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一九三一年二月十七号正是本年的春节,张学义舒服的住在红军的临时的招待所,他的部下都去苏区外边过春节了他已经留了话给自己人,对外就说误入苏区打了败仗被抓俘虏,其实那被抓了是他自己甘愿去苏区,他舒服的住在苏区好吃好喝的有人招待,今天是春节红军大摆筵席祝贺新年,今天的新年是在粉碎了第一次围剿后过的,得胜之后的军民十分喜悦。

面对愿意投奔红军的张学义进行了很多说服工作,张学义才决定过完年以后继续回国军工作,思想工作做通了以后他又来拜会毛主席。

“我们‘吃’掉你一个团,你回去怎么交代那,我们可不想让委员长不重视你坏你前程那。”说完毛主席拿出张辉瓒的金表金笔和美国名牌打火机,以及十八师的军旗。

“这是?”张学义好奇的问。

“东西你都留着,走的时候全带上,我都给安排好,让你带着几个国军军官和地主回去交代,你就说经过艰苦战斗伤亡惨重,单枪赴会重金买回被我们抓的国军军官和乡绅地主,这样你虽然败了但是靠勇气和智慧让我们红军害怕,所以我们达成协议放这些人走但武器不退还。”毛主席考虑事情周到,一定要把后路留好,这样红军就在老蒋身边布下一个棋子。

“实在太好了,毛将军深谋远虑真让人佩服,我回去蒋某人不会怀疑我。”张学义好奇的拿起张辉赞的打火机玩了玩,发现是件好东西。

毛主席安顿完张学义人家还有大事要办所以也就不在招待所久坐,张学义可以在向导的带领下自由出入苏区,向导是一名不满二十岁的女红军战士,这女孩身穿一身红军制服,衣服洗的十分干净,身上挂着一支盒子炮,她的工作主要是保护张学义。

张学义每天穿着马靴和干净衣服,虽然没穿国军制服但是总容易被人误会,所以跟着个红军保护比较好,女孩吃过早饭就来见张学义,张学义这些天什么都不想,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跟在家里过年不一样。以前在家过年除了吃饭还要读书呢,每天有看不完的书,现在难得清闲,不过毛主席也爱看书还临时借给他几本让他随便看。

“你好。”女红军进来向张学义打过招呼然后看看需要自己做什么的,女红军战士发现他的房间收拾的非常干净整齐,他这么早就起来打扫房间,真看不出来他还是个国军,房间里的书还不少,仔细看看书上还写着毛主席的名字,书也是毛主席借给他的,他一大早也不知道吃了饭没有就坐在椅子上看书。

“你好,请随便坐。”张学义难得休息休息,一辈子也没过几天舒服日子,从小就是读书上课学这个学那个的,累的都快吐血,当土匪以后也风餐露宿的忙于生计,当军官以后除了休息那几天其他的日子过的很累,训练士兵、除暴安良整天操心这个操心那个,自来到苏区他‘被俘’以后想干啥干啥,睡觉自由,爱睡几点睡几点,吃饭想吃多少吃多少没人管自己,以前母亲不让他暴饮暴食。过去看什么书都是老师安排家里的家庭教师安排,现在自己想看什么看什么,自己就看小说,什么书闲他就看什么书,以前偷着看闲书是会被骂的。

红军女战士阿英认识几个字,但是不爱看书,年轻人好动不好静,她总喜欢出去溜达出去玩,训练打仗也行,就是不能坐在屋子里,一坐下来浑身不自在,不过面前有个身材高大年轻有为的后生坐在她眼前,她还是能坐的住的。

红军里结婚拉恋爱拉都有这个规定那个规定不自由,不过规定限制不了人的爱好,和喜好,女战士这些日子没少听说他的事,总见红军的领导每天挨个见他,这个请客那个请客,也知道点他的事情,没想到他不到二十岁就是团长,那要在红军就很了不得,似乎够结婚标准的。

阿英坐了一会有点不自在,人家看书自己干坐的没啥意思,就没话找话的套进乎聊天,“听说你哥是张学良?”

“呵呵,这是我来这里人们问的最多的事情,他是我干爹的孩子,我一万个看不起他,一个抽大烟的花花太岁有什么了不起,他能干点啥事?整天吃喝玩乐没正事,亲爹被人杀了连个响屁都不敢放,谁养这种儿子都倒霉,按照我们辽西的说法,他叫一百斤面蒸一个馒头,废物点心一个。”张学义对张学良恨的牙根都痒痒,你听听,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千古功臣张学良成啥?整个都变了味儿。

阿英被他逗的哈哈大笑,捂着肚子笑,笑过之后她更喜欢这个前来投奔红军的上校团长,记的他来苏区的那天十分威风,身披斗篷里穿军服,腰挂金柄银鞘马刀,穿着擦的跟镜子面一样亮的马靴,马靴上的马刺都闪闪发光,一米八的身高坐在战马上看起来是格外威风。红军中多是南方人,身高一米八的也不多,不过毛主席长的身材高大是因为人家从小重视锻炼,所以这里又来一个北方大汉很多人都看着希奇,好多人都没见过北方人。

