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七章:德里之变(四)

红色猎隼 收藏 18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位于南亚次大陆中南的印度经济中心孟买,这里2月中旬正是一年之中两个季节之中的旱季,濒临温暖的阿拉伯海让这里的气候与隔海相望的非洲大陆有异曲同工之妙。一年里之中的6月-9月为雨季,而10月—次年5月则为旱季,冬天在这个繁忙的印度最为现代化的城市中是从未存在过的传说。此刻虽然只有2月但这里每天的最低温度都在20摄氏度以上,天气干燥而炎热,这座拥挤的都市里人们又在初升的朝阳中开始了新的一天。

作为塔塔集团的二号人物,赖斯特.塔塔的弟弟贾姆.塔塔此刻正站在属于自己家族的商业帝国中心—孟买大厦(Bombay House)的顶层的集团总裁办公室,有些厌恶的注视着自己眼前的一切。这个庞大商业机器的核心建筑物,装摆着老式的深色实木家具、黄铜器皿和枝形吊灯,一切都是显得那么老气横秋。而更令他难以忍受的是墙壁上那裱装在红、白、黑三色的极简抽象主义风格的画框里的一幅幅印度绘画作品。这一切都缘自于他的父亲—前任集团总裁—拉坦.塔塔的喜好。

他的父亲—拉坦.塔塔在美国学的是建筑学,甚至在那里有过短暂从业经验,直到1962年被家族召回国打理生意,所以在他的一生之中都对绘画和抽象派艺术情有独衷。不过显然他的审美眼光并不怎么样,至少在他年轻的儿子—贾姆.塔塔的眼中是这样的。

年仅35岁的贾姆.塔塔无疑是塔塔家族中新锐力量的代表,他富有活力、个性张扬,拥有着总是可以征服异性的亲密微笑。虽然纵情声色,但却依旧保持着匀称的身型,加上入时的穿着,令这个拥有数十亿美金身价的男人一直以来都是印度时尚杂志追捧的“印度最佳情人”。当然除了显赫的家事和不俗的外表之外,他本人的经历也同样传奇。

贾姆.塔塔一直被公认为印度金融界的天才,与生俱来的冒险精神和对财富的执着追求,令他在20岁时不顾权威的父亲—拉坦.塔塔的反对,只身一人前往大洋彼岸的美国,攻读经济学而非父亲为他选择的建筑学。虽然在美国多所顶级的商学院的学生生涯里,他的学业并非出类拔萃。但是在此后混迹于华尔街的日子里,他却成功的白手起家,为自己赢得了数千万美元的第一桶金,和“来自印度荒原之狼”的美称。

当他用自己的天赋在美国成立了自己的第一所投资基金公司—塔塔美国投资时,他却意外的得到被一度宣称要与自己断绝父子关系的拉坦.塔塔的认可和召唤。他带着无边荣耀的光环回到了印度,并且将一个新的领域带进了古老的商业集团—塔塔投资基金正式成为了塔塔集团旗下的一员。在孟买和印度国内的金融市场上贾姆.塔塔再次亮出了他的獠牙。凭借着身后强大的家族支持和自身的投资天赋,贾姆.塔塔在他在自己的故乡度过了30岁生日之后,就在证券、期货、金融保险、国际信托多个领域全面出击,甚至在国际金融的舞台上与国际著名基金展开一次次豪赌。凭借着过人的胆识和缜密的算计,贾姆.塔塔在过去的5年里已经将自己手中筹码翻了好几番。目前塔塔投资基金已经坐拥数以百亿美元,在国际金融业界内同样炙手可热。

这一系列辉煌的成就,不仅赢得了塔塔集团对塔塔投资基金的一再注资,更令贾姆.塔塔在家族中的地位直线飙升,他不仅成为了塔塔投资基金最大的股东和总裁,更以家族二号人物的身份进入了塔塔集团的决策层,在很多外人的眼中,这位年轻的金融天才不仅掌握着塔塔集团的钱袋,更有可能已经成功架空了赖斯特.塔塔,而成为这个集团帝国真正的幕后君王。

