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顺利发报

hcxy2000 收藏 2 25
导读: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顺利发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静悄悄地回到药房,戴安平不用问,光看他们的脸色。就知道事情没有办成功。林曼甚至直接说“累了”,想现行休息。她是真的累了。连续几天,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显得是那样的疲惫!

尴尬的气氛中林曼走进地下室,在门合上以后,肖彦梁才如释重负地除了口长气。这才把整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大致给戴安平说了一遍。

“位卑未敢忘忧国,这个叫任海的,倒也是一位真正的烈士。”戴安平罕见地用南宋大诗人陆游的一句诗来夸奖任海,使得肖彦梁更加的惭愧:

“不瞒你说,我当初其实是准备把他抛弃的。因为他太好赌博了。”接着又把前一阵任务结束以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也用不着内疚。不管换了是谁,只要身上有不良嗜好的,都应该坚决果断的放弃。这即使对我们负责,也是对他们个人负责。

你不可能预测未来,所以你只能把握现在。当时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现在不过是任海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自己罢了。他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我想他在做这些的时候,是不会去想自己是否曾经卑怀疑过的。”戴安平知道这些话,肖彦梁未必不清楚,只是暂时在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一个表现极为出色的烈士,曾经被自己怀疑过的事实。

肖彦梁点点头:“你说得不错,我现在倒是有些婆婆妈妈了。”顿了顿,又说道:“我答应了林小姐三天之内,把情报发送的事情处理完。所以,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我决定抢鬼子的走私物资,黑吃黑。”

“这不是一个好办法。”戴安平摇摇头:“这种做法,和林小姐提出的强行发报的行为在性质上是一致的,甚至比林小姐的主意效果更差。”

“那你说…….”肖彦梁一下子站起来,说了半句句却说不下去了。他何尝不明白自己抢夺干电池的决定不过是自己病急乱投医的结果,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方案。

“办法终归会有的,你不要着急。”戴安平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安慰一下已经有些急火攻心的肖彦梁。

“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鬼子在明,我们在暗,可是处处都受到鬼子的牵掣,完全发挥不出来我们的优势。横边浅这个王八蛋,的确比大介洋三要高明许多,是个玩捉迷藏的高手。”

“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哈哈,捉迷藏?对捉迷藏!”刚颓然坐下的肖彦梁话音刚落,戴安平猛然间兴奋地抓住他的肩膀笑起来。

“咦?你有主意了?”同伴的表情显示出那个主意是多么的完美和可行,肖彦梁慢慢也变得兴奋起来。

“是的,我有一个主意了。他妈的,以前怎么没有想到!”戴安平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他顾不得林曼的疲劳,坚决地把她叫醒了请出来。

听说戴安平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林曼没有一点困意了,双眼炯炯有神来了精神,仔细听着这个新的主意。

“是这样的。既然横边浅想给我们玩猫捉老鼠,我们就给他来个灯下黑。上一次轰炸军火库的时候,不是还留了一部电台吗?我们把两部电台都用上。就在白天发报。考虑到白天街上人多,我们每隔一分钟,就中断发报,赶赴下一部电台继续发报。原来的电台立刻转移道新的地方。这样一来,鬼子想要找到我们的电台,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主意好。”林曼一听这的确是个绝好的主意。想象着鬼子满大街找自己,她心里就有一种满足感。

倒是肖彦梁没有那么兴奋:“这个计划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他忍不住要泼凉水了:“万一横边浅象今晚一样,直接停电呢?”

“不可能。”戴安平坚决地说道:“我们如此大的动作,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们要发送的情报的重要性。我们白天发报,鬼子使用侦测车也方便,横边浅对此可是求之不得的。所以他绝对不会采用停电这种方式。

经过今晚的风波,鬼子自以为已经知道了我们电台的发报区域。我估计明天整个这一片区域,必将被严密控制,以防电台转移。

我们不知道鬼子是怎么样划分停电范围的,想转移电台也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利用横边浅查找电台的时间,通过两部机器的相互转移使用,使得在鬼子寻找的时间之内,结束我们的情报发送。”

分析得极为透彻,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对于林曼来讲,真是有“柳暗花明”的一种感觉。刚才对肖彦梁发的那通火,也是自己情急之下的口不择言。她心里其实也明白,即使不惜暴露肖彦梁等人的身份,又能挡得住鬼子的几分钟的进攻呢?

