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三章 重整军备

收藏 37 7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三章 重整军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什么意思?”众人吃惊的扭头看着霍凤凰,“我们上谁的当了?”


“重庆的蒋委员长!”霍凤凰静静地说道:“其实很早以前,我们打出‘太行山抗日独立纵队’的旗帜以后,满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支队伍是由一群歃血为盟的金兰兄弟组织起来的。当初重庆政府给咱们‘独立团’这个番号的时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我看不出来,但是这次这个‘独立旅’的番号,肯定是别有用心!”


大家静静地听着,霍凤凰继续说道:“大家想想:谁都知道,结义金兰的兄弟都是讲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蒋委员长的这张委任状却特别注明我们的编制是甲、乙两个团,问题就在这儿——谁当这个甲种团团长,谁当乙种团团长?谁又来当团长下面的营长呢?这不明摆着是把咱们原本平等的同级关系变成主次分明、上尊下卑的隶属关系吗?”


“操!”尔格一听就急了,“着他娘的蒋光头为什么这么干啊?”


“控制、制约我们的发展!”霍凤凰一针见血,“还有呢,随着队伍的发展壮大,势必会有更多的仁人志士加入到我们这个队伍中来,比如这次的廖营长。但是如果磕过头、发过誓的兄弟们都不和睦了,外人又算什么呢?如此一来,将帅不合,兄弟不睦,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使咱们这支队伍从内部四分五裂,这时候蒋委员长就能渔翁得利——只需派个人过来收编一下,这队伍就是他的了。”


真的是这样吗?未必。人家蒋某人在指挥着全国的抗战大局,才不会将这支小小的杂牌军看在眼里呢。这不过是霍凤凰看到心上人和手下兄弟发生误会,而急中生智想出来的一个能增进兄弟团结的一劳永逸的办法而已。


可是这番话说得在情在理,不由人不信。这不大队长都和任义汉闹了个半红脸嘛。所以大家一听完霍凤凰的话,无不出了一身冷汗——着他娘的蒋光头真是阴毒啊!


“霍姑娘真是冰雪聪明!要不是你提醒,大家真还蒙在鼓里呢!”苏仲康心有余悸地说道。


“是啊!你瞧这话怎么说的?老六,刚才我还真是这么想的,我以为你喜欢当那个少将,和弟兄们疏远了呢。”任义汉光明磊落,实话实说。


“老三,云霄要是喜欢当官的话,当初他还能从南京的总统府卫队跑到这穷山僻壤来吗?”陆子宇埋怨着任义汉。


“六儿啊,三哥就这直肠子,别往心里去,啊?”这次道歉才是真心实意的呢。


“三哥您别说啦。我也不对,不该动不动就瞪眼。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要不那你当兄弟,也就不会冲你发脾气了,嘿嘿,你当哥的,别和我这做兄弟的一般见识。”


大家互相瞅瞅,哈哈一笑,一场小误会就此云消雾散。


“你们别老这么称兄道弟的好不好?”霍凤凰皱起眉头,“刚刚提醒你们,可你们谁也不往心里放——你们几个总这么亲热,好像这支队伍是你们几个自己家的一样,冷落了金大哥,还外了廖营长,这不正好顺了重庆政府的意思了吗?”


大家又是一愣,想想就是这么道理啊。陆子宇刚要说话,金天龙先开了口——


“哈哈哈,没关系,霍姑娘。俺金天龙来的日子也不短啦,众位兄弟和大队长有没有拿俺当外人,俺心里跟明镜似的!俺不介意。哈哈哈...”


“我也是!”廖天时也赶紧表态:“只要孟长官看得起我,廖天时愿做马前卒!”


陆子宇冲两个人赞许的点点头:“难得两位兄弟深明大义,但是咱们还是有点儿规矩好。这样吧:以后弟兄们在私下的时候,你亲我热的随意,但是在类似今天这样的公众场合,还是叫对方的官衔比较好。”


“哎,”孟云霄先声明,“我可不喜欢你们叫我团长、旅长啊!”


“那好,”苏仲康笑道,“那以后大家还是叫你大队长如何?”


“行!”孟大虾点头。


“那既然这样,孟大队长就把今后的计划安排给大家说说吧?”


