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一) (四)

腾飞的欲望 收藏 0 0
导读:旧日帝国梦 (一) (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当晚,他在护栏上按亮一只小手电骗过那侍卫后,就三纵两跳躲在浓重的树荫阴影里。那手电是他在德国留学时见其非常小巧,便于携带,就买下来。这时那侍卫来到郑鸿仕跳下来的落脚点四处张望想要寻找他,却无从人手。因为此处树高参天,亭台楼阁等不一而足,仅凭他一人,要找到何时?正看着,许多侍卫兵吵吵嚷嚷地赶到了,那侍卫一声令下:“搜!”于是那些侍卫兵都散开来往四周搜查去。

郑鸿仕这时躲在暗处,他手里举着根迷香,等到一个侍卫兵走到近前而没有看到他时,他就将点着的迷香对着那侍卫兵轻轻地吹着。不久,那侍卫兵就闻香而倒。郑鸿仕忙把他拖到暗处,脱下他身上的衣裤将它们穿在自己身上,再戴上帽子。这时一看,他成了一名宫廷士兵,与那些侍卫兵的装扮一般无二。

准备妥当,当一个卫兵正背对着他持枪在搜查时,郑鸿仕轻轻地从自己躲藏的地方闪出来,也背对着卫兵学他端枪装着在寻找。那卫兵丝毫没有发觉,跟郑鸿仕碰头,看都没看他一眼,还说:“那儿不用看,我找过了。”

搜查了大半夜,侍卫兵们自是一无所获。他们被集合起来听那侍卫头子训话:“刺客还没逃出去,一定还在城里。你们给我振作起来,细细的再查找一遍,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否则,老佛爷一怒之下,我们都得完蛋!”说完,他急匆匆地走了,看样子是向他的上司汇报情况去了。

卫兵们听见此都惶恐不安,人群里一阵骚动。大家强打起精神,用力揉揉眼睛,强行扯开想抱在一起的两片眼皮,又散开来继续搜查刺客。

在集合时,郑鸿仕就在队伍中间。也许是情况太紧急,又在夜色中,加之被头儿训了一通,谁也没发觉多出一人,谁也没闲心去注意别人,只担心自己不卖力找的话就得掉脑袋。而且他们也绝无料到刺客敢那么大胆,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冒充他们中的一员。

搜到凌晨时,侍卫们还是徒劳无功。这时各个城门新增了许多守卫兵加强戒备,且城墙的边缘也有卫兵走动,防止刺客攀墙逃走。天色蒙蒙亮时,郑鸿仕所在的那队卫兵奉命出城去贴告示悬赏捉拿刺客。告示上绘有刺客的大致相貌,因为当时在夜晚,灯笼光线不强,蒙面布又遮住了一部分脸。那个侍卫随后凭自己的记忆叫画家画了刺客的大致容貌出来。

郑鸿仕就在队尾,等到出城有一段路时,他就巧妙地溜掉。之后他略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就上了火车回到了保定。

回到军校,郑鸿仕就听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说慈喜太后被刺客行刺却侥幸躲过一劫,太监做了替死鬼云云。他想不通,那晚他明明将枪口对准那西太后,那是稳操胜券的事,怎么被她躲过了?后来他细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她身边有一太监。也许是枪响之后,那该死的太监刚好要退下,把慈喜挡在身后,替她饮下了子弹。

事实正如郑鸿仕所猜测的那样,那晚,慈喜太后问完太监话,就让其退下。却不料那太监刚转身跨一步就惨呼一声倒在地上,他是被击中心脏。慈喜当时吓得把手中的茶杯都放掉了,摔碎在地上。一旁侍立的丫鬟失声尖叫,然后搀扶着太后在暖阁里乱转一通,惊慌得不知要往哪里走。

郑鸿仕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却不知道祸事即将降临头上。

临近正午时,郑鸿仕正在教室里给学生讲课。突然只听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听来来人走得很急,近乎跑。少顷,一个人跑到教室门口,学员们一看,也是本校的一位教官——陈百鹤,郑鸿仕的同事。只见他累得气喘吁吁,脑门上满是汗珠。他招了招手,叫郑鸿仕出去。郑鸿仕忙走出来,陈百鹤抓住郑鸿仕的手臂拉到离教室有几丈远的地方,急切地对郑鸿仕说:“你收拾收拾,马上离开这里,要快!”郑鸿仕想问一下,陈百鹤立刻阻止他道:“不要问,现在没时间说了,你快走!”

郑鸿仕想进教室跟学生们招呼一下,陈百鹤干脆推着他走。两人一起急匆匆向宿舍走去。路上,陈百鹤简单地说了事情的经过:“我今天有事去了一趟北京城,见到城里街道上许多人在看墙上的告示,我也凑上去一 看,是捉拿刺客。那画像有些眼熟,终于我认出是你,我正要回来告知你,却看见我们校里的一个长工也在那看。我起先不在意,无意中见他低头窃笑了一下,然后急急地走了。我担心他也认出是你然后前去告密请赏。我就尾随他走了一段路,见他果然进了衙门。所以我马上回来告诉你。你快点,清兵可能一会儿就到了。

郑鸿仕回到宿舍,匆匆收拾了几件衣服,把步枪也藏于底下,还有几本兵书,此外,没有其他东西要带的,就提着皮箱急急出了校门。告别陈百鹤后,他想:只要不往北走,去哪都行。于是他就往东南方向而去。

郑鸿仕前脚刚走,一队清廷侍卫兵后脚就赶到了保定军校。陈百鹤在校门口还未进去,那领头的侍卫见到他便问:“你是什么人?”陈百鹤答道:“喔,我是本校教官。请问大人有何贵干?”那侍卫拿出一个 纸卷,展开来让陈百鹤看,然后问道:“你校可有此人?”陈百鹤装作要仔细看的样子,靠近一步,看了好一会儿,他很认真地答道:“这个人有些眼熟,好象在哪见过。让我想想——喔,我想起来了,我校确实有这个人。他也是教官,但跟我少来往,故而不熟。”“他叫什么,现在在哪里?”那侍卫急问。我不清楚他叫什么。但你们如果十几天前来就好了,我听说他好象辞职了,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也不知他去哪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