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八节

zxxd 收藏 0 1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八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蔡伟斌回来,向陈明汇报了一下自己观察的情况,虽然是坐在车上走“车”观花般的匆匆看了一眼,可作为一个老兵,蔡伟斌还是看出了些问题:交战的痕迹已经被伪装过,路上和路边有些新土覆盖的痕迹,两处靠近伏尔加河的地方更是有东西从道路一直被推向河边的痕迹。

除了这些,经历过了数次激战,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蔡伟估计德国人的兵力不超过一个连。

还有时间,陈明他们几个人再次围在一起,开始不断地完善起作战计划。

等到晚饭结束的时候,计划已经基本形成,同时,部队在不动生色中完成了布置:跟随车队的狙击手已经悄悄地溜下了车,在天黑现在之前就已经运动到东边300米外的那个制高点上去了,从那个小土包上面可以观察到从树林到车队停泊地之间空地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天黑前赶到的后面的车队在进入无线电联系范围后,已经接到了陈明的指示,在拐过最后可以遮挡视线的的一个山包之前,就把担任押运的三排放了下去,在排长的带领下,三排远远的向了树林的另一边迂回,等候着晚上德国人动手之后从后面包抄德国人。一排的战士在车上吃过干粮,在天黑以后悄悄地在营地前大概300米处的一条不短的土沟里开始小心翼翼的挖掘掩体。

运输队的车辆已经构筑了一个宿营地,营地里,车辆看起来停的乱七八糟的,可是这杂乱停放的车辆,却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开上道路快速离开这里。两个车队里四辆有着装甲防护的‘猎豹’吉普车有意无意的被停在了车队靠近树林的那一边,车上的12.7MM重机枪已经压上了子弹,车里躲着的射手正在悄悄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没有重火力的支援,陈明准备把重机枪和狙击步枪当作这次战斗的主要压制和支援火力。

这是在自己的后方,德国人不可能有携带什么重装备,最多有点50mmLeGrW36或者80mm GrW34迫击炮,前者520米的射程对车队没有什么威胁,不过后者1100米的射程对拉满弹药的车队确是十分危险的,所以,陈明决定一旦战斗打响车队得立刻离开战场,只留下运输连的两个警卫班参加战斗。

夜幕降临了,停车场上点起了几堆篝火,驾驶员和运输连的警卫们围在篝火边装出一派毫无防备的样子,而外围的一排战士们都已经进入了自己的阵地,并且从车上运送地物资中搞了一些定向地雷布置在了阵地前,做好了战斗准备。

****************************************************

吉勒上士是个老兵,是德国第12装甲师侦察队的一员,由于该师主力在哈尔科夫被中国远征军重创,残部已经撤回西欧去重新整编了,作为整个师相对没有遭受重创的部队,12装甲师侦察队被空投到了苏军后方专门破坏对方的后勤补给线,而做为老侦察兵的吉勒也到了这里。

中午和下午,侦察队在树林里袭击了中国人的两只运输队,由于拥有兵力优势和地形优势,战斗没什么意外,整个连队伤亡了40多人,由于阵亡的人有20几个,所以,听连长说在这里再伏击一两只车队就要转移,返回战线后方了,可是好容易又等到了一支车队,可这支车队却停在树林外的空地上做起了晚饭,让吉勒非常不高兴。

夏天,天黑得很晚,已经晚上七点了,可是天还亮着,静静的趴在一棵树后面,吉勒小心的拿着望远镜认真地盯着远处的车队。

“这支车队的指挥官一定是的好吃懒做的家伙,还不到6点钟就在做饭准备晚饭了,手下的兵也都是些懒鬼,都一个小时了才把饭做好。”吉勒对自己说到,嘴上念叨着,眼睛却仍然盯着前面的这支车队。

这一支车队同前面被消灭的车队一样,除了十几辆四吨运输车外,还有两辆带有装甲的吉普车,这种吉普车比较不好对付,侦察队的伤亡有相当一部分是这种车造成的。要不是带着一些反坦克投掷手雷,还有前面倒下堵住道路的大树足够粗,那么两只车队的吉普车还真可能冲出包围圈逃出去了。

刚才车队里的一辆吉普车从这里经过,到伏尔加河去取水,连长命令不许开火,他要的是整只的运输车队,所以不能打草惊蛇。由于战斗后面战场打扫得比较干净,战斗的痕迹也被尽量的清理了,那辆吉普车经过那里的时候没有发现异常,取完水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营地。