当然这一辉煌成功的并非全是贾姆.塔塔个人的光环,印度政府长期以来对金融服务业的“镀金”政策也是促成塔塔投资基金一路凯歌的重要助力之一。曼莫汉.甘地政府一直视金融服务业是21世纪的明星产业,更是支撑印度经济成长力的功臣。在政府的扶植之下,印度财政部的经济调查报告显示,包含银行、保险、房地产和商业服务的金融业成长率持续向荣,在中印战争爆发之前会计年度的持续保持着10%以上的增长,在傲人实绩“镀金”之下,印度的经济成长率一直在攀越新高,使印度更有底气挑战中国的经济奇迹。

作为一个金融投资业的巨鳄和留学美国的经济学博士,贾姆.塔塔并非不清楚这一系列辉煌背后的隐患。对国际“热钱”的过度依赖,正在日益成为印度经济软肋。一系列数据显示,印度此刻的外汇储备虽然已达到2000亿美元,但是不断流入的非外国直接投资却已经占印度外汇储备增加额的75%。一旦外国投资者蜂拥离场,印度经济可能会大受冲击。资金的大举离场,必然引发资产价格急剧下跌,股市和地产价格可能大幅回调。

不过贾姆.塔塔并没有采取更多的防范措施。理由很简单,因为在他看来印度在金融管理领域远较中国先进。印度银行资产中的不良贷款仅为中国银行业的一半,而资本充足率是中国银行业的两倍。印度资本市场已有100多年的历史,监管制度完善,全国有23个证券交易市场,其中最大的孟买交易市场上有5000多家上市公司。印度金融业开放是双向的,即同时向外资和内资开放,而且内资享受更多的优惠政策,这使得内资尤其是私人资本的金融机构得到了长足发展。这样,金融与经济发展就有了坚实的市场基础。

以印度最大的商业银行SBI(State BankofIndia)为例,虽然其总资产只有中国最大的工商银行的14%,但净利润却是工行的3.2倍,股本回报率更是工行的14.7倍,不良贷款比率只有7.7%。印度银行体系中有27家政府银行、25家私人银行、46家外资银行,城市合作银行和合作银行都是真正的合作制。印度商业银行全国合计坏账率为10.8%,资本充足率比巴塞尔协议所要求的8%还高一个百分点。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印度金融体制基础较为完善,市场秩序好,资源配置以市场为主,金融基础设施强大,国内充分竞争带来银行和企业的双重高效回报。

拥有如此完善的银行和金融体制的“保驾护航”,贾姆.塔塔显然成竹在胸,在中印战争的一系列不利消息的影响之下,依旧对印度经济信心十足。不仅多次在公开场合以塔塔集团二号人物的名义为印度经济进行背书,更开动塔塔投资基金全部的财力,在印度各大经济领域内展开新一轮的投资热潮。利用中印战争的机会,全面收入一度下跌的各大公司的股票和紧俏物资的期权。根据贾姆.塔塔的判断,中印之间的战争很快以印度战败而宣告结束。届时国际游资将利用政府振兴经济的一系列新的开放政策而进入印度资本市场,印度的经济将在2008年迎来一个新的春天。

不过最近几天里一系列新的动荡却引起了贾姆.塔塔的关注,从新德里传来的消息正令他倍感忧虑。由印度人民党组织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已经转化为流血冲突,在过去的48小时之内,冲突已经造成了数百人死伤,虽然印度军警不断的弹压并且逮捕了数千名人民党的活跃分子,但这一强硬的措施却并未达到预计的效果。印度人民党仍在不断在全国范围内掀起新的风浪。示威游行的风潮已经从新德里波及到印度的其他城市。包括孟买的街头也出现了示威的人群。极端的印度教政治组织—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湿婆军,这几天里也煽动其成员和支持者在孟买城内外以及周边市镇发起抗议活动。

与拥有明确政治主张的印度人民党不同,活跃于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湿婆军几乎是印度政坛的“塔利班”,他们鼓吹建立“印度教教徒的印度”。虽然通过与另一个印度教政党联合,他们在1995年至2000年曾一度主导了马哈拉施特拉邦议会。但是由于宗旨较为激进,因此经常成为教派冲突的对象,最终不得不黯然下台。不过在这个短暂的“执政”生涯之后,湿婆军显然食髓知味,不断以各种名义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孟买挑起事端,在印度年轻人风靡的西方“情人节”都被他们作为借口,叫嚷着情人节是“西方没落文化的象征”、“有悖印度传统文化”等口号,封商店、砸玻璃、烧贺卡和玩具,甚至还威胁年轻人不准庆祝情人节,并剪掉了一些参加庆祝活动的年轻人的头发,甚至在一些城市还引发了暴力事件。

