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二节:诬陷(2)

醉长生 收藏 5 6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二节:诬陷(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二节:诬陷(2)

杀猪的和艺术家向他手中望去,修辟邪正拎着一截电线,把一台积满灰尘的电热炉从大衣柜下拖出来。“积了这么多灰,最少有一两年没用过,开关上却一点也没有……”翻过来一看,底座的支架上果然沾着一块血迹,对比一下王有善坐椅下地毯上遍布的大滩血迹,和其中一个不规则的缺口刚好吻合。修辟邪站起来扒开王有善的眼皮,拿过一枝散瞳剂滴在尸体的眼睛里仔细观察,只见瞳孔还有扩大的反应。“哈哈,怎么这次龙牙派了这么个没头脑的家伙?”修辟邪乐不可支。

“怎么?”厉袁二人不解。

“用电热炉升高尸体周围的空气是为了什么?不外乎是为了加快尸体的僵硬速度,让我们在判断尸体的死亡时间上判断错误,这是所有谋杀犯为了避免以后可能被抓到,而现在就制造无作案时间的做法。廷卫军为什么抓不到龙牙的一丝珠丝马迹,因为龙牙组织的暗杀与普通谋杀案不同。谋杀不外是为了财色权仇等大的几点动机,由这几点作案动机下手去查,多少会有点线索,可龙牙来去如鬼魅,一击得手立即撤走远遁,根本无法追查下去。现在……”修辟邪露出愉快的微笑。“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厉袁二人岂是傻瓜,修辟邪说了一半的时候就明白了。心道在您老得意的时候不让您老自己说,您老特别订做的三寸小金莲恐怕会非常慷慨的无私赠送吧。齐齐装傻摇头。

修辟邪果然得意,“这就意味着……这个杀手就在我们的管区之内,极有可能就在这个城市里!”

厉袁二人流露出大是佩服的神色,纷纷献上高帽,又黯然道:“那也是几百万的人口啊。要想在其中调查所有服过役的人,还有现有在福建驻扎的部队,也与大海捞针没什么两样。”

修辟邪的心情又被这俩混蛋弄低了,只得说再找找看有什么新的线索。

没多会艺术家突然惊道:“这有字!”趴在王有善面前的桌子下往上看却看不清楚。三人急忙合力小心的把桌子抬开翻过来,桌子底面果然有三个血写的字!

杀猪的疑惑的念道:“新……7……熊?”

“新编7连熊无疾。”修辟邪冷冷的接口道。身负监察一省兵马的职责,理所当然的必须清楚每支部队的情况。但要不是新编7连同时出了两个大名鼎鼎的帝国英雄,他又怎会把一个小小的少校连长的名字能一口道来。

“哦,就是在俄罗斯那边一仗打出了名的那个没落的皇室后裔,好象是个子爵吧。”杀猪的想起来了,嗤之以鼻。他和艺术家自从军校里被挑出来后就跟着修辟邪任职,廷卫军的谍报、外勤行动、国安、侦缉等等职能无一不精,没有一样没干过,而且立功甚伟。短短八年里就官拜中校,赐封子爵,廷卫军军内部称为廷卫双星。杀猪的对正规的野战战术不甚了了,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新编7连的战功不过是为了士气和皇室形象吹出来的。比起自己和艺术家的九死一生,这小子不过是仗着恰好姓熊捡了块勋章罢了。

“别这么刻薄,老毛子怎么说也有1500人的兵力呢。”艺术家当时就这么劝他。“谁知道是不是15个人呢!宣传部的那些厚脸皮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怕他们不好意思吹啊?”杀猪的就这么认为道。

“报告!”进来一个廷卫军宪兵,递过两张纸,“报告监察长大人,二位队长。已经在大厦外墙上发现了很多带泥的脚印,是42号海军陆战队军靴。这是拓下来的左右脚样本。”

修辟邪接过,三个人围着看了一下。杀猪的冷笑,“这脏栽得还真有点细呢,还知道专门穿双海军陆战队的军靴。”

艺术家道:“哦,你也认为绝对是栽赃?”