现在有了这个办法,她也就势下台:“这个办法我看非常可行。肖局长也不用遵守那个三天之约了。”

隐隐听出林曼话里含着的道歉的意思,肖彦梁也是一笑:“这一下可放心。其实都是怪安平兄,你早一点想到这个法子,我们哪还有这么费事?而且,我看连干电池也可以不管了,到时候你来回走动,鬼子就跟着你瞎转悠。”

“不是的。”戴安平摇摇头:“经过这么一次,鬼子必然是知道再通过原有的办法是不能成功的,他们必然会采用极端的断电方式。因此干电池的事情还是不能放松。”

“为了不引起横边浅的怀疑,从明天开始,我的一部分人要化装成收破烂的人,以方便电台的转移,另外一部分人化装成黄包车夫,专门拉林小姐转移。”肖彦梁想了想,补充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好的。我们下一步把整个计划的具体细节讨论一下。”戴安平信心百倍地说道。

第二天,肖彦梁来到宪兵队。

“太君,我们查过了,经电话局指认,昨天的匪徒名叫任海。以前也是电话局的人。皇军进城以后他留了下来。我们查过了,这个人在城里没有一个亲戚。

另外,我们也检查的现场,发现匪徒使用的爆炸物,是两颗木柄手榴弹和一些皇军的手榴弹。由于目前武器流失比较厉害,现在还无法确定这是一起什么样性质的案件。”

“也就是说,你们还无法确定这是一个孤立的案件还是一个有预谋的案件?”

“是的,太君。所以位打算派一些人,化装成收破烂的、拉黄包车什么的,在城里四处留意,希望有一些收获。”

“你的想法很好。这是你的本职工作,以后类似的事情用不着在询问我的意见。”

“谢谢太君。另外听门口的哨兵讲,昨天太君你遇到了袭击?”

“是的。不过是些小角色罢了。对了,肖君,你认为着两件事有联系吗?”

“不一定。说不上来是不是巧合。太君您知道,现在的抵抗分子成分很杂乱,从暴露出来的人员看,基本上都是写个体案件,很少有组织的。我觉得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严密防范新四军的破坏。”

“说得有道理。个体的案件,虽然破坏力不大,但是影响却是很坏。”

“另外,联想到以前大介洋三太君曾经给在下提出过,电话线路经常出问题的情况,小的认为昨天晚上的两件事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同时发生,应该是一种巧合。”

“也许吧。”横边浅心里还是称赞了一句。这个支那人并不知道昨天晚上的电波才是主要的,得出这样的结论非常正常。

让横边浅觉得意外的是,当天晚上,那个神秘的电波并没有出现。

难道自己判断错了?还是那个情报已经失去了价值?还是对方在迷惑自己?横边浅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下令继续保持戒备。

第三天白天。

刚走进办公室的横边浅,还未喝一口水,监听室的人员已经满脸的兴奋跑进来:“报告,那个电波出现了。”

横边浅的心狂跳起来。看来昨天的数十辆假的无线电侦测车把对手吓坏了。自己的以假乱真的计策成功了!功劳就在眼前等着自己去拿。

宪兵队全体出动,扑向了街道。它们和其他伪装的车辆一个样子,很快汇入了街上的热闹当中。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一些收破烂的人在街上慢慢游荡。横边浅微笑了一下,这些人都是警察装扮的。在同意了肖彦梁的计划后,警察局连夜,把城里收破烂的全部收押,在换上了自己的人。

横边浅放心地眯着眼睛养神。他心里正幻想着破获此案后的奖励。是奖金还是升职呢?

“报告,信号接近。”

“报告,一切正常。”

“报告,信号消失!”

最后一句让横边浅猛地睁开双眼:“怎么回事?信号消失?”

“报告,是的,信号消失。大概的位置在这里。”一个监测人员在地图上滑了一片区域。这片区域大约有数十栋房屋,应该说他们原本已经很接近目标了。

“八嘎!”横边浅骂了一声:“立即通知部队,严密搜查这一带的房屋。”

大约过了半小时,搜查的人员没有任何收获!

“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横边浅还在想的时候,监测人员忽然发出一阵兴奋的声音:“报告,信号出现!”

“哪里?”横边浅把头伸过去,监测屏幕上一个亮点清晰地在左下方闪烁。

“奇怪,怎么会在那里?”监测人员声音递了下去。

“怎么回事?”

