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五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上) 1 遣使

天边的月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题目注释:《宋史-张浚传》里面把平杨么的大功完全放到了张都督身上,对岳飞只字不提。可《会编》的记载要有意思的多,说是张浚较之岳飞先到潭州,便欲起兵攻讨,被幕僚苦劝:岳飞未到,如果小有挫折,被诸将耻笑如何是好?如果都督坚持己见,也要别立名目才好。嘿嘿,有趣的紧呢,真不知道没有岳飞,张浚平贼将如何的干净利落。另,题目中嫖姚代指岳飞,宋廷奖谕召中多次提到“卫霍有闻”,^_^。


1 遣使

岳飞途经浏阳县时,根据朝廷旨意暂时节制指挥的任士安一军已经恭候多日。任士安所部原是李纲从福建路带来,乃是荆湖南路安抚司诸军的中坚,曾经多次与杨么一军作战,兼之熟悉地理人情,故岳飞对其甚是看重,一路上难免询问一些义军底细。任士安也早听得岳飞治军甚严,正是暗自发愁日后的晋升之路恐怕要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搏杀方能获得。不意岳飞对自己亲切有加,自然也是打点起十二分精神来知无不言,三成为了民族大义,剩下的七成难免为了日后宦途的光明。


“洞庭贼寇现时以杨么为首。这个杨么原名杨太,在贼寇中年龄最幼,因其作战勇悍,为人狠绝,曾经当场斩杀意欲投靠官府的二头领,因而水寇尽皆畏他,故此尊称其为杨么。其下则有杨钦、周伦、黄佐诸人辅佐,其中尤以杨钦凶恶,为杨么心腹。又有夏诚一人,虽然也占据洞庭,却是与杨么往来不多,作战之时偶有联手而已。贼寇自大败程吏部后,夺了不少能工巧匠,开始广造战船,而今杨么打造有二十四车的大和载号一只,杨钦有二十二车的大德山一只,周伦也有大钦山等船,下面的头领次他们三人一等,黄佐打造得小钦山,夏诚打造得大药山,统共算下来,水寨大小楼船不下十数只。其余桨船、海鳅更是不计其数,下官估计不下千只。”


“却不知二十四车的大船是何许尺寸?”岳云问道。

“下官在湖上目测,总有三十六丈长,四丈宽,八丈高的样子吧。”任士安看到主帅之子如此恭敬请教,自尊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不禁眉飞色舞起来,“水寇作战之时,有鱼叉、孥子、木老鸦。那鱼叉有两、三丈长,镔铁打造,甚是锋锐,贼寇于大车船上奋力叉下,官军躲避不及的立时非死即伤,一层铠甲根本无法阻挡。那木老鸦则是重木做成,长三尺许,两头皆被削得锋利无比。屡次作战之后,虽有损耗,然而洞庭盛产木材,就是官家的龙床也是这里出产的楠木所制,所以湖寇的武器竟是取之不尽呢。不过,杨么最厉害的还是车船。相公试想,如此高大的车船,又前后左右皆置十余丈长的拍竿,拍竿上又绑有巨石,底下有滑轨操纵,官船多为海鳅,形制上根本无法与车船相提并论,只要一靠近便是粉身碎骨万难抵挡。”


“车船庞大,或者行动不便?”张宪问。

“张太尉有所不知,杨么选精壮的水寇在那车船底部击水,有头领在上面发号施令,故此车船上部的战斗不会影响下面,那车船虽然有两三层厚,体积庞大,但在水面上快的简直就跟人在陆上跑步一般,灵活的紧呢。”


牛皋再也忍耐不住,一拍条案:“任士安,你敢张大贼势!”

任士安这才意识到自己适才的失态,冷汗涔涔而下,嗫嚅道:“下官所言句句是实,若非如此官军岂能屡败,嗯,屡败屡战?”


最后这一句说得岳飞也不禁笑了,“任太尉无须慌张,此回却也不是要分辩是非对错,太尉适才知无不言,甚见得忠心耿耿。牛太尉且耐心些。”

牛皋愤愤道一声遵命,却问任士安,“难道官军便没有法宝对付娘的杨么不成?”

