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五十八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2 23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五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年轻的尖兵距离我越来越近,短短的几分钟,我的射距就从400

米减少到了300米。感受了一下环境,没有风,湿度大了些,射击的

时候得稍微调整一下表尺,不然会影响射击的精度。

轻轻地移动着十字线下的视野,那一个个屈身前进的人影,看起

来竟有些鬼祟。他们的身体在下意识且无规律地运动着,似乎在躲避

某种看不见的东西。看到这一切,我不禁感叹“峡谷”部队的训练有

素,经验丰富。这种看起来无规律可言的运动方式,恰恰是躲避狙击

手锁定的最好方法。如果你要问他们为什么在行进时不是走“之”字

路线,我想他们一定会回给你一个鄙视的冷笑。对于有经验的狙击手,

“之”字的行进方式只会让那隐藏在暗中的杀手摸清你的运动规律,

然后,他会算好提前量射出子弹,等着你将身体自己拿去跟子弹相撞。

反之,这种无规律的运动却能让敌人的狙击手无法掌握你的运动路

线,给瞄准带来困难。瞄不准,还谈什么一击必杀?

但是,一个真正的猎人在很多时候是不需要用眼睛去瞄准的,因

为他已经和手中的枪融为了一体,狙击步枪已经成为了他肢体的延

伸,他可以用自己的心去指挥它。因此,他可以抓住你身体转换运动

姿势那极短暂的停顿瞬间轻轻地甩动枪口,同时扣动扳机,让你在姿

势变换尚未完成的那一刹那迎接金属的问候。

当然,任何一个狙击手想要轻松地猎杀目标,就必须保证自己不

处在对方狙击手的威胁下。因此,每一个狙击手第一个要击毙的敌人,

都是自己的同行。只有清除了那个与自己同样潜伏在暗中的杀手,才

能使自己不用担心被某个角落里突然射出的子弹结束生命,才能让自

己的队友不再面对敌人狙击手的威胁。

“峡谷”的前进队形拉得很开,而且,他们很善于用周围的环境

来掩护自己。密集的树木给他们提供了天然的隐蔽,让我无法将他们

牢牢锁定在十字的中心。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发现了四个人,但他们

都不是我要找的目标,他们的狙击手还没有露面,所以,我还得继续

我的搜索,直到找到他、“击毙”他为止。

可我们不能在这里耗太多的时间,因为还有个人质在等着我们去

解救,而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足18个小时。耳机里传来老洪低低

的询问,找到他们的狙击手没有?

轻轻地回了声没有,我缓慢地移动着视线,透过林木细小的间隙

继续搜索目标。只是,要想在丛林了寻找一个天生就善于伪装的狙击

手谈何容易。更何况,我们面前的敌人,还是那群对丛林无比的熟悉,

号称是从原始丛林中回到人间的野兽。在这丛林里,还有谁对危险的

感知能比野兽更敏锐?

老洪说,不能再等了,我们必须得预留出时间穿越封锁线。老洪

的话让我心里禁不住一阵苦笑,从进入这丛林开始,我们的时间就从

没有充裕过。每一次的任务,都是在跟时间赛跑,哪怕只是慢一点点,

都会面临失败的结局。看来,导演部的人,打从开始就没打算让我们

能有充足的时间去完成任务,比起以往的训练或是国外同行们的训

练,我们每一个任务的时间都被他们压缩过,而与之同来的,自然是

任务难度的升级。而且,这种升级还不是简单的一倍倍增加,在很多

时候,它们的困难程度甚至是呈几何级数增长的。

也许,在他们眼里看来,只有这种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才能最

大限度地压榨或者说是磨练出中国特种兵的战斗力吧。其实,这就跟

武装越野时的极限现象差不多,当你咬牙撑过第一次的极限后,那以

后极限到来的时间就会越来越长,从而达到训练耐久力和意志的目

的。

不能再等,那就意味着攻击。战友们这个时候想必都已经锁定了

自己将要攻击的目标,只要命令一下,他们手中的步枪就会喷吐出压

抑多时的火舌。下意识地,我右手的食指轻轻动了动,将扳机预压到

了击发的位置。但是,我的目标不是他们,所以我不能开枪,当战友

们开始战斗时,我又只能在沉默中等待,作为这个集体中的一员,这

个选择是如此的无奈,却又如此的必须。

就在老洪的攻击命令即将下达的时候,“峡谷”们仿佛突然嗅到

了空气中弥漫的危险。他们的整个队形立刻停了下来,借助地形地物

的掩护开始警戒地观察四周。

耳机里响起了轻微的叹息,听声音好像是林默的。看来,他也在

感叹“峡谷”部队那近似野兽般敏锐的直觉吧。说起来,这真有点像

武侠小说里的高手对决,就算三尺青锋还未出鞘,可那凛冽的杀气却

在决斗开始之前,随着浓浓的战意弥漫到四周的空气中。就算是精于

隐藏气息的杀手,在发起攻击的那一瞬间,他所努力掩藏起来的气息

还是会无法抑制地暴露出来,为嗅觉敏锐的对手所感知,如果对手反

应够快,那就能躲过那必杀的一击,然后展开凌厉的反击。我们现在

碰到的就是高手,丛林作战高手中的高手。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已经察觉到了这丛林里隐藏着的杀机,这对

