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四章 商场精英(上)

收藏 32 84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四章 商场精英(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确定了部队的编制,孟大虾就开始忙得脚后跟踢屁股了。


先是从廖天时原来的老兵里精挑细选出了21个玩儿火药的,孟大虾亲自给送到了“笑佛谷”赵伟的枪械修理所。——


“赵伟啊!你当初不是给我要机床和化工人才吗?机床给你弄来两批了,今天我把‘化工人才’也给你带来了。他们虽然没有在课堂上学过理论课,但他们有实践经验。说吧,还有什么要求?”


赵伟看看那二十多个大兵,不客气地说道:“原料!我需要大量的原料。做硝脂弹药需要大量的棉花,而且我还需要汽油,既然有了这么大功率的发电机,晚上就不用闲着难受数星星了。”


“没问题!你每个月需要多少棉花和汽油?”


“棉花是越多越好。汽油嘛...”赵伟皱眉想了一下,“每个月1500升就差不多够用了。”孟大虾暗暗吐下舌头,只好答应道:“也...没问题!还有没有别的需要?”


“没啦!”赵伟还是那脾气,说完带人扭头就走。孟大虾在身后喊:“你总要听听我的要求吧?”


赵伟站住脚步,回过头,也不说话。那意思就是“请讲”。


孟大虾不和他一般见识,知道知识分子清高——“第一:我要你给我把手榴弹列入生产计划,当然,我会给你运一批炸药过来;第二:我要你试着把‘六零’迫击炮改成肩扛式的平射炮。”说完孟大虾就看着他,等他的答复。


“你不给我运炸药来 ,我也能造手榴弹,只是数量的问题;迫击炮改平射炮是机械问题,这是我的专业。你什么时候要样品?”


“越快越好!”


“那就一周以后你再来。记得我要的棉花和汽油。”


牛!真牛!——孟大虾看着赵伟的背影想。




“能搞到棉花吗?”孟大虾回到神北镇,正好海三娃他们又“满载而归”。


“能!”——靠,这主儿更牛,头都没抬,好像他们家种棉花似的。


“还有汽油。以后你每个月最少都要给我弄一吨汽油!”


“没问题!”海三娃想都没想。好像他二叔是海湾地区的石油大亨。


“这么有把握?”孟大虾怀疑的看着他。


“大队长,您现在千万别小看我。知道现在的小弟啥身份吗?——保定府生意场上的后起之秀、商场精英——海三老板!瞧瞧,你瞧瞧——”海三娃得意地在孟大虾眼前转了一圈。


还真别说,和原来那个为了不换枪就满地打滚的赖皮就是不一样了。——一个大背头梳得油光锃亮;杭州绸的大褂;外罩一件苏州绣的长衫;脚上穿着一双鳄鱼皮鞋。


“靠!你小子,改做生意啦?哪儿来的本钱啊?”——结果下面一句话就给露底了——“偷的呗!”然后赶紧补充一句:“给你要你也不给啊!”


“哈哈...”一句话把屋里人全逗笑了。陆子宇道:“人家是奸商,你呢?贼商!”


“嘿嘿...”海三娃也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咱们老偷东西都烦了。再说啦,偷什么东西都不如偷钱省事儿。你就说咱们需要的电话线吧:蹬梯上杆不说,还要提心吊胆。可你要是偷点钱呢?就在那火车道附近的村子里一站,把风声一放,第二天早上,那电话线就堆满了院子——这火车道两边就有专门吃这行的,有时候你自己去干,他们看见还不乐意呢,说你抢了他们的生意;还有咱们需要的药品:小鬼子不是把西药铺看得紧吗?直接去找他们背后的老板就成。你以为小日本儿都爱国呀?玩儿武士道的那是拿枪的军人,小日本儿的商人喜欢的还是钱,不喜欢钱他大老远跑中国做什么生意啊?而且他们也知道,越是紧俏的物资越赚钱。”


海三娃一篇长篇宏论,说的唾沫横飞。


“那你们弄得药品真的是从日本商人手里买的?那钱是从哪儿偷得?”


“买谁的东西偷谁的钱。这叫‘羊毛出在羊身上’!”


