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四章芦荻的谎言 一O五

赵启杰 收藏 2 15
导读:别叫我老大 第十四章芦荻的谎言 一O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窗外那株玉兰已含苞待放,在春风中晃动着枝头,两只小鸟在上面欢快地跳跃着,婉转的叫声吸引着芦荻,使她再一次将目光投向窗外。

已经是第三次手术了,医生说,如果这次手术成功,她就有希望重新站起来。芦荻盼望着这一天早一点儿到来,像树上的鸟儿一样,能自由自在地跳动,而不是每日躺在病床上。这几个月来,她就这么一直躺着,感觉浑身上下筋疲力尽,只好看着顶棚上的那盏日光灯发呆。

又是一阵刺耳的救护车警笛响,惊飞了树上的鸟儿,鸣叫一声飞远了。芦荻失望地收回目光,把输液管理了理,打开了小录放机,放入磁带,插上耳机,听起音乐来。磁带是鲁兵送的,这些歌曲既现代又精典,芦荻很喜欢,特地让她妈妈从家中带过来的。

其实芦荻并没有专心地听歌,而是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当初为了敷衍妈妈,她答应与徐小虎相处对象,那不过是逢场作戏,没想到徐小虎会穷追猛打,还四处宣扬要结婚的消息,弄得她不知如何收场。当她看到鲁兵傻乎乎地信以为真,都不再搭理自己,心中也很气,想故意气一气他,没想到鲁兵竟会知难而退,这让芦荻十分失落。当她鲁兵知道已从基地回城的时候,想找个机会把实情告诉他,谁想到竟遇到了这场车祸……

“哟,你又听歌,当时听坏了耳朵!”苏欣推门进来,看到芦荻又在那儿戴着耳机听歌,大声说道。

芦荻摘下耳机,微微一笑:“妈,没事儿,你不是说下午过来,怎么现在就过来了?”

苏欣也不回答,抬眼望了望吊瓶,问:“上午挂几瓶?”

“医生说要挂六瓶。”芦荻说,“我都快挂疯了!”

“急什么?不挂水就能好了?”苏欣整理了一下东西,问:“哎,小虎没有过来呀?”

“嗯。”

“不是说好他上午过来的吗?”苏欣不快地问。

“那我怎么知道。”

“真不像话!要不就别说,没时间来就打个电话告诉我嘛,怎么一声不响呀?”

“妈,你就不要指望他了好不好?”芦荻抱怨地说道。

“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不是说今天开会就是明天学习,天下好像就他一个在忙似的,一个小助理,多大的官?说好今天上午过来的,到现在还没有见影子,我要是上午不来,还不知道呢!”苏欣终于把压抑已久的火气都发了出来。一开始徐小虎还天天往这儿跑,后来来得次数却越来越少,就是来了,脸色也不好看,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没有一丝笑容。

“妈,你没看出来吗?人家怕是连累到他哩。”

“他要是真这样想,我们还不巴结他呢!算是我瞎了眼,看错了人!”苏欣看到女儿眼里飘过一丝忧郁,安慰她道:“不要难过,你会好起来的,如果真是这样,早散了也好,这种人靠不住!”

“什么呀?妈!我才不难过呢,我是担心我的腿……”芦荻说。

“没事儿的!医生说了,只要手术成功,再加强锻炼,你能重新站起来。”

“嗯!”

“你看!”苏欣望窗外一指,“小虎来了!”

“妈,等他来的时候,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要说话,啊?!”芦荻冲妈妈诡秘地一笑。

苏欣不知女儿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点头答应了。

徐小虎有几天没有过来了。近段时间,他也十分苦恼。尽管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他感觉始终没有真正走进芦荻的心里。部队新建的房子因为没领到结婚证而只好望楼兴叹,眼巴巴地看着资历不如自己的张助理领走了原本可以属于他的那串房间钥匙。晕!芦荻呀,你到底心里在想什么?我怎么做才能令你满意啊?

自从芦荻出事住进医院,在确定芦荻没有性命之忧之后,徐小虎感觉表现的机会终于来了。每天都抽空去医院探望,端茶倒水,侍侯得无微不至,前前后后忙得不亦乐乎。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芦荻的伤势会有这么严重,还可能落下残疾。伤痛的折磨,使芦荻不能显得面黄肌瘦,而且脾气还变得越来越大。只要做得不顺她心,她就会发脾气。徐小虎感觉自己已到了所能承受的底线,我堂堂的一个党国的军官,哪一点配不上你?特别是当他知道芦荻可能落下残疾后,思想上产生了动摇。是的,他也真心喜欢芦荻,但是,他却不能接受一位残疾姑娘做自己的老婆。好在现在没有领取结婚证,只是朋友关系,不然,这事还真麻烦。他今天来,就是想把事情说个明白,来一个彻底了断。为此,昨夜他躺在床上,构思了一番,怎样才能把话说得恰到好处,既能让芦荻明白,又不太伤她的心。毕竟两人当作朋友处了这么长时间,人还是要讲点感情的。不过,我问心无愧,在你最危险的时候,我始终都在医院陪护着你,应该说,我不欠你的情了吧?想到这里,徐小虎就心安理得起来,就算不处对象了,大家还可以做朋友嘛!

就在今天,他要为自己的这段感情画上个句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