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很安全,全拜今天早晨睡了懒觉”

上海东方早报记者连线与死亡擦肩而过的中国留学生

早报记者 郑洁

电话里,楼刚(化名)的声音异常平静。十几个小时前,在距离他上课一幢楼远的地方,发生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校园枪击案。

“太突然了,太血腥了”

“今天天气异常阴冷。”就读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工程系的楼刚说,“我从9点上课到10点,教室所在的大楼和发生枪击的诺里斯大楼间仅隔一幢楼,但我没听到枪声。”

下课后,楼刚从二楼走到一楼,发现楼下聚集了大量人群,学生们交头接耳议论着,楼上,一些学生趴在窗户上往外看,但随后被老师阻止。“我以为发生了有人携带枪支的事件,但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他说。

随后,在警方和校方的安排下,楼刚和同学被领回教室,在里面关了两个小时。“我们在教室里打开电视,才知道在距离自己如此近的地方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件。大家觉得一切太突然了,太血腥了,我们都感到震惊,对遇害者十分同情。”

在教室里,楼刚和同学纷纷打电话给家人报平安。当上海东方早报记者拨通他的电话时,已是美国当地时间16日夜里11点。“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大门上锁,警方正在外面巡逻。我们上网了解进展,但网速非常慢,手机信号也不好。今晚难以入睡。”他说。

“逃课”错过险情

相比楼刚来说,一名在复旦大学BBS上署名为closetouch的中国留学生更是与危险擦肩而过。

“我很安全,全拜今天早晨睡了懒觉,要不然9点钟的课,我8点半到学校正好就会在第二凶案现场诺里斯大楼。”这位学生说,“在家睡到10点出门,外面一片警笛,还没有注意。就听到radio里面说学校发生gunshot,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学校。开车去学校转了一圈,当时是上午10点左右,学校还没有封校,警车和救护车包围了一些部分。”

Closetouch认为,学校安保措施不力:“我们从另一个入口进学校,一路畅通无阻,不像后来校长和警长所说的(他们明显推卸责任),当时仍然可以从后门进入诺里斯大楼。”

震惊而不恐慌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中国留学生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成员在接受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正忙碌地进行电话和网络联系。留学生会主席薛宏说: “目前为止没有中国留学生在这起事件中伤亡的消息,现在他们的情绪都非常稳定,shocked(震惊)而不panic(恐慌)。他们多多少少有些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一些流言也在散布。我们正在进行安抚工作。”

留学生会副主席赵杰禄称,留学生会在事发后通过网络给所有该校的中国留学生发去了公开信,大家交叉联系,搜集正面和负面的消息,也没有发现有中国留学生目击了事发经过。两位留学生会领导都是研究生,距离事发地点较远或者不在场。他们称从来不去诺里斯大楼上课。

而对于惊魂未定的楼刚来说,现场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全市的警力都出动了,学校餐馆附近都是警察在巡逻。我看到S.W.A.T.(美国特种警察部队)了。一切令人毛骨悚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