“靠!”孟大虾也不管有人家霍姑娘在场了,粗话张口就来,“都说了让大家商量,怎么又推给我一个人啦?”


“大家看这样行不行?”金天龙说,“重庆政府不是打算拿甲乙两个团的编制来挑拨弟兄们的关系吗?那干脆你们谁也别争,这两个团长的位置就让我和廖兄弟挂个虚名算啦!这一来呢,可以应付重庆的编制报告;二来呢,外边的人一看两个团长居然是外人,只会认为咱们独立旅任贤是举,决不是任人唯亲。大家以为如何?”


“果然不愧是‘八面玲珑’!”苏仲康一挑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那就这么定了!”陆子宇也表示同意,大家更是点头。


“云霄,不,孟大队长,哈哈,现在该你发言了吧?”陆子宇好像就知道孟大虾早有了计划似的。


“好,”孟大虾站了起来,“只要重庆政府要的这个编制问题解决了,其他的一切就好办了。”


“你看我怎么说来着?这小子心里早有安排!”陆子宇笑道。


孟大虾嘿嘿一笑,马上言入正题:“各营这次和上野联队的作战中,损失都不小,累计减员1021名。现在虽然有3000多兵员,却也不难安排——老规矩:炮营先挑,然后是骑兵营,最后各步兵营先把减员补齐,然后在四个原有步兵连的基础上,组建第五连队!如间的方式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哎,等等。”任义汉想起来了:“大队长,原来你说过三营那个‘超级火力连’在试点的事儿,现在该兑现了吧?”


“当然!”孟云霄一笑,“现在让你们组建第五连就是给你们机会呢。哎哎,你别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要迫击炮是吧?别急,等我把话说完就给你兑现。”


孟大虾喝口水,接着说道:“现在只有三个个步兵营,即便是在组建三个连队,剩下的人还是不少对吧?所以我建议:成立第四步兵营,由廖天时任营长,和其他三个营的编制一样,直接上五个连队。大家意下如何?”


“孟长...大队长,我...我行吗?”廖天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自己表态可是愿意当马前卒的,怎么说自己也是刚加入,这马上就进入“高层”领导,实在出乎意料之外。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原北你就是53军的营长,又带着弟兄们在敌后无依无靠的坚持了半年多,队伍还在,建制还齐全,这说明你肯定有当这个营长的能力。”——先给扣一顶大帽子再说,——“你现在担心的是你的营是新组建,战斗力肯定和其他的营没法比,对不对?”孟大虾这么一说还真提醒了廖天时,——的确是这样,人家孟长官的队伍早就扬名立万了,自己要当一个战俘营的营长,这丢人的事儿可就在后头呢。


看廖天时忙不迭的点头,孟大虾诡秘的笑了:“廖营长,咱这支队伍有个不成文的老规矩你肯定没听说过——但凡成立一个新编制的时候,为了使这个新编成的部队尽快的具备战斗力,原各个老编制都会抽出一定的老兵或者基层军官编入到这个新的编制中。廖营长你明白吗?”


廖天时茫然的点点头,心说就是我明白有啥用呢?这些兄弟我又不熟,谁舍得把那些优秀的老兵给我啊?


孟大虾一眼就看穿了廖天时的顾虑,冲大伙说道:“看来廖营长和大家不熟,也不好意思说。那我就替他说吧:廖营长手里掌握着一个弹药库,别说你们谁想要几门迫击炮、几支冲锋枪,就是大口径榴弹炮都有啊!我就做个中间人,谁想要什么东西就拿廖营长需要的和人家换,怎么样?”


“真的?”先是任义汉两眼放光,立马走过来拉住廖天时的手,“兄弟,俺要十来门迫击炮,俺的二营排长以下的官兵你随便挑,咋样?”


孙尚尉瞪着眼睛问孟大虾:“廖营长真有榴弹炮?”孟大虾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孙尚尉也赶紧过来:“老廖,我要榴弹炮,你那个营的直属炮兵连就冲我说,我保证让你一周具备战斗力!”


廖天时此时可成了个香饽饽,连尔格都过来问“有马枪吗”?弄得廖天时一时不知道该先回答那个好。


“大伙儿先静一静好不好?陆子宇急得直叫,“成什么规矩了?咱这会还开不开?”


