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樱花

婉清 收藏 0 53
导读:四月樱花

我们的生命中也许都会有很多次的爱情

但它们往往无疾而终

就像在风中打开的花朵

如果一朵花能永远的开下去

它就不再真实

所以凋谢是唯一的出路

只有一再的分离,才能提醒再次的爱情


-------------- 安


一直很安静。

整个四月。我一直在努力的摆脱某种情绪。像一只蜗牛,将自己蜷缩在坚硬的壳里,寻求庇护和安慰。


抽很多的烟,喝很多咖啡,写很多字。我学着沉默。尝试过简单的生活。

安静的听一首歌,看一本书,想一个人。

我让自己相信,喜欢其实可以放在心里。


终究会看到真相。在渐渐枯竭的言语里,一切越来越明了和清晰。我再也骗不过自己。那些曾为爱而写过的文字,在黑暗里张牙舞爪。不断的在提醒和嘲弄我,那些爱曾是多么愚昧和可笑的事情。

我竟然一直坚持。


QQ始终挂着。一直隐身。

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也不想打扰任何人。看着群里,那些陌生的相熟的名字,不断涌出的语句。只是看着,从不参与。

渴望表达和倾诉,却突然之间丧失了言语。

不想说话。和任何人。爱着的,不爱的统统不想理会。


打开邮箱收信。一封陌生的邮件。轻轻点开。

颜安。两个深蓝的字,清晰的在屏幕上跳跃。刺痛了眼睛。

写信的人叫我颜安。

颜安,是太过久远的记忆,远的我自己似乎都已经忘记。她不是我,抑或只是已经死掉的另一个自己。


点了根烟。我继续看下去。

我知道你是颜安。你真的消失了很久。再次在论坛看到你的贴。字里行间的绝望和颓废,让我知道,是你回来。

颜安,你好吗?凌好吗?


没有看邮件的署名。是谁其实都没有关系。因为明白自己必定不会回复。

那应该是一个故人,和我共有着同一段记忆。关于颜安,关于凌的记忆。而凌真的已在心中化为空白。


关了电脑,我站在窗前抽烟。不远处,樱花烂漫。一簇簇的粉白,竞相开放。

那些尘封于心底的记忆,如同暗涌。只是不再激荡,不再疼痛。


颜安,是几年前,我游走于论坛用过的网名。一个虚无的称谓。

如今,那个QQ号码,那个名字,那些发过的贴子,早已经在心里荒废。连同对凌的记忆。在时光里深葬,决口不提。


那时候的颜安只是个小女孩。灵魂因为缺憾,而阴暗。以不合乎年龄的清决,写些阴郁颓废的文字。

很多人喜欢,也有很多人批判。

写字是颜安宣泄情绪的方式,唯一的方式。她依赖它们释放人性脆弱的情感。


凌是论坛的版主。凌一直欣赏颜安的文字。颜安的每一张帖子,都必有凌的回复。

凌称那些文字是黑暗里舞蹈的精灵。从时光的黑洞里不断的涌出,不断的消失。颓废却充满灵性。没来由的让人觉得心痛。


颜安知道,凌读懂了。自然而然的相识。

像所有的网恋,所有的爱情一样,迎着风雨,一路走过。

凌了解颜安。那样深入灵魂的了解已经无需过多的语言。一个符号,只字片语。凌读的懂那些纠缠在颜安心里,根深蒂固的抑郁。

只有了解,才能安慰。


颜安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倨傲只是用来自卫的武器。颜安不快乐。从来都不。

在最美好,最无忧的年龄,她背负的是沉重的人生。她是一朵盛开在阴暗角落的苍白的花朵。

芳香而颓靡。脆弱而孤寂。


凌有足够的耐心聆听颜安的眼泪。她歇斯底里的倾诉,她放肆的叫嚣,她的阴晴不定的坏脾气,随时随地的爆发和安静。

凌只是陪着她,隔着网络,安静的陪着。


也是四月。樱花盛开的季节。

凌说,颜安,来大连吧。我带你去看北方的海。

大海,颜安看过。是在南方的深圳。大连的海应该有不一样的情怀。颜安去了。


一次夜航。像是做一场梦。

到达大连的时候,颜安觉得晕眩。

凌站在四月的阳光里,向她安静的微笑。

满树的樱花,在风中如雨点般飘落。空气里是清新和芳香的气息。凌的笑容很灿烂。

这是北方最美的一座城市。凌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生活在这里。

颜安无语。


终于看到了那片海,凌曾在文字里向她描述过很多次的北方的海。在阳光下,微微泛着波澜。辽阔而壮观。

有白色的鸟群贴着海面轻轻掠过,海天一色。寂静的蓝。

颜安看着凌说,想起来一个故事。天和海的爱恋。

凌微笑,说说看。


天和海相爱。海之所以是一片净蓝,是因为他决意要做天的镜子。他以宽广的胸怀,包容着天的阴晴不定,电闪雷鸣,还有滂沱的没有原由的眼泪。

可是有一天,天爱上地。她和海告别,她说我知道你对我的爱无可挑剔,但我已经厌倦你的平静。我爱上地。原谅我不再爱你。

海无言。波涛汹涌。

天向地表白。地说,我虽然也喜欢你,但不是爱。我可以接受你的情感,但我也会接受其他的情感。这一点你要明白。

天黯然,这不是她要的爱。她开始不明白地为何不能给她和海一样的爱?

