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三章:曙光?幻象?(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在很多年之后当美国人回首21世纪初叶,那段中美之间由对抗最终走向缓和的历史时,总是喜欢将荣誉的桂冠加在第45任总统、共和党人—歌斯特.布郎的头上,而将第44任总统、民主党人—迈克.李视为美国国内软弱的绥靖势力的代表。甚至将中国的崛起归罪于迈克.李任内的一系列错误,在美国民众的心目中,拥有雄厚的军方背景的歌斯特.布郎总是以勇敢的“美国上尉”形象出现。而迈克.李则往往被塑造成一个胆小怕事华尔街小职业员的形象。

但实际的情况却上正如歌斯特.布郎在其卸任之后所篆写的回忆录—《美利坚,为谁而战?!》中所称述的那样。在迈克.李上任之初,美国实际上正处于赫伯特.胡佛(美国的第31位总统,在他担任总统的期间,美国正经历历史上最严峻的经济大萧条。)以来最为虚弱的一个时期。

虽然美国的经济还没有困窘到要迈克.李这位总统如胡佛那般不拿工资(历任美国总统中不拿工资的只有两位,其中一位是胡佛,另一位则是大名鼎鼎的约翰.F.肯尼迪),但是自“9.11”事件以来,美国却同时深陷着反恐战争和伊拉克重建这两大军事泥潭。一方面是维持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控制所出现的兵员枯竭,一方面则是美国诸多先进武器的采购和研制计划。在这双重的压力之下,即便是财大气粗的美国国库也难免捉襟见肘。

虽然军费支出一直是陷入低迷不振时美国经济中最有用的强力兴奋剂,但一场旷日持久、维护治安的低烈度战争将无法像那些短暂而精彩的军事冲突那样产生对经济的推动力。但作战以及战后重建伊拉克所需的每年约1000亿美元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达10万亿美元的美国经济不会有太大的意义。但是战争的负面效应,包括消费者信心的急剧下降、股市下跌和公司不愿进行投资等,远远超出了军费开支所带来的积极效应。

为伊拉克战争而进行的军备扩充是有限的,军费开支中的大部分用于将传统的步兵运到国外,并维持这些部队在那里的供给,这些古老的军事需求并不会增加美国嗷嗷待哺的军事工业的订单。美国政府更不会如越战中那样订购大量飞机、舰船和坦克同供给匮乏的伊拉克军队作战。多年的额外采购已经令美国的军火库中有库存物资进行此次战争,只在需要时订购备用物资。

面对无所不在的反美武装,五角大楼甚至不得不砍掉或削减新锐武器的研制和采购费用,而从下一代武器专款中挤出国防预算用于正不断壮大的治安部队。众多美国军队翘首以盼多年的武器系统,如“十字军自行火炮系统”、“RAH-66科曼奇攻击侦察直升机”一一含泪下马,而F-22、F-35战斗机、DDX新型驱逐舰虽然被勉强保留了下来,但是其采购量也大大下降。美国军队在21世纪初期的战斗力并没有形成想象中那样质的飞跃。

虽然名义上仍然拥有控制全球的军事实力,但现实的问题却是在迈克.李就任之处,美国所面对的是却是二战以来最为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国大陆的迅速崛起、台海的和平统一、驻日美军的移防、朝韩问题的风回路转、伊朗核危机、古巴、委内瑞拉的南美社会主义阵营、阿根廷的军事独裁,无一不令美国政府为之神伤。

虽然在迈克.李就任总统的初期,顺利的调整了美国糟糕的海外军事部署情况。从日本、韩国撤出了近20万的常备驻军,通过国际合作稳定了伊拉克、阿富汗国内复杂而纷乱的局势,将美国在这些地区的驻军减少到了五角大楼和美国国民所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从一定程度上收缩了美国所展开的庞大海外军事力量,重新形成一支精干的投送力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的力量足以应对如中国这样的新兴力量的挑战。

面对强大的地区新兴军事力量的挑战,美国想要战而胜之,并非如世人想象的那般容易,它需要一系列稳健的前进基地、辽阔足以进行战略回旋的战略纵深、精干的先遣部队、庞大且可以抵达战场的预备队、有效的后勤支援系统、忠实而富有力量的盟友,而最终为了避免战争的模式失去控制,这一场较量还必须被限定在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预设战场之内。

而这系列的条件在中美巴厘岛的争斗中,美国都并不拥有。显然在与印度全面战争的情况下,中国海空军在印尼地区可以集结的力量少的可怜。相比之下美国人在牌面上的优势则明显很多,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虽然只有老旧的“小鹰”号这一个航母战斗群部署在帝汶海,却已足以压倒中国在印尼驻军的所有海空力量。这场搏弈的胜负结果似乎可以一目了然。

但实际上事实却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那样,美国海军在帝汶海的力量所能起到的作用仅仅是吓阻而已,一旦“小鹰”号战斗群真的介入巴厘岛的冲突,战局的结果便立刻会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倾转。中印之间的战争已经打了近2个月的时间,印度在马六甲海峡所建立的势力圈已经被中国人扫荡得荡然无存,一旦中国需要,其集结于马六甲地区的海空力量便可以迅速的转向印尼,而与之相比,美国人的打击则显得后续无力。