“报告,信号出现的地方不在我们原来发现的区域内。”

“什么?真的吗?”横边浅脑子里一阵晕乎。对手居然采用转移电台的方式躲避侦察:“立刻确认信号的位置,通知搜查的部队撤回来。”

“是。”侦测车掉过车头,跟着信号赶过去。

车子开了没多久,信号再一次消失。

“马上把肖彦梁和魏长金以及蒋长海叫过来。”再一次失去目标让横边浅隐隐觉得这么样下去不是办法,他觉得有必要使用新的力量了。

等肖彦梁他们赶到的时候,信号又出现了。位置并没有变化。

“看来对手只是在盲目地躲避着自己。”横边浅想到这里,忽然信心百倍。他对外面待命的肖彦梁、魏长金、蒋长海说道:“今天的情况非常紧急。命令你们的人全体出动,嗯,暂时全部由肖局长负责指挥,严厉盘查所有带行李的人员。”

“是。”三个人答应一声。

“二位听见了吗?太君说严密盘查带行李的人员。”等侦测车离开,肖彦梁笑了笑,立刻严肃的问道。

“怎么查?老弟你不用客气。”魏长金第一次参与任务。听到横边浅的命令,他立刻知道以前对肖彦梁的看法,竟然是错得厉害。这个人在日本人那里的能量实在是不小。

“那不好意思了。”肖彦梁想了想,说道:“我命令你们把人员全部分成五人一组,带上封条,守在固定的一个地方。见一个人搜一个,搜完一个贴上封条。告诉兄弟们,只要没看见封条,就必须检查。”

“哦?这么简单?”魏长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简单?魏老哥可不要这么认为。这里有多少人您知道吗?我要求你们贴封条,也是为了加快兄弟们的进度。要不然,一个点就算有五十个人都不够用。”肖彦梁撇了一下嘴:“另外还要告诉兄弟们,千万不要趁机惹事。我们丑话说在前面,谁要是惊动了太君要找的东西,不用太君下令,我肖某人首先就要毙了他。”

“那好,城里呢你比我们熟悉。具体的位置就由你们警察局的人带我们去。”魏长金逃了个没趣,同时心里有些惊讶:“这姓肖的平日里看起来嘻嘻哈哈,一旦开始为日本人做事,竟然就这么严厉认真!”

把具体的工作内容交待下去以后,横边浅的侦测车已经消失不见了。

肖彦梁面对侦测车的方向,脸上露出意思笑容:“横边浅啊横边浅,你个狗日的王八蛋就慢慢去找你的信号吧。”

其实就在昨天,他们已经发现街上的车全是假的侦测车,真的那一辆,在信号没有出来之前,一直停在宪兵队。根据这个情况,戴安平连夜修改了计划。

那辆真的侦测车从一开出来,就被人严密监视了。按照行车的速度,在距离真正的目标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停止发报。等敌人撤走了或者被新的信号吸引以后,再把电台搬到新的地方。

每一次的发报时间,长的有三分钟,短的只有几十秒。就是停的给横边浅错觉,认为这个电台不过是出于本能进行着风险规避。

而肖彦梁下令使用封条的决定,也是考虑到电台转移的方便。

街上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搞得人心煌煌的。肖彦梁担心一旦如此,人们都回家躲起来,着想要转移电台可就麻烦了,马上下令散布谣言:“昨天有小偷进入了太君的房间,偷走了太君的一些东西,现在奉命搜查。”

靠在窗口,朱明看见街道上孙毅的一个手势,马上告诉林曼应该走了。今天他将要全程陪同林曼。朱明很是佩服这个女人,连续换了五个地方了,竟然一点也不慌张。

“曼姐,你怎么这么沉得住气?我现在都紧张死了。”趁着休息,朱明问道。

“计划这么周全,还需要担心吗?干我们这一行的,如何保护好自己是最基础的,而遇到事情不着急又是保护自己的第一条。”林曼笑了笑,到现在,整个情报还有三页半没有发出去了,可以说胜利在望,心里的喜悦那是无法形容的。

首先要保护好自己。这句话肖彦梁是经常提在嘴边,朱明非常熟悉。经过今天的这件事情,他对这句话有了根为深刻的了解。

到上午11点,林曼手里最后的三页半情报顺利发出去了。这场历时两个多小时的没有硝烟的较量,以肖彦梁他们大获全胜的结果而结束了。

横边浅一直在街上转悠,八月的天气,一直在封闭的汽车里,那完全就是一种受罪。检查人员因为晕撅,已经换了三批,他还在里面坚持。可每一次的坚持都是失望,深深的失望。

对方信号间歇的时间有长有短,而横边浅他们每一次都是快要接近目标,目标就消失。过个十几分钟,目标又出现了,而出现的地方又远远的离开了他们。街上的搜查非常严格,这是他亲眼看到的,难道对手又几部电台?

刚想到这里,信号再一次消失,而且就没有再出现过。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一点了。对手已经两个小时没有再发报了。他心里一再的安慰自己:“对手去吃饭了,在和皇军比耐心。”

可怜他饿着肚子等到下午四点,终于明白自己彻底失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