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九十二章

巴渝 收藏 1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九十二章


当一九七八年的新年钟声敲响后不久,江海洋用加班挣来的十天调休时间,在一个周末的夜晚登上了北上的列车。他一是要去看看分别的恋人姜佳妮,顺便接她回江都过春节,他是算准她快要放寒假赶去的;二是也想看一看退伍后回老家工作的战友,那个“猪头小队长”每次来信都叫他去省城玩,还有那个“死党”关山岳也是来信诚挚邀请。可是二位老兄就是不肯屈居下驾江都市,总是催他“北上,北上!”好像峨眉山上真的有“胜利果实”可摘。

第二天清晨,江海洋从暖烘烘的车厢里走出来,在凛冽的寒风中走出火车站。他在广场的第三根路灯电杆下站定,那里是他在电话里与班副朱冲锋约好的接头地点。在点烟的同时他一边四下打量搜索,身边只有步履匆匆的行人,没有见到“猪头小队长”的踪影。当他有点焦急的时候,一个工人模样的小青年走到他身边对他问道:“有木梳卖吗?”

江海洋警惕的看了看他,才与他搭上话说:“有。”

“有桃木的吗?”来人又问道。

“有。”江海洋根本没把这个“排长”(瘦的代名词)放在眼里,真要动起手来,吃亏的肯定是站在面前的这位仁兄了。

“你是江海洋?”见他首肯又说道:“请跟我来,我奉‘猪(朱)头’的命令来接你。”

“闯他妈个鬼哟!格老子玩起地下党这一套来了。他人呢?怎么没亲自来?说好他亲自出马接站的,这小子怎么说话不算话!”江海洋一边跟他走,一边发牢骚似的问道。

来人也不答话,只管朝前带路。大约走了两百米,在广场的拐角处,朱冲锋正一脸鬼笑的靠在一台破吉普车身上等着他的到来。

“你小子跟我玩什么‘弯弯绕’?就这台破车来接驾?”江海洋走到他身边紧握着副班长的手问。

“哎呀,给你开个玩笑嘛,不然就太平淡无奇了。你怎么像大西洋底来的人?而今眼目下,有台专用破车坐就不错了。走,上车。”朱冲锋催他上车,又介绍说:“‘磨刀人’霍钬,我厂护厂班长,SB军汽车连退伍的,大家一般都叫他‘磨刀霍霍’,我的业余专职司机。”

“真是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小子高升啰?鸟枪换大炮了!”

“那里那里,还没到时候。不过我这个保卫干事管管他们还是绰绰有余,得心应手。”他想求证,问正在开车的霍钬道:“你说是不是?”

“对头,一(班)般来说,我们对‘猪(朱)头’的指示从不打折扣,二(班)般来说,是他指那打那。”霍钬用部队里的幽默回答说。

北京吉普车在方城里穿梭了十来分钟,驶入曹家巷,那是班副老父亲的官邸。偌大一套四合院,暂时由朱冲锋一人在此称王称霸。他那走过两次草地的老父亲,此时正由比他小十二岁的妻子,陪着在四季如春的昆明滇池疗养院晨练。

“你就住这一间,就是你那位来了,也照样住得下。不知是否肯光临寒舍,让我一饱眼福。”朱冲锋推开一间阳光充沛的房间说道。

“你别猪八戒娶媳妇——尽做美梦了。她要是能来这里住,我就阿弥陀彿了,到时省得我两头跑。你晓得噻,护士出身的她有讲卫生的洁癖。不像我们住过牛棚,睡过大凉山荒山野岭的人。”

“我这里差不多是三星级宾馆了,他还不愿来?比她那个破宿舍强吧。”

安排好住处后,三人来到大厅坐在温暖的沙发上便回忆起“战斗经历”来。话匣子一打开,就很难收场。由于二人在一个部队朝夕相处五年之久,自然谈的十分投入。二人谈起在部队调皮捣蛋的轶事时哈哈大笑,让坐在一旁的霍钬也抽着烟跟倒他俩一起傻呵呵的大笑。

也不知吹了好久,江海洋都感到肚子有些饥饿了,他突然才想起还有一位“死党”到现在还未露面。“关二哥啷个还迟迟不来哟?莫非临时又有公干?”他向班副问道。

“哎呀!你猜对了。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他在我来接你之前来过电话,说有临时公差,春节前能否赶得回来都要打个问号。还说你肯定理解他的工作性质,只好下次奉陪了。”朱冲锋说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表,又说:“都快十二点了,走,今天中午下馆子,为你接风洗尘。下午把‘姜大学’接过来,再在一起吃个便饭。我们自炊要不要得,你意下如何?哎,你会不会做菜哟?”

“我只会开罐筒,不会炒菜。除了煮猪食,还会煮糊稀饭。”江海洋又回想起炊事班的战斗经历,开着玩笑说。

“哈哈哈!”二人相视大笑,使霍钬在一边有点莫名其妙。

三人走出屋外,就近找了一家比较干净卫生的餐馆,点了一桌菜,要了一瓶“文君”酒,便边吃边喝起来。

席间,朱冲锋看着酒瓶对江海洋戏说道:“但愿你与小护士像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一样,天长地久,白头到老。”

“但愿如此。不过还有几十年的漫长生涯,世事难料。”江海洋一口饮完杯中剩酒,悠悠的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