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五十六

七夕214 收藏 6 5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五十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两人说完后,鲁林站了起来。韦茂名下午已经接到龚璴的通知,看罢前面两人的表演,知道鲁林定然是有所指。他没料到,鲁林居然毫不客气,一站起来就直斥武工队之非:“大家刚才都听到了吧!现在我们的工人阶级、农民兄弟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压迫!但是,就是现阶段,有些同志却仍然不执行共产国际、中华共产党中央的指示,不肯烧尽土豪劣绅的房子,杀尽土豪劣绅的头颅,没有开展变有产者为无产者,从而带动他们起来革命的运动。这是极端的无政府主义、是极端的包庇主义,是走资产阶级、小地主主义路线!是非常错误的。”

鲁林顿了顿:“在这里,我要点名批评湘南武工队,批评蓝程、韦茂名、陈进益、马腾逍同志,你们在耒阳、常宁、永兴、资兴四县拒不执行共产国际、中华共产党中央的指示,拒不执行湘南特委关于起义的相关决定,还阻止了湘南特委委派的县委委员执行,这是极端错误的!”

“……我们要发动群众起来革命,就必须要要依靠无产者。只有真正的无产者才是我们的中流砥柱,才是我们革命成功的后盾!蓝程、韦茂名、陈进益、马腾逍同志,你们的行为,是包庇了那些盘剥、压榨我们工农人马的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同时,也把那些有着一点点小小土地的,小地主阶级隔离在了革命之外。包庇了那些资产阶级、地主阶级,是会让我们的工人阶级、农民阶级、让所有无产者灰心失望的事!”

“而没有彻底的夺取小地主阶级的土地,把他们变成无产者,他们更不可能起来革命。如果所有的人都像这些小地主阶级那样,视革命队伍是一支客军,没有把革命队伍当成自己的队伍,都不起来革命,那么,我们的革命事业只能是镜花水月,不可能成功!到时候,你们就会成为革命的罪人,成为历史的罪人!”

“因此,鉴于你们的表现,湘南特委代表共产国际、中华共产党中央,决定给予你们警告处分;同时,撤销蓝程同志湘南特委委员职务,改任湘南特委候补委员;撤销韦茂名、陈近益、马腾逍三人湘南特委候补委员职务。当然,这只是因为几位同志立场不坚定,因而不能再履行这些职务才作出的暂时撤销,仅仅是一个警醒,并不是对几位同志的否定。就我个人,也希望蓝程等同志能够好好反思自己的行为,纠正自己的错误。”

顿了顿,鲁林再道:“当然,蓝程、韦茂名等同志的出发点是好的,为革命也做过极大的贡献……”

没等他把话说完,韦茂名打断了他,道:“请鲁林同志明白!我们隶属于湖北省党委,不能接受湘南特委的处理。同时,对于耒阳、常宁四县,目前已经暂时划归湖北省委、红麻根据地管辖。我希望鲁林同志不要老是抱着封建时代及国民党反动派的那种旧的一套,老是认为,在湖南一地的就该受到湖南省的管辖,受湘南特委的管理。大家想想,如果那样,我们岂不是要接受国民党湖南省政府的管辖?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鲁林顿时瞠目结舌!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无赖的共产党员!这个年代,哪里会有这么无赖的共产党员!

韦茂名此话一出,尽管鲁林头脑灵活,却一下根本无法反应过来。那些工人委员、农民委员就更不必说,交头接耳一通,反倒认为韦茂名此话有理。

是啊!革命的年代,怎么还能按以前地主老财们的那一套呢!真要这样,岂不是我们不用革命了,老老实实听国民党的指挥!

有几个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也不知道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看到旁边的委员们都说对了,自己也就放弃了思考,开始认同韦茂名的话。

朱得、陈逸、龚璴等本来对于湘南特委决议并不赞同,此刻看到韦茂名耍起了无赖,对视了一眼,不禁莞而一笑,心道:“或许也只有这样的无赖手段,才真的能好好的解决此次的问题。”

鲁林醒悟过来后,也曾几次打算驳斥韦茂名的话,恢复对耒阳、常宁四县的管理。但他以及能够醒悟过来的寥寥数名湘南特委委员,都是谦谦君子一般的人物,在言语上、无赖手段上,哪里是在后世社会上混过的蓝程、韦茂名、陈近益等人的对手。

在韦茂名等人的巧妙引导下,数顶大帽子扣得死死的,只要湘南特委还想对四县进行管理,就是走封建主义道路,就是象地主旧势力妥协,就是具有投敌思想……

在韦茂名等人的描述下,鲁林等差点就与投敌分子、国民党特务划上了等号。尽管最后韦茂名“成功”的驳斥了韦茂名的“不实”指控,但在少数工人、农民委员的目光中,鲁林等人也看到一丝丝奇怪的神色。