“一个、两个、三个……”吉勒通过望远镜数着远处正在吃着晚饭的中国运输兵和他的押运人员,聚在一起吃饭是数对方人数最好的时机,吉勒数了两遍,他确定远处的这个车队只有35个人,其中带着长枪的警卫人员没有超过15个人,其余的都是驾驶员,押运的人员远比早上的那两个车队的人要少得多。

远远看着那些正端着饭盒喝汤的中国人,吉勒咽了咽口水,有种现在就冲出去把那些正吃着热食的中国人给干掉,把他们的食物都抢过来的冲动。本来就非常喜欢吃中国菜,加上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到热食,通过高倍望远镜看着远处那火堆上冒着热气的锅子,他仿佛是闻到了中国炊事员锅里热汤的香味,虽然下午已经啃了些干面包,可是现在他的嘴里却不停的分泌着唾液,让他越觉得自己的肚子越来越饿。

在战前,吉勒几乎每周都要光顾几次他所在工厂附近的中国餐馆,为此他还专门学习了两年的中国话,那里的辣得要命的中国川菜和总是弯腰驼背的中国老板以及他俏丽可人的女儿都给吉勒非常深的印象。

在他的记忆里同火辣的中国川味菜品相反,中国老板的脾气是非常好的,总是弯着腰不停鞠躬的他似乎没有什么脾气,就连附近的小流氓来捣乱的时候,老板和他的伙计们却都抱持着足够的克制。

“中国人真是个矛盾的综合体”这是吉勒总结出来的答案。战前,在接触过不少中国留学生和华侨,吉勒曾经认为他了解了中国人,那时,他认为中国人不是做战士的料子,他们太缺乏血性和荣誉感。可是没想到,到了苏联战场之后,这个观念却不得不发生了转变,中国参战之后他就听到其它部队传说志愿军非常不好惹,碰见他们是件非常不幸的事情,不过好在志愿军的人不多,直到哈尔科夫战役的时候,他所在的部队才真正遇到了中国远征军,可就那么一次,自己所在的12装甲师却被打残了。

作为一个幸运儿,那时吉勒正因为痢疾在后方医院养病,没有参加部队哈尔科夫战役的行动,这也使得他直到今天才真正遇到了中国军人。

今天的激战是他第一次同中国军人交手,从波兰开始,几乎经历了整个欧洲战场的吉勒在这个小规模的战斗中立刻发觉了东西方军人战斗风格的不同,或者说中国军人同欧洲军人的不一样,他们在战局极端不利的情况下,没有一个人放弃抵抗,就算战斗到了最后一个人,他依然没有投降,就连那些不属于一线战斗员的驾驶员也一样。

反差实在太大了,直到现在,吉勒仍然难以把战场上的这些誓死不降、就算重伤也要拉响胸前手榴弹同对手同归于尽的中国军人与在柏林他认识的那些或温文尔雅、或略显懦弱的华侨的形象完全重合在一齐。

“就像他们的菜一样,中国人真是复杂而矛盾啊。”

正在胡思乱想而产生感慨的时候,远处飘扬的尘土告诉吉勒,又来了一支车队。

“有情况。”吉勒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那个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瞌睡的家伙:“卡尔,卡尔,快去通知连长,又有一支车队来了。”

“嗯,别动我……唔,什么?好的,我就去!”显然吉勒身边的卡尔的确是睡着了。

没多久,正在树林深处的连长列昂被叫来了,“吉勒,有什么情况?”列昂快速的爬到了吉勒的身边,小声地问道。

“连长,又来了一队中国人的运输车队,他们正在一起吃饭,我数过了,这两队都没有加强护送的兵力,只有大概一个班的护送兵力,现在他们加在一起,大概是70个人,30辆4吨的运输车,4辆那种有装甲的吉普车。天已经快要黑了,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吉勒汇报了一下观察的情况,小声地问道。

连长列昂考虑了一下,说道:“再等一会,看看他们吃完饭之后会不会赶路,如果他们不过来的话,我们晚上12点行动,悄悄的过去袭击他们,现在我们还有兵力优势,不能等到明天了,要不明早从西方过来的车队一到这里,我们的优势就没有了,时机掌握不好,可能还会遭到反击,他们可是中国人,不是俄国那些没有经过训练的农夫。就这样了,吉勒,你先回去吃点东西,叫艾德过来换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