而此刻的政治乱局更是给了湿婆军以最好的借口,他们到处散布着“印度教徒不会向中国屈服!向中国屈服就是向巴基斯坦屈服!”的口号,让愤怒的示威者们向来往车辆投掷石头,焚烧了旅客大巴,甚至还点燃两辆油罐车。导致交通系统瘫痪,众多商店企业都不得不关门以躲避无妄之灾。而孟买的印度军警显然对这一切毫无办法。

政治上的动荡正在明显的影响着经济。印度孟买股票交易所的敏感指数(SensitiveIndex)在昨天也就是这个星期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突然暴跌了多达10%,导致指数下滑至1万点以下。印度军警不得不在一边应对湿婆军示威游行的同时加派人手到湖泊和运河附近巡逻,以防有人想不开,到这些地方自杀。拯救队伍也随时准备出动。因为在上世纪90年代,印度各地曾因为股市崩溃而发生多起破产的经纪和小户投资者投河自尽或跳楼自杀的事件。

这一结果其实并未出乎贾姆.塔塔的预料之为,印度股市在过去三年涨了将近五倍,按照以往金融危机的模式,一切只是在按部就班的上演而已。不过他从一开始所想要的作的就是隔岸观火,而是火中取栗,甚至力挽狂澜。在下一周开市,他就会全力入市,将印度的股市重新推向高位。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他不仅动用了塔塔投资基金的所有力量,还利用自己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力,调动各大世界金融巨鳄的资金。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印度政府的帮助。曼莫汉.甘地政府已经私下承诺将动用印度中央银行在内的印度银行的力量,协助贾姆.塔塔的救市行动。

“哥哥,为什么在这么重要的时刻你却偏偏失去了踪影?”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部署。贾姆.塔塔不经意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桌上摆放着的自己和赖斯特.塔塔的合影。和外界的种种猜测相反,如果说塔塔集团内还有一个人能够赢得贾姆.塔塔这个“天才”的尊敬和信任的话,那个人就是赖斯特.塔塔。贾姆.塔塔比任何人更清楚自己哥哥的力量。赖斯特.塔塔的坚韧、干练和老成无一不令贾姆.塔塔倍感钦佩,这一切都令赖斯特.塔塔拥有着贾姆.塔塔所不具备的、独立管理如此之大的一个企业帝国的天赋。

不过此刻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贾姆.塔塔更希望的是自己的哥哥此刻能够还活在这个世界之上。从拉贾斯坦邦传来的消息并不令人乐观。救援队在荒漠中找到了赖斯特.塔塔所租用的吉普车,但是却没有发现他本人的踪影。在吉普车周围留下的线索表明一支驼队比他们更先找到这个印度首富,这不是什么好消息,在贫穷的拉贾斯坦邦,荒漠上常有全副武装的部落武装和匪帮出没。他们可能已经绑架了赖斯特.塔塔,甚至已经将他杀害。

“为什么一定要独自前往拉贾斯坦邦?哪里究竟有什么?”他和所有人一样对于赖斯特.塔塔的拉贾斯坦邦之行的目的一无所知。为了稳定庞大企业内的人心,贾姆.塔塔此刻还不能将哥哥失踪的消息对外公布,在得到最新的消息传来之前贾姆.塔塔只能等待。

沉默了良久之后,贾姆.塔塔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今天他还有许多的工作要作,在孟买大厦的大厅里,他再次走过集团公司前任领导者的铜像和集团创始人贾姆谢吉(Jamshetji Tata)的大理石像。“请保佑我哥哥,还有印度!” 贾姆.塔塔停下自己的脚步,默默的祈祷着。他或许没有注意到,在贾姆谢吉的大理石像之上,一滴宛如泪水的水珠总从冰冷的雕像眼球里缓缓的流淌下来。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