“废话。王有善喉结中枪,那滋味你我都明白,怎么能沾血把字写到桌子底下?而且熊字新字那么多笔画,平常人就算没事也不能闭着眼睛写得这么清楚吧。如果那个小连长真是龙牙,我倒还有点佩服他的胆识,军功就是真的。”

“还有呢。以杀手那么冷静,能又复原铁栅又开电热炉,怎能发现不了王有善在桌下写了三个字。王有善向来不离福建,这个新编7连又是自组建以来第一次调到福建来海训不到一个星期。王有善又怎么可能一眼就能认出是熊无疾。”

俩人望向修辟邪,不知他是什么意见。修辟邪沉思了一会,慎重说道:“我很纳闷这个杀手到底是笨还是聪明。”

“哦?”

“这三个字肯定是杀手写的,这点绝对能肯定。目的是要将我们的视线移到熊无疾身上,这点也能肯定。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而且为什么非是这个熊无疾不可。”

“可能是为了逃离我们的调查赢取时间,嫁祸熊无疾是怕我们只凭几个字猜不到是谁,就找了个比较有名的人。”

“不可能。”修辟邪摇头,“有名的人多的是,龙牙随便找个名字我们也能猜到。而且找个职务更大的,我们调查时就有所顾忌,不能大张旗鼓的干,杀手还能赢取更多的时间。”

“杀手的栽赃手法拙劣,好象是生怕我们发现不了这是移祸江东似的,那他的目的到底是要我们查熊无疾还是不查?”

“杀手故意留下这么个讯息,无非是将我们引到熊无疾那里去,当然是希望我们去见他。没准是和熊无疾有私仇呢?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见见这个小连长吧,说不定就能在他周围的人身上找到杀手的线索呢。”

“你要屈尊见一个少校连长?”

“有什么不能的,他现在可是被杀者指认的龙牙组织疑凶呢。”修辟邪咧嘴一笑,牙齿白得耀眼,“另外,我个人对他的兴趣也不缺乏。”

熊无疾的双腿因为恐惧微微有些颤抖,冷汗顺着脸淌在下巴上一滴一滴的掉落。眼睛死死盯在凶手手中埕光发亮尖利的凶器上,一步步的后退。

步步逼近的凶手嘴角露出狞笑,“你想往那跑?认命吧!”

后腰一顶碰在硬物上,已经退到办公桌边。熊无疾的喉结上下滚动,艰难的吞下一口口水,没缠着绷带的右手拉了拉身边人的衣角,“老虎,救……救救我……”

白少虎也比他强不了多少,强作镇静喃喃道:“我说……这个……”

凶手的声音冰冷,带着明显的威胁,“病猫的身体是不是还没复原呢?”

白少虎急忙掰开熊无疾拉着他衣角的手,生怕白少鱼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对自己的身体健康重新关心起来。紧急关头也顾不得义气是什么玩意,调头没事人一样欣赏办公室窗外的白云。

白少鱼已经离熊无疾很近了,那兴奋的心跳声熊无疾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乖乖的,听话啊,打针才能早点好……”

“啊~~!”刺耳的惨叫声全连营区都听得很清楚。‘吱~’一辆从门口过路的汽车吓得直打滑,哨兵却处之坦然,神色自若。早就听习惯了,比这更惨的都有。

从新加坡回来以后,熊白二人足足在海军医院里躺了八天才送回新编7连的驻地。卢智刚、胡不为等全连官兵得知霍余周黄四人的英勇牺牲后不胜唏嘘。最后问到熊白二人的伤势如何,答最少还得疗养半个月后,全连官兵哇的一声都哭了,尤其是卢智刚,拉着熊无疾的手泣不成声,“你……你……你可要保重啊……全连上下可都指着你啊……”

官兵们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啊,熊无疾当时都感动得差点答应再也不追究谁偷喝他的酒了。得知真实原因后,熊白二人齐齐晕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