虽然美国海空军在关岛仍集结有西太平洋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但这个弹丸之地完全处于中国第二炮兵部队远程火力的打击范围之内,一旦北京认为必要,关岛的美国海空军基地将在数小时之内彻底被远程导弹瘫痪。届时在澳大利亚北部的基地群仍未能起用之前。美国海军不得不横渡整个太平洋,兵力庞大的第三舰队将从夏威夷赶赴战场。而在这个漫长的旅程之中,中国有更多时间完成战略调整。

当然如果美国选择全面的军事冲突,那么强大的美国战争机器可以动用的力量还很多:部署在波斯湾的第五舰队进入印度洋,不过前提是美国放弃对阻止伊朗获得核力量所施加的军事压力。可以调集移师东南欧的欧洲驻军,不过前提是刚刚经历了“颜色革命”之后的乌克兰和外高加索地区将重新笼罩在俄罗斯人强大的军事威胁之下。

正如迈克.李在就任伊始所说的“我们伸出双手,却只握有空拳。”。美国同样对于和中国在印尼地区打一场局部冲突同样缺乏准备。而更为可怕的是,从种种迹象来看华盛顿竟可以感觉到中国为了其在印尼的利益,进行不惜与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打一场核战争的准备。在中国高层决定向巴厘岛空投伞兵的同时,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多重渠道确认,中国核打击力量竟意外的进入了全面动员的状态之下。

除了众多陆基导弹发射基地进入一级战备之外,中国第二炮兵中装备有陆基机动型东风-31型洲际导弹的打击旅在美国军用侦察卫星的监视之下“意外失踪”,2艘“夏”级(092型)弹道导弹战略核潜艇离开基地,进入渤海部署。而中国海军新锐094型弹道导弹战略核潜艇更已深入第一岛链之外,在1-2艘攻击型核潜艇保护之下,进入太平洋中心地带构筑打击世界任何角落的发射阵地。

其指挥台围壳后的携带的正是中国二次核反击力量的中坚—“巨浪-2”型战略弹道导弹,16枚射程11000公里,每枚可以载分导式核弹头3-6枚,载有三枚大当量分弹头,或6枚相对小当量分弹头。这样的海底巨兽—每艘核潜艇就具有携载96枚核弹头的能力,可以攻击96个不同目标的能力。

当然美国军方的核武器也在瞄准中国。众多战略轰炸机被分配使用核巡航导弹和核航弹打击中国目标的任务。在任何时刻,在太平洋上都会有美国海军2艘“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在执行巡逻任务,它们处于对目标的打击范围之内,高度警戒。艇上的导弹处于战备状态,能够在接到指令后,迅速发射。

“这是赤裸裸的核讹诈?不,这是中国人在表明他们的胆略和决心!” 在决定派出B-2A型战略轰炸机时,迈克.李对美国军事力量的最高指挥机构—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如此说道。对于美国而言,巴厘岛并非不重要,这个位于澳大利亚和印尼中间位置的岛屿,一度被五角大楼视为打破中国军队正全力构建中的环南中国海防御圈的一个置关重要的楔子,但是显然中国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在清楚不过,这个由华人组成的新兴政权已经被视为了与中国本土同样不容侵犯。

美国人在1962年顶住了苏联对古巴危机的所挥舞起的核大棒,但是今天美国人必须学会退让。根据中美两国发生核战争的仿真试验。即便美国对中国的导弹发射阵地发起核攻击,作为一个有着辽阔国土的大国,陆基核力量在中国处于中坚的地位,建设有“长城工程”作为配套,为每枚导弹提供了十口以上的发射井,加上数量众多的假发射井,美国难以第一时间清除中国的陆基核打击力量。一旦中国进行核反击,对美国20个人口密集的城市进行打击,可能造成1500万到4千万的人口伤亡。当然核战争的结果如何,对于中美两国而言,都是无法承受的。

不过即便美国人选择了放弃,他们也需要体面的从巴厘岛撤退。美国政府不能承受中国人将一个个中央情报局的雇员从山林里赶出来,再送到新闻记者的镜头之前。而同时美国也需要向中国展示他的打击力量,来宣扬自己的技术优势。所以B-2A型战略轰炸机便成为了首选。数百名美国公民将会消失在今夜。消失在巴厘岛中部的巨大火光之中。

蒂贝茨中校所驾驶的B-2A型战略轰炸机在飞临位于淡巴西冷的总统行宫时,猛的将战机拉起,弹舱内的新型制导炸弹挂架上一枚巨大的炸弹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的狰狞。美国军队的装备序列之中,曾拥有一种名为“炸弹之母”—重达9.8吨的GBU-43/B(MPAB)巨型空爆炸弹,但这个昔日的巨无霸却也要在蒂贝茨中校今天所投下的毁灭面前相形见拙。

这是一枚重量高达13610公斤,名为“巨型钻地炸弹”(MOP)的重型杀伤性武器,“巨型钻地炸弹”的体型远比“炸弹之母”来的“瘦长”,可以由B—2隐形轰炸机和B—52轰炸机携带,并从高空投放。借助惯性和卫星制导,具有很高的敏捷性,通过特殊控制系统校正飞行偏差,调整攻击角度对目标发起攻击。 顷刻间将美丽的总统行宫夷为平地。

而在更为北边的新加拉加,另一架B-2A型战略轰炸机所释放的恶魔则更令全世界为之震惊。那一瞬间所产生的爆炸光芒令岛屿南侧的中国空降兵们误认为那是黎明的曙光,但却只是顷刻之间的幻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