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6节 大圣三藏

里臣 收藏 0 0
导读:空中丢炸弹 第1章 第6节 大圣三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5/


晚霞映衬着江水金光磷磷,从空中望下犹如系在巨人腰间的金腰带,长江、汉水流到此地交汇在一起。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江城。


4架Ju52运输机编队划破天空的平静,依次划弧线向汉口机场飞去。肖勉他们已在汉口苏州间二个来回了。


“下面怎么回事?”老区发问。


只见地面机坪上黄衣服的,绿衣服的,褐色衣服的人们都在蹦跳着,肖勉在200米空中高处也能依稀听到机坪上汽车喇叭声不断,盘旋一周,看不见地面的指挥信号。机场之外,人头攒动,被一排排钢盔阻拦在门口,但愈来愈多各色衣着的人流还在不断壮大从四面八方涌来。


“出什么事了。”肖勉怀疑这不是机场,而是某个高校大操场的嘉年华。


等待许久,终于指挥塔上出现了允许降落的旗语。


俯冲,着地,滑行,停机,关闭引擎,肖勉他们踏下悬梯就赶到热浪扑面而来。


被宪兵,警察,警卫部队拦阻在外的人群,登上了高地,有的还爬上了屋顶树叉,向着肖勉一行挥手“空军兄弟打得好!”“威风!”“天将!神兵!”民众欢


呼声此起彼伏。前方大捷的消息传播是飞快的,肖勉此时正处于江城的沸腾之中。


人群中有黄包车夫,白须老者,青年学生,豆蔻少女,长衫文人,还有抱孩童的母亲。。。肖勉感到了一种激动,一种荣誉充斥了全身每一寸的肌肤,这种感觉曾经有过,那是肖勉少年时第一次带上红领巾的瞬间有过,在此时此刻肖勉再次感觉到了这种荣光。


肖勉整了整飞行制服,向着远处沸腾的人群,敬礼。老区过来站在他身边,敬礼。编队的飞行员们跑来,站成一排,敬礼!


这是一名空军勇士的荣光!一名为民族而战的斗士应得的荣光!


肖勉感到惭愧,愧受那些民众对英雄的欢呼,高志行、乐以琴、阎海文、梁添成、老区陈勇天和许多人们应该得到,但自己呢,为民族为那些欢呼的民众做过些什么呢?


飞返苏州的途中,沉默良久。


“在想什么?”老区也许久没有说话。


“我想去战斗部队。”


“不是没批准嘛。”


“是不是因为我没送礼?送些啥好?送给谁?”肖勉的486开始奔腾起来。


“你现在送啥都没有用。”


“我技术很差吗?”肖勉兴致顿起,“我来飞。”说罢便取过副操作舵。老区脑海中顿时记忆起郑州空中一幕,惊呼:“别,别,我刚吃过饭。”


轻松一下。言归正传。


“我飞行技术真得很差,”肖勉低声轻叹,“若不是和你一起,我都不知道能干什么,他大姨妈的。”肖勉发觉自己很长时间没问候过姨妈了。


“我们跟着黄司令(民国)25年北飞笕桥,一心想抵御外辱,报效祖国,刚安顿下来,你知道后来怎么了?”


广东飞行员拒打内战摆脱军阀集体北飞加入南京政府的事,肖勉是知道一些的,不明白老区怎么现在说起了这事,“怎么了?”


“那时候你还是航校学员。我们刚安顿下来,航空委员会不信任我们,不让我们飞了,说我们的飞行技术不过关,要重新考核。黄少校,你我的大队长,从法国航空学校学习回来的,和4大队高志航大队长是同学,那技术一流哦,考核下来才是个丙下,我呢是丁。不准上天飞,飞机都交上去给你们这些黄埔系了。当时我们很多人都泄气呢,和你现在一样。黄少校都打点着铺盖准备回家种地去了,司令来找我们,说机会不可能送上门,是要自己等待并把握的,一时半会儿不能飞了,也不该把飞机这老朋友丢了,总有一天我们还会飞上蓝天的。黄少校听了劝和我们一起做机场装运,信号,导向,干起了地勤。这不,鬼子开始闹腾,委员长记起还有我们这些老飞行员又让我们飞了。我看你啊,飞的是不咋样,但领航做得很不错嘛,你这个领航我还认定了呢。”


老区一番话,令肖勉开朗起来,“老区,你以前开什么的?霍克3?”