会议的最后,韦茂名等获得了想要的结果,湘南特委的决议暂不能在对耒阳、常宁等四县施行,待上报中华共产党中央后,由中华共产党中央确定耒阳、常宁四县的归属。

韦茂名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这个年代,来回路途悠长,等到中华共产党中央确定下来:耒阳、常宁四县的革命工作还是由湘南特委领导实施。但那个时候已经是国民党大军压境,整个湘南根据地都将撤销,部队撤走,湘南特委还存不存在,都是问题,哪里还能在耒阳等四县实施那极端激进的所谓决议。

韦茂名所要保住的,是在国民党大军压境前的局面,只要四县的政策不变,四县的乡绅、地主都或多或少的免不了与武工队、与革命扯上关系,即使今后武工队乃至整个湘南革命队伍转到江西去,也能最大程度的避免四县的革命基础受到破坏。

历史上,地方的地主、乡绅是破坏革命最积极的人,究其根本,还是因为革命的激进,一下把他们的利益损害殆尽,把他们放在了革命必然的对立面上,“不得不”破坏革命。

李锦江一开始就定下的策略,无疑是很好的,把地主、乡绅的注意力引导到工业、商业上去,让他们明白,工业、商业比起刨土地来,利润要大得多了。

这样,既可以发展根据地的工商业,还可以减少地主、乡绅对地租、利息的注意力,根据地进行减租减息运动的阻力大为降低,让所有的佃农、贫农都受到实惠,反过来更促进了贫农、佃农干革命的热情。

韦茂名承接了李锦江的政策,他相信,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等到武工队撤走的时候,革命转到地下,到时就将在这些贫农、佃农中保存革命的火种。那些已经与革命有过千丝万缕关系的地主、乡绅,他们即使不支持、不保护,至少也不会迫害或者检举留下来的共产党人。

对于这一点,韦茂名很有信心。

武工队打下四县,已经收缴了原来国民党军政官员及国民党政府的各种财物,进行审判、镇压后,拿下的那些土豪劣绅,基本上也是县乡之中最富有的。武工队可以说一时财大气粗,不但存下了足够一千人吃上两三年之多的军饷,还对四县的贫民进行了救济,对收缴的土地进行了分配。

有了这些家底,武工队从未向地主、乡绅进行过任何的摊派、征款,即便让地主、乡绅投资,也是实实在在的拿出了拿出了相应的资金,拿出了让地主、乡绅看得眼大的技术,让他们明白,这个东西将来一定是赚大钱的。

而蓝程与韦茂名所了解到的,国民党部队一到某地,必然会催粮催款,向当地的乡绅、地主要这要那。相比之下,武工队要显得可爱得多,这些对利益敏感达到了极至的地主乡绅自然会作出选择。

即使有些地主、乡绅在起初对武工队抱有敌意,至今犹未减,到得后来,待他们半被迫的拿出资金,上了贼船,他们中不少人的子弟也被韦茂名想方设法的弄进了武工队之后,这些地主、乡绅就不可能再干什么破坏革命事业的事。

很简单,武工队不必要对他们怎么样,只要把他们与武工队的合资合同送到国民党政府的手上,通匪的罪名就跑不掉。更何况,他们当中,不少人家中的子弟都被拉入了武工队,没有子弟被拉入武工队的,韦茂名也让他们写过检举信、揭发信什么的。

这些东西,可都是实实在在的证据,如果真送到了国民党政府手上,那么就算没入罪,钱少不得要“出血”一批。在武工队良好的政策下,没有受到多大损害的地主、乡绅们,不可能铤而走险,非要这么做。

埋伏下了这些后着,蓝程、陈进益开始放心的进行自己的训练,不但自己进行训练,还抽出数名老战士帮助工农革命军第一师进行训练。

工农革命军的人数众多,光师的番号就有数个之多。只是其中良莠不齐,很多都是新扔下锄头的农民,枪打不准不说,就连最基本的行军、列队都没有个模样,一叫冲锋就一窝蜂的上,光有一股子热血等着洒了。

武器也极端恶劣,人多的结果就是武器极为不足,半数人手上都是冷兵器,另一半手上有枪的人,用的也是杂枪、劣枪、残枪,这些都是武工队绝对不会装备的。

武工队手上的,步枪统一都用汉阳造,其余的杂枪,就算再好都没有纳入缴获,直接就给了四县的民兵队。最后,即便是汉阳造,也把那些有些破旧的当作劣枪、残枪淘汰了出来,扔给了民兵。

此刻工农革命军的武器装备与人员素质,在蓝程、陈近益等老战士的眼中看来,简直就是部队里的幼儿园。只有第一师是原来国民革命军的老底子,基础好,武器装备制式较为统一,战术技能水平比较接近。

