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二卷 大明功臣 第二节 谁的父亲?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19 38
导读:海霸 第二卷 大明功臣 第二节 谁的父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俩人早早动身,看山路的样子,昨晚像是下过一场小雨,还有些泥泞,快中午时俩人才往西北方赶出了十来公里。

符强跟在方容后面,满脸的臭样。昨晚他和方容折腾了好久,也就是多摸多碰了她几下,结果被方容掐得满身淤青。而且早上出发的时候,这个女霸王竟然连二锅头都遗弃了,说什么烈性酒对发育不好等等。

“只能怪你自己!你现在顶多就十一岁,自己不觉得太小么?迟早都是你的,等上一两年长大点都等不及?”方容嘴上数落他,脸上倒是一片歉然,不时给他把搽汗。

符强正要顶嘴,一阵骤蹄声隐约从山下传来,听来势好像只有一骑,是从朵儿沟方向而来。符强赶紧爬到树上观望,见一个灰白头发的汉人男子在策马疾驰,转眼就不见了。他溜下树来,发现方容还在往马蹄声消逝的方向张望,急忙安慰说:“没事没事,过去的是个老头。如果是哪些劫匪来搜我们,不会跑得这么快。”

话才说完,方容已经甩下东西往前面跑去。符强这才发现,小路前方有匹马正驼着一个满身血迹、伏鞍不起的大汉,慢慢地向这边走来。

符强和方容一前一后抢到马旁,接住那个就要栽下来的人。马儿通灵,停下静静站着。

大汉看上去有四十来岁,昏迷不醒,右手还紧紧抓着一把卷刃马刀,束在身上的皮腰带足足有三寸宽。俩人把那大汉放倒在地上,符强估计他最少也有一米八的个子,躺在地上占了老宽的一块地方。

方容给他检查伤势时,符强在边上看得咋舌不已。这人胸前露着两个断箭杆,交叉斜拉着两道近一尺长的伤口。背上凌乱分布着四五道半尺长的伤口,腿上和手臂上的肉里还各有几只箭簇。衣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除了伤口处附近以外,身上其他地方的血迹都已经干了很久,连胡须都粘凝在了下巴上。

“是失血过多,要赶紧包扎一下。敢不敢救?”方容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疑惑地看向符强。

符强看了看马,摸了摸大汉的衣服和靴子,说:“应该可以救。衣服的料子不错,靴子和马鞍上刻的标记和史籍里记载的明朝军匠标记差不多。要是没搞错的话,这人应该是个官差。昨天那帮劫匪,连衣服都抢,多半和他不是一伙。”

方容蹲下身刷地撕开大汉的血衣,立即进入手术状态:“去拿急救箱,在我的车后座下。”

符强从自己大包里找出了急救盒,递给方容,顺便翻了几十个白眼。车子都埋进山里去了,还什么急救箱啊?

幸好符强平时在急救盒里就备有最小号的手术刀、剪和钳,还有两根缝合针一卷线和一小瓶酒精,以及云南白药、药棉纱布等。博士的功底就是深厚,方容用水壶里的开水洗涤创口,取子弹、消毒、缝合,只用了半小时左右。

“也亏了他身体健壮,要是普通人,这么重的伤,流血都要流死了。”方容和符强从检来的衣服中选了两件胡乱帮他穿上,又调了些糖盐水,给他喂下了两粒消炎药和止痛药。

急救盒里外伤储备药材已经用去了一半。符强看了看苦笑着说:“最好咱们能快些找到集镇,否则包扎的药用完了,就只能给他吃消炎药止痛药了。”

大汉不知是不是喝了些水缓了劲,竟然睁开眼来。他先将方容看了看,怔眐地说道:“我才多久没见,瑚儿怎么就又高了一两寸了?”

随后他又将符强看了看,斥道:“你整天只会读书,也不去跟侍卫们请教些功夫,成天傻坐着能长什么个子?看吧!越长越矮回去了,瑚儿都比你这做哥哥的高了半头了。就算你到时候取了功名,要是外放到边地来,还不是也要动刀动枪的?看到你爹现在这样子没有?要不是手上能舞得出几下,早给哪些鞑子分尸了!”

符强和方容大眼瞪着小眼,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符强反应得快,急忙问:“这附近最近的集镇在哪里?往那个方向走?”

大汉看了他半晌,嘟囔了一句:“东南四十多里听说有个寨子,东北再走两里往东北三十里有个三姓堡,咱们就是要往那去的。”

说完他头一沉,呼呼地睡去。

俩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忙活了这么久,又给人当儿子女儿教训了一顿。只知道人家是个当官的,家里有儿子和女儿,原先要往三姓堡去。那三姓堡有多大,有没有医疗条件还是不知道。

那人说的东北四十多里的地方,就是朵儿沟了,符强是打死都不会往那去,只能祈祷去那个三姓堡的路上不要再出什么意外。带着这个受伤的大汉虽然麻烦,好在他还留下了一匹马。符强砍了几颗小树,拆了铁丝衣架扎成一个简易拖橇,再铺上厚厚一层杂草和树枝。俩人把大汉搬上架子,用藤条做的拉绳系上拖在马后。

下到山下,符强和方容一起骑上马。在马背上保持平衡要比骑摩托容易得多,他们骑术虽然不怎么样,赶着马却也能走得有模有样。

拉着大汉走了两里,果然看见了一个三岔路口。路边的草木给踩踏得乱七八糟,路口西边的阔地里倒伏着十几个破烂的帐篷,这些帐篷的边上和底下,横七竖八躺了一百多具尸体,大多数身上都扎着好几只羽箭。

路边的山沟和山坡上另有百多具尸身,看身上的穿着和帐篷哪的一样,都是些当兵的,服饰和符强在书上看过的明朝装束有些相像。不过这些尸体虽然衣着还在,身边却基本没见着遗落的武器。

符强心里惊讶,对方容说:“这些人肯定是明朝的军队了。他们死的这么集中,应该是中了埋伏或着被偷袭。而且他们身边都没有武器,说明给袭击的人带走了。照这样推断,明军的武器比对方好很多,或是对方缺少武器。”

方容拍了一下马背:“咱们还是快点走,这地方这么兵荒马乱的,儿童不宜。”

说完她捏了捏符强肩背:“你最好快点长大,被老婆保护的人最没有出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