“不是霍克,B-10。”


“轰炸机?2大队得那种?”


“是,就那些洋人开的。”


南京政府当时拥有美国制造的马丁B-10,德国制造的亨谢尔He-111等30余架重型轰炸机,组成了轰炸机大队,然而,這些本该发挥其巨大作用的轰炸机大多数是由洋员机组(佣兵)所驾驶,虽名义上由军事委员会直接统辖,但由於缺乏管理制度,是国军空军中最缺乏士气与军纪的单位。


“如果能驾驶着b-10去鬼子头上丢炸弹,该多爽!”


“不急,机会总会出现的。”


马丁B-10重型轰炸机,美国 Martin 公司制造,全長:13.6米,翼展:21.5米,全高:4.7米,机翼面积:63平方米,Wright775匹马力x2发动机,极限速度334km/h,航程:2200km,升限:7380米,可携弹量1500kg,当时美方报价:55,000美金/架。(1933年)


肖勉突发奇想:“老区,你说如果把我们的Ju-52改装成轰炸机怎么样?”


“你,你说什么?”


“马丁B-10装弹1500kg,Ju-52装上挂弹器,带上个2000,3000不成问题,再多加几名射手加几架自卫机枪,嘿嘿,比B-10强啦。”


‘速度太慢,遇上战斗机,就是活靶子。14号那天的事忘记了呢?‘


“Ju-52是三发动机,B-10是双发,我们把3组Ju-52的540发动机改装3组美国的775马力发动机,至少速度不比B-10差吧。”


“美制发动机装在德制飞机上?”


“改装嘛!”美制B-10轰炸机,是美军后来装备的空中堡垒B-17,B-29的前身,肖勉听了能不兴奋嘛。


“可行。”老区正思考着。


肖勉也思考着。


“甚至可以这样,不装挂弹器了,飞机里装满炸药包,再找些手劲大的。”


“干什么?”


“我们飞到鬼子头上了,手劲大的就往下朝鬼子头上丢炸药包。咚咚冬,多少炸药包啊,炸淂碎渣都找不见。”


“不如装满汽油桶,往下倒汽油,然后你再往下丢只烟头。”老区也有幽默的时候。


哈哈的笑声充满机舱。


“着地后,把你想法向黄少校汇报一声,改装报告淂由主官签字才能报南京。”


老区不忘关照。


运输了一夜,回到笕桥基地已是16日中午。


高志航手臂在15日的空战中受伤不能上机,正坐镇指挥调度着驱逐机飞行目的地。


“21中队飞罗店,支援地面部队,紧急迫降机场昆山。”


“22中队长江口,着重攻击登陆舰只,迫降机场设在南通。”


“23中队,笕桥警戒。”


经过昨天的一战,今天竟然找不到鬼子飞机的踪影了,难道都害怕躲在机场不出来了?还是在搬救兵?若是手里能有几架B-10轰炸机,今天就追过去把鬼子机场


端了。现在,算了不想了,不知道下午的战况又会如何。该做的都做了,高志航的心平静了下来。


看见低着头从机库里出来的肖勉,就迎了上去。


“高教官,伤没事吧?”肖勉看着高志航吊着的手臂。


“没关系的,你怎么垂头丧气的。”



肖勉的改造计划在黄少校那里没有通过,“运输机就是运输机,不是轰炸机!”


虽然向他汇报的是上过报纸受过嘉奖的年轻少尉,但飞行考核勉强合格的飞行员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飞行技术的高低才是评判飞行员的唯一标准,“运输机改装轰炸机,让B-10去运输吗!”


-


“上回机库里你谈的想法很有见地,我已经着手写改装报告预案,准备上报南京。”高志航说道。


想想高教官的霍克3改装计划,再想想自己的Ju52计划胎死腹中,不免轻叹一声。


“挨骂了吧,黄少校是我们空军难得的飞行尖子,处事又认真,骂你准是你做错什么了。”


黄少校那里行不通,高教官这边说不定能帮上忙,想到这里肖勉说道:“高教官,我有个计划。”


计划全盘托出,自然没有提及丢炸药包和浇汽油,肖勉也担心高教官伤口迸裂。肖区二人的想法其实很超前,后来不是出现了高爆炸弹和汽油弹么?