阿英更好奇的问:“听说张将军有好几个老婆,是不是呀,我们这里不许找那么多的。”话题转移到家庭可就危险那,年轻人聊这个不光是闲聊的。

张学义没想很多,“他不多,就三个吧,比我多。”

“你也有老婆拉?你这么小就结婚了?”阿英睁大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张学义问。

“没办法,包办婚姻么,我有什么办法,由不是我能做主的。”张学义喝着龙井茶(红军从国军军官那缴获的茶叶,招待贵客才用)继续看小说,有个人陪他说话他感觉还不错,这年过的太舒服,他可没对女孩动什么心思,现在有个云玉就够闹心的,最喜欢的人偏偏不是自己的老婆,真麻烦,他跟老婆翠儿也算是患难夫妻,看在陪自己当土匪的份上他还是很感激老婆的,娶妾对不起她,不娶自己不甘心,离婚肯定不行自己怕被戳了脊梁骨,他也心烦,不过躲在苏区可以躲一天算一天,可以远离麻烦事。正因为他不想学张学良做个公子哥所以不能娶自己喜欢的人。

“那你可以逃婚。”苏区很多女红军都是逃婚姻跑出来的,这对她们来说太平常,男的也可以离开封建家庭逃避包办婚姻来苏区参加红军。

“红军不收我,我往那逃,我老婆也是军人,孩子都快有了,我怎么逃,我妈也是绿林中人,我敢跑她骑马带着枪追到天边也会把我抓回去的,我是没地方跑。”张学义现在那有闲心想这个,国内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东北的日本关东军频繁军事演习,傻瓜都知道他们要侵略中国,西南地区军阀混战,老百姓在那也过的不好,好容易有苏区这个么小天堂,国军还每天来围剿,本来受奉系的影响张学义就不喜欢老蒋,加上他现在走的地方多了,知道的事多了他心里也恨老蒋,心说话你无能百姓才过的苦,你不修仁政穷兵黩武学袁世凯,学段祺瑞,学吴佩孚、孙传芳,你怎么不学好人呢,你为什么不修周公学文王,一味的打呀打呀,有什么意思,不怕自己的名字留在历史书上弄臭了那张纸么。

一想这些就心烦还是别想,自己太年轻也没军权,反对日本侵略自己没兵,救百姓于水火自己也没权杀光全国的地主,中国百姓的未来估计就在红军身上,他们肯定能做成自己想做的事,只是现在才是开头,听说国军又在调动兵马围剿苏区,自己能干点啥呢?

“咱们出去走走吧,这么好的天气不出门多可惜。”女战士坐的闷了又想出去。

“好吧,我也该活动一下。”张学义起身离开椅子,把书整理了一下,从箱子里把主席给自己的一些东西里拿了一个打火机,边走边玩这个汽油打火机,他听说张辉赞可喜欢这个打火机呢,没事就玩,自己也拿着玩,其实自己不抽烟,所以不喜欢打火机,带身上也是为生火方便。


张学义喜欢清净,就喜欢往人少的地方走,他走进一片大树林的时候,问:“你们有火药枪么?”

“要这个做啥呢?”阿英睁着大眼睛看着他问。

“这里树这么多应该有好东西打,打回去可以给大家吃,我当土匪的时候不舍得那好子弹打动物,只喜欢拿火枪打,因为子弹不好买,红军子弹也缺我不好意思浪费子弹那,我来的时候把很多弹药全送人了。”张学义看看树林里有不少兔子就想打猎。

“是呀,我们也不让随便浪费子弹,要不去我借火枪去?”

“好了,我包里有枪有子弹,我拿我的子弹打,这样不给你们增加后勤负担,他说完从自己皮挎包里拿出两支盒子炮,左右手各拿一支悄悄的走进树林,发现山鸡野兔就打,几枪响过之后,女战士跟张学义过去一看,打了不少东西,他们俩很高兴的把猎物全收起来,找了片林中空地就收集树枝就烧烤猎物。

俩年轻人面对面的坐在火堆前吃烧烤,张学义在吃东西的时候悄悄的偷看了阿英一眼,阿英长的可真漂亮,皮肤白嫩眼睛长的十分水灵,比自己的老婆漂亮,比小玉也好看,不过自己可没歪心,现在国难当头那有时间想这些,他真想生在盛世做个自在人,喜欢谁就娶谁,平安的过日子,那多好,可生在这么个时代有什么办法呢。

阿英没事就盯着张学义,所以她也习惯了,连续看了一个月了,每天都看只是越看越喜欢,无奈有纪律管着不能随便恋爱,只是看看而已,反正他是要走的,多看看记在心里就是了,反正没完没了的打仗,不可能有机会再这么舒服的闲呆在一起的,不过她很想让他知道自己这些天想什么,她正看他看的入神忽然发现他也看了自己一下,只是很短暂的一下,这很是当她以外,在一起这么多天他从不看自己,也不认真的看自己,或许他不喜欢自己吧。

