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七节

zxxd 收藏 0 0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二章 第七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夏天的日光火辣辣的,道路上路过的车队扬起的尘土把路边的树叶染的灰蒙蒙的,树干也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尘土。

部队执行押运任务已经5天了,再有两天就可以回到赖哥罗德结束任务。

到目前为止,路上十分平静,除了一次一辆运输车的车胎爆掉以外,没有发生其它的任何情况,只是苏联这糟糕的路况让陈明吃了不少的尘土。

由于去的时候已经走过这条路了,这条道路的地形陈明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因此他也就不再像去得时候那样经常拿着望远镜不停的观察,那两天要不是体质好,他差点被搞得晕车了。

现在车队已经拉上了补给的弹药物资,可是返回时的车速并不慢,所以在这条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车子显得特别的颠簸。

由于发现杨玉柱这个差点把他当作特务的运输团班长的车技比自己和通讯员申小石好多了,在充当指挥车的装甲型吉普车上颠簸了两天后,腰酸背痛的陈明觉得还是坐在杨玉柱的运输车比较舒服,从昨天下午开始,他就跑到杨玉柱的车上去了,因为这里不但坐着舒服,而且运输车的驾驶室比较高,也方便观察周围的情况。

夏日里,在密闭的车厢里,坐在弹药箱上,显然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后厢里面战士们的歌声已经停了很久了,每辆载重4吨的卡车,拉着2吨多的弹药和3、4个战士,十多辆车组成的车队间距拉的并不开,

中午吃过了午饭,车队又继续开始赶路,可是同早上轻松的心情不同,陈明现在的心里一些莫名的不安在悄悄的滋长,渐渐的,他的话越来越少,越来越频繁的举起了望远镜,一路上他他都在想抓住心里那点不安的源头,可是努力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答案,他就只好让作为领头车的杨玉柱压慢速度,并通过手持电台叫前面开路的吉普车保持警惕。

显然是看出了陈明的那点不安,旁边的杨玉柱笑着说道:“陈连长,不用紧张,这是在大后方,这条路又没什么险要的地形,路过的车队也很多,德国人不会在这里下手的。经过前面的那片树林,再往前走20公里,就到今天休息地萨多村了。”

杨玉柱的话一下子提醒了陈明,找到了自己不安的原因了,他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叫道:“对了。”

转过头,他对杨玉柱说出了自己的疑虑:“老杨啊,你发觉没有,今天中午吃过午饭之后,还没有过来的车队经过。”

“是啊,奇怪了,按照道理说,至少应该遇到两个车队才对啊!”经过陈明的提醒,杨玉柱也发现事情不对了。虽然通往阿斯特拉罕的运输主要是以乌拉尔河的水运为主,可是毕竟苏联的船队主要是为自己的部队运送物资,而远征军阿斯特拉罕方向的运输还是得靠自己的车辆为主。从前几天的经验看,每天早上下午都应该各有来回两个车队在这条路上相遇才对。可是早上的两个车队是遇到了,而午饭后应该遇到的两个车队却一个也没有遇到。

突然前面远处的树林中的一个小小的闪光,在陈明的望远镜里闪了一下,陈明大声叫了起来:“停车!”。

杨玉柱被他吓了一跳,一脚把刹车踩到了底,没有防备,后面车厢里的独立团一连的押运战士纷纷被惯性摔倒,后车厢里传出几声“哎呀!”声,还好车子没有满载,而2吨多的炮弹也占多少空间,堆得不高,所以没有因为急刹车而造成事故。

“一连的留在车上,驾驶人员下车做饭!”车子还没有停稳,陈明就跳下车高声向后叫道。

“怎么回事?”杨玉柱也跳下车,跑过来问到。

“老杨,帮我请你们排长过来。”陈明的肢体动作显然同他的话对不起来,他的手上比划着吃饭的动作,可是严肃的表情却让杨玉柱感觉他发现了什么情况。

“连长,出什么事情了!”发现后面的领头车发现了后面的车队停下来了,在前面担任开路警戒工作的吉普车倒了回来,车上的一排长蔡伟斌和陈明的通讯员小石头跳下车跑过来问到。

“石头,你跑步通知后面车辆上的一连的战士不要乱,待在车上。”