任士安唯唯的看看岳飞,见岳飞微闭双目神情专注,并无半分恼怒的意思,方才回答道:“官军也有灰炮,是用薄瓦制成,里面装着毒药、石灰,由水手扔到贼船上,灰炮碰到甲板便即炸开,里面药末四散,水寇中毒就无法战斗。”


“此等雕虫小技,便是官军的法宝?”王贵在一旁讪笑。他很想让任士安说说招安的事情,然而想到先前的不快,又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下去。

岳飞见一时众将无言,坦然道:“闻得先前李相公等人安抚湖湘,曾行招安之计,却不知后段如何?”

“招安一事更加不消……”任士安忽然警醒,半途改了口风:“相公所言不差,当初李相公曾派晓喻之人前往水寨,然而尽皆被水寇屠杀了当。另有水寇周伦等辈一再向朝廷申诉,愿复为良民,也是迟迟不见动静。更有杨钦,在大胜崔太尉(曾)、吴太尉(全)后,将招安旗榜并旗帜印信一并挑在高杆上示威。然而此次岳相公大兵临境,想来杨么等辈定是畏惧虎威,不敢不降。”


任士安后面一句显是谀辞,王贵听后脸色微沉,没有做声。岳飞却是一声冷笑:“昔日水贼气焰方炽,故此敢藐视朝廷,如今我军新立功于襄汉,当职倒要看看,却有哪个胆敢小觑当职派出的使人!”

任士安惊得瞪大双眼盯住岳飞。

“这里有旗榜二十八副,恰是水贼头领的数目,如今就请任太尉手下将旗榜入洞庭行招安之计。”


任士安一时无法反映,片刻之后方道:“末将遵命。”虽然心存疑虑,然而左右不是自己的性命不需苦求。他很快就找了一个不讨自己喜欢的手下,名唤李遇的承信郎过来。虽然此事关系到自己前程,然而派亲信送死这样的事情,任士安还是干不出来。李遇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先恨恨看了任士安一眼,暗道:好个借刀杀人的毒计,不过是些小争执,今日竟欲坏我性命。又看一眼正襟危坐的岳飞,伏地大哭着上前:

“相公,男女与其将来受杨么之辱死于贼穴,不如现时死于相公剑下。”

“胡说,当职派去的使者,哪个敢杀?”岳飞断喝。“就是你回来后亦有封赏,当职当亲与李承信庆功。。”

“相公,这岂非以羊饲虎!李遇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刚刚出世的娃儿,望相公开恩哪!”李遇依旧不甘心的哭诉。

岳飞看了一眼任士安,平和的微笑着,然而任士安却忽有芒刺在背的感觉,一抽佩剑,“李遇,还不领相公严命?”

李遇想到两人私仇,只好悻悻的接下旗榜退出大帐。


“任太尉,”任士安原本以为已经没有自己的事情了,不提防岳飞忽然提问,心又提了起来,赶紧躬身做答道:“相公有何吩咐?”

“你料得洞庭二十八寨,李承信却是能够去得几寨?”

任士安尴尬的呆立帐中移时,方才吞吞吐吐的道:“李承信想来……定能不辱使命。”


岳飞点头微笑,对于新近隶属的任士安一军素质已是了然于胸。其实,这正是大多数南宋禁军、地方军队实情的客观反应,目无长官军纪松弛已是无法割除的毒瘤。更有军卒非但临阵脱逃,兼且趁着战乱公然掳掠妇女,军政的腐败实在已经到了极点。任士安尚且算得是李纲手下的勇将,想当初李纲于建炎年间,曾亲自撰写了二十一条军纪,里面严申阶级之法,强调下级对于上级的绝对服从,然而亦不过如此(注释1)。其余更是可想而知了。若要驱使此一军,还真是要从长详细计议了。


岳飞不再理睬任士安,转而询问徐庆:“徐太尉,前日所议谍报之事如今进展如何?”

“待大军到得潭州之日,便有详报呈与相公。”徐庆成竹在胸的答道。


注释:1、参王曾瑜《宋代军制》一书。

2、本节叙事参《金陀粹编》《杨么事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