第一师在装备与训练上,还算能够与武工队比肩,而师领导一级的陈逸、朱得、王尔卓等人对蓝程等人的表现,一直都比较友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武工队与工农革命军第一师进行了数次协同演练,相互之间形成了较好的战术配合,为今后的共同作战,乃至合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此时,龚璴所在的第三师因为龚璴的缘故,也与武工队进行了几次协同演练。师长胡少海顶着湘南特委的压力,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在国民党大军压境的时候,整个工农革命军只有第一师与第三师可堪一战。

韦茂名的提议,早在二月上旬就报到了红麻根据地。李锦江等人经过研究后,发现这远比武工队死守湘南要好。面对七个师,数十倍于武工队的部队,避其锋芒自然可以减少伤亡。

而李锦江更担心的,是万一国民党军围剿不下,会导致国民党抽调兵力进行更大规模的围剿,打乱国民党北伐的进度。现在,李锦江可是眼巴巴的望着国民党北伐了。

依据历史记载和红麻根据地收到的情报,跨入1928年,蒋结石刚刚由下野转而上台,立足未稳,阎系、冯系、桂系等几系新军阀都虎视眈眈,蒋结石非常需要一个敌人,一个可以转移国民党中各新军阀视线的共同敌人。

红麻根据地的工商业都有了较大的进步,眼看着一天天繁荣起来,来往客商一天天增多,虽然李锦江假唐江昘、吴义彬两师的名义,对根据地实行严密的封锁,也在武汉国民党政府中大力贿赂拉拢高官,让武汉尽可能少的关注红麻根据地。但纸是不可能包得住火的,这个在国民党眼皮地下的根据地时刻都有暴露的危险。

一旦暴露,蒋介石很可能会把红麻根据地列为众军阀的假想敌,集结国民党军中所有的军阀势力,全力扫荡红麻根据地。那样,红麻根据地将面临灭顶之灾。

而北伐战争一旦开始,国民党就将无暇顾及红麻根据地的情况,红麻根据地只要有了那么一段时间,就可以大力发展实力。同时大力开展外交,与冯系、阎系、桂系等非蒋系新军阀打好关系,使蒋介石无法联合众军阀对红麻根据地进行围剿,同时利用各新军阀的矛盾,就可以达到李锦江左右逢源,迅速发展的目的。

在这样的战略目的下,韦茂名很快受到了李锦江的批电,同意湘南武工队的意见。

于是,在国民党大军压境前,一切都是按照蓝程、韦茂名等的设想发展着。湘南到处都是新开的合资矿洞,合资的炼焦厂、水泥厂等工厂到处都在建设当中,一些土法的粗冶炼工厂每天都在向大气排放污染,向外吞吐着粗练出来的各种金属……

这些东西都是四县的合资厂矿与武汉的一家矿业冶炼公司(红麻根据地早在一月初开办的一家公司,其中以入干股的方式,拉了一名掌握武汉国民党政府部分实权的高官入股)做的交易,就等着国民党大军一到,就把矿产装船,“合法”经耒水、湘江顺流之下,直运武汉。

韦茂名等顺利的伪装了各种证据,以显示并证明武工队被耒阳、常宁四县的地主乡绅联合武装赶出四县范围。四县的地主、乡绅组建起了极其威武的“靖卫团”、“护乡团”,把四县的民兵队都充实了进去,每日在乡间耀武扬威……这些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骗局,既要欺骗已经从长沙派下来的国民党政府官员,也把四县的民众都欺骗了进去。

为了这个骗局,韦茂名下了极大的本钱。部队早在撤离前七天就开始了动员,并停止了部队在各地进行的各种军民活动,禁止任何人外出,禁止任何人泄漏部队的情况。

在此期间,武工队与当地的地主、乡绅起了数次“冲突”,一些地主、乡绅的子弟被武工队打“死”、打“伤”,武工队也被地主、乡绅“干掉”了数名战士。但最后,武工队成功的警告了四县的地主、乡绅,让他们放老实点对待四县的民众,不允许他们今后加租、加息。

3月17日,武工队在长沙国民党军扑过来前,举行了一个庞大撤离大会,让四县民众都知道:国民党大军要开过来了,武工队实力不足,为了避免湘南的子弟兵无谓牺牲,为了避免四县的民众遭受刀兵之灾,湘南武工队将暂时撤向江西,等武工队有了足够的实力,过上几个月再打回来。

此时,四县各地的党组织全部转入了地下,但没有公布真正的实情。就连农村基层党组织,除了个别老成持重的支书外,其余党员根本就没有告知武工队的撤离就是一场骗局。

这些工作,说起来容易,一旦实施起来,却碰到了数之不尽的困难。工作量的庞大,让蓝程、韦茂名等及四县负责的党员在七天里忙得晕头转向、口舌生烟。

尽管如此,在当天的告别仪式上,韦茂名等“洒泪”告别了四县的民众后,蓝程、韦茂名、陈近益等参加撤离仪式的数名湘南武工队军官,仍然被会场上的民众围住了,不让他们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