不过两个人的眼神碰了一下都各自收回,吃完烧烤又一起按原路往回走,忽然天空中传来飞机的轰鸣声,阿英不是新兵,见过飞机她马上拉着张学义隐蔽起来,“这是敌人的飞机。”

张学义好奇的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望远镜看着天空中飞过的一架单引擎双翼飞机,他知道这是一架侦察机,在东北那会自己坐过这东西,老帅没死那会自己坐过,有时候是大帅带着他去,有时候是其他叔叔伯伯带自己去,坐那东西很好玩的,“没事,是架侦察机,不会打我们的。”

“你的望远镜真漂亮。”阿英知道高级军官才有那东西,一般人很少有的。

“喜欢就拿去玩,这个可不是我的,是军队发的,我还有一个。”张学义把手里德制望远镜给阿英,自己拿出来旧式德制望远镜,他自己玩的这个是老帅多年前给的,是他的宝贝,也是他生日礼物,他小时候过生日老帅即使忙也会派人送重礼的,自己的刀、枪、表什么的都是攒的生日礼物。

他们俩有坐在地上拿望远镜看看这看看那,悠闲的又玩了一会,张学义说:“我这还有点你没见过的东西。”他一一把自己包里的家当给阿英看了看,什么金壳大怀表,德制指南针、枪牌撸子、大眼撸子,都拿出来让她随便玩。

“你这么多枪,一个人带一个班的枪不累呀。”阿英好奇的看很名贵的枪牌撸子,因为毛主席才有这么一支,他居然有两支枪牌撸子,自己还能玩这么好的枪。

“都是别人送的礼物,用处不多纪念意义大而已,这支左轮枪是我自己买的,不是发的送的,女孩带这种枪很方便的,比盒子炮轻多了,我连枪套带一起送给你。”张学义喜欢她,也知道她喜欢自己,也不知道那天走,所以留点东西纪念吧。

“真的送我呀?”阿英拿着小巧的左轮枪,几乎把自己对他的喜欢全部凝聚在枪上,她决心好好收藏,就怕上级要了去。

“这个新望远镜也给你,我写个信给毛将军,让上级不把我送你的东西拿回去,我也希望你以后当个女将军,好好的为老百姓打天下。”张学义很大方的把东西送给她,他也知道自己要让她失望,所以留个纪念吧,反正日后自己征战四方难免有以外,如果她不能见到自己,那东西就是纪念品。


张学义在苏区住了近两个月,后来毛主席和朱德司令合计不能留他太久,恐怕留长了害了张学义就让部下帮他收拾东西准备送他离开苏区,以便尽快的投入到工作中。

走的那天场面不大,毛主席和朱德司令只带几个警卫亲自送张学义走,张学义骑在马上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又看,骑在马上慢慢的往北走,阿英跟着红军战士送他,一直把他送到苏区与白区的交界出才停下。

“各位,谢谢了,不用送了,我的人就在前边接我,大家请回吧。”说完张学义一抽马屁股骑着战马就飞奔而去,他知道越说的多她恐怕越难过,还是一走了之吧,一切等天下太平再说吧,管他天下有太平的那一天没,只要自己尽力打就行。

阿英看他走远了才垂头丧气的跟着其他战士回去。

张学义骑着马,后边来跟一匹马,马上有两个被他打晕的人,一个是国军的军官,另一个是一个江西本地的乡绅,都是被红军抓去的,张学义带着邀功的东西见到自己的那帮兄弟一起骑马飞奔回南昌。

过完元旦老蒋得到报告,说保安团团长张学义孤军进入匪区作战,兵败被抓全军覆没,两百多士兵一个也没跑的被人家消灭了,老蒋心里乖难受的,好容易寻找到一个无派系值得栽培的将军苗子就这么交代了?他还有点不干心,继续派人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体。


就在过完新年不久的三月的一天,忽然手下进来报告:“委员长,张团长回来了,他要见您。”

“快叫他进行营见我。”现在老蒋正在策划第二次围剿,亲自坐镇南昌行营内指挥。

没过一会张学义哭着进来了,他这是作秀,弄的跟真的似的,见老蒋就跪下号啕大哭,边哭还边说:“我对不起,委员长,我打了败仗了,队伍被人家吃掉了,请委员长处分我。”

“快起来,兵家胜败是常事,不要哭,起来说话,我不处分你,说说怎么回事。”老蒋亲自搀扶起来他,老蒋没想到的是他自己本身是个骗子,但是这次遇到大骗子,巨大的骗子,连老蒋这个擅长骗人的都没看出来有假,因为红军那边封锁消息很厉害,知道张学义的人非常少。

“我带兵正往前走,忽然中了埋伏,大约几千敌人包围我,我带两百士兵奋勇作战才跑出来,后来我不甘心武器落入他们手里,我单枪匹马追上他们跟他们谈判,我拒理力争跟他们将道理,后来他们很佩服我的胆量就跟我谈判,我拿身上的几十根金条才把阵亡士兵的尸体要回,还拿钱赎出点东西,东西和人都在外边。”张学义对着老蒋撒谎,表演的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