“什么意思啊?”大伙儿想不明白了。


“就比如说这次弄回来的这些阿莫西林吧,卖这药的药铺掌柜叫金川...他妈的几郎来着,反正就叫金川老王八,你们知道就行。——我们前几天夜里去他那儿转悠,正好他数钱呢。当天晚上我们就把钱‘拿’回来了——三千多个大洋啊,谁不心疼啊?嗳,你心疼是不?那好,那生意就上门了——给你赚钱的机会,本来两千大洋的货物,我就出三千块。为啥?这货犯私啊!你卖不卖?不丢钱都想卖,更别说还想赚回刚丢的钱呢。就这么成交了,而且,他还要负责给咱送出城——城外交易!呵呵!”


“靠!原来就这么个‘生意场上的后起之秀、商场精英’啊?还不是做着没本儿的买卖?你那些‘生意上的伙伴’要知道了,非给气的吐血不可!”


“哎,大队长,你甭管俺有本儿没本儿,你不是要棉花吗?三天之后,叫二营长在腰山接货!走啦,弟兄们!”


海三娃带着两个手下,大摇大摆的回到保定府。现在的海三娃确实有面子,就说刚才在西城门门口吧,岗哨森严的大西门除了皇协军还有十几个鬼子呢,可“海三老板”走到城门口,还故意的脱下长衫,露出腰里鼓鼓的家伙。伪军就别说了,鬼子曹长一看 ,立刻眉开眼笑:“海桑,发财大大地?”


海三老板呵呵笑着,手一伸,递过几块大洋:“共同发财大大地,烧鸡的米西!”


“哟西!哟西!”鬼子曹长手一挥:“开路!”


进了城时间也就不早了。海三娃先回到落脚点:莲池大街的一家高档旅馆。——海三老板没有固定的寓所吗?有,在城外的柏树林的坟地里——人家海三老板现在公开的身份是“北平祥日平美商行驻保定分理处首席代表”,至于有没有这家商行,海三老板说有,不过总部没在北平,在太行山上。——哦,这话是海三老板悄悄告诉‘我爱我家’的,大家别说哈!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海三老板喝过豆浆,吃过油条,带着俩跟班儿,直奔老马号(今天的保定商场附近)。到了一家有高大门楼的大门前,俩跟班儿上前敲门。门一开,出来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家伙,俩跟班儿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就递过一张拜帖——“海三老板拜访你们仝掌柜的!”


一听说是手眼通天的“海三老板”到了,这个凶神恶煞般的家伙立刻就堆起笑脸:“您几位稍等,我马上通报。”


不大一会儿,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迎了出来:“哎哟喂,海三老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赶紧里边请!”——看来这“海三老板”还真有点名气。


一番客套之后,海三老板直奔主题:“仝老板,我这回想办一批棉花。仝老板接不接这单生意啊?”


“棉花?”仝全一愣,现在棉花刚种上,根本不是做这生意的时候。“海三老板,您这是...”


“生意场上的规矩:有能力你就做,没本事找别人。打听货物的来路、去向,这不符合规矩吧?”仝全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又是走水(走私)。


“哈哈哈!海三老板,你这大早上的,第一个来找我,当然知道也就我能弄到货了,难道还有谁现在能搞到棉花吗?”


“未必啊!”海三老板端起茶抿了一口,“据我所知,高阳范家的二公子就在保定还没走呢。仝老板要是对兄弟的这单生意没兴趣,那我就去找范二公子聊聊好啦!”说着话放下茶杯站起来就往外走。还没走出门,就听海三老板的一个跟班儿小声说道:“早就劝您别来这儿,人家都知道仝全是个兔子胆儿...”


这话仝全可不爱听了,都说这个海三老板的钱最好赚,结果这次生意不但没做成,还要被他的跟班笑话,这话要传出去还怎么混啊?——“海三老板留步!”


海三娃就等这句呢。——“仝老板还有什么指教?”身子就在院子里站着,好像不愿回去的样子。


“我这儿还真有几百包棉花,不知道海三老板出什么价呀?”


“城外交易!我出这个数;”海三娃伸出一个巴掌,“如果是在城里,那就免谈!”


“成交!”仝全从心里差点儿乐出声来:都说海三老板的钱好赚,还以为是传说呢,没想到今天也赚了他一笔——那可是翻了一倍的利润啊!


三天以后,在满城县的腰庄镇外一片小树林里。——


“海三老板,你要的货都在这儿了——500包,你过数!”


