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一章 避祸 第十八节 快乐生活(2)

wanhexing 收藏 4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三嫂子,你听说过教书的女婿到丈人家拜年的故事吗?”木英放开金娥把矛头指向了三表嫂。

“狗嘴吐不出象牙,你又想编排你三哥了吧,我没听说过,不过我不想听。”

“瞧你哪小心眼,谁说我要编排教书先生。你爱听不听,我又不是说给你听的。”木英不管三表嫂的态度自顾自地说:“从前有个傻丫头,嫁了个教书先生。三天看妈时,为了显摆自己,问自己的丈夫咋样说才象教书的,丈夫说:先生爱说之乎者也,爱用‘古”字。一路上,丈夫给傻丫头举了好些例子。一进娘家门,傻丫头就对迎出的爹说:爹啊,爹啊,我跟您姑爷刚睡两宿觉,就会教书了。傻丫头不管别人,指着老槐树说:树者古木也。老爹一听,自己的傻闺女还真说对了,就没有言声。一进屋,傻丫头指着旧桌子、字画说:桌者古案也,画者古字也。老爹想见好就收,指了指端茶进来的丈母娘,意思是要女儿别说了,快帮怀孕的丈母娘到茶。兴头正高的傻丫头见老爹用手指自己的母亲,就说:母亲者鼓肚也。”

“你们猜,傻丫头爹说啥?”等大家笑够了,木英问大家。

“傻丫头爹说啥?“三表嫂见木英没有编排教书的丈夫就急切地问。

“傻丫头爹指着女儿说:凤英啊,凤英。你以为跟了教书先生,你就不是傻丫头了。”木英看着这三表嫂说。

“好你个小丫头,你敢情是在编排我那。”名叫“凤英”的三表嫂到给气乐了。

离开付家,木英随丈夫回自己的新家。一路之上,木英给丈夫于五讲了许多“傻姑爷”的故事,逗的于五笑声不断。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沥沥拉拉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炖羊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老儿子娶媳妇,大事完毕。”“单九”、“谢知”添人进口的于家忙完婚事的所有的程序,又开始忙碌着准备过年。

于家是个大家庭,平时在外忙碌的四个儿子,过年时都带着妻儿回家团圆。新婚燕尔的木英,融入在二三十人的大家庭里,不仅快乐而且感到新奇。“除夕守岁”,从来不看重钱财的木英拿出私房钱给每一个孩子都包了一个大红包,作为孩子们的压岁钱。得到实惠的几个嫂嫂对她立即高看起来,有话没话都愿意跟她套近乎。

大年初一,按着习俗,刚过门的木英要到村中不出五服的本家去给长辈拜年。想起二爷对父亲的照顾,木英自掏腰包给二爷包了包点心和一坛好酒。高兴得二爷老两口直夸她仁义懂礼。

“孙子媳妇,按老例,你过来看看我们老两口就行了,干吗还拿东西。你也太见外了。”二爷尽量掩饰着兴奋。按老例,本家串门拜年,并不需要携带礼物。二爷得到新媳妇木英的礼物,感觉受到了特殊尊重,觉得特有面子。

“二爷,您别客气,当年多亏您帮助我父亲。我孝敬您是应该的!”

“对!对!二爷要不是您,我上哪找木英这样的好媳妇。就冲这,我们也应该孝敬您。”于五夜帮助木英说话。

“你这孩子,真懂礼数。以后于五要敢欺负你,你就来找二爷我,我帮助你收拾这个小兔崽子。”二爷笑得合不上觜。

从二爷家出来,沾沾自喜的木英心血来潮,给本家每一位长辈都预备了礼物。到处听到夸奖和赞美,木英很高兴。她在本家中的声誉一下就提高了。

回付家拜年、看花会、灯会、放烟火,在热热闹闹欢欢喜喜中,木英的幸福生活刚刚开始。

春风吹绿了群山,桃花、梨花争相开放,大地充满了生机。活泼好动的木英却感觉最近浑身乏力,吃饭时一点胃口都没有。晚上,木英依偎在丈夫于五的怀里,无精打采地向丈夫述说着今天发生的琐事,于五发现木英情绪不高,搂紧妻子关切地她是不是遇到了不高兴的事。木英语带哭腔地说:“人家这几天浑身没劲,一点精神都没有,吃饭也不香,心里烦透了。”

“咋了?是不是病了?”于五坐起身子,抓过了木兰的手,紧张地为木英号脉。木英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于五的表情。

“哎呦我地妈呀!哎呦我地妈呀!”于五兴奋的在木英的脸上亲了两口,起身穿起裤子,连上衣都没顾得穿,光着膀子,下炕趿拉着鞋就向东屋父母的房屋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妈,妈,木英有了。”

“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你诈什麽尸。”婆婆责备地说。

“妈,木英有喜了,我要当爸爸了。”于五高兴的声音都岔音了。

木英穿好衣服也来到公婆的房屋。

“木英,过来让你爸爸给你号号脉。”刚刚点亮炕脚方桌上油灯的婆婆高兴地对木英说。

公公于友德穿戴整齐盘腿坐在炕桌旁,示意木英坐在炕沿上,将手臂放在脉枕上,自己喝了口凉茶,将右手三指搭在木英的寸、关、尺上,仔细地号着脉。

“小五子,你说说木英的脉象是一般的喜脉吗?”于友德面无表情地冲儿子于五说。

“是喜脉,跟其他女人的喜脉一样啊。”于五信心十足地说。

“胡说,你自己好好号号。”于友德口气严厉地说。

“爸,木英的脉象咋与别人的喜脉不一样啊。”于五静心后发现木英的脉象与别人不同,心里有些着慌。

“都快当爸爸了,还没长进,你再仔细号号。”看到儿子又重新仔细号脉,接着说:“木英的脉象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她怀的是双胞胎。”

于友德掩饰不住喜悦之情,耐心地给儿子讲单胞胎与双胞胎脉象的细微差异,讲述着怀男胎与怀女胎脉象的不同。由此及彼开始给儿子讲解各种细微脉象的不同辩证关系。

“老头子,有话明天再说,别让他俩着凉了。”刚刚给祖宗上完香的婆婆嗔怪的埋怨起老伴。

“你们两快回屋睡觉去,等四月十八了,你们两个到丫髻山给娘娘上香去。求娘娘保佑你们多子多福。”婆婆关心地唠叨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