到阴影里再把这小子扔下。”


探照灯的照射下,三个蹒跚的身影缓慢,但却坚定的向市政大楼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