“哈哈,好,弟兄们,装车!”随着海三娃的吩咐,一大群推着小推车的人从林子外涌进来,七手八脚的把棉花包往车上装。


仝全做这种生意也多了,什么场面都见过。今天这帮人虽然看起来不像贩夫走卒,但这不关他的事,他只等收钱就行。


见装得差不多了,海三老板走到仝全身边:“仝老板,借一步说话。”说着话亲亲热热地就揽住仝全的肩膀,连扯带拽拉到一边。——


“仝老板,行内的人都说你胆小如鼠,我现在才知道仝老板原来胆大包天呢!哈哈。”


“海三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仝全一时不明白海三老板的葫芦里装得什么药。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昨天晚上啊,弟兄们老念叨仝老板胆子小,都怕您临了变卦,怕耽误了人家买主,失了信誉。所以弄得我也就不放心了,于是就冒昧的去了仝老板的尊舍。结果我看见一个事儿,立刻我就把心放到了肚子里——我当时绝对相信仝老板不是胆小鬼!不是! 绝对不是!”海三老板说着,夸张的一挑大拇指:“您是这个!”


“昨天晚上?”仝全心里“咯噔”的一下子,“你去我家了?”


“啊,去啦!哎呀,说起来不好意思啊,当时实在是太晚啦,您又在那个...啊,我也就没好意思打扰您。”


“你都看见了?”仝全吃惊的问,语音开始有些颤抖。


“嗨!仝老板,看见怕啥呀?要说当时的您啊,嘿,龙精虎猛,真是个爷们儿!那个日本娘们儿被您给整治的呀......”


“你...你知道...知道她是日本女人?”仝全紧张的说话开始磕磕巴巴。


“谁不知道她是日本宪兵司令的女人呐?这不奇怪呀!上次谷口司令过生日我们不是都去了?要不我说别人冤枉你呢,都说您胆小,可您连日本宪兵司令的老婆都敢日,日本宪兵司令部哇,那是什么地方啊?辣椒水、老虎凳...我说您呐,你比山里抗日的八路都厉害!您呐,您是当之无愧的这个!”这次俩大拇哥都伸出来了。


海三娃越说声儿越大,可是仝全都快哭出来了:“我说海三老板,海三爷!您小点声吧。”


“怎么啦?仝老板,你激动啥呀?你给谷口这老小子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行内的人知道了一定会对您刮目相看的。”


“祖宗!您是我祖宗行了吧?你就别说啦!”仝全几乎都声泪俱下了。


“好好好,不说啦,不说啦。来,咱门结帐。这是汇通银行的银票五张,每张大洋一千,您收好! 嘿,要说那日本娘们儿长得可真不赖,那一身细皮嫩肉...啧啧,仝老板,您真把人羡慕死,不出三天,您就等着大伙儿冲您挑大拇哥吧!””


“爷!您是我亲大爷!求您闭嘴吧,啊。这钱我也不要了,就当您昨天晚上什么也没看见行不?”


“别呀!那哪儿行啊?这是货款,做生意可要讲信誉,可不比骗女人,只要能骗上手......”


“海三老板!海三祖宗! ”仝全看样子都要给海三娃跪下了,“求您赏脸,这钱就当时我孝敬您喝茶的......”


在一旁看着装棉花的孟云霄扭过脸去才敢笑呢——敢情这“海三老板”这回都不拿人家的钱买人家自己的货了,直接就拿隐私交换。这真是生意场上的一场奇观。这色胆包天的家伙也真有两下子,怎么就能勾搭上宪兵司令的老婆呢?看他那副模样也没那么大胆子啊。哎——‘我爱我家’你知道吗?


——我操!我当然知道——是那个女人强奸了仝全。瞪什么眼珠子啊?日本娘们儿就这德行不知道吗?棉花车装好了,还不走?


走在路上,孟大虾问海三娃:“我要的那汽油你打算用什么法子和人家货主交易啊?”


“哦,这个啊?”海三娃好像根本不往心里放;“一事儿不烦二主,还找仝全要。”


“还找他?他还会心甘情愿得给你?”孟云霄吃惊的瞪大眼睛。


“他要是不怕进宪兵队的刑讯室的话,肯定就不会给我了。”


“那他手里有汽油嘛?”


“没有。”海三娃老老实实的回答,“但人家的姘妇可是日本宪兵司令的老婆,这一点谁也比不了。”


孟大虾一琢磨:嗯,也是。




仝全满以为五千大洋可以堵住海三老板的嘴,没想到刚过了一天,海三老板又登门“拜访”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