我们的突袭计划很不利。所谓突袭,就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

对手毫无警觉的情况下发起必杀的一击。可现在的情况,我们的这一

打算显然是落空了。想到这儿,我的嘴角扯过一丝淡淡的笑,也许,

我可以做点什么。

估算了一下他们与我的距离,最远的一个离我约有100米。虽然

新式发烟罐上的激光感应装置的极限作用距离已经提升到了近400

米,可那是在无遮蔽条件下,放在这丛林里,激光感应器的有限距离

将大打折扣,在100米内能起作用就不错了。那个人在他们整个队形

的中部,处在第四的位置。还有两个人一直没有露面,其中一个就是

我苦寻不找的狙击手。

将那个身子压得极低,正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影子牢牢地套在十

字的中心,我向老洪请求实施D方案。声带的颤动籍由喉结两侧的震

动式送话器传到了战友们的耳朵里。

“D方案?”老洪愣了愣,似乎又皱起了眉头。

“是的。”我轻轻地说,“野兽已经警觉,无法突袭,D方案是最

好的方案。”

“可你还没找到他们的杀手,那你会很危险。”老洪还是下不了

决心。

轻轻地笑了笑,我说,“头儿,别忘了,我可是最好的狙击手,

他没那么容易逮住我。”

“头儿,我同意墨尘的意见,实施D方案。”林默的声音在我耳

边响起,他应该是从我开口时便在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吧。我这兄

弟已经越来越像一个指挥者了,他的每一个想法都是那样的令人无法

捉摸,可最后的事实又证明,那些看似不可思议甚至是荒谬的念头却

是如此的富有成效。

记得后来有人问林默,明明一开始你的计划是对跟踪者进行突袭

的,可为什么到后来又换成了中规中矩的伏击呢?而且还让文墨尘一

个人去面对对方整个小队攻击的危险?

林默听了之后轻轻地笑了笑,然后他打量了那个提出疑问的人好

一会儿,直把人家看得很不自在了才开口说,你的问题只能说明,你

不了解战争,更不明白任何一个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快这个道理。

有句话叫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你有听过吧?如果连这都不知道的话,

我想,我没有继续给你解释的必要。

本来是向林默质疑的人,却被他的反问堵得没有了语言,碰了一

鼻子灰走了,临走前还被林默如同得理不饶人的言语憋得脸色极度难

看。林默说,不懂战争,更不懂一个指挥者最起码的素质是要随着战

场情况的变化而更改作战方案,我很怀疑,你是怎么混到指挥军官这

个队伍里来的?兄弟,我建议你,如果有那么一天真的要上战场的时

候,千万别去指挥战斗,否则,你会害死跟着你的弟兄们。

很难想象,一贯不喜欢跟人斗嘴的林默竟会说出这般刻毒的话

来。不过这不能怪他,因为那个质疑林默的人,是属于那种没什么本

事,却喜欢对什么事情都指手画脚的那类,靠着背后有那么些关系就

喜欢在别人面前耍点威风,以表示自己与众不同的那种人。我们也很

怀疑,这样的人为什么能进到T大队来,不过指导员仅用一句话就给

出了一个相当合理的解释。指导员说,兄弟们,你们认为这世界上真

的还有净土的存在吗?答案当然是没有。

虽然,我们的秦大队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可他也不过只是个正

团职干部,只是个上校,比起那些肩膀上扛着闪闪金星的人来说,他

那三颗银星两条红杠根本就不够看。人家要把自己的嫡亲塞到你T大

队来镀镀金,让他有了在某某大队担任过指挥军官,甚至指挥过战斗

的资历,再加上自己背后的运作,以后在仕途上自然是一帆风顺,平

步青云。

如果你这当大队领导的敢不给面子,那行,以后你就等着人家给

你穿小鞋吧。你T大队每年要耗费的物资不少吧,那些权柄在握的人

顺便找点什么理由都能把你的物资给扣了,更可以有事没事地挑你点

毛病,找你点麻烦。甚至是你这部队里干部任职期满后的升迁,人家

也能通过自己的关系网给你压在那儿,压得死死的,让你动弹不得,

而你,还挑不出他的毛病来。

所以,这种本不应该出现在T大队的人出现了,而对于这种目的

就是来镀镀金,给自己的仕途之路添加资本的人,你能期望他有多少

本事可言?能期望他了解什么叫战争,甚至带着手底下的兄弟们去打

胜仗吗?至于净土?在这个已经被自诩文明的人类搞得乌烟瘴气的

地球上,你还能期望有净土的存在吗?在这连人类的精神都已经被污

染的今天,这世界上哪里还会有净土的容身之地?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