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8节 “洞房”

里臣 收藏 0 4
导读: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8节 “洞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5/


杭州。笕桥机场空军基地。


战争是残酷的。每天都有战友没有返航,而回来的整理好征衣,装满弹药。再度出击冲上云霄。战争中的斗士们没有眼泪,至少在人前是不会流泪的。


长江口海面。


一架架96式舰上战斗机从加贺、赤诚、龙骥航母的飞行甲板上升空,飞向凇沪。鬼子海军第一编队已和第三编队会合。


上海青浦。


天空白云点点,一片平静。


三架鬼子96舰战刺耳马达声划破安宁。


“秋一锅无咖喱得西噶?少更胫露骨子粑粑里德西医内。”对不起,作者忘记翻译了。


“中国空军有那么厉害吗?木更津、鹿原他们言过其实了吧。”岛本乌龟边寻找着地面攻击目标,边回想着鹿原航空队联队长惊恐的表情,“2204,他地冲到我们编队里地,拼刺刀地,我们3架地被丝拉丝拉地。2204,你们地看见马上开路开路。”


从东京赶来参战的鬼子海军第一编队是自负的,不仅仅是因为第一这个编号,更因为航母所载的96式舰战,极限速度不比中国装备的欧美制造驱逐机差,在爬高性能、转弯小半径上还有优势。“陆军航空队地不行。”


发现了地面耕作的人影,还有行进中的中国陆军,鬼子们呼啸而下。


地面的人们纷纷卧倒,寻找隐藏之处,岛本乌龟狞笑,俯冲射击。


天际出现了中国战鹰。


2架霍克3。


乐以琴这几天是郁闷的,自己几次空遇鬼子飞机,还未进入射程,鬼子们掉头就跑。看着队友们都开始拥有了战果,而自己还停留在6天前的4架上,只差一步到王牌啊,咋这一步这么难!那个开运输机的肖勉还郑重其事地跟自己说:这是自由恋爱,不愿意和你玩,你一个人怎么洞房花烛。肖勉,削面,好好开你的运输机吧。


乐以琴洞房的日子来了。


岛本乌龟也发现了霍克3,直飞了过去。


发现鬼子飞机朝自己飞来,乐以琴真乐了,愿意的来了。


双方疾速接近。


鬼子飞机性能显然占据了优势,迅速爬高。霍克3落后了,处于下风。


乐以琴摇动机翼,示意同伴跟随,立刻绕道朝着太阳方向飞去。


占据了高处的岛本乌龟龟脑里“中国空军想逃跑”念头闪过,极速紧跟,从高处俯冲下来,“96舰战的速度可比陆军装备的95、97式快,你不知道吧,哈哈。”猛的一架霍克3旋转回头,飞机在空中画出一条优美的半圆形弧线。岛本乌龟正紧盯着准备跟随上去,却被刺目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看不清,什么武器?”


此时,岛本乌龟已经被牢牢地套在乐以琴的瞄准器里。7.7mm机枪响起,96式舰战从机翼到驾驶舱一串弹迹。岛本乌龟抽搐着的脸上是那鬼子联队长一样惊恐的表情,因为他这才看清霍克3上的编号:2204。


另2架鬼子机顾不上翻滚跌落的岛本乌龟,极速向海面逃去。


中国空军第一位王牌诞生了。“终于洞房了!”乐以琴满足矣。


南京。


厚重的窗帘严严实实,透不进一丝阳光。


事无巨细样样过问是委员长的一贯作风,从一线的步机枪火力配制,二线的国防工事纵深宽度,三线军工厂新地址的确认,委员长正埋在成堆的报告请示之中。


“娘西皮!可恶的佣兵!”《第2轰炸机大队伤损报告》如天女飘花,散落在地毯上,侍从官们刚挺起身子,复又捡拾起来。


凇沪战场激战正酣,委员长是又喜又悲。


源源不断而来的情报表明,鬼子正把大把大把的主力运往凇沪。让鬼子从原本的华北主力线转变为主力投向凇沪战场,委员长是得意的。华北一马平川,机械化的鬼子如同当年骑马南下的元兵,成吉思汗的儿孙们正是沿着津浦路这条线势如破竹灭了宋朝。把鬼子拖到水泽之乡,从战略上看目前是成功的。正如欧美人常说的,南京政府也开辟了第二战场。


军队装备的劣势在凇沪寸土寸地的争夺中却极度地显露出来,委员长早上送上去一个师,晚上下来时就剩下几个连队了,那些可都是自己手中的本钱啊。


手上本没有多少重型轰炸机,特地组建个第2轰炸机大队交给那些外籍顾问指挥,原本指望能缓解一下陆军压力,攻击一下海面上源源不断开来的鬼子增援部队,但那些外籍顾问请来的佣兵机组先是叫嚷没有护航决不出击,有了护航了呢枪声一响丢下炸弹掉头就撤;看见鬼子飞机还没接触,竟然纷纷跳伞逃生,没几天竟损失大半!


“娘西皮,骑兵马死特了,是否要把马背回来也要来问我?!”又一摞报告散向刚站起的侍从官们。


终于,委员长看到了值得一看的报告,《空4、9大队飞机改装预案》。“好,好。这高志航有想法,法国没白留学。”侍从官们终于松了口气,不再保持弯腰的动作。


看最后的一个署名,“这肖勉是啥拧?”


当得知是那个半个脑袋迫降飞机挽救党国军资的中央航校6期生时,“好学生,好学生,”吩咐侍从官,“记虾来,记虾来。”


电话铃声响起,红色电话机,军事委员会专线。


侍从官忙接起:“是,在。”向委员长立正轻声说道:“委座,沈处长。”


委员长接过电话:“德廉啊,他们到莫斯科了吗?恩恩,什么?大点声音!”


委员长的脸色阴沉着,声音也大声起来,“说清楚点!恩,恩,先不要管贷款数额是多少!2000万就2000万!现在美国拧、英国拧都怕得罪日本拧,都不肯卖飞机北我们,只有苏联拧肯帮助我们。记住!200架驱逐机100架轰炸机!现在空军都要把运输机改轰炸机啦!”委员长挥动着手中的改装预案,口气也缓和了下来,“抓紧时间!恩,恩,好!德廉啊,辛苦一下他们,今天就签了!”


杭州笕桥机场。


这段时间,肖勉是在等待的煎熬中度过的,从老区那里他学会了等待,从高教官的话里他面对了现实,等待着他的机会。


在人们为乐以琴欢呼“洞房”的时候,改装预案批准下来了。民国26年8月21日。


同时到达的还有调令:着第九大队原Ju52机型4架即刻改装轰炸机用,编国民革命军空军第59中队,属2大队辖,驻地笕桥,人员变动另发。


连着2夜抢修霍克3没有合眼的陈勇天刚躺下,就被肖勉楸了起来,“快,现在就看你老母鸡变鸭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