“增加对敌作战飞机也意味着增加了对敌攻击力度,运输任务还有其他运输机机型可以承担。”肖勉补充着。


高教官沉思片刻,“不断研究,增强自身的学术技能,就是增强国家的力量,我们国家耻辱到这样地步,雪耻图强的责任,一大半在我们空军的身上,你有想法表明你没有虚度光阴,黄少校那里我再去和他讨论一下。”


高志航与黄少校讨论中。


“肖勉伤愈后,一直奇言怪论,举止异常,我担心他外伤好了,脑子没好。”


“的确,但是他现在能有这样的想法表明他正逐步恢复成为一个正常人,在此关头,我们不能泼冷水打击他恢复正常的积极性,这关乎一个年青党国军人的成长。预案批准与否,自有上峰定夺,委员长说过新空军要有新精神,这革新正是新精神之一,老同学,你能有这么个部下,该感到高兴啊。”


黄少校经不住老同学的一番开导自然同意了。原以为是草,听这么说难道是个宝?


夜至,月上树梢。肖勉伏案冥思苦想,起草改装预案。


“四个季节接连着来,春天后面是夏天,夏天过去是秋天,秋天过去就是冬天。在夏天还没过去,秋天还没来的时候,我有了一个改装飞机的念头。”


“写诗呢。”飞完任务的梁添成不知道啥时候趴在一边看。


“你鬼啊,”肖勉吓了一跳,“走路没声音。”


“我打下2架,烟拿来。”


记起打赌之事,“欠着。”


“10包美丽烟。”


“知道了。”


“别赖皮。”


“别吵,我做正经事呢。”


“写情书吗?”


“飞机改装报告预案,懂不?”


“知道,我们大队长也写,咋和你写的不一样?”梁添成嘟哝着。


“怎么写的?”肖勉来了精神。


“职尊校长新空军新精神之教诲,苦思日新月新之飞行革新,结合战时机型之优劣。。。”


“后面呢?”


“忘记了。”


“晕,486。”


“你说什么?”梁添成没听懂。


“梁添成,再和你打个赌。”“不赌。上次烟都没给我。”“这回一起给。”“好。”


“我赌你一次背不出50个字。”


于是在梁添成多次往返背诵,肖勉听写的状况下,报告雏形诞生。自然欠20包美丽了。这报告究竟是肖梁高何人写的呢?


“在私塾,这叫剽窃。”


高志航进来了,微笑着取过报告扫了一眼,“也为难你了,这样吧,你的改装设想写到我的预案中去,合并起来,作为我们4大队9大队共同提交的吧。”


肖勉顿时感到解脱的感觉真轻松。


“高教官,”望着面前宽厚如兄长的身影,脱口问道,“高教官,如果有一天你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你会怎么办?”


梁添成:他的人生出现迷茫了。


高志航转身面对肖勉,沉吟片刻,”喜欢孙悟空吗?”


肖勉摸不着头脑。


“喜欢。”梁添成回答.


“我小时候爱看戏,乡里来了戏班,就跟着跑,十里八村都赶着去看,”高志航坐下,仰望着星空,“最喜欢看的就是猴戏,齐天大圣多厉害啊,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七十二般变化神出鬼没,看得我乐啊,私塾上课偷拿本《西游记》看,没少挨先生板子。


“那时候读到大圣被压在五行山下,心里难受的紧,可那大圣呢,鞠雪为水,树叶为食,小牧童塞给个果子也乐呵个半天。为啥?这叫面对现实。既然被压在五行山下乐了,就面对他,不要活在自己叱侘风云的过去里。要像你白天那样唉声叹气500年,孙大圣早愁死了。”


一番话说得肖勉梁添成都面露笑意。


“再说那西天取经的唐僧,手无缚鸡之力,一路上妖怪又要吃他。孙猴子调皮,猪八戒花心,沙和尚木讷,都非他同道中人,却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修成正果,是什么使他坚持了下来?是信念,一种对未来成功的信念。”


高志航收回目光,拍拍肖勉,“先学孙大圣,再做唐三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