于是回头。海已经失去蔚蓝,浑浊暗黄。

天对海说,我想回来。

海只是轻叹,我不能再给你你想要得爱。因为我已经混乱不堪。我再也不能做你的镜子。我不能再接受一份背叛过的爱。


凌安静的听颜安的故事。末了,他说,颜安。让我做你的那片海。即使你离开,我仍会在原处等你回来。哪怕独自寂寞,独自思念,独自悠远,独自湛蓝。

那个四月,樱花飞舞,北方的海边。一个男子美丽而易碎的誓言。永远无法兑现。

颜安哭了。


去了凌的家里。很典型的书香门第。落拓的桀骜的颜安出现在客厅,格格不入。

那顿饭吃的沉闷而压抑。

颜安是个贫穷而寂寞的孩子。没有家世背景,没有学历教养,甚至没有一份赖以生存稳定的职业。

颜安只是个惨遭遗弃的孩子,骄傲而自卑,坚强而脆弱的自生自灭。


凌的父母一直在席间盘问颜安的生世。神情透着不屑。颜安隐忍着狂躁,难堪的应对。很

多个瞬间,她想拂袖而去,她无法忍受这样的轻视,她憎恨别人提及她的过往和家庭。

那时候的颜安真的只是个孩子。


凌一边用眼神暗示父母不再问下去,一边在桌下紧紧握住颜安的手指。冰冷的手指微微冒着冷汗。

凌轻声说,别怕。一切有我。

然而,谁又能抗拒命运?


机场的大厅,凌送颜安离开。

凌说,等我。我只需要一点时间。我们会在一起。

颜安无语。只有颜安知道。此刻离去,再会无期。一个转身,从此便各安天命。


又是一次夜航。颜安在夜空里俯瞰那个美丽的北方城市,那黑暗中的大海。也许此生都不会再来。

颜安哭泣,眼泪用来祭奠,没有实现的永远。


颜安选择了沉默和消失。她断绝了所有凌可以找到她的联系方式。手机。QQ。她开始在论坛沉寂,不发一言。像一滴露珠蒸发在虚拟和现实的交错里。

凌在找她。彷徨的,疯狂的,绝望的在找她。论坛里每一张凌的贴子都有颜安的名字。

颜安,你回来。

颜安,我在等待。

颜安,你必须给我交代。。。。。。


日复一日,那些贴子,颜安看过。以游客的身份进入论坛,一字一句的全部认真的看过。每看过一遍都会有眼泪。那些关于凌的感情,难以割舍。

但颜安明白,一切都会如同烟花消逝在时光里。包括凌对她的感情。

后来,凌也在论坛销声匿迹。后来,一切真的不复存在。后来,在网络里叫颜安的女子彻底死去。


没有人知道颜安为什么要消失,凌也许永远都不会知晓,在大连,在那个樱花飞舞的四月,他的父母曾和颜安有过一段关于命运的对白,那是个残忍的秘密,在颜安心里,腐烂成灰。


凌的母亲,一个中学教师,在凌出去的间隙,将颜安叫到书房里。

她说,孩子。不是阿姨反对你们。你们真的不合适。你们有不同的路要走,凌以后是要出国深造的。我们现在正为他张罗婚姻。女方家境显赫,可以帮助凌早日出国。可是这孩子,因为有你,一直抗拒。

孩子,如果你真的爱他,为了他好。我们希望你能主动放弃。


颜安轻轻的笑,殊途同归。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该怎么做。

四月樱花,胜似飘雪,那些情感,在心里与往日告别。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用来遗忘,那些樱花,那片海,那些爱和誓言。在时间的流逝里日渐淡漠和久远。我想我终于可以重新来爱,没有沧海桑田,只有过往云烟。


申请了新的QQ号码,换了称谓,换了身份,换了容颜。对论坛依然有情结。我以一个悲剧的形式在论坛再现。

仍旧写字。从未放弃这唯一的自我救赎的方式。只是我的手指再也写不出充满灵性的文字,那些曾在黑暗里舞蹈的精灵,瘫痪成了记忆。思维开始停顿和枯竭。文字依旧是绝望和颓废的气息,但我明白,那些字,不再有生命,它们是失水的干花,连同荒芜的心一起凋零。


论坛早已经物是人非,每个版面都不再有凌或者颜安的痕迹。没有人记得。那些过往,只是曾经。

而凌,也许早已在异国他乡,结婚生子。他不会再想起那些在黑暗里舞蹈的精灵,他不会再想起天和海的爱恋还有他的誓言。那个叫颜安的女子宛若樱花,已经在他的记忆里永远的颓败。

我亦只是记得,决不怀念。


生命在延续,情感在更替,犹如花开花谢,朝来暮去。爱可以被替代,也可以被轮回。没有永远,能永远的便不是爱情。

所以,不会张口闭口去问,为何不再爱我?爱并不是所以企图的终极。

它只是一种信仰,一种思维。会淡漠,会游移。


曾在某一篇文字里写过,有些故事它只是需要一个结局。不管痛苦还是快乐,相爱或者告别。

可是走到现在,我突然不想知道答案,突然不敢面对结局。一切都已经注定,我所有的挣扎都仓皇无力。

真实很残酷,残酷的令我开始绝望,某些时候,我宁愿被欺骗。善意的谎言。


安静的生活,简单的爱恋,唾手可得的幸福。我开始向往这些。

看一树樱花,抽一根烟,从盛开到颓败,像极了爱。

如果可以不爱,会不会便不再伤怀。


没有爱恋。不再想念。我在四月与往日告别。


END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