“陈连长,有什么情况!”这个时候,后面押尾的运输连一排长朱波也跑了过来。

“大家先坐下,不要表现出异样来,老杨通知你们的驾驶员开始做晚饭。”陈明在路边找了个小土坎坐了下来,几个人围在了一起,陈明说道:“前面的树林里恐怕有德国人埋伏。”

“什么?有埋伏?那,那,陈连长,我们怎么办,退回去巴特尔镇?”朱波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一听说有德国人的埋伏,一下子乱了方寸。

同朱波不一样,蔡伟斌一听到有战打,兴奋得撸了撸袖子就要带人去树林里找德国人,掏出了手枪,他说道:“连长,我带着一排去看看,吃得下去咱们就吃掉他,吃不了我们就掩护你们退回到巴特尔镇。”

“把枪放回去,不要乱动。你急什么?你知道树林里有多少德国人吗?这么莽撞!”陈明呵斥了蔡伟斌一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到蔡伟斌讪笑着把枪收了起来,然后才接着说道:“今天下午,应该过来的两个车队我们都没有遇到,应该是出意外了,从这里到达萨多村只有这个树林可以打埋伏,刚才我发现前面的树林里有望远镜在观察我们,这里没有居民和部队,应该是德国人。”

停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所有运输队都有至少一个排的兵力担任护送,德国人能够把接连两只车队都给搞掉,兵力应该不会很少,所以,我们得小心一些。”

“连长,那你说应该怎么办?不会就这样灰溜溜的逃跑了吧?”蔡伟斌被陈明训斥了一声,垂头丧气的问道。

“既然遇到了,怎么着也不能灰溜溜的扭头逃跑,想吃掉我们,也得看看他们的牙口。”显然陈明也不愿意就这样不明不白的逃走,手里拿着一根不知道那里找到的树枝,他在地上画了一个附近地形的草图,一边画,一边说着自己的计划:“你们看,这是路,这是树林,这是我们的车队,刚才我目测了一下,现在我们距离前面的树林大概只有1公里多一点点,这个距离太危险,车队不能再往前走了,我们拉的都是弹药,如果遭到炮击就麻烦了,再说如果进了林子,里面敌暗我明,又要照顾车子,又要同敌人交火,那就更被动了。不过往后退也不是回事,就算有敌人,不打一下所不过去,要化被动为主动,就得来点虚虚实实,刚才我不让一连的战士下车,就是要让敌人有我们这个车队缺乏护送兵力的错觉。现在5点半,距离天黑还有3个小时,我们就把车子停在这里,先开饭,然后假装车子出故障,反正不论怎么样,我们就是要磨到天黑,然后就在这里宿营,这里是我们的后方,拖得时间越长对我们越有利,再过两个小时,后面的车队就到了,加上车队里的三排,那么无论进退都没什么问题了。晚上我们到不了前面的萨多村,而到巴特尔镇的车队也没有到,那么巴特尔镇肯定会派部队来察看的,所以,德国人要动手,只能是今晚,两支车队,是条大鱼,德国人不会放过的,他们晚上一定会出来袭击我们。这样把敌人引出树林,在树林外面的空地上,我们就收拾他们。”

“那现在我们就在这里干等?”蔡伟斌问道:“万一树林里没有德国人那不是闹笑话了?”

蔡伟斌说的对,陈明想了想,说到:“前面出了树林,那里靠近伏尔加河,蔡伟斌,你带两个人开着吉普车装作去取水,从树林里穿过去看看能发现什么痕迹,再确定一下,路上车子不要停,看到什么通过无线电通知我们,如果有情况,直接冲过去。”

“是,我立刻就去。”蔡伟斌觉得这么做不错,比较稳妥,他站起来,跑到一辆运输车上取了两个水桶,丢在“猎豹”吉普车的后箱里,也不关后箱,跳上车,叮叮咣咣的开着车就往树林那边走了。

一边等待着蔡伟斌的消息,装作闲聊,陈明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这个过程中,树林里再次闪过的两次闪光让他的猜测更加确定了。

没多久,身边手持电台里蔡伟斌传回了消息:“连长,果然有问题,虽然路上激战的痕迹已近被伪装过了,可是我看得出来有些地方的树干上有弹痕,而且有两处靠近伏尔加河的地方有东西被推下河的痕迹。还有……”

陈明在这边说道:“你们先打水,详细情况回来再说,路上要小心,不要让德国人觉察到异常。”

“好吧,我们马上回来。”蔡伟斌结束了通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