大伙这才安静下来,各回各的位置。廖天时这才趁机对孟云霄小声说道:“大队长,我廖天时既然跟了独立旅,那这批军火也就是独立旅的公共财产了,我怎么能随便做主和大家交换呢?”


“廖大哥,那可是你和你的几百兄弟拿命保住的。”


“兄弟们拚命保住这批军火,就是为了能让它用在抗日的战场上!”


“说得好!”孟云霄一挑拇指,随即话锋一转:“兄弟们,刚才廖营长说了:这批军火是独立旅的公有财产。一样的道理:廖营长即将编成的第四营也是独立旅的公有财产!所以刚才各位对廖营长的承诺我已经记住了。咱们规矩不变——想要什么装备就拿你的承诺来换!呵呵,说实话,那批军火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廖营长,你给大家说说吧。”


“好,”廖天时清清嗓子说道:“这批军火包括:150mm重炮6门;105mm榴弹炮12门;各种口径迫击炮60门;37mm速射跑12门;20mm高射炮24门;各种口径的炮弹12万8千发;‘中正式’步枪4800支;驳壳枪240支;MP-18型冲锋枪480支;‘捷克式’轻机枪108挺;‘马科钦’重机枪28挺;各式机、步枪子弹现在没法估计,因为这半年弟兄们用的都是库房里的弹药,保守估计应该在800万发;另外还有烈性炸药28吨;手榴弹25万枚;8000套国军的冬装;还有相当一部分单兵用具。”


“乖乖!”苏仲康听得直咧嘴。


“这可是53军军直属的弹药库。他娘的,这么多装备在山洞里睡大觉,人却他妈的撒了丫子!”孟云霄咬牙切齿的骂道。


“哎,云霄。这批军火是在井陉吗?这要往回运可是个大问题!”苏仲康担心地说道。


“这事儿好办,交给‘蓝狐’和海三娃。他们有办法。军火的事儿就先说到这儿,我还有个事儿,必须得和廖营长商量。”


“大队长,你就别客气啦。”廖天时道。


“我不是客气。其实这事儿我也挺为难,咱们商量着来吧——我想把廖营长手下的老兵借出来。”


孟云霄此话已出口,别说是廖天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都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玄虚。就听孟云霄说道——


“廖营长,我也知道你和那些老兄弟们都是生里死里的摸爬滚打出来的,都是你的心头肉。可是我觉得对于咱们整个独立旅来说,把他们放在别的位置,对抗战大业更有好处。”——又是好大的一顶帽子。


“大队长,你接着说。”


“就说你们在山洞里为了重新挖出口而实验炸药的那些人吧,他们现在可都是军火专家啊!咱们独立旅远在敌后,补给困难,所以自己也成立了一个兵工厂,有机床有设备,可就是缺人才。还有你那些掏山洞的兵,现在也都是土木工程的专家啊!咱们独立旅在大山里和日本鬼子周旋,在这山坡上修阵地工事就是个弱项,上次和上野联队的战斗中,这个问题在各连都很明显的反映出来。所以,廖营长,我想借你这些宝贝兵,除了加强到兵工厂,还有成立一支直属的工兵教导队,专门轮流指导各营连的土木工程作业。廖营长,你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廖天时当下就给出答复,“大队长,我什么道理都明白。你看上哪个带走哪个,都看上就都带走。弟兄们有想不通的我来解释。”


“既然廖营长能率一营的孤军恪尽职守,这个道理他自然会明白。”陆子宇赞许的说完,然后又转向孟云霄:“大队长,我刚算了一下:即便是我们按照四营五连的编制整军,每个营都达到900人的话,咱们还是会剩下千数人呐!况且骑兵营和炮兵营根本不能编到900人。”


“咱们还有教导队呢。教导队的编制增加一倍,而且各连都按照四班四排编制,每个班编制16名士兵,再分成三到四个战斗小组。”孟大虾说着说着就想起解放战争时期,林大帅的“三三制”来了。——“操!鬼子的一个小队能达到70多人,咱们一个排为什么不能编60多口子啊?反正咱们有的是枪炮子弹。”


“行!”苏仲康也同意,“咱们一个排和鬼子的一个小队相当;一个连就顶他的中队;一个营就拚他的一个大队,谁怕谁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