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那一剑温柔

海狐 收藏 2 46

秋,月夜,夜凉似水。

斐蝶衣没有睡。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多了。20年来,他的出生就是为了一个使命,击退揽月宫的追杀。明天就是满月,整个江湖已经出动,只为争看这20年前就定下的一战。所以他再练一遍剑。

“剑是兵器中的贵族。所以练剑的人就必须是贵族,至少在精神上是。”这是他的父亲,也是他严师的话。这句话是斐蝶衣开始习剑时听到的第一句话。

所以斐蝶衣的衣服始终是如月华般不染风尘,他的手始终保养得如同女子的手,优雅而柔韧。20年来,他只知道剑是他生命的全部。“要记住心的位置,你所有的招数都必须是为了刺中敌人的心脏。心是脆弱的。”他牢记父亲的话。

月色里,斐碟衣如同一只白色的蝴蝶,舞动翻飞。20年的调教,已使他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有风,凉凉的。可是斐蝶衣分明辨出风中有一丝微弱的叹息。他收剑,他急跃起,数尺开外,有一娇小的背影掩映在树的阴影里。

“谁?”

“我”声音柔柔的,但没有一点怯意。

“你是谁?”

“过客。”语调依旧平和。

“过客?”斐蝶衣自记事以来,就一直在这个山谷里长大,除了父母和院里的几个管家、奴婢,从来没有见过外人。正诧异间,那背影徐徐转身。斐蝶衣眼睛一亮。眼前居然是一张亮丽的脸。一双眸子带着斐蝶衣从未见过的笑。自练剑伊始,他就被告诫不能有一丝感情。

“你在做什么?”他问。

“看月亮,明天就是十五了。”她说,“你呢?”

“练剑。”

“你除了练剑还做什么?”

“其他?还有其他么?”斐蝶衣睁大了眼睛。

“对啊。你不知道除了练剑外还有许多精彩的东西吗?”

“你说的精彩就是看月亮?”

“只是其中的一件。你心里除了剑就没有其他了?”女子笑道。

“哦?心里可以装其他东西?我只知道心是最脆弱的。”他小声说道。“你告诉我听听好吗?”

“可以啊,你叫什么?”

“斐蝶衣”

“叫我念菲吧。”

山坡上,一地月光,斐蝶衣席地坐在月光里,听念菲讲述山谷外所有令他新奇的东西。

不觉,月已西斜。

“好了,我要走了,明天还要赴约呢。”念菲起身告别。

“这么巧,我也是呢。我们什么时候再见?”斐蝶衣说道。“看缘吧”声音渐行远去。才发现那女子走时是用的轻功。而且修为不浅。



翌日,山颠。斐蝶衣倚剑而立,依旧白衣袭身。

四周已经挤满看客。都为一睹这一约。良久,人群骚动。自人墙外走来一人。白衣、素剑、蒙面。

四下里骤然寂静。

“来了?”

“来了。”

“拔剑”

“请。”

说话间,斐蝶衣已经启动。这是他第一次出战。他不能失败。所以他只有先发制人。他的剑直刺对方心窝。这招他已经练了20年。

那人侧身很快,但斐蝶衣的剑更快。纵使身体已经侧过,但剑仍然斩及发梢。纱巾滑落。

四下里一片惊艳的哗然。

“念斐!”斐蝶衣轻呼,“为什么?”

“对不起”女子淡然一笑,犹如栀子花一般的笑。

斐蝶衣只觉心口一痛,低头望去,剑,念菲的剑正穿在自己的心口。

“对不起”女子俯身在斐碟衣耳边说道,“你昨天的剑舞得很美。我陪你,好么?”

斐蝶衣张开眼,恬然一笑,“原来心真的很脆弱呢,它可以装那么多东西。”他笑着闭上了眼。

女子缓缓拾起剑,斐蝶衣的剑。

人群忽然一声惊呼。只见女子已经倒转剑身,刺进自己心口……




从此,江湖再也没有揽月宫的消息。关于其种种猜测和传说也渐渐飘散和被淡忘。这就是江湖。

只是,追求贵族的人越来越多。所以,练剑的人也越来越多。

只是,再也没有如此美丽的剑再出现。


“剑是兵器中的贵族。所以练剑的人就必须是贵族,至少在精神上是。”茶